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窗開了,門沒關上——從職場糾結到屬靈騰躍(王隽)2017.01.11

在我8年進行了幾十次嘗試均告失敗之後,2014年的一天,香港大學忽然向我伸出了橄欖枝,邀請我加入教師隊伍。他們甚至教我,在最終的面試中如何表現。

整個過程中,我向主求,清晰地看到主在為我開路。然而令我不理解的是,我現在的工作,主也多有憐憫和應許。公司領導甚至讓我承擔更高一級的任務。

我做任何選擇,心裡都不安寧。 […]

成長篇

真道似曲,肉身為弦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道在一個肉身裡面活過,於是,世間就有了永生。旋律在聲帶上震顫,由此,樂壇上就有了歌。如同歌的唱,道是活出來的;恰似曲的在,道鳴奏在肉身之上。 道的本質      “道成肉身”的道永遠是生命性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1:14),所以,一切不能活在我們中間的道都不是生命之道。道是活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生命是不可解構的,因此,道也是不可解構的。只有在不可解構的層面,無限才可能在有限裡出現。       有限理念的抽象從來未曾達到不可解構的高度。從“象”中“抽”出來的理念,都是有限的,豈能與無限的不可解構比肩呢?抽象的理念,都不是生命之道。因生命是不可解構的,從而不可解構的無限之道,只能由不可解構的生命活出。樂曲僅僅存在於自我和諧、不可解構的旋律中,而非在抽象的對位法裡面。同理,道恆為不可解構的生命,而非抽象的文字或者神學思想。      “道成肉身”的道必有具象的實在性。“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約一》1:1)凡不能在具象生命裡面出現的,眼不能見手不能摸的,就不是生命之道。就如在聲帶或簧片上震顫的,才是旋律;印在五線空間裡的,只是符號。甚至在心上譜寫的樂曲,都得以先行聽過聲響作前提,以體驗過的聲響為基礎去模擬。因此,只有在血肉之軀裡面活出來的,才是生命之道。      “道成肉身”的道也是日常性的。理性的道或情緒的道,都可能存在實在以外的地方,唯有肉身裡面的道非得每日都活出來。歌得持續唱著,才是歌,否則,就只是符號;道得每日活著,才是生命,否則,就只是理念。理念或情緒都可以藏在什麼地方,偶然露面,唯有生命是一刻也不能停止的。       不發聲,就沒有歌;不活著,就沒有道。      “道成肉身”的道更是有個性的。道在世間呈現的唯一形式,就是一個人的生命。基督就是耶穌;在耶穌的個性生命以外,別無基督。肉身永遠在時空之中,個性的差別是肉身存在的基本前提。“道成了肉身”就是“道成了個人”。個性的存在是“真”與“活”的保障。抽象的理性之道是既不真也不活。成了一個人的道,才是又真又活的生命之道。“……我活著就是基督”(參《腓》1:21)。       基督就是作為一個“我(即主體)”而活著,所以,若是我活著不是基督,則基督對於我就不是活的。我若不以我的風格唱歌,歌就不是我的;一旦我只能機械而精確地重復著樂譜上的音響,我就不再是唱歌,而是一個毫無樂感的音樂盒。如果我不作為“我”活出基督,基督就不是我的,對我就毫無生命的主體性。       理性主義以理念為至上之物,以為理念對了,一切就都對了,卻不知理念只是有限之物,根本不具有至上性。因此無限而不可解構的生命,絕對地大於理念。如此,可以解構的理念又怎麼可能驅動不可解構的生命呢?更有甚者,即使錯誤的生命,都大於正確的理念。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正確理性的教導,卻絲毫改變不了罪性的生命。凡以理性主義投射,將道解構為理念,就尚未遇到真道——耶穌基督的生命。 道的認知       如果道是生命,則認識道的唯一方式就是體驗。“我們若遵守祂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祂。人若說‘我認識祂’,卻不遵守祂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了。”(《約一》2:3-4)“遵守”才是認識,所以,行才是知,活才是知。       既然可以解構的理性小於不可解構的生命,那麼,理性就根本未達到生命的高度,也就不具有認識生命的幅度。不可解構的生命只與不可解構的生命等寬,由此,生命的體驗是認識生命的唯一方式。       理性僅僅能夠把握客體,卻無法把握生命。       外在的觀察與分析,僅僅觸及了客觀的形體,卻無法瞭解生命本身。你分析了水的分子結構,研究了流體力學,學習了運動生理學,熟讀了泳姿分解圖,你就會游泳了嗎?游泳只能在游泳中學會;只要置身於游泳之外,就永遠無法學會游泳。      活是學習生命的唯一途徑,就像發聲之於學習歌唱。狂讀樂譜卻不發聲,是學不會歌唱的,同理,那些熟悉聖經卻從未活過基督生命的人,也認識不了基督。今天教會的問題,不在於缺乏靈性的樂譜,而在於沒有靈性的歌唱。將基督生命分析得頭頭是道,不等於將基督生命活出來。      滿是樂譜的無聲世界有歌嗎?滿是聖經知識卻無生命的教會有道嗎? 道的傳承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之道,非玄而又玄

