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牧養

滴在你心上的“湖水”(劉同蘇)2017.09.25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9.25

 

在《中國新歌聲》第二季第二期的舞臺上,來自西藏日喀則的中學數學老師扎西平措,用他的藏式流行唱法,將“一面湖水”演繹成了高原色調的畫面。樂器沉靜而平緩地低聲嗚咽著,間或沉浮著叮咚的打擊樂,呢喃的藏語擦著樂聲飄渺而來,漸漸地轉為疏淡的歌聲。

歌聲以敘事的行板平鋪出男子漢的內心獨白:“有人說,高山上的湖水,就像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顆眼淚”;高闊的晴空下,西藏高原上那一片一片清澈平靜的湖水,恰似晶瑩的眼淚,閃著純情的淚光。“那麼說,我枕畔的眼淚,就是掛在你心田的一面湖水”;心底的柔情自然地切入了前邊那夢幻般的客觀畫面。

在“一面湖水,一面湖水,一面湖水”的疊句蕩漾裡,忽有藏式獨唱特有的高亢聲調挺拔而起,“綿延起伏的山脈,綿延起伏的山脈”,如同倒映在水面上的喜馬拉雅山影,隱喻著鏡面似的湖水底下那一往情深的激蕩與深厚。

緊接著是動感韻律十足的奔放藏語饒舌,像那女神般的戀人散發著斑斕的繽紛,旋轉奔騰在愛戀者被震顫的心田上。停頓、靜寂,然後是蒼涼悠遠的歌聲,像是空曠高原上藏族男子漢的愛情獨白,堅韌不息的單向傾慕由心的至深處直達無垠的穹蒼。

歌的主題當然是愛情,但它的觸點是眼淚。眼淚是愛情的載體,因為眼淚是主體之間生命交流的媒介。生命是主體的本質;我就是存在著的我,即那個以“我”形式活著的生命。主體之間的真正交流都是生命性質的。唯主體才與主體同構,只有“我”才可能進入你,更正確地說,只有我的“我”才進入得去你的“我”,因為自我只與同頻的自我匯合。我若不以“我”活在你裡面,進入你的我就是一個幻影,甚至是一場騙局的表演(以不是“我”的東西,去引發你的生命傾倒,那不是騙局嗎?)。

愛情就是兩個主體融為一個“我”。兩個獨立從而排斥的自我怎能成為一個主體呢?“以命相許”是“二人成為一體”的關鍵。我要與你成為一個主體,我就必須把“我”捨給你,從而,我可以活在你裡面,與你成為一個“我”。眼淚之所以成為愛情的載體,就在於它是主體生命傾倒的一種形式。

信仰是至深的愛情,由此,信仰裡總有眼淚在流淌。歡笑是生命流溢的肯定形式,而眼淚則是自我傾倒的否定形式。笑聲後邊可能還留著些“我”,而眼淚裡面卻有“我”全然流出。死是自我的極限,於是,在死中,自我才全然走出了自我,這就是捨己的意義,這就是自我超越的否定。

眼淚就是捨己的否定;眼淚中忘我的給予,恰是“我”活在你裡面從而超越了我的前提。眼淚是衝破自我藩籬的水流,卻也是在他者心湖裡自我徜徉的管道。基督的十字架就是至上愛情的標記,由祂為罪人捨己的眼淚鑄成。誰能由死而超越呢?誰能從捨己而成己呢?上帝的自我是無限的,由此,基督的死才是生的表現。基督在十字架上先行捨出了自我,讓自我的生命之水流向罪人心中的沙漠。

十字架像是一曲獨自吟唱的單戀之歌,以生命的捨棄傾述著對罪人的愛情。儘管在猶大“賣主”的陷阱裡,心有著無盡墜落的痛楚;雖然於彼得“不認主”的堤壩上,愛被撞成了四散飄灑的飛沫;然十字架上那捨己的生命之流,仍然不息地流淌,直至在罪人的“我”裡找到自己的棲息。即使有恨的長矛刺穿了肋下柔軟的腹部,十字架上不仍有愛的眼淚灑向那帶血的矛叢?誰心上的生命平湖,不因著收藏了十字架上流來的眼淚而清澈呢?

