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我買不起您的門票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耶利米            無論這個世界科技如何進步,國家如何發達,福利如何完善,占據金字塔底部的窮人總是大多數。究竟上帝的祝福是讓人富有,還是貧窮?上帝更保佑富人,還是窮人?這些問題我一直想不通。 舊約裡面反復要求以色列人善待寄居的人(或稱外邦人),而且理由非常簡單:以色列人在寄居埃及的時候,約瑟時代的法老也善待他們。寄居的人,沒有土地,沒有房產,無論有沒有手藝,其困難可想而知。中國人常說:搬家10年窮。我移民到加拿大,別的民族的情況,我不甚瞭解,華人新移民的苦衷,我有實在的切膚之痛。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夫妻帶著孩子,從踏上加拿大的土地開始,就沒有工作,也就沒有收入。國內的積蓄,要除以6來用(6塊多人民幣,才能換1加拿大幣)。沒有了工作,如同舊約時代的人沒有土地、沒有羊群;沒有房子,如同沒有了帳篷。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還可能為寄居的人提供一段時間的居住和飲食。加拿大這裡的居住和飲食,卻完全靠移民本來就不豐富的積蓄。更糟糕的是,我們國內的學歷、工作經驗,沒有人、沒有公司承認,滿腹經綸,卻沒有人理睬。            舊約要求以色列人收割糧食時,必須留下一些給窮人撿。這裡的窮人,包括寄居的人、寡婦和沒有父親的孩子。新移民到加拿大來,撿別人的舊傢俱、舊電器、舊衣服、舊鞋子的,不是少數。這些事,要是國內的父母聽了,一定傷心透頂──孩子在國內有讓人羡慕的學歷、工作,卻放棄了,到海外去幹苦力、撿破爛。            話題再叉開一些,有一次,我們去參加一個著名佈道家的佈道。他在講台上“訓斥”信徒,說信徒的奉獻裡面有很多硬幣,是對他這個“著名”佈道家的“看不起”。            作為受洗多年、一直渴慕上帝真道的基督徒,我傷心到了極處。新約中耶穌對窮人如此憐憫,寡婦的兩個小錢,讓祂如此稱讚。可是,現在的牧師討厭硬幣。碩士、博士在加拿大幹苦力的,比比皆是。有時還能聽到華人同胞跳樓。他們的壓力,無論是心理的,還是物質的,都到了“不如一了百了”的地步。卻還有人計較他們奉獻的是硬幣。我如何能不傷心?            如果你經歷過長時間沒有收入,儲蓄一點點減少如同沙漏,孩子要這樣、那樣,你只是重復“No”(不)的時候,你也會有我這樣的感受。            身為基督徒卻沒有工作,心裡格外難過。做禮拜的時候,奉獻袋傳到你身邊,非常矛盾:一方面,不能空手來見上帝;另一方面,不知道下一個月房租如何對付。給少了,怕牧師瞧不上眼,更怕牧師在講台上“訓斥”;給多了,實在給不起。這樣的貧窮並不榮耀上帝,卻不知這樣的貧窮還要持續多久。            我的移民到加拿大,是想讀神學院、做牧師。可是我們夫妻沒有工作。神學院的學費,再加上生活費,會讓我們雪上加霜。多次的禱告,多次的祈求,最後決定放棄讀神學院。            雖然我明白,自己有潛質成為“有使命感的華人牧師”,但是加拿大神學院的門檻,對我而言,太高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在垃圾箱中,撿到渴慕已久的兩種版本的聖經,這樣我就不用拿孩子麵包、牛奶的錢去買了。我不明白這是上帝的恩賜,還是嘲諷。            再見了,神學院,我實在買不起您的門票。            而且,我內心多次祈求,不要讓我說:再見了,教堂,因為我無法面對您的奉獻袋﹗ 作者來自江蘇,移民來到加拿大多倫多。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我們該如何看待次貸危機?