華人教會喜歡講“生命”,講得很玄,如:“上帝的話在許多人身上不過是神學的知識,並不是生命。然而主說,祂的話是靈、是生命。上帝的話乃是摸你的靈與生命,並非摸你的頭腦。頭腦即使弄不清楚,也不是大問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致我們向標竿直跑的青春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王敏俐        每一個時代的年輕人,都有自己成長的記憶。藝人趙薇在執導的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感嘆青春的美好與易逝。然而年輕的生命與耶穌基督相遇,青春便有了意義,不再只是一聲嘆息,而成為向標竿直跑的無悔青春。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筆者在歐洲留學時信主。歐洲許多查經班流傳著一句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原來,在歐洲,特別是德國與法國,許多城市雖然有華人留學生,卻沒有查經班。漸漸開始有查經班後,因歐洲的華人信仰資源不如北美豐富,許多初信者遂擔起聚會中的服事,甚至擔當起小牧人的角色。        有一位牧者說,如果是在北美進行同工培訓,參與者大多是頭髮有點兒灰白的中年人,但是歐洲,都是70後、80後年輕學生,而且信主時間都不長!        二、三十歲的年輕基督徒,生命還未定型,一切有待摸索,如:面對情感的糾結、找工作的壓力、世俗價值觀的拉扯等。筆者願藉幾位相熟的基督徒的故事,和大家共同思考年輕基督徒的生命成長。 William:執著與叛逆        第一次見到William是在地鐵之中,看到這個年輕又有些桀驁不馴的亞洲面孔,印象很深刻。下車後,他問我:“我在找附近的一個華人學生團契,你知不知道在哪裡?”我笑著告訴他,我正要去,便把他帶到團契裡。        William在中國出生,德國長大。有德國基督徒對他傳福音,他就帶著探究的心來到團契。他認真和我們查經一段時間之後,決志信主。        他非常渴慕上帝的話語,每天用德、英、中3種不同語言的聖經,進行靈修與研究,以瞭解原文的意思。他還在網上自修希伯來文與希臘文。        他對上帝話語的渴慕與追求,給周圍的人很大的激勵。他提出的各種聖經問題,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也許是因為在德國長大的緣故,他對上帝話語的執著有著德國人的認真,絕不妥協。他參加受洗班時,就洗禮與得救的神學論題,和教會長執發生激烈爭論。最後,因為他不同意該教會的神學觀點——不受洗不能得救,離開了華人教會,去德語教會聚會。       很多人對William失望、擔心。然而筆者知道,William離開這個教會之後,並沒有放棄對上帝的追求、對主話語的渴慕。他繼續讀上帝的話,參與德語團契、教會的生活。隨著信主時間增加,他執著依舊,卻變得越來越謙卑、溫和。因為他在德國長大,瞭解第二代青少年的需要,所以最後他選擇了華人青年主日學的事工,帶領年輕的一代認識主。 Emily:尋找自己       Emily在歐洲留學時,因學業上的瓶頸,認識了主。她決志幾週後,就因為團契與查經班的需要,開始領詩、帶查經。受洗一、兩個月後,成為團契同工。信主4年之後,學習講道,開始在歐洲不同城市的華人教會與團契主日中講道。        許多人不禁疑惑:一個初信的小姑娘,如何有如此成熟、穩健的生命呢?Emily如此坦承:“其實我初信的時候,敏感又好強,很在意他人的評價,甚至渴望用事奉的果效證明自己的能力。但是上帝藉著我在工作與婚姻中的難題破碎我,讓我看見自己的愛與能力是何等有限!”       Emily的同工說:“我們從Emily身上看到,當她有願意服事上帝的心志,上帝就使用她,賜下各樣的挑戰來陶塑她,也賜給她夠用的恩典來服事。”        若說Emily的生命是在服事中成長的,一點也不為過。有人問她:“如果覺得自己生命不夠好,可以事奉嗎?”Emily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我們可以向上帝求,求祂賜給我們與所承擔的服事相稱的生命!” Jennifer:有如天使        […]

No Picture
事奉篇

“老的中醫”,還是“老中醫”?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陸加           我的岳父是退休工程師。他有一群老同事,都是一輩子搞機械的。其中有一位,退休之後忽然對中醫萌發興趣,自學了一段中醫理論之後,居然掛牌開業。       出乎大家意料,他的生意蠻好,求診者絡繹不絕。不是因為這位仁兄醫術特別高明,乃是他花白頭髮,貌似經驗豐富。老朋友們跟他開玩笑:你只是一個剛入門的“老的中醫”,卻被人誤以為是“老中醫”了! 橫向和縱向       人變老,不等同人變成熟和人生經驗豐富。同樣,一個“老的基督徒”,也不一定有屬靈生命的成熟。        上帝用與世間完全不同的標準,來看待我們的生命:“……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傭人……”(《可》10:43)祂也警告我們:要在生命裡建造“金銀寶石”,而不是“草木禾稭”的工程(參《林前》3:10-15)。        屬靈生命要成長:“所以,我們應當離開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入到完全的地步”(《來》:6:1),屬靈生命要長成“……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來》5:14)。        根據我的觀察,屬靈生命可以用橫向和縱向的二維方式來劃分:橫向上又可分為“與主的內在關係”、“信仰在生活上的彰顯”和“事奉”等三個不同的面;縱向上則有初信、穩定、進取和成熟等不同的階段。        舉個橫向的例子:一個不熟悉上帝話語的人,禱告就會欠缺,也不太會分辨上帝的旨意,這樣就容易在服事中按己意行,為血氣所勝。他的問題雖然表現在服事上,解決方法卻不是改變服事的方式和技巧,而是要好好去讀經,讀懂上帝的話,也就是從與主的內在關係上解決問題。 – 這是橫向不同側面之間的互動關系。反過來,一個熱衷於禱告、讀經,長於思考屬靈真理的人,他最需要的,可能是參與實實在在的“動手”服事,通過接人、做飯、開放家庭、接觸福音朋友,將所領悟的“道”化為有形有體的生活方式。   […]

No Picture
事奉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