牧養就是愛恨交織的愛情糾結。哪一次牧養的欣喜不是被捨己的淚水浸透?保羅在以弗所的3年不都是在日夜不息的淚河中度過的嗎?在筆者躊躇于是否前往一處牧養之地,一位現已在天家的前輩講了一句關於牧養的至理名言:最終只看你愛不愛這群羊。

愛是無理的“來電”;愛勿論“郎才女貌”的般配,也不介意“鮮花”“牛糞”的差別,有的只是不管一切的投入。好牧人只有一個標準,就是愛到捨命。捨命是愛的最高表現,因為生命的給予是愛的本質。

但是,作為有限之人,誰沒有淚盡的時候呢?在貪婪沙漠的吸嘬下,那枯竭的恐懼會像最深的夜色浸透整個心肺;經過污水惡浪的險灘,被礪石暗礁割破的心在流著痛楚的血;獨上西樓時望穿的雙眼,已經哭乾了昨日絕望的淚水。

筆者身邊就有人以青春年華撲入牧養,一年就白了頭。沒有牧養淚水的澆灌,就不會有生命在罪人裡面流動。但是,若不接著十字架的淵源,哪會有活水從牧者生命中流出呢?有淚為罪人而流,因為心中還有基督淚水蓄成的平湖。

 

作者現在美國北加州牧會。

6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香港教會研究2014》(陳培德)2017.01.16

download (1)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7.01.16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新近出版了《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香港教會研究2014》一書,本書為2014年進行的全港華人教會5年一度的普查,作了較完整的報告。

此次普查之初步結果已於2015年發表,本書則是由普查小組於普查後,就所搜集到的教會現況之基本數據,如堂會與信徒的數目及特徵,事工發展與人力資源等,花了超過一年時間進行分析討論,由普查小組成員執筆撰寫專題報告,集結而成。

此次調查發現,香港教會會友人數增長停滯不前,這反映著青年及職場人士面對香港政治經濟發展的衝擊,加上家庭承擔及社會分化,壓力倍增。社會及教會充斥著負面氣氛,若不能及時找到盼望及方向,情況堪虞!這正是本書書名之所指:《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

全書前半部分為“2014香港教會普查報告”的簡報摘要、統計結果、研究方法與運作方式、慣例、資料來源之介紹,書末附錄中包括香港教會普查主要數據概覽(1994-2014年)、按堂會規模劃分的數據(2014年)、詞彙釋義相呼應。後半部分則為專題研究,概分為牧養挑戰(6篇)、青年牧養(5篇)、家庭牧養(2篇)、領導傳承(1篇,另堂會及機構案例4篇)、牧養更新(3篇)。

本書是關於香港教會近5年走過的路之客觀完整的記錄,是研究當下香港教會發展不可或缺的文本。華人教會要邁向成熟,便要告別追逐潮流式成功堂會的模式,轉向宏觀而整體地了解堂會於當前社會所面對的挑戰。

本書結集的文章,乃是教牧、機構同工、青年工作者、神學教育工作者、學者等從多個不同角度,一起正視牧養的挑戰:青年信徒的出走、家庭信仰的傳承、社會課題的應對、教牧領導的繼任等,這些思考可作為牧養這世代信徒的適切參考。 

由香港教會更新運動主辦的5年一度之香港教會普查,應始自1989年,至今已完成教會普查6次。其中先後出版過此類較完整的報告書,包括:《廿一世紀教會牧養與挑戰──九九香港教會普查報告及回應》(2002)、《轉變中的成長──香港教會研究2006》(2006)、《回歸十年·使命再思──香港教會研究2009》(2011)。《處境劇變下的牧養更新──香港教會研究2014》則為第4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安息日的牧養學(董家驊)2016.05.16

文/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5.16

圖1-by AnnaER- building-201568_1280

那一年我 19歲,當臺上的牧師呼召全時間奉獻服事上帝的人時,我站了起來。立時,我感到上帝榮耀的寶座就在我面前。我快步走到台前,心中充滿了喜樂和驚恐,幾乎無法站立;勉強到了台前,雙膝一軟,跪了下去。

15年過去了,我仍記得那天聚會中所看到的異象——上帝榮耀的寶座。

 

期待復興卻經歷昏厥

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我到美國讀神學院。在神學院中,我接觸了當代神學論述和研究,同時參與教會服事,畢業後進入教會成為全職的傳道人。

我很努力,心想既然上帝呼召我成為牧者,就要成為最好的——除了牧養之外,我把握時間充實自己,不斷閱讀,不斷思考,不斷嘗試各樣教會增長的事工模式。

不僅是週二到週日的牧養,我週一也沒閒著;一邊牧會,一邊攻讀博士,同時積極地參加各樣跨教會的組織,期待復興臨到自己的城市和教會。

2014 年的元旦,前一晚剛參加了一場跨年禱告會,回到家後感到不適。凌晨,我從睡夢中醒來,身體異常難受,於是起身去廚房倒了杯水……等下一刻我有意識時,已是躺在客廳地上,水灑了一身。

我起身,回廚房又倒了杯水,努力走回臥房……接著感到自己像自由落體般下墜,再度倒在地上,不僅水灑了一地,也驚醒了睡夢中的太太。

之後看了家庭醫生,又轉介到腦神經專科醫生,做了簡單的檢查,都很正常。最後,醫生問我是做什麼的,我說:“牧師。”他好像突然醒悟了,脫口而出:“你的病因應該是壓力,要學習休息。”

圖2-by Aman21-water-freeze-1263493_1280

 

牧師一定得高壓工作?

