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一个普通同工的旁观(亣利亚)2018.06.06

亣利亚 本文原刊于《举目》87期和官网2018.06.06   来美国27年了,住过5个州7个城市。从慕道信主到进入服事,我结识了一些牧师,有不少近距离接触他们的机会。感谢神,借着他们的言传身教,使我的生命得建造;也借着他们软弱,使我的生命被锤打。写下我的经历,希望能够凭爱心说诚实话,帮助牧者们更多了解弟兄姐妹,促进双方的沟通。 先说说神用来造就我的牧师们吧。 早就算好了 A牧师高中毕业就进了神学院,一直服事到今天。他很有能力,讲道、关怀、管理,样样出色。我们曾经感叹,如果他开公司的话,一定很成功,他绝对有大公司CEO的实力。但是,牧师师母对功名看得很淡,有一次A牧师问师母:“嫁给我一辈子都不会发财,后悔不?”师母答:“结婚前就已经算好了”。 一天工作10个小时 有一次晚上到A牧师家商讨事工,心里有点儿愧疚——又占用牧师的休息时间!到他家,却发现A牧师还在忙教会的事。我直冲冲地说:“牧师,下班就休息啦,别这么忙啊!”牧师笑了,说:“你们同工上班8小时,下班后还要服事教会;我给自己规定,每天工作10个小时,跟你们一样啦。”这个不经意的回答,使我难以忘怀。 不摆架子 A牧师讲道非常有恩赐,其他教会邀请他去讲道,至少要提前两年预约。但是他为人谦和,从不摆名牧架子。有几次教会遇见棘手的问题,A牧师来了解情况、征求同工们的意见。我们讲事实也好,说观点也罢,A牧师总是认真听取,仔细询问,他既不急躁打断我们,也不急于表达他的观点。同工几年,我从没有见过A牧师需要高举“属灵的权柄”,凭借他的地位强迫我们做什么。但是,弟兄姐妹从心里尊敬他,服从他。 飞了五个半小时 再说说我敬爱的A师母——大教会“名牧”的太太,神学院的全A毕业生。那年,我在一个有200多人的华人教会聚会。A师母受邀来带领“家庭婚姻退修会”。为了方便,我们请师母自己订票,再报销机票费用。让我惊讶的是,一个半小时的飞行距离,师母竟然飞了5个半小时!追问之下,才知道她为我们省钱,买了便宜的机票,中途竟然要转机!不仅如此,她还得起大早儿赶飞机。 A师母如此体贴,为我们小教会细心考虑,不辞劳苦,让我备受感动。 还要准备 我问A师母有什么特殊需要,她说,每次分享信息前,她需要两个小时安静祷告预备。我非常惊讶,A师母很有恩赐,也是常常被邀的“名师母”。这个小教会,和外面往来少,讲点儿啥都“镇得住”的。但是,我们的师母仍然非常认真、一丝不茍地准备。她爱弟兄姐妹,无论是来自大教会或小教会,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她都一样,认认真真,要给出最好的。 牧师、师母的讲道分享都很精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给我留下深深印象的,是他们的品格。神借着他们的信息建造我,更借着他们的为人处世,让我看见一个活出来的有生命力的道。他们里面属基督的生命影响了我,改变了我,也造就了我。 月子里做了一大盘菜 B牧师师母是蒙召放下工作,出来全职服事的。早年他们牧养一间100多人的教会。教会在大学城,学生团契人丁兴旺。年轻人喜欢聊天,不爱做事。一旦有活动,教会的几位同工轮流做饭做菜。记得第一次参加团契聚餐,有人送来一大盘菜,说是B师母做的,她坐月子不能来,就做了菜托人送来。那时候我觉得师母真棒,做菜好好吃;到后来自己生了孩子,才知道B师母多伟大:教会小,同工少,师母心疼同工,爱学生,月子里还做那麽一大盘菜! 实实在在的爱 B牧师也很爱他的弟兄姐妹。有一次,我们几位同工长途开车去看望他们,那时B牧师已经在另一个大城市牧会了。那段时间美国经济不景气,好多人失业,大家惶惶不安,不知前路如何。谈起弟兄姐妹失业的问题,我们七嘴八舌,建议教会可以开展事工来面对,比如,建立“失业团契”、举行“失业祷告会”、“职业转型工作坊”…… 我们大谈新事工时,B牧师缓缓地说:“我其实想把礼拜三的祷告会更换到礼拜日证道结束后,加一段时间为弟兄姐妹的需要祷告。现在很多公司裁员,但是工作量不减少,弟兄姐妹的工作压力增加了很多,平常和家人相聚的时间更少了。我希望教会减少一点儿他们的负担,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一席话,让我反思:在繁忙的事工中体贴弟兄姐妹的生活需要,这实实在在的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说了一些美好的榜样,接下来,我也大胆“吐吐槽”,说说那些让我信心软弱的事情。当然,按照圣经教导,作为信徒我们不可随意控告长老(参《提前》5:19)。我这里分享的,仅是个人的感受和主观看法,对有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或深层原因,我不一定很清楚,或许难免有意见偏颇的地方。仅供大家参考。 什么都不直说 C牧师、师母都很爱主,也为主摆上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有个特点,就是什么都不直说。他们不喜欢同工甲,就私下找同工乙,同工乙被迫在C牧师和同工甲之间做选择。时间久了,同工之间的关系就有了裂痕。 因此,教会常常暗波涌动。弟兄姐妹夹在中间,一片混乱。 牧者、同工之间的冲突,的确会给教会带来很多伤害。