老漫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次貸危機的原委         現今的全球性經濟風暴,導火索是美國的“次貸”危機。什麼是“次貸”呢?筆者正好在美國一家最大的發放次貸的信用卡公司工作過,對次貸有過一些近距離的接觸。         次貸的英文是Sub-prime,對應於Prime和Super-prime。Prime是高級和精華的意思,也就是,Prime級別的貸款人有比較高的信 用度,他們賴帳不還的比率非常低;而Sub這個前綴詞,在英文中就是次等的意思,那麼,Sub-prime級別的貸款人,信用度就比較低了。向他們發放的貸款,就屬於“次貸”,壞帳可能性非常高。          那麼,我們自然會問一個問題,銀行為什麼要冒險,向很可能不還帳的人發放貸款呢?答案很簡單,公司業績要增長,行業競爭又這麼厲害,就必須開闢新的領域和新的用戶。如果沒有大量的貸款,哪來大量的利息?如果沒有利息,哪來業績?         於是,近十年,銀行大膽進入了“次貸”市場。當然,銀行同時也發展了各種分析工具,訂下了苛刻的條款,確保壞帳的比率不會過高,以致銀行“得不償失”。          一般來講,屬於次貸市場的家庭和個人,多是美國的窮人,收入非常低,例如一些黑人家庭,偏遠地區小城鎮的白人家庭,和沒有信用歷史的新移民家庭,如西班牙裔 等。銀行就找到這樣的家庭,對他們講:“你們不是沒錢,又沒有信用,因而買不起房嗎?沒關係,我們願意貸給你。利息也還不起?沒關係,第一個月免,下三個 月只按3%的利率算。如果這樣,你還怕失業了還不起貸款,還是沒關係,因為,你看,房價一直在漲,若你實在還不起了,就賣了房子,還能賺一筆!”          於是,很多這樣的住房次貸就發放出去了。          既然房貸公司能夠使越來越多家庭買房(當然,這些公司的盈利也越來越多,管理者的獎金也越來越豐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當然是房價一路上漲。而一路上漲的 房價,又使得買房的和貸款的都不會賠,只會賺(買房的還不起貸款了,把房子一賣就行了;貸款的如果遇到壞帳,把抵押的房子收回來一拍賣就行了)。這樣,住 房的次貸市場就越來越火。          當然,這些地區性的和全國性的商業銀行也看到了風險,所以他們就找到了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大佬。這些大佬把這些風 險很大的次級房屋貸款,包裝成債券的形式,再賣給機構投資人,包括歐盟、日本和韓國政府等。這些債券既然是高風險,那自然是高回報(年息可以達到 12%)。因為美國房市一直很火,所以次級債券市場也就越來越火,華爾街銀行家的分紅也就越來越豐厚。          當然,華爾街的銀行家也看到了潛在的風險,於是就找保險公司為這些債券保險。這些保險公司呢,看到美國房市這麼火,保險金跟白拿的差不多,也就跟著一頭扎進這個次貸之中了。           說到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一種撲克遊戲,叫作“說謊話”——就是幾個玩家抓幾副牌,然後,一位玩家扣著出四張牌,說:“這是四個A!”如果你不信,可以 翻開——如果真是四個A,那你就受到懲罰;或者,你也可以跟進,比如說再扣著放上六張牌,說:“這是六個A!”接著,下一家也可以翻開或者追加……真真假 假,很快,大家出的“A”,遠遠超過這幾副牌A的總數,直到有人把牌翻開。         次貸的遊戲就好像“說謊話”一樣,終有人翻牌的!被炒高的房價加上調升的利息,使得越來越多人付不起水漲船高的利息(次貸者多半是用浮動利率來付貸款),這樣,還不起月供而被列入“壞帳”的家庭,日益增多;與此同 時,美國房市開始降溫,這樣一來,次貸的利益鏈條瞬間崩裂了,進入了惡性循環──先是直接貸款的公司,一個接一個地破產(這些公司不僅損失了利息,又因為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也談全球金融風暴