我一方面如釋重負,一方面百感交集。如釋重負,因不是患有罕見疾病。百感交集,是怎麼“牧師”這個職業在醫生眼中竟是“高壓”的工作?!

耶穌不是說:“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

隔週,我約了指導我實踐神學方法論的教授 Mark Branson 喝咖啡,和他分享我的掙扎:“我知道該休息,但作為年輕的傳道人,每當有機會向你敞開時,總不想放棄,同時也擔心自己錯過上帝給自己開的門。”

Branson 聽完後,溫柔地對我說:“我知道這句話你大概已經聽過,但要學會說‘不’。過去 30 年來,我拒絕了很多‘機會’,回頭看,大概只有 1-2 次是我真正後悔放棄的。”

我突然明白,其實我從不明白安息的真諦。我害怕錯過機會,害怕失去競爭力,擔心被人視作懶散,焦慮趕不上他人的腳步。

我就像一棵枯乾的橡樹,努力在地上尋找落葉為自己披上,遮掩自己的焦慮和不安,試著在群樹當中看起來體面。

圖3-by cocoparisienne-autumn-1042346_1920

 

失落的安息

回想領受呼召的那一刻,看到的異象是上帝榮耀的寶座;然而在回應呼召的過程,不知不覺迷失在追逐自己的榮耀裡。我本以為只有還不認識上帝呼召的人,才是失落的,卻愈來愈體會到,人也可以在回應上帝呼召的過程中失落。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耶和華必賜力量給祂的百姓;耶和華必賜平安的福給祂的百姓。”(《詩》 29:10-11)

在面對各樣壓力和困難時,這段聖經提醒我們上帝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然而在這兩節聖經之前的7節,所描述的不是一個粉飾太平的畫面,而是描述當上帝的聲音發出時,大地震動,群山顫抖,“震撼橡樹,使樹木的葉子脫落。”(《詩》 29:9,現代中文譯本)接著詩人才說,“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必賜平安的福給祂的百姓。”

如同《詩篇》所描述的橡樹,當上帝的聲音透過我 2014 年元旦的經歷發出時,我拼湊在身上的葉子——自以為擁有的成就、名聲、野心——頓時散落一地。

在上帝榮耀的寶座前,遮掩我的一切裝飾品變得黯淡無光。然而就在我身上的樹葉逐漸脫落之時,卻感到異常地輕鬆和平安,也開始體會真正的安息。

 

打腫臉充胖子

在分工日益精細的社會中,教會也受到影響,傾向把牧養的工作外包給所謂“專業人士”。而全職的牧者有時也以“專業人士”自居,覺得需要表現得夠專業,給人一種假像,彷彿知道所有的答案,擁有一切的智慧,曉得每個問題的解決方案,有能力帶領會眾面對一切的挑戰。

然而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態度,不但累垮了牧者自己,同時也壓縮了牧者與他人分享彼此生命的空間,壓縮了弟兄姊妹彼此牧養的空間。

在聖經所描述的教會群體中,牧養的工作不是只有少數人的工作,而是屬於上帝全部百姓。

耶穌教導門徒要彼此相愛(《約》 13:34, 15:12)。新約書信也強調信徒之間要彼此相愛(《羅》  12:10)、彼此款待(《羅》15:7)、彼此教導(《羅》 15:14)、彼此安慰(《林後》 13:10)、彼此服事(《加》 5:13)和彼此順服(《弗》 4:21)。(註1)

圖4-reinhold-niebuhr神學家Reinhold Niebuhr(1892-1971)指出,人的罪源自於沒有能力以受造者的身份而活,同時又對自己的存在缺乏安全感,並試圖以權力慾來克服這種不安全感,假裝自己不是有限的;在驕傲和權力慾中,錯誤地把自己當作是存在的中心。(註2)

無法安息,正因我們不願接受自己受造者的身份,同時把盼望建立在自己工作的效果上。

 

安息取決於心態

安息,不是放下工作而從事休閒活動,而是在心態上學習安然信靠主,停止活在永無止盡的焦慮中。安息,也是承認自己不是無懈可擊的,不是無所不能的,上帝才是。

事實上,唯有信靠上帝工作的效果,我們才有可能操練守安息日;如果我們信靠的是自己工作的效果,那我們永遠無法真正安息。

身為領受上帝的呼召彼此相愛的群體,安息日的操練幫助我們面對自己的有限和受造性,進而從對不安全感的自我壓抑中得到釋放,學習以上帝為一切存在的中心而活。

弔詭的是,唯有當我們放棄自己能夠牧養他人的假像時,我們反而給予上帝更大的空間在我們與他人的互動中來牧養我們,同時彼此牧養。

註:

1.Gerhard Lohfink, Jesus and Community, (Philadelphia, PA: Fortress, 1984), 99-100.

