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划破黑暗的极强音——海顿《基督最后十架七言》神剧(王星然)2019.4.08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91期和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4.08 乐谱上表达强音时,通常用f(forte)作为记号。而音乐史上第一次使用fff来表达极强音(fortississimo)是在海顿的《基督最后十架七言》终曲乐章,那是一段描述《马太福音》27章50-51节的地震场景: “耶稣又大声喊叫,气就断了。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 《基督最后十架七言》在超过1个小时的悲伤沉重的慢板乐章后,曲风丕变!一阵天摇地动,在强烈、错愕、突兀的情绪中,海顿要求一个剧力万钧的快板终结(Presto e con tutta la forza),却引发听众的沉思:基督的受难并非故事的终结。 创作背景 1801年出版《基督最后十架七言》神剧(以下简称《十架七言》神剧)的时候,海顿亲自附上了以下简介: “约 15 年前,西班牙加底斯(Oratorio de la Santa Cueva, Cádiz)一位教士(Don José Sáenz de Santa María)委托我,以我们的救主在十字架上的最后七句话为主题,创作一部器乐曲。照加底斯大教堂的传统,每年大斋期(Lent,复活节前 40 日)的时候,总要在教会里演出一部神剧。为了加强演出的效果,教堂墙上、窗户和柱子都必须挂上黑布(象征遍地黑暗),圣堂中央高耸的天庭,悬吊著一盏光线微弱的油灯,从天而降划破严肃孤寂的黑暗。正午的时候,所有的门都关上,管弦乐团开始演奏。序曲后,主教走上讲台,颂读十架七言中的第一句,并传讲其中的信息。之后,他走下讲台,在圣坛前跪下,此时音乐再继续。如此上下讲堂共7 次,每次讲完道后,音乐就再开始。 我的作品正是遵循这样的格式谱写的。7个乐章每段限定10分钟的长度,且限用慢板的速度(注1),一个接一个的慢板又不至于让会众昏昏欲睡,诚然,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我很快就意识到很难将自己绑定在这些限制中……”(注2)这一段简介清楚地说明了海顿创作《十架七言》神剧的动机。 18世纪,西班牙与美洲的贸易频繁而紧密,使得加底斯大港成为当时欧洲最富裕的城巿之一,因此有能力聘请最顶尖的艺术家为其效力,包括请大画家哥雅(Francisco Goya,1746-1828)为新修的教堂作画;海顿是当时最富盛名的音乐家,他受邀创作并不令人意外。 四个版本 “十架七言”的内容来自四卷福音书,是耶稣在十架上最后七段话的记录。音乐史上不少作曲家为这个主题留下珍贵的创作:如Heinrich Schütz(1585-1672),Charles Gounod(1818-1893),César Franck(1822-1890),Théodore Dubois(1837-1924) 等。但其中最经典,也是流传最广的,非海顿《十架七言》莫属。 海顿的《十架七言》有四个不同的版本:管弦乐版、弦乐四重奏版、钢琴版及神剧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