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舉目》71期——編者的話

談 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當以色列人在比哈希錄附近,前有大海,後有法老的追兵時,他們完全為恐懼所控制了。他們懊惱、後悔、否定過去對上帝呼召的回應,說:“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但上帝卻透過摩西回答他們:“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 (《出》14:1-13) 今天,上帝也藉著許多見證人,對在事奉中感到疲累、挫折、灰心,甚至絕望的服事者說:不懼怕,只管站住!看…… 看劉志遠如何現身說法,運用約書亞原則來平衡家庭、事業和教會服事;看王永信如何走過受人深度誤解的幾個難關,忠心事奉60年;看高榮德如何持守在同一崗位30多年,視為甘甜;看小剛如何面對傷害,卻始終懷抱事奉的熱情;看陳慶真如何以切身事奉經歷回答後輩;看盧潔香在柬埔寨幾度遭險而不悔…… 不但如此,《舉目》71期也呈現了幾種特別的事奉方式。如,80歲陳令自學、自製豎琴事奉(見照片。p.17);李永成不懈33年餘,每月親筆寫信給會眾;郭易君的進入婚姻,與事奉密密交織;而賀宗寧筆下的南伊大查經班歷屆成員,更是在事奉中成長,成為眾教會的祝福。 此外,李光陵、景淨、陶婷婷和夢非等,分別從不同角度提醒我們,服事的焦點在敬拜上帝,要常在基督裡享安息,並要趁著精力、體力俱佳時,盡力事奉。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走過誤解——回應《為何事奉力不從心?》之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回應讀者來函:《為何事奉力不從心?》 王永信 關於事奉的甘與苦。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題目,也是有負擔的基督徒們願意知道的事。 的確,在事奉主的道路上,有甘有苦、有喜有淚、有成功有失敗、有榮有辱、有歡欣有失望、有豐收有飄零! 但是上帝總是用慈悲恩愛的手扶持引領我們。在我們蹣跚學步,跌跌碰碰地走上事奉之路時,祂賜給我們各人不同的恩賜、智慧、熬煉與環境,使我們得到各式各樣不同的事奉經歷。如:先苦後甜、苦盡甘來、甘苦齊下、誤會攻擊、喜樂滿盈、果實累累、半途而廢、忠心到底等。 在這甘苦交錯的經歷中,對於《舉目》希望我講一點“幾十年來,遭遇任何挫折都不灰心喪膽,堅持到底事奉的秘訣。” 我實在不敢說有什麼“秘訣”、“法寶”,不過是在難處之下,堅信上帝的信實,靠著祂的力量,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一切都是上帝的保守與恩典。 在此,僅簡述事奉60年來,幾項被人深度誤會的難關,盼有助於事奉主之人的進程,成為大家的借鏡與鼓勵。 一、“可以不要再回來” 1960年代,上帝賜我機會在美國底特律(Detroit)創辦中國信徒佈道會(中信),從一個汽車間開始,數年後購買了較大房屋,並有同工及義工數位。同時,上帝也賜我機會,在北美及世界各地旅行講道。 有一次,我到亞洲數處及歐洲多國講道,幾達半年之久,結果收到中信一位重要義工的信,對我說,“你既然如此喜歡在外旅行工作,可以不必再回來,我們可以接辦!” 當然,我仍然是厚著臉皮回來,靠主恩典,一切得到諒解。 二、“是親共分子” 1976年,上帝賜我機會在香港創辦華福運動,目的是服事華人教會,並作教會之間的橋樑,協助並推動教會之間的溝通與合作。 華福也出版數種刊物。其中之一是《華福雙月刊》。每期都有一主題,其中一期的主題,是說明及推動華福在教會之間發生橋樑作用。華福文字部同工,特選大陸的一座大橋照片,為該期封面。同時,《華福雙月刊》數次以紅黃為封面顏色,恰巧當時在香港多與大陸有關係的機構出版物,也喜用此二色。再加上,華福刊物一兩處文章內容被誤解,於是引起台灣一些人士的意見。 當時,台灣仍處於戒嚴狀態,比較敏感。於是一些風聲傳到我們耳中,有人說,華福刊物封面大橋為何不用台灣西螺大橋,而用大陸的?華福與大陸一定有關係。“王永信是親共分子!” 我因此專程赴台,與兩位官方人士當面會談,說明情況。但此事一直等到1981年,第二屆華福大會在台灣中原大學舉行,當時的中華民國副總統李登輝先生,被邀為開幕講員後,這些傳言才終於停止。 三、“要做教皇” 在上帝恩典下,第一屆華福大會於1976年在香港舉行。1600多位華人教會領袖,從普世20多個國家前來赴會,在華人教會歷史中,這是破天荒第一次。 不但如此,在大會閉會前,全體會眾通過成立華福中心,繼續跟進推動大會的異象與使命,筆者被選為華福中心首任總幹事。 為了促進普世各國華人教會,在本地之進展及國際間的聯繫,我們特別努力在各國建立華福區委會。在主恩典下,我們建立了20多個區委會,華福中心通過這20多個區委會,與普世數千華人教會,取得聯繫與互動。上帝實在恩待了華福運動。 但在這美好的進展與情況下,誤會與誤解又發生了。有人說,華福總幹事要作普世華人教會的頭,“王永信要作教皇!” 上帝賜我機會創立華福,辭別了我所愛的中信,數年之久全心創建華福。當我聽到上述批判時,好像一把刀,刺入我的心。 此項誤會一直等到我第一任5年總幹事作完,董事會邀請我連任時,我主動提出一個請求與建議,就是華福總幹事連選可連任,但只可連一次,意思就是說華福總幹事最長可作10年,然後必須更換,此政策蒙董事會接納。 此後,那些誤會才逐漸消失。 四、“生子不養子” 我今年88歲(2014年,中國歲數89歲),從十幾歲起就參加教會。11歲聽宋尚節博士講道悔改信主,重生得救,然後一直在北京王明道先生教會聚會。15歲全時間奉獻。抗戰期間逃難到後方,勝利後返北京、上海等地繼續讀書。1949年出走至香港、台灣、歐洲及美國。神學院畢業後於1961年開始中信的事奉,然後上帝又賜我機會參與華福、洛桑、主後2000運動、及大使命中心的工作。 70多年來,看見教會領受上帝諸般豐富恩典,同時也看見,教會中各樣應興應革之事,特別是我們華人文化傳統裡的毛病,有時在教會裡也出現。