點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秋天應該是收穫的季節,但去(2008)年的秋天除了幾分蕭瑟外,更多了幾分 蕭條。從前年夏天美國次貸問題爆發以來,歷經一年之久,許多赫赫有名的投資銀行申請了破產保護,經過千辛萬苦才進入世界金融之巔的商界精英,突然要面對失 業的處境。而筆者提筆撰寫本文的當天,筆者所在的法國,首都巴黎的股市,創紀錄大跌了10%……         其實金融危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早在 2001年,由著名經濟歷史學家Kindelberger教授所寫的《狂熱、恐慌與崩潰:金融危機歷史》(Manias, Panics, and Crashes: A History of Financial Crises)一書中,我們就可以將歷代所發生的金融危機細細瀏覽一遍。讀完後,我們除了感歎,人類在歷史中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從來不懂得汲取教訓外, 還能說什麼呢?         不過,此次的金融風暴可謂破壞力驚人。美國政府也只能以8,500億美元的緊急救助,恢復金融市場的信心。但這個看似龐大 的數目,能成為一劑強心針,挽救當前的經濟頹勢嗎?還是只會起到 “總比什麼都不做強”的心理安慰?抑或如同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的那樣,反倒是“飲鳩止渴”呢? 能夠控制風險了?         如今,我們面臨的是一個失控的世界,許多人還不甚明白發生了什麼,就因為銀行倒閉而失去大量積蓄,或者因無法還貸而失去住房……這正如聖經所說的:“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帖前》5:3)          大多數人認為,現在的經濟危機源於人的貪心,而新聞界不斷披露銀行高級主管的鉅額薪酬,加深了人們對貪婪的深惡痛絕。然而除了貪婪,今天金融系統的問題,更体現了人的野心,想完全奪取神的榮耀,並脫離神而存在。          記得筆者初涉金融領域的時候,曾經被一本名叫《Against the Gods: The Remarkable Story of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勿認他鄉是故鄉

點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常听到有的基督徒無奈地講,我對信仰是認真的,但生活的現實卻讓我很難不擔心。的確,我們生活在一個現實的物質世界中。特別是在今天這樣一個追逐金錢和享受的年代,個人的物質財富,不但常有形地決定著一個人的生活質量,也會在無形中決定著其社會地位的高低。            對此,基督徒或是陷入對物質世界的依賴,以致陶醉其中,如同聖經中的羅得,心里固然時常憂傷,但仍然不願離開;或到另一個極端,蔑視物質的意義,過一種自我苛求,自以為超脫的禁欲生活。在這種情況下,明白神對物質世界的心意,就顯得極為重要。           要認識神對物質世界的心意,必須先認識神的創造。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1:1),物質的起源是上帝。不僅如此,神把人置於物質界中,代表神的權柄,施行管理。因而,從第一個人亞當開始,人類及人類的信 仰就注定無法脫離物質界。而基督教信仰的精髓之一,就是叫我們過在地若天的生活,也就是在物質界里操練超越物質的信仰。           上帝樂意讓人在物質生活中實踐並見證自己的信仰。所以,我們刻意強調精神超越性和物質的低等性,是沒有必要的。在神的眼中,整個世界,包括物質界,都是本於他,也歸於他,更要榮耀他的。            細讀聖經,我們會發現,有一些直接關於物質豐富的描寫。比如神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不惜用流奶、流蜜這樣極致的表達,來形容那應酗圻a。主耶穌對天國的比喻, 也又是珠子,又是海產,用一些生活在物質界中的人可以想像的東西,來預表天國的豐富。在《啟示錄》中,聖經描寫未來的新耶路撒冷,更是“牆是碧玉造的;城 是精金的……”(《啟》21:18)            這般看似淺顯卻生動的描寫,體現的是神對人深厚又細致的愛──他用我們這些有罪、有限的人能听得懂、 也看得見的東西告訴我們,他對我們的看顧不僅是在永生,也是在今生;不僅是精神的安慰,也是物質的保障。他讓我們知道,他也是物質界的主,豈會不看顧我們 呢?他樂意人依靠他,求告他,哪怕是最微小的生活細節──每日的飲食。他讓信徒可以時時回想他的恩典。            