2.Reinhold Niebuhr, The Nature and Destiny of Man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7), 178-179.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並為北美正道神學院與創欣神學院兼任教師。

7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成長篇, 教會論壇, 見證, 言與思

書名:《你在何處牧羊》(陳培德)2016.03.0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

文/陳培德

download (3)

 

 

 

 

 

書名:《你在何處牧羊》

作者:蔡麗貞

出版:校園書房出版社

作者是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本書是她第二本講道集,集近10年講道精華而成。全書分為5部分共18篇講章。

第一部“生命,獨處與共融的交織”,3篇講章細意解讀二次大戰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名著《團契生活》,思考團契生活三個向度:共融、獨處和承擔。

第二部“女人,溫柔與強韌的共處”,分3篇信息來審視舊約奇女子以斯帖,透視女人、摰愛和張力。

第三部“愛情,冰雪與烈焰的對遇”,是3篇《雅歌》信息分享,體會女主角尋覓佳偶的蹤跡,再轉換成牧羊女尋覓和牧養屬主羊群的心路歷程。

第四部“對峙,永恆與今生的較勁”,分享安息年在外地寄居的過客情懷。

第五部“母親,放手與不捨的拔河”,4篇講章憶述送走母親的人生滄桑,悲喜後的恬淡讓作者更加領會父神所佈局的人生劇情。

 

1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

家書——無心成蔭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李永成  

BH71-38-7810-圖2-談妮攝-DSC_0827 寬690 官網

編按:十多年前拜訪過檀香山華人信義會後,每個月教會都寄來:一封李牧師親筆 “家書”的複印版,教會週報和弟兄姐妹的見證。從其中,不但了解教會的大小事情,也對李牧師有所認識。因此邀請李牧師分享,這個很特別的牧養方式。

1981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我們夫婦初次踏足夏威夷,開始在檀香山華人信義會事奉。每個月我寫一封“家書”給教會的弟兄姊妹。

緣起

常有人問:“當初你怎麼會起意寫‘家書’的?”

我是在香港中華基督教禮賢會信主,在那裡學習和成長,也在那裡蒙召踏上全職事奉的路。來夏威夷前,我剛被按立為牧師,完全沒有當牧師的經驗。所以,我就效法母會牧師的榜樣。

當年禮賢會的每位牧師,大概都會做同樣的事:在聖餐禮拜前,寄封信給每位會友,促請大家注意,要回教會領聖餐。這信通常只有一兩句話。

我就依樣畫葫蘆,第一個月在聖餐禮拜前,我也寫了一封信提醒弟兄姊妹別忘了來領聖餐。那封信只寫一兩句話,我覺得有點可惜,沒有善用那紙張和郵票。所以,我就多寫了一點東西,與弟兄姊妹分享我在信仰生活中的感受。

026__8_無心插柳,柳成蔭

我就這樣每月都寫,並沒有期待什麼。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弟兄姊妹反應很好,認為對他們有幫助。常常有人追問:“什麼時候可以收到家書?”我也把“家書”寄給遷離本地的會友,與他們保持聯繫。在海外的會友對“家書”的期待似乎更殷切。大家的鼓勵,成為我的動力,使我更認真地繼續寫下去。到今天已經超過33 年!

通過“家書”與會眾聯繫

在“家書”中,我通常是寫日常見聞、生活瑣事,寫與弟兄姊妹交往互動的感受。當中可能會引用一、兩節聖經的經文。透過“家書”,弟兄姊妹對我的起居生活相當瞭解:我什麼時候登山晨運;什麼時候到森林公園禱告默想;什麼時候陪教會的小孩去海灘;什麼時候去醫院探訪;什麼時候去買菜……大家都知道。增加瞭解,自然減少誤會,這對推展教會事工很有幫助。

有時候沒有找到什麼特別的題材,我就寫一天生活的流程。很多弟兄姊妹不知道牧師平常在做些什麼事,以為牧師只在禮拜天講道。透過“家書”,大家知道我的生活很充實,也很忙碌。我與大家分享我的喜樂,也讓大家知道我的軟弱和掙扎,可以為我禱告。教會漸漸增長到三、四百人,遠超過一個牧者所能照顧的群體,“家書”幫助我可以與會眾維持聯繫。

