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當禍患比拯救先來到(主鑒)2019.05.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05.14 主鑒 經文:“以色列人的官長聽說‘你們每天做磚的工作一點不可減少’,就知道是遭遇禍患了。他們離了法老出來,正遇見摩西、亞倫站在對面,就向他們說:‘願耶和華鑒察你們,施行判斷!因你們使我們在法老和他臣仆面前有了臭名,把刀遞在他們手中殺我們。’”(《出》5:19) 在《出埃及記》第5章,摩西終於順服耶和華的呼召去見法老,並且奉耶和華神的名宣告了要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信息。埃及有很多的神明,有文獻表明其數量可能多達1500多種。其中,最厲害的神是太陽神,而法老是太陽神的化身。因此,摩西第一次的公開事工,便遭到了法老的斷然拒絕。法老說,“我不認識耶和華,我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出》5:2)不但如此,法老還變相加重了以色列人的苦工。 我們知道,上帝啟示給摩西、以及摩西所傳遞給以色列人的,是一個榮耀的出埃及計劃。以色列人在此前欣然歡迎摩西歸來,並且向耶和華神低頭下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們相信神的拯救來臨了(參《出》4:31)。然而摩西和法老交涉第一回合之後,神的拯救沒有如約來到,法老吩咐的苦工卻實實在在地加重了。這對以色列人稚嫩的信心是個不小的打擊。我們能想象出那種希望被挑望,但又迅速被現實摧毀的痛苦。 以色列人的官長聽說,你們每天做磚的工作一點不可減少,就知道是遭遇禍患了。“禍患”(ע, ra’)這個希伯來詞很有意思,幾乎是一個象聲詞。如果試著發一下“ra’”這個音,你也许能感受到那種咆哮、憤怒的心境,和那種齜牙咧嘴的痛苦表情。 “Ra’”也有“不好的,沒用的,糟糕的,有害,患難,邪惡”等諸多意思,似乎只要是不好的事情就是一種“Ra’”。對以色列人來說,摩西和亞倫所談論的拯救沒有實現,他們的生活卻成了一團“Ra’”。也因此,以色列人對摩西和亞倫這兩位開空頭支票的“傳道人”也沒什麼好臉色。 有意思的是,當摩西回到上帝面前去的時候,他把以色列人的抱怨完全轉移到上帝身上。摩西控告上帝“苦待這百姓”,“苦待”(Hera’) 和“禍患”(Ra’)屬於同一個字根,是“禍患(Ra’)”這個詞的動詞形式。如果按更一致的翻譯原則,這個詞可以譯成動詞“禍害”。摩西控告上帝不僅一點沒有拯救這百姓,反而使以色列人平靜的奴隸生活平添了許多“禍患”。他控告神“禍害了”祂的百姓。 有的弟兄姐妹分享信主之後和主有一段短暫的蜜月期,之後生活似乎反而比信主之前經歷更多挑戰;也有不少弟兄姐妹說壓根就沒有享受過蜜月期,似乎信主之後,對信仰原則的堅持、和對這位救主的信靠,很快就讓他們在現實之中困難重重…… 神當然沒有,也不會“禍害”祂的百姓。但神的拯救也不像摩西或者以色列人所想象的那麼容易,因為以色列不僅要脫離重擔,不做苦工;而且要與神立約,成為神的百姓,要真正知道耶和華是神(參《出》6:6-7)。神的拯救不是直升機式的拯救,好像神負責把我們從環境中一把拉出來,而我們則什麼都不需要改變。神的拯救包含著我們的順服和信靠,並挑戰我們在忍耐中越來越認識祂。 因此,法老也罷,禍患也罷,為的是讓我們更加認識這位救主,並真正成為神的百姓。 禱告:慈愛的天父,謝謝你賜下耶穌基督,祂是我們的救主。在我們跟隨你的道路上,有的時候,禍患似乎比拯救更先來到。求主幫助我們,越在這樣的時候,越可以堅定仰望你,也仰望為我們的信心創始成終的救主耶穌基督。正是奉祂的聖名,我們如此祈求。阿們!