然而,神應許我們物質的需求,並不是要我們沉迷於享受,而是要我們為他的事熱心。人卻往往本末倒置。聖經從來沒有記載以色列人進了迦南地後是如何享受的。今天有的基督徒卻好享受、喜宴樂,把神的施予當作自己的勞動成果,把奉獻當作對神的施舍。           難道上帝是貧乏的嗎?陽光,雨水,空氣,都是他給人白白的恩惠,也從來是免費的。他不願我們為自己積聚財寶,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本性是忘恩負義的,稍有了自立的本錢,就開始過河拆橋,更不要說常常感謝和記念那領我們出困境的了。           當神要人為他的事熱心的時候,是從不吝嗇的。在《哈該書》,以色列人要建殿,神應野L們來年的豐收(《該》2:18-19);若以色列人肯守安息年,神就會“在第六年將我所命的福賜給你們,地便生三年的土產”(《利》25: 21)。這些都鮮明地體現了神的心意。           就像父母用糖果,獎勵小孩子努力,不是要孩子沉迷於口腹之欲,而是激勵孩子因著將來豐收的盼望,而歡喜忍受今天的辛勤勞作。所以,明白物質的意義,而不沉迷於其中,“因默念永生,而善用今生”,才能真正過一個在地若天的基督徒生活。           如果做個總結,可以說,物質是神恩典的標 ,為預表天國的豐盛。但預表並不等同於本體。就像我們手頭總有親人的照片,用來寄托思念。但如果親人來到了身邊, 我們還是拿著照片戀戀不舍,就會被懷疑是不是有精神問題了。再好比我們開車去某處,總需要路標辨明去處和距離等等。但如果我們把路標當成目的地,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耶穌的動機

王友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一、問題指向動機         “愛最感動人,但讓人最反感的,是愛有動機,利用愛;宗教最感人的是虔誠,但讓人最反感的,是虔誠有動機,有目的,要交換出個人的好處來。”           這是唐崇懷牧師在第二屆(2006年)南加州基督徒靈命成長與中國宣教培訓營會上,詢問與會者“信耶穌得什麼”時講的。          我當即聯想到自己:為什麼我沒有辦法把還未信的朋友帶到主的面前?為什麼我無法和更多人成為朋友?我不是自稱愛耶穌也要愛人嗎?我不是總是努力為主作好的見證嗎?如今看來,問題要指向動機。 二、想“得”就是罪性          人一切的行為背後都有動機。比如在起初的伊甸園里,一切都甚好,被造、有限的人,與創造、無限的神親密同在。然而,當人在魔鬼的引誘下,對“神說”發生懷 疑,企圖拋開神所定的是非標準,憑自己“明亮”的眼楮分別善惡(以自己為判斷善惡的標準)時,人就做出了偷吃智慧果的行為。罪從此潛入了人心,人從“小孩 子”一樣的“單純”,墮落到成人般的“復雜”。            這復雜是罪的後果,是受造物要與創造主平起平坐,甚至越過創造者(《賽》 14:12-15),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我要”的惡果。從此以後,人從無憂無慮變成了“害怕”(《創》3:10);環境亦受咒詛,而變得惡劣(《創》 3:18);人與神分隔(《創》3:8),人與人分隔(《創》3:16),人與物分隔(《創》3:17-18),人與永生分隔(《創》3:22-24)。            這種企圖“得”而帶來的失去,反映在罪性掌權的每一個人身上。罪在這世上掌了權,“我要‘得’”也在人身上掌了權,包括在基督徒身上。 三、信耶穌得什麼           如今的教會里,這種教徒甚眾,亦有所謂的“傳道人”,以“信耶穌得……”吸引人入“教”。結果是教會越來越成為尼Q主義的俱樂部,內無教徒被塑造成門徒,外無福音傳出,信仰變成了宗教。           怎麼解決這問題呢?           首先,我們必須完全靠神的恩典,不要靠我們自己去“得”。因為我們的“得”已全然敗壞了,而神的恩典夠我們用(《林後》12:9)。           其次,靠恩典並非不努力做工,因為神是做工的神,主是做工的主(《約》5:17)。這一點,呂沛淵牧師在講“使命”這個營會主題時(營會的另一個主題是“生命”),根據《使徒行傳》22章6-10節,有很好的論述,指出“使命”是以“生命”為出發點的。            第三,我們的動機要改變。被罪轄制的人,信耶穌是為了“得”。然而,神是憫恤、慈愛又有大能的,他寬容我們,告訴我們信耶穌的確會有所得(但不是我們要的那種),把我們引向一個正確的方向,最終回到單純仰望恩典。           信耶穌到底得什麼,聖經中有詳細論述,例如在《羅馬書》第5章就列舉了:得與神相和(1節),進入恩典(2節),歡喜的盼望(2節),得到聖靈(5節),被神的愛澆灌(5節),免去神的憤怒(9節),與神和好(10節),重生得救(10節),最終以神為樂(11節)。           […]