有些时候,会众并不能明白冲突的真正原因,所以不需急着划界限,站立场。惟愿我们切切地为牧者、同工们祷告,求神赐他们谦卑柔和的品格、良好敞开的沟通机制。 我们最正统 D牧师不喜读书、看报,认为都是世上小学;他也不参加任何基督教机构举办的聚会,也不鼓励会众参加;他也很少请外面的讲员,在讲台上他常常宣称:“我们只讲正统的福音,不像外面有些人……” 会众普遍反映牧师讲道太随便,有几位弟兄姐妹托执事会主席向他提意见,希望他多用些时间准备讲章。但是,D牧师非常生气,接下来一周的讲台上,他说:“我就是神为这个教会派来的摩西。我不会讲道,摩西也不会讲。你们反对我,就是反对神。米利暗反对摩西就长了大麻风;你们反对我,神会惩罚你们!” 牧师啊,如果你不学习,不认真准备讲道,你拿什么喂养你的羊呢?羊群饥饿,到处自己找食。各种流派学说、各种属灵操练渐渐流入教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些弟兄姐妹渐渐被带偏了。 甚愿牧师们殷勤学习,如此才能按时供给群羊。否则固步自封,只会令群羊失望偏离。 为小事大动干戈 离我们教会开车40分钟有一个小城,当年D牧师领着同工建了一个小查经班,并按地名给查经班取了一个名字。N年过去,查经班早就交给了当地同工带领,人数越来越多,他们也建立了教会,教会有了一个新名字。 D牧师知道后了非常生气,下令马上改回原来的名字!我也不明白,这点小事,牧师值得大动干戈吗?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待到山花烂漫时

星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小时候看书,晓得“下人”,“仆佣”的意思。稍大点听说,“不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则对“仆人”一词肃然起敬。成人后看到不少“公仆”,竟在“主人”的头上做威做福,始叹今古仆人,“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及至出国,接触了基督教,又闻另类“仆人”即上帝之仆一族,便留意观察,竟是不为名,不贪利,只求讨“主人”喜悦。但到有一日,反省自己,悟及信主的我也系“神仆”,才对“仆人”一词真有认知。 亦是牧者 为仆能事          初信之时,我以为宣教工作自有神学院训练出来的“科班人士”担纲,“平信徒”们只备“受教的心”,“聆听的耳”即可,将来在天堂的旮旯里坐个小板凳就成。后 来才晓得,新约已没有旧约的“大祭司”,“祭司长”,“祭司”等阶级,我们仅有耶稣这一位大祭司,凡信他的人皆相当于“祭司”。也即在主之下“皆兄弟”, 信徒与传道者一样,同为神的仆人,都肩负著传福音,做见证的职责。以天主教为代表的“圣品人”、“平信徒”、圣俗二分、等级制等说法做法,在圣经中找不到 依据,所以不可“以讹传讹”。          曾记否,耶稣末了都称呼他的门徒为“朋友”,“弟兄”(《约》15:14,20:16)天国里没有高下之分。神职人员,老基督徒,不可“自视清高”,抬举个人﹔普通会众,刚信主者,不必“自惭形秽”,矮化己身。大家都是上帝“算为义”的蒙恩者,都是神呼召拣选的族类, 都是主所重用的器皿。          每个信徒只有把自己“赶上架”去,方能感受那大使命及其紧迫性;而每个“专职牧人”,也不是使出“浑身解数”,“声嘶力竭”地“单刀赴会”,而要善用圣灵“充分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引导全体投身到传道的滚滚洪流中。 谦卑柔和 为仆特质          初信之时,对圣经所知有限,自讲不出个所以然来。遂学习,追求,毕竟为仆的要有“技艺”,才能更好地服侍主人。后来经读的多了,熟了,不觉地以一丝“舌战群 儒”之态进行“传教”了。结果“居高临下”,“盛气凌人”,伤了对方的心还懵然不知,甚至“振振有词”﹕“大概是上帝不拣选他们吧。”无形之中替神论断, 实在可怕。          其实综观新约,典范仆人耶稣,绝对“胸有圣灵”,“满腹经纶”,祂却谦逊温驯得无以复加。祂讲道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否则岂不是只有“知识分子”才能得救?祂训诲充满慈爱,而非“声色俱厉”,否则淫妇,税棍,强盗,孩童焉能重生?         面对顽梗多疑的,忘恩负义的,祂只是忧伤忍耐,不呵斥,不恫吓“下地狱”﹔面对“死到临头”仍还在争座次的门徒,祂躬亲为之洗脚,身体力行“想为大就要先为小”的哲理。显示了卑微柔和之仆人应有的特质,为我侪留下了效法之光辉样!         故此莫以为要“护教”,就得大辩大论,面红耳赤。如此弄不好恼羞成怒,适得其反,等于“绊倒人”。君不见,自始至终,上帝都给人自由意志,从不“逼民为 徒”。我们仆人岂能“反仆为主”呢﹖我们只需尊主为大,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就是了。 内外如一 为仆功课          初信之时,以为只有星期天来教堂,仆人才有“用武之地”﹕圣殿中不管做什么,均属事奉。后来渐知晓,如果基督徒仅仅在圣殿中“正襟危坐”,“顶礼有加”,在殿外却“我行我素”,“原形毕露”恐怕就是“假冒为善”的“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