No Picture
事奉篇

穿過飛揚的雪花

末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我在神學院中修過教牧學,滿以為考試通過就過關了。如今在聖彼得堡的教會裡,神卻叫我重頭再學一次。         在教會裡,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稱呼我“末雁姐”,於是——        “末雁姐,我不會讀聖經,您能不能教我?”        “末雁姐,我覺得神離開我很遠,我禱告完全是例行公事。”         “末雁姐,耶穌為什麼不結婚,難道他要我們效法他獨身嗎?”         “末雁姐,我覺得神呼召我出來全時間服事他。我現在胃痙攣了。”         “末雁姐,你列的‘八種戀愛的定時炸彈’,我占了六顆,我該怎麼辦?”         “末雁姐,我的証件和八千元盧布在商場被人偷了……”         “末雁姐,我的褲子太長了,您能不能幫我縫一縫?”         “末雁姐,畢業以後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您為我禱告吧。”         “末雁姐,我的外婆也叫末雁,她昨天突然去世了……”         “末雁姐,我還不想結婚,你能不能為我肚子裡的寶寶禱告?”         “末雁姐,您的佈道很精彩,可我還是不能現在就接受,您不會失望吧?”         “末雁姐,我們搬了新公寓了,請您來作潔淨的禱告。”          “末雁姐,我很鬱悶,生活沒有色彩,怎麼辦呢?”          “末雁姐,今天我帶小組查經,您能幫我想引言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