No Picture
成長篇

換房

李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一定能中        三年前,女兒上小學啦,想要一間屬於她自己的房間。正好我的丈夫換了一家公司,收入比以前好多了。我就開始留意各個房地產公司的消息,暗自打算這次要好好提高一下生活水準。          來日本已經好幾年了,如果說對日本有什麼不滿的話,那恐怕就是房子了。房子不大,房租卻很貴,再加上停車場,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後來,經朋友介紹得知,同 樣的房租,如果租東京都都營住宅的房子,居住面積就大很多,並且還有許多壁櫥,不用再買傢具佔據有限的空間;房間都是木板地,而不是榻榻米比較適合我們中 國人居住;又有良好的系統安全設施和綜合服務設施;而且還是新房子……當然,想住的人也很多,所以是以抽選決定居住權。我遂將這件事放在禱告裡,求神幫助 我們如願以償。          該住宅區的房子蓋好後,我們全家人兩次前去看房子。一看不要緊,我真是愛不釋手。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爭取這樣的房子,一次抽不上就抽兩次,直到抽上為止。我一直很想移民去美國,可是如果能住進這樣的房子,即使不去美國也心滿意足了。         為了能住上這房子,我開始每天比平時早一個多小時起床,認認真真地讀經禱告--這對我來說真是史無前例的。我口裡心裡反復念著: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他的 人和仰望他慈愛的人。耶和華啊,求你照著我們所仰望你的,向我們施行慈愛。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這些經文令我興奮不 已,覺得我們這些信神的人真是很幸福,又有依靠又有盼望。          就這樣,我把眼光“定睛”在神的身上。想到女兒的鋼琴再也不會在榻榻米上搖搖晃 晃﹔也不必擔心木造的房子,在五六級地震中就會倒塌;我們又可以回到從前有桌子有床有沙發的生活……越想越開心,越想越覺得我一定要好好地禱告。不過,使 我非常不安的是保羅的話,就是他說過,他以認識主耶穌基督為至寶,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唉,他要是沒說這句話該多好。 偏偏落選         一開始我還不敢把話說絕,說我們這次一定能中。因為如果一旦落選,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可後來我想,如果真有那“一無掛慮”的信心,就應該告訴丈夫,神看我的信心就必保守成全。丈夫不是基督徒,看我這麼堅信不疑,也就將信將疑地冷眼旁觀。         雖然迫切地禱告,不知為什麼,心裡卻時時莫名其妙不覺平安。於是我把準備好的資料帶到教堂,求一位長老為我們抽房子的事禱告,他說:“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 華,並依靠他,他就必成全。”他還說:“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管中不中,都要順服。”中不中都要順服?我哪裡聽得進去。心想,這次我可是憑著前所未有的信 心求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公榜的日子,早上四點半我就醒了。想到今天的晨報將公佈抽選結果,就怎麼也睡不著,索性躡手躡腳地爬了起來。禱告後,打開聖經讀了起來。         估計晨報該到了,就拿著錢包出門了。大街上沒什麼人,安安靜靜的,早上特有的空氣清心宜人。好幾年都沒有這麼早起床了。想起小時候,放暑假,趁一大早涼快,在外邊玩沙子的情景,才發覺那時真是無憂無慮,哪像現在這麼操心?         不知不覺走到報攤,買了一份當天的晨報,迫不急待地打開看,才發現報上並沒有登。