成長篇

基督徒可以吃血嗎?(辛立)2019.05.0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専欄2019.05.06 辛立 經文:“論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對以色列人說:無論什麼活物的血,你們都不可吃,因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凡吃的,必被剪除。”(《利》17:14) 十年前,在一个傳道人培訓會上,兩位牧者講釋經學。在解經時,他們用“基督徒可否吃血”作為例子,給出的結論是:基督徒可以吃血。結果,會場吵開了鍋;因為多數與會者是傳統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基督徒不可以吃血是他們長期遵行的原則。很顯然,大家對“可否吃血”未達成共識。 這個問題引發了我的思考。為什麼神將以色列人帶出埃及之後,要用諸多“繁文縟節”來規範他們?我想是因為他們在埃及為奴之家生活了400多年,從飲食起居到敬拜事奉,等等都被世俗“奴化”了。 《創世紀》兩次記載了神賜給人類食物。洪水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的果子,都可以作為人類的食物(參《創》1:29)。洪水後,“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但在肉類食品中,神有特別的限制:“唯獨肉帶著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參《創》9:3-4) 聖經把“血”和“肉”做了分類。對血的定義是:血代表生命。出於尊重神所創造生命的原則,神要求屬於祂的子民不吃血,不吃帶血的肉,也不吃以血食維生的動物,這是律法條例被制定背後的原則。 在解釋“基督徒是否可以吃血”的應用時,不少人忘記了“釋經學”的基本原則,即不可將自己的意思或世俗文化傳統帶進對聖經的解釋。在聖經中,血從來沒有被列為食物。這和中國習俗中將豬血糕、羊血湯歸類為食品完全不同。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人是獸,我必討他的罪。”(《創》9:5)“流你們血、害你們命”是平行句,即流血等於害命,血等於生命;“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9:6)不吃血是尊重神所創造的生命,尊重神的形象,而不僅僅是一般的宗教條例。明白這一點,非常重要。 基督徒如何遵守聖經的律例教訓? 聖經的寫作歷史,經歷了1500年左右的時間,因此帶有強烈的時代特點。许多的經文要先被整理出基本的原則,然後才能具體應用。比如,“不可用兩樣掺雜的料做衣服穿在身上”、“牛和驢不可同負一軛”等類經文,就需要先解釋為“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原則,然後才能落實在具體應用中。而不是直接應用:不可穿化纖和純毛線織的衣服;或者如某些人誤以為:聖經已經過時了。 但有些經文,本身就是原則。比如十誡中,耶和華曉諭摩西:“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神”(《出》20:3),這是聖經一貫性的原則和真理,所以在任何時代、任何環境都可以直接應用。 關於吃血的問題,從律法書到《使徒行傳》,都明確規範“不可吃血”。同樣的原則,也反映在“墮胎”問題上。基督徒反對墮胎,是對生命的尊重;“不可墮胎”和“不可殺人”的原則相關。 但令人擔憂的是,一些教會在這些基本原則上越來越鬆弛。原因之一,我想是因為極力提倡自我中心,過分強調信仰是我個人的事。這種對基本原則的放鬆會逐漸表現在生活上穿著暴露,不禁口舌之慾等等,最後甚至與世俗為友。 我們不禁要問,現今的基督徒,是以明顯區別於世俗的聖潔生命影響世界?還是被世俗影響,以“被罪奴化”和軟弱的生命過日子?如果軟弱成為我們的主要生活型態,這和我們在生活細節上放任自我私慾,有沒有關係? 禱告:主啊,我們堅持不吃血,不是守字面上的律法,乃是從基本生活層面遵守你的教導:即生命是你看為尊貴的。主啊,總有些力量想把我們帶回埃及,讓我們和世界沒有區別。但我們知道你是以恩典、慈愛、聖潔呼召我們的主。我們願意遵守你的教訓和律例,持守聖經原則,以聖潔的生命見證造物主的榮耀。求你賜我們智慧,禱告奉耶穌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