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思

复活节专文:在圣与俗的想像之间——巴赫的《复活节神剧》(2021.04.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21.04.03 王星然   “改编世俗乐曲,在教会崇拜中使用,可以不可以?” 教会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巴赫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巴赫笔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圣乐作品,包括本文介绍的《复活节神剧》皆是出自于这样的改编。   荣耀归于上帝 音乐之父巴赫(J.S.Bach,1685-1750)有一个习惯,在他创作的所有教会音乐作品的总结处,都签上S.D.G.(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而有意思的是,这个签名习惯也见于他所创作的世俗音乐中。这说明了巴赫认定自己的作品,无论圣俗,其动机都是为了要荣耀上帝。 Soli Deo Gloria(荣耀唯独归于上帝)正是宗教改革的五个唯独之一,因此这个签名更透露出作曲家与改教运动的渊源。 众所周知,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是改教家马丁·路德的追随者,而巴赫除了把路德写的圣咏旋律巧妙融入在自己的作品中,路德神学里有关圣与俗的教导,更是直接反应在他的创作理念和工作态度中。   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 在宗教改革之前,只有教会里的职份被看做是神圣的,一般职业与服事上帝无关,因此当时发展出了修道制度,呼召人远离世俗,专心事奉上帝,但路德神学打破这样的圣俗界限!路德后来“还俗”,离开修道院娶妻生子。 路德引用使徒彼得的话,即所有信徒,无论是农夫、商人、工匠、老师、音乐家……只要是基督徒,都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参《彼前》2:9),君尊祭司不是神职人员的专利。(注1) 职业不分圣俗,在上帝眼中,一个操持家务的主妇,一个在田间劳动的农夫,和在教会里执行圣礼的神职人员,并无不同。透过工作,上帝使用我们来服事我们的邻舍,在工作中荣耀祂。 因此,在教会里创作圣乐,固然是荣耀上帝;作为一个春风化雨的小学音乐老师,也是荣耀上帝;一位基督徒作曲家为电影配乐,即使他创作的是世俗音乐,但他使用上帝赋予的天赋和创造力,来服务人群,创造文化,也能使上帝得荣耀!(当然,这不包括他创作抵挡上帝的音乐作品。) 这样的理念,在宗教改革以前,是难以想像的。这对巴赫及后世所有基督徒音乐家而言,具有重大的意义:音乐创作不只是娱乐事业,它不只是个谋生工具。它可以是一个使命,无论在教会内外,它都可以是一个荣神益人的呼召。 理解这一点,也就不难明白,为何巴赫在他所写的世俗音乐乐谱上,也亲笔签上S.D.G.(Soli Deo Gloria)。     改编世俗音乐 路德还会做一件我们今天看起来很离经叛道的事:他和他的跟随者,都热衷改编当时的流行歌曲,把那些普罗大众朗朗上口的民谣改写成圣诗。路德常常感叹,为何撒但可以拥有许多美好的世俗曲调?音乐的唯一目的就是荣耀上帝!不能让仇敌窃取这份荣耀啊! 其实,改编世俗歌曲,路德并非始作俑者,《诗篇》里许多诗歌,也都是调用当时广为传唱的民歌曲风来入乐。否则,谁会知道什么叫做调用朝鹿,调用百合花,调用玛哈拉,调用远方无声鸽? 因此,改编对路德而言一点也不陌生。 上帝赋予人类创造力,但我们与造物者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上帝使无变有,而我们的创作却都是在既有的素材上完成的。归根结底,所有原始的素材都是来自于上帝的创造,并无圣俗之分。 自然而然,改编与模仿成为人类创作的一部份,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每一次的改编或模仿中,总有一些新的元素加入,将原来的素材打碎重组,去芜存菁,使之更加丰富,这就是艺术创作。 巴赫服事的教会——莱比锡圣汤玛斯大教堂的复活节崇拜 […]

时代广场

Joyeux Noël ——战争 • 诗歌• 耶诞节(王星然 )2020.12.24

这时候,远方敌军处传来苏格兰风笛的伴奏应和。就这样,交战的双方竟然在同一个旋律上共鸣,若合符节,如胶似漆。音乐里,和声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可是这一缕和声却是发自敌人,多么诡异而不合情理?士兵们望着眼下这个用来作战杀人的壕沟,耳中听着《平安夜》的歌词,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写一段被后世传颂的历史。 […]

言与思

帷幕后的天籁――圣诞节聆赏韦瓦第的《荣耀颂》(王星然)2020.12.7

就此,封尘200年的韦瓦第,重现乐坛,带来一阵巴洛克音乐的大复兴,韦瓦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韦瓦第的作品本就充满了实验创新的精神,他把大自然四季更迭的声响融入在多变的乐风中:虫鸣、鸟叫、风雨、雷电……跃然于《四季》音符之上,令人拍案叫绝!韦瓦第是一个有深刻信仰的音乐家,他用他的小提琴触摸上帝造物的奇妙和伟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