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窗开了,门没关上——从职场纠结到属灵腾跃(王隽)2017.01.11

在我8年进行了几十次尝试均告失败之后,2014年的一天,香港大学忽然向我伸出了橄榄枝,邀请我加入教师队伍。他们甚至教我,在最终的面试中如何表现。

整个过程中,我向主求,清晰地看到主在为我开路。然而令我不理解的是,我现在的工作,主也多有怜悯和应许。公司领导甚至让我承担更高一级的任务。

我做任何选择,心里都不安宁。 […]

成长篇

真道似曲,肉身为弦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道在一个肉身里面活过,于是,世间就有了永生。旋律在声带上震颤,由此,乐坛上就有了歌。如同歌的唱,道是活出来的;恰似曲的在,道鸣奏在肉身之上。 道的本质      “道成肉身”的道永远是生命性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所以,一切不能活在我们中间的道都不是生命之道。道是活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生命是不可解构的,因此,道也是不可解构的。只有在不可解构的层面,无限才可能在有限里出现。       有限理念的抽象从来未曾达到不可解构的高度。从“象”中“抽”出来的理念,都是有限的,岂能与无限的不可解构比肩呢?抽象的理念,都不是生命之道。因生命是不可解构的,从而不可解构的无限之道,只能由不可解构的生命活出。乐曲仅仅存在于自我和谐、不可解构的旋律中,而非在抽象的对位法里面。同理,道恒为不可解构的生命,而非抽象的文字或者神学思想。      “道成肉身”的道必有具象的实在性。“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一》1:1)凡不能在具象生命里面出现的,眼不能见手不能摸的,就不是生命之道。就如在声带或簧片上震颤的,才是旋律;印在五线空间里的,只是符号。甚至在心上谱写的乐曲,都得以先行听过声响作前提,以体验过的声响为基础去模拟。因此,只有在血肉之躯里面活出来的,才是生命之道。      “道成肉身”的道也是日常性的。理性的道或情绪的道,都可能存在实在以外的地方,唯有肉身里面的道非得每日都活出来。歌得持续唱着,才是歌,否则,就只是符号;道得每日活着,才是生命,否则,就只是理念。理念或情绪都可以藏在什么地方,偶然露面,唯有生命是一刻也不能停止的。       不发声,就没有歌;不活着,就没有道。      “道成肉身”的道更是有个性的。道在世间呈现的唯一形式,就是一个人的生命。基督就是耶稣;在耶稣的个性生命以外,别无基督。肉身永远在时空之中,个性的差别是肉身存在的基本前提。“道成了肉身”就是“道成了个人”。个性的存在是“真”与“活”的保障。抽象的理性之道是既不真也不活。成了一个人的道,才是又真又活的生命之道。“……我活着就是基督”(参《腓》1:21)。       基督就是作为一个“我(即主体)”而活着,所以,若是我活着不是基督,则基督对于我就不是活的。我若不以我的风格唱歌,歌就不是我的;一旦我只能机械而精确地重复著乐谱上的音响,我就不再是唱歌,而是一个毫无乐感的音乐盒。如果我不作为“我”活出基督,基督就不是我的,对我就毫无生命的主体性。       理性主义以理念为至上之物,以为理念对了,一切就都对了,却不知理念只是有限之物,根本不具有至上性。因此无限而不可解构的生命,绝对地大于理念。如此,可以解构的理念又怎么可能驱动不可解构的生命呢?更有甚者,即使错误的生命,都大于正确的理念。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正确理性的教导,却丝毫改变不了罪性的生命。凡以理性主义投射,将道解构为理念,就尚未遇到真道——耶稣基督的生命。 道的认知       如果道是生命,则认识道的唯一方式就是体验。“我们若遵守祂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祂。人若说‘我认识祂’,却不遵守祂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一》2:3-4)“遵守”才是认识,所以,行才是知,活才是知。       既然可以解构的理性小于不可解构的生命,那么,理性就根本未达到生命的高度,也就不具有认识生命的幅度。不可解构的生命只与不可解构的生命等宽,由此,生命的体验是认识生命的唯一方式。       理性仅仅能够把握客体,却无法把握生命。       外在的观察与分析,仅仅触及了客观的形体,却无法了解生命本身。你分析了水的分子结构,研究了流体力学,学习了运动生理学,熟读了泳姿分解图,你就会游泳了吗?游泳只能在游泳中学会;只要置身于游泳之外,就永远无法学会游泳。      活是学习生命的唯一途径,就像发声之于学习歌唱。狂读乐谱却不发声,是学不会歌唱的,同理,那些熟悉圣经却从未活过基督生命的人,也认识不了基督。今天教会的问题,不在于缺乏灵性的乐谱,而在于没有灵性的歌唱。将基督生命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等于将基督生命活出来。      满是乐谱的无声世界有歌吗?满是圣经知识却无生命的教会有道吗? 道的传承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之道,非玄而又玄

华人教会喜欢讲“生命”,讲得很玄,如:“上帝的话在许多人身上不过是神学的知识,并不是生命。然而主说,祂的话是灵、是生命。上帝的话乃是摸你的灵与生命,并非摸你的头脑。头脑即使弄不清楚,也不是大问题……. […]