“家書”帶來奉獻DSC01826_brickwall

我在“家書”中很少呼籲弟兄姊妹奉獻金錢,但偶爾也會這樣做。

2004年初,我們開始建堂,我在“家書”中透露建堂的龐大需要,許多弟兄姊妹有美好的回應。過去10年平均每年收到十多萬的建堂奉獻,大概三分之一是海外會友寄回來的。

2005年我為河南信陽南關教會募款建堂,幾個月籌到十幾萬美元,折合當時人民幣一百多萬。大部份奉獻也是從海外寄回來的。其中最大的一筆5萬美元,奉獻者不是我們教會的會友,但她喜歡收到“家書”,因此知道南關教會的需要,就大力支持。“家書”對教會的經濟有相當大的貢獻!

與老牧師通信的男孩

words有一個孩子在他3歲時隨父母離開夏威夷,遷居到美國東岸。他常常看到父母在讀“家書”,他很好奇,問媽媽:“是誰寄來的信?”媽媽告訴他:“是幫你洗禮的牧師從夏威夷寄來的。”他就用電郵主動與我聯繫,告訴我他的生活近況。那年他才十一、二歲。之後,他偶爾會給我電郵。在他遇到困難的時候,他會來信請我為他禱告;當然都是用英文寫的。

去年暑假,他高中畢業,隨父親回國探親,途徑夏威夷與我見面。闊別多年,看見當年的小孩長成了英偉的青年,品學兼優,多才多藝,而且有堅定的信仰,讓我深得安慰。

他考進耶魯大學,今年得到特別的獎學金,到北京和上海專修中文兩個月。他的中文大有進步,講的固然流暢,也會寫不少中文簡體字。他來信說:“可能將來我就會讀繁體字。”意思是,不久的將來他就可以讀“家書”了!

教會的青少年人很少主動給老牧師寫信,我有幸可以與這年青人聯繫並得到他的信任,真是“家書”意外的收穫!

一份樣品

2014年8月,在“家書”中我提到另一位青年人的事,不少弟兄姊妹認為對他們有幫助,我節錄在這裡給大家參考:

BH71-38-7810-圖1-談妮攝-DSC_0825 宽690 官网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越來越明顯像個老爺子——很喜歡跟孫輩們交談。

可可在佛州大學唸一年級,暑期回來休假。上月初他給我一通電郵,和我討論信仰和聖經的問題。年青人願意主動找老牧師談信仰,這是十分稀罕的情況,讓我喜出望外!

他問:
“假如是聖靈賜給我們良知,指示我們什麼是對或錯,祂為什麼不給每一個基督徒同樣的良知?為什麼有些基督徒相信做某一件事是對的,另一些基督徒卻認為那是完全錯的?

基督徒都相信福音,但在面對生活中某些實際問題時,卻有不同的解說。我們如何根據聖經去回應這種差異?我怎麼知道,我對聖經的理解是正確的?

有人告訴我:只要效法耶穌的榜樣,並以慈愛待人,就對了。我認為,這準則太籠統了。

有些基督徒告訴我:只要為這些事禱告,上帝就會指示你正確方向,並且,你的良知也會讓你醒悟。我曾經有過這樣的體驗,但我不能確定這情況到底是怎樣發生的。這是心理作用,還是靈性感應?”

十八、九歲的青年,會問這樣的問題,顯示他的思想很成熟,而且對信仰也很認真,我當然必須認真回應。我告訴他一些解釋聖經的原則。

過了兩天,他又來一通電郵,告訴我他在用我編寫的《同奔天路》,作為靈修讀經的指引,他對其中一段經文有疑問。

他問:“基督徒是否不再需要遵守舊約的律例?我們該怎樣看待‘安息日’?”

我很高興他有每天靈修的習慣,我回信給他講了我對“安息日”和“主日”的理解。

過不久,他又來一通電郵,問我:

“我們是否必須遵行聖經中每條的規定?舉例說:在《利未記》說,不可以紋身(Tattoo)。有些基督徒認為,他們可以用‘紋身’作為傳福音的媒介。這樣,是不是可以使‘紋身’變成正當的行為?這原則可否應用於基督徒生活的一些灰色地帶?