例如:個性、驕傲、爭權、爭位、固執己見、堅持個人神學立場等。 此外,另一個破壞性頗大的陋習,就是教會裡有些負責人對於“權”、“位”,長久抓住不放,直抓到老,直到出了問題,甚至被迫放手! 靠上帝恩典,我一直學習拒絕戀棧權位,學習拒絕貪圖既得利益,並且不時以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格言“大丈夫能拿能放”作為自勉。所以我將靠主恩所建立的工作,如中信、華福、 主後2000運動等都交出去了,最後創立的大使命中心也於5年前交棒。 也是靠主恩典,開闢了幾個宣教工場,如西伯利亞、莫斯科、中亞洲、太平洋群島等,交給了其他教會或宣教機構接辦。 上帝給我們的恩賜與呼召是“開荒宣教”。有人開荒,有人接辦,按照恩賜與呼召,各盡其職。我們稱此為“夥伴宣教”(Partnership Mission)。我們是效法保羅的心志,他說:“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羅》15: 20)。保羅十足是一位開荒宣教者。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美國近來在經濟與國勢上稍顯衰退,但仍然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而美國總統的信仰、倫理、道德、人生觀、世界觀等更直接影響美國及全世界。(編註) 今年美國的選民須在下列兩位候選人中選舉一個為下任總統:         一、民主黨候選人為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Barak Obama),他要競選連任,他數年來支持墮胎合法化,最近公開贊成同性婚姻合法,並於6月15日邀請500位同性戀者在白宮舉行慶祝會(LGBT Pride Month)。         二、共和黨候選人為羅姆尼(Mitt Romney),他是一個摩門教徒。摩門教不相信三位一體真神、不相信耶穌基督的救贖,是徹頭徹尾的“異端”(詳閱《真道手冊》第5章“摩門教”)。         此種情況造成了若干基督徒心中的困惑與不安。在這非此即彼的情況下,基督徒如何選舉?而聖經的教導又是如何? 一、The lesser evil ── “小惡”之人       1.在這兩位極不理想的候選人中,哪一位是較為“小惡”?        2.基督徒是否可以擇其小惡而選之?(世上沒有完全人)。 二、在此兩難情況下,有些基督徒採取“不選”的方式。         但是放棄選舉是否什麼都不必作?我們的公民義務如何? 三、聖經的教訓        1.基督徒應當順服地上的掌權者。“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13: 1- 7)        2.但是當地上掌權者的法令與上帝的旨意有牴觸時,基督徒有責任遵守上帝的旨意,不論付任何代價。正如彼得和眾使徒在逼迫壓力下所作的宣告,“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參《徒》5:29)這是明明白白的反法令(不合上帝旨意的法令)。 四、在此複雜的問題上,人的意見很難作絕對的標準。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給願意看的羊友》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看到初熟小羊的泣血文章,我相信他是一邊流淚,一邊寫出來的。雖然,我對他或他的教會不認識,但從他的痛苦描述中,可以看見此事件之嚴重性,也可想像,受傷的人大概不只他一位。         教會的諸般問題與難處常常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外來的逼迫與壓力,另方面是內部的分爭與腐化。        一般來說,外來的逼迫與壓力,有時反而使教會更為煉淨、堅強與團結;內部的分爭與腐化,卻是極大的傷害,好像毒瘡,越爛越大。         內部問題之起因又來自幾方面,如:個性、驕傲、自我、權位、罪惡、個人利益及神學立場等,而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不靠主恩典及時處理,則後果嚴重。         保羅於主後56年,第三次旅行佈道回到以弗所時,因他聽說在哥林多的教會中,有種種問題。所以,保羅寫信給他們。他的信中有問安,有鼓勵,也有責備。他也特別提醒他們中間有嫉妒分爭的事:        “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嗎?”(《林前》3:3)         其實,哥林多教會的問題,也是歷代教會的通病──屬肉體。所以,保羅曾勸勉羅馬的教會說:“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參《羅》8:5)         歸根結底,這仍舊是生命的問題。聽起來有點老套,但卻是不變的道理。我們信主之後,我們裡面的“老我”(老亞當)到底“死”了多少?保羅教導歌羅西的信徒們 “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西》3:5)。他並且向加拉太的教會作見證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 著。”(《加》2:20)        但願我們大家在主面前,不單追求福音的果子,引人歸主,建立教會等(參《約》15:1-5,《弗》4:11-12),同時也要追求聖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在工作與生命雙方面有均衡的成長。        如此,我們一方面得蒙神的喜悅,另一方面在人的面前,有美好的見證。阿們﹗ 作者為大使命中心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