一問丈夫才知道,原來,因我們住的地方不屬於東京都,所以報紙不登東京都的消息。只好等到晚上,在東京上班的丈夫回來後,再把消息帶給我了。          忐忑不安地吃著早餐如同嚼蠟,想著萬一落選,我不知怎麼去面對神,也不知怎麼去面對丈夫。我被愁苦纏繞著掉進沉思。突然電話鈴聲響了,嚇得我一哆嗦,原來,丈夫的朋友特地打電話告訴我們,他落選了。順便他幫我們查了一下,結果,我們也落選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返璞歸真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成為宣教士以後,過一個簡樸的生活就成為我每天的一個操練,也是我每天的享受。         也許是在中國成長的緣故,我很容易就會滿足于簡樸的生活。因為在我成長的年代,國家落後貧窮,經濟拮據困難是人人都要面對的境況。主要的物資配額供應,人們 走在大街上是一律的服裝,一樣的顏色,一窮二白是徹底的無產階級本色。窮苦的日子使我對生活不會有很高的奢望,清貧的家庭使我很容易就知足。一朵野花、一 棵小草、一塊石頭、一隻蜻蜓都會給我帶來無窮的樂趣。         原先在中國的時候,總以為外面的世界很奢侈豪華,晚禮服、雞尾酒、濃妝艷抹,無盡奢 華宴樂,夜夜笙歌。可是當我到了加拿大以後,卻發現西方人的生活竟是簡樸得令人難以置信。平時他們多是牛仔褲、T恤,每天的午餐是一杯咖啡,一客三文治, 到了節假日總是喜歡到郊外野餐;夏天,他們到海邊游泳、垂釣,在沙灘上放風箏;冬季,他們去滑雪。看他們悠悠的生活,自由奔放,無拘無束,在歸回簡樸中與 大自然渾為一体,美得讓人叫絕。          這樣的生活很合我的品味,沒有先敬衣裝後敬人的恐懼,沒有趕潮流的壓力,沒有穿金戴銀的累贅,也沒有繁文縟節的約束。特別是當我信主以後,簡樸的生活使我免去許多無謂的浪費和消耗,讓我可以集中一切精力向著標竿直跑。         當我清楚蒙召,準備做宣教士的那一段日子,我的生活更是一切從簡,我不再為自己購買任何貴重物品,即使是碰上愛不釋手的東西也是拿起來欣賞欣賞,便輕輕放下。我知道有點像吉普塞人的宣教生活,不允許我有太多物資上的纏累。         來到柬埔寨宣教的第一天,雖然我住的地方四壁徒空,空蕩蕩的房間只有一張木板床,可是當我發現在自己的房間裡有一個抽水馬桶洗手間的時候,卻驚喜得大聲讚美 主。我馬上拿出照相機,連連對著那個抽水馬桶拍了几張大特寫,我將這些照片寄回加拿大,告訴弟兄姐妹我在柬埔寨有一個有抽水馬桶的洗手間。         我從中國去北美,又有機會從北美到柬埔寨宣教,是一種難得的經歷。柬埔寨給我以完全異于中國和北美的感受。在湄公河畔,椰林叢中,我驚詫于傳統高腳竹樓屋的 古樸和優雅,欣賞他們一件件用木頭、竹子、水草所製作的工藝品。我的房間因此也掛著不少編織精美的草結,它們是形態各異的蚱蜢、蜻蜓、金魚、蟋蟀;在我收 到的禮物中也有用椰子葉編織的戒指、項鍊、王冠。雖然對于很多人來說粗礪和簡樸的生活枯躁難耐,乏味無趣,但對于我來說卻是難得的一片雲淡風煙,更有助于 我除去心底的浮囂,使我有一個更明淨的心靈。我知道這是主在我生命中的賜福,祂讓我在柬埔寨簡樸的生活中與神更親近,去操練自己更豐盛的內在生命,返璞歸 真的真諦不正是在于此嗎?         來柬埔寨后,發現自己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不要浪費。看看當地人物質匱乏的生活,深感任何一絲一毫的浪費都是一種罪惡。          二十一世紀是一個科技發達,物質豐富的時代,要人歸回簡樸的生活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聲色犬馬,太多物質上的需求,太多世俗上的引誘,使人很容易就失去一顆對神清潔純樸的心,也使人很容易就破壞單純和諧的人際關係。華而不實、虛偽奢糜正是現代文明所帶來的負產品。         簡樸並不等于簡單,如同孤單並不等於寂寞。簡樸是隨遇而安而不刻意追求;是價值上的實用而不奢侈;是藝術上的品味而不俗套;是性格上的健康而不病態;是物質上的欣賞而不占有;更重要的是靈裡的自由而不累贅。         我愛簡樸,因為在簡樸中深藏著淡泊寧志的赤子情懷! 作者來自廣州,加拿大維真學院畢業,現為“華人福音普傳會”派駐柬埔寨的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