No Picture
事奉篇

致我们向标竿直跑的青春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王敏俐        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自己成长的记忆。艺人赵薇在执导的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感叹青春的美好与易逝。然而年轻的生命与耶稣基督相遇,青春便有了意义,不再只是一声叹息,而成为向标竿直跑的无悔青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笔者在欧洲留学时信主。欧洲许多查经班流传着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原来,在欧洲,特别是德国与法国,许多城市虽然有华人留学生,却没有查经班。渐渐开始有查经班后,因欧洲的华人信仰资源不如北美丰富,许多初信者遂担起聚会中的服事,甚至担当起小牧人的角色。        有一位牧者说,如果是在北美进行同工培训,参与者大多是头发有点儿灰白的中年人,但是欧洲,都是70后、80后年轻学生,而且信主时间都不长!        二、三十岁的年轻基督徒,生命还未定型,一切有待摸索,如:面对情感的纠结、找工作的压力、世俗价值观的拉扯等。笔者愿藉几位相熟的基督徒的故事,和大家共同思考年轻基督徒的生命成长。 William:执著与叛逆        第一次见到William是在地铁之中,看到这个年轻又有些桀骜不驯的亚洲面孔,印象很深刻。下车后,他问我:“我在找附近的一个华人学生团契,你知不知道在哪里?”我笑着告诉他,我正要去,便把他带到团契里。        William在中国出生,德国长大。有德国基督徒对他传福音,他就带着探究的心来到团契。他认真和我们查经一段时间之后,决志信主。        他非常渴慕上帝的话语,每天用德、英、中3种不同语言的圣经,进行灵修与研究,以了解原文的意思。他还在网上自修希伯来文与希腊文。        他对上帝话语的渴慕与追求,给周围的人很大的激励。他提出的各种圣经问题,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也许是因为在德国长大的缘故,他对上帝话语的执著有着德国人的认真,绝不妥协。他参加受洗班时,就洗礼与得救的神学论题,和教会长执发生激烈争论。最后,因为他不同意该教会的神学观点——不受洗不能得救,离开了华人教会,去德语教会聚会。       很多人对William失望、担心。然而笔者知道,William离开这个教会之后,并没有放弃对上帝的追求、对主话语的渴慕。他继续读上帝的话,参与德语团契、教会的生活。随着信主时间增加,他执著依旧,却变得越来越谦卑、温和。因为他在德国长大,了解第二代青少年的需要,所以最后他选择了华人青年主日学的事工,带领年轻的一代认识主。 Emily:寻找自己       Emily在欧洲留学时,因学业上的瓶颈,认识了主。她决志几周后,就因为团契与查经班的需要,开始领诗、带查经。受洗一、两个月后,成为团契同工。信主4年之后,学习讲道,开始在欧洲不同城市的华人教会与团契主日中讲道。        许多人不禁疑惑:一个初信的小姑娘,如何有如此成熟、稳健的生命呢?Emily如此坦承:“其实我初信的时候,敏感又好强,很在意他人的评价,甚至渴望用事奉的果效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上帝借着我在工作与婚姻中的难题破碎我,让我看见自己的爱与能力是何等有限!”       Emily的同工说:“我们从Emily身上看到,当她有愿意服事上帝的心志,上帝就使用她,赐下各样的挑战来陶塑她,也赐给她够用的恩典来服事。”        若说Emily的生命是在服事中成长的,一点也不为过。有人问她:“如果觉得自己生命不够好,可以事奉吗?”Emily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我们可以向上帝求,求祂赐给我们与所承担的服事相称的生命!” Jennifer:有如天使        […]

No Picture
事奉篇

“老的中医”,还是“老中医”?

本文原刊于《举目》65期 陆加           我的岳父是退休工程师。他有一群老同事,都是一辈子搞机械的。其中有一位,退休之后忽然对中医萌发兴趣,自学了一段中医理论之后,居然挂牌开业。       出乎大家意料,他的生意蛮好,求诊者络绎不绝。不是因为这位仁兄医术特别高明,乃是他花白头发,貌似经验丰富。老朋友们跟他开玩笑:你只是一个刚入门的“老的中医”,却被人误以为是“老中医”了! 横向和纵向       人变老,不等同人变成熟和人生经验丰富。同样,一个“老的基督徒”,也不一定有属灵生命的成熟。        上帝用与世间完全不同的标准,来看待我们的生命:“……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佣人……”(《可》10:43)祂也警告我们:要在生命里建造“金银宝石”,而不是“草木禾稭”的工程(参《林前》3:10-15)。        属灵生命要成长:“所以,我们应当离开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入到完全的地步”(《来》:6:1),属灵生命要长成“……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3)。“唯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来》5:14)。        根据我的观察,属灵生命可以用横向和纵向的二维方式来划分:横向上又可分为“与主的内在关系”、“信仰在生活上的彰显”和“事奉”等三个不同的面;纵向上则有初信、稳定、进取和成熟等不同的阶段。        举个横向的例子:一个不熟悉上帝话语的人,祷告就会欠缺,也不太会分辨上帝的旨意,这样就容易在服事中按己意行,为血气所胜。他的问题虽然表现在服事上,解决方法却不是改变服事的方式和技巧,而是要好好去读经,读懂上帝的话,也就是从与主的内在关系上解决问题。 – 这是横向不同侧面之间的互动关系。反过来,一个热衷于祷告、读经,长于思考属灵真理的人,他最需要的,可能是参与实实在在的“动手”服事,通过接人、做饭、开放家庭、接触福音朋友,将所领悟的“道”化为有形有体的生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