“我主要的問題是:我該怎樣解釋聖經?應該按字面的意思去嚴格遵行,還是應該鬆軟一點?有人說,只要效法耶穌的榜樣,就行。但按我看,福音書中所記載的耶穌,並沒有涵蓋一切我們現代所面對的棘手情況……”

他提出了很實際的問題,我必須具體地回答。

我告訴他:解釋聖經一個重要的原則是,以新約去理解舊約。舉例說:在舊約聖經中有不少關於飲食的教導,指出有許多東西是不可以吃的。其中一個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健康和衛生的緣故。

在幾千年前,醫藥科技和衛生常識都很有限,為了避免細菌、寄生蟲和病毒感染,上帝只能簡單地告訴以色列人:不要吃那些“不潔淨”的東西。千百年過去,到新約時代,情況改變了。新約聖經說:

“其實食物不能叫上帝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林前》8:8)

“凡上帝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  都因上帝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提前》4:4-5)

在新約時代,儘管信徒的生活表現好像不同,但實質還是一樣,就是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因為,我們的身體是聖靈的殿。(參《林前》6:19)

解釋聖經必須注意當時的背景(what it meant then)和今時的意義(what it means now)。

回到“紋身”的問題。在舊約時代,紋身通常與拜偶像有關,所以,上帝嚴令禁止。今天,有些人認為“紋身”可以保護人或是可以帶來幸運,這是迷信,等同於拜偶像;基督徒不應該這樣做。有些人認為,“紋身”是一種藝術的表現。這樣的表現看來與基督徒的信仰沒有衝突。

雖然如此,我們也不一定要去做。就好像把頭髮染成很奇怪的顏色,或是戴個鼻環;那樣的表現似乎跟聖經沒有抵觸,但為什麼我要那樣做?假如我有健康的自我形像,我就不需要加添那些特殊的裝飾去吸引別人的注意。

可可當天就回信說:“非常感謝你如此清楚的回答,我以後作決定時一定會考慮,是否必須要那樣做。”

這年青人真是有受教的心,讓我深得安慰。

過去幾個禮拜,可可每週一次跟著我在早晨走上鑽石山,我們一路交談,也一起禱告。8月底他將要回佛州去繼續學業。我相信,他一定有光明遠大的前途。想到這樣的孩子,我滿懷喜悅!

前幾天和希良、韻華一家共進晚餐,兩個孩子凱馨和凱樂也來了。happy-stick-girl

凱馨出生就有很多缺憾——兔唇、上顎有洞、不能吞嚥、耳聾、啞巴、青光眼、心膜有洞、心瓣關不緊。她不能用口吃東西,只能在肚子旁邊開個洞,用管子把奶輸進胃裡。她出生後每三、五天就要送急診。她動過多次大手術。許多人都擔心她不會活多久。然而,凱馨今年16歲了!是個活生生的神蹟!

希良、韻華是非常偉大的父母親,他們長年累月所表現的愛心、忍耐、刻苦,讓我十分佩服。

那天晚上,凱馨只是來“陪吃”,因為她不能吃什麼。她並沒有表示無聊或不高興,反而非常活潑,手腳相當靈敏,還給我們表演魔術。她不能講話,但會寫字,隨身帶著筆和本子。她主動在本子上寫了一個問題,放在我面前:“你為什麼會當牧師?”

我簡單回應:“一方面是上帝的恩典,祂揀選呼召我來當牧師。另方面,我喜歡傳福音,我喜歡幫助人。”

她問:“你以前頑皮嗎?”哈,她大概知道一點我童年的故事。

“是的,我從前是個頑皮的孩子,但上帝改變了我!”

她又問:“你有多少兄弟姊妹?你排行第幾?”

我很高興看到她對我感興趣,想要更多認識我。

_DSC5883過去多年,見到凱馨我會摸摸她的頭、拍拍她的背,但我從來沒有和她交談,因為我不會手語。那一天是一個重要的突破,我與凱馨的關係拉近了很多。我感到她喜歡與我接近;我也發覺,她相當聰明、反應很快;我相信,上帝會使用她去鼓勵許多人。

感謝上帝,把許多可愛的孩子放在我周圍。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的傑作。我有幸可以看著他們成長,陪著他們成長。

盼望您也常看到在周圍有許多可愛的人,看到許多可愛的生命,看到上帝在您周圍堆滿了各樣的恩典。

“感謝上帝,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林後》9:15)

願上帝賜福給您和您的家!


李永成 謹上
2014年8月8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要說普通話——90後“團契”是動詞而非名詞

高智浩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14-7437-圖1-王利群攝-P1060903br         21歲的大學生Tim坐在我面前,邊啜飲咖啡,邊對我說:

          “我在溫哥華12年了,常參加主日聚會,可是對團契越來越沒興趣。因為去團契沒啥收穫,成天只是門訓或是查經,都是在上課、聽講,很無聊。我寧可和同學們一起玩,或是與他們福音對談……

          “直到有次回到台灣兒時的教會,才發現人家的大專團契完全不一樣。雖然也是查經,但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而且大家都積極參與。不像我們教會,查經時只有輔導與小組長講話、教導,其他人一句話都插不上嘴,也不想說話。

         “在台灣兩個多月,我每週都期盼星期六的團契時間——他們有一種閃光點,是北美團契所缺乏的:是家,屬靈的家的感覺!沒有教會的繁文縟節,沒有聽不懂的教會術語,因為他們都說“普通話”——普通人都懂的、我也可以懂的話!

         “我被他們吸引,是因為他們把團契從名詞變成動詞了!”

          Tim給我這個在學生中打滾了一輩子的學生工作者,上了堂“團契經營”課——“團契可以從名詞(團體)變成動詞(生活)!”

         其實,團契本來就該是動詞(生活),這是學生事工的本質與基本工作理念。

一、90後學生工作法理念

          每個世代的學生工作,本質是不變的。不過,事工的理念、工作的方法,卻是大不相同。對於90後,要有相應的方式。

1,橋樑

           90後,像南飛的加拿大雁,除非找到中意的憩息地,是不會落下來的。不過,一旦有一隻大雁願意“降下凡塵”,一整群都會跟著下來。如何讓那隻領頭的大雁,感受到“家”的召喚,就需要“氛圍”——沼澤群雁的呼喚,也就是媒介。

          90後又好似一個個孤島,需要用跨海大橋聯結。然而,誰能成為這橋樑呢?是他們的同儕。讓他們的同儕成為橋樑、成為媒介,將學生工作團隊與90後連在一起,於是,90後團契就在這沼澤中群雁的聒噪中誕生了。

         當50後老牧師對上90後,也就是邏輯框架下的中年人對上了無厘頭青年,簡直無法溝通——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 像“老夫子”遇到“海賊王”(註1)。這時,需要媒介與橋樑。問題是,50後老牧師肯不肯放手,讓年輕人來架橋呢?我的深刻體會是:

         肯放手,學生事工更順手!

        讓我們這些50後做推手,年輕人去架橋。

2,互動

         90後著重關係,而不是組織、架構與程序。90後相互影響的方式是互動。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他們喜歡平等與尊重,如此才能進行互動。對未被自己認同的權威,他們抱有強烈的逆反心態。因此,不論是虛擬社群,還是實境社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

         在討論中各說各話、焦點模糊,是90後互動時常有的現象。我們可以運用這一特點,將主軸定位在福音、預工或是教導上,以多元、多向的互動,將話題適時轉移回重點,這是與90後互動的技巧。

        溫度的不同,可以造成氣體對流,面對90後,當善用對流雲效應,傳播真理與福音。

3,深耕

          學生工作的金科玉律,就是“帶得深,待得久”。深耕于斯土,日子一久,只要帶領者的思想不僵化,自然會培育出門徒——基督的門徒。生命帶出生命來,這個原則,不管是上個世紀,還是現今的21世紀,是不變的。唯有深耕,才能將90後培育得更茁壯。或謂“成功路上並不擁擠,因為堅持的人不多”。

         門徒培育與門徒帶領,是門訓之外,孕育90後的不二法門。培育門徒,有幾大要素:

         A. Educating(教育):教育是百年樹人,不可能速成。學生工作更是需要耐性與愛心,才能教育學生在真理與知識上扎根。

         B. Breeding(繁衍):大使命要求我們,去使萬民做基督的門徒。因此,當鼓勵學生成為廣傳福音、繁衍生命的門徒。

         C. Cultivating(培育):培育,即為“陪”與“育”,非培訓,非養育,而是與他們一同長大,造就他們成為門徒。基督的門徒不是訓練出來的,而是來自生命的傳承,也是生命的對撞與對付。

          D. Equipping(裝備):以聖經真理裝備學生,用技巧訓練學生,讓他們成為全副裝備的天國精兵,為主爭戰,為主建造教會。

BH69-14-7437-圖2-morguefile7561270859459r二、90後學生團契的經營理念

           1.   組織

            A.運用“橋”的理念建立團契,是相對於傳統權威金字塔式的扁平化組織——讓90後直接參與和“組織”的互動。

           B.由小組而大組,由大組而團契,允許90後有更多互動、參與的機會。這不僅增加了學生的歸屬感,也會增加參與感與責任感。

             2.   聚會

            A.充分運用90後喜歡群聚、互動的特質,大量使用互動形態的聚會:

            a.非固定、非常態的聚會模式:90後這一代,不喜歡一成不變的聚會模式。喜歡變化、喜歡創新、喜歡與眾不同,卻又希望得到認同,期盼聚會形態與別的教會團契看齊(Uni-form)。這導致聚會程序不是重點,團契形態卻很重要。

           b.嘗試性聚會:除非大家都能接受,否則寧可多嘗試,也不要貿然定下固定的模式,這是標準的90後做事態度。所以,在聚會內容不改變的前提下,聚會的形態可多做實驗,以鑒別可行性,見好就收,不死纏爛打。

           c.“ i ”化的聚會:傳統的詩歌本,已經被投影片與PPT所取代。所有的資料,都輸在電腦與智慧手機中。全面“ i ”化的結果,就是遇到停電或電腦當機,聚會常常中斷。不過,也有處理得非常好的——曾遇到一個大學團契,聚會時停電,電腦不能用,所有的電子樂器都停擺。領會的主席臨危不亂,拿出手機,請大家用手機上網,到YouTube找到要唱的詩歌,然後一聲令下,歌聲就伴隨著手機中的音樂,縈繞在整間教室。在燭光與高科技當中,眾契友向上帝獻上敬拜 (註2)。

 

         B.從無根而固,到根深葉茂的聚會設計:

          a.運用互動性質高的聚會,如聚餐、特別聚會、郊遊……建立感情,展開工作。此類聚會頗受90後歡迎(尤其是國際學生)。

          b.互動式聚會像是個混雜的聚會,上面的講員在講,下面的學生在進行小組討論。似乎很混亂、沒有秩序與深度(與原有的團契聚會方式大不同),但若帶領得宜,使討論內容逐漸聚焦在原定主題上,即可在學生間的互動,以及講員與學生的互動中,產生無根而固的效果,福音可以一小段、一小段地進入在學生心中。

          c.聚會重於活動(Fellowship meet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program):運用90後喜歡互動的特質,將聖經的真理,以深入淺出的方式教導他們,運用互動式聚會,使學生的屬靈知識與生命一同增長。

          C.   90後團契的聚會模式:

           a.三合一敬拜、禱告、見證聚會。

           b.互動式專題聚會。

           c.互動式歸納法查經。

           d.互動式大組查經。

           e.互動式小組查經。

           f.體驗式專題聚會。

           g.呈現式聚會。

3.牧養

        牧養可以透過關懷與跟進來進行。牧養與關懷的目的,是建立90後的所有權與歸屬感(sense of ownership and sense of belonging)。

          當每一個成員都感到,這個團體需要自己時,自然會產生責任感,接下來就會參與。團體動力中的的歸屬感(sense of belonging),是來自參與者感受到一種生命共同體般的所有權(sense of ownership)。

          不僅90後,任何團體都是如此。我們要讓學生感受到團契需要他、教會需要他、主耶穌需要他,需要他以使者(messenger)的身份,為主完成大使命——這是托付,這託付也帶來了異象。

          牧養的藝術是,人永遠比事情重要。因此要努力做到:

         A.及時關懷:把握時機,在重要聚會或是重大事件後,立即跟進關懷。

         B.即時關懷:擅用網路與科技即時關懷——QQ、微信、微博、Twitter、Facebook、Text、Email、Line、Skype……

         C.人的聲音比網路重要——電話關懷與探訪、約談,是關懷工作中的重點。

 

4.餵養

         要用這個世代懂得的文字與方式,來餵養學生:

        A.使用90後能懂的語言。要說普通人聽得懂的話,少點教會術語。

        B.運用合適的聖經譯本。聖經譯本不是只有和合譯本、King James譯本,還有許多譯本。要挑90後能看懂的文字譯本。

        C.運用90後喜歡的模式,建立屬靈風氣與氛圍:

        a.正向而多元的角度,讓學生自己體會聖經的原貌與原義。

        b.讓學生自己領受聖經真理與自己生命的關聯性,進而產生生命的對撞。

        c.使學生願意在生活中實踐真理、活出基督的形象。

三、反思

         什麼才是成功的學生事工?我個人覺得,應該有以下特點:人多、興旺,很屬靈,有生命,有傳福音的異象與意向。

         真正成功的學生工作,是培育門徒,培育青年領袖去承受上帝國中的職分,訓練福音使者以推動學生宣道工作,結合地方教會讓團契成為屬靈的家,為主耶穌得著這個世代的學生、使其作基督的門徒。

 

註:

1. 老夫子是上個世紀60、70年代的漫畫,海賊王則為90年代開始的連環漫畫。

2. 摘錄自拙作《學生工作的受託者(3)——帶領90後學生團契的藝術》,《舉目》54期。http://behold.oc.org/?p=22002

 

作者來自台灣,現牧養加拿大迦南生命泉浸信會與UBC-校園浸信會學生牧區。

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