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三化”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舉目》的編輯向我約稿,要我寫一篇有關教會、基督徒和世俗方面的文章,我的腦子裡即浮現出兩個“三化”,一個是已故的趙天恩牧師提出的三化:“文化基督化、教會國度化、中國福音化”;另一個是今日教會的現狀:“生活休閒化、教會世俗化、偶像多元化”。       作為牧師,我時常感受到上述兩者間的張力。從這種意義上看,牧師的角色猶如舊約時代的先知,注定是悲劇性的。一方面,他蒙召是要去喚醒“心蒙脂油,耳朵發 沈,眼睛昏迷”(參《賽》6:10)的百姓;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常常“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參《賽》6:5)。 世俗,自古就有的問題        雖然舊約以色列百姓的腳步踏出了埃及,但“世俗”對他們的拉扯卻從未停止。若聖經中的埃及象徵世界,那麼法老就代表撒但及其陰暗權勢。於是,我們在紅海邊看 到世俗——出了埃及的百姓一遇難處,死都想死在埃及。“他們對摩西說:‘難道在埃及沒有墳地……我們在埃及豈沒有對你說過,不要攪擾我們,容我們服事埃及 人嗎?因為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出》14:11-12)        在西乃山下──即摩西領受異象、百姓領受律法之處,我們看到世俗——百姓在那裡築壇,向埃及的金牛犢獻祭。聖經說他們坐下吃喝,起來玩耍,已經敗壞。        在百姓走向迦南的曠野途中,我們繼續看到世俗——他們厭棄神賜的嗎哪,紛紛說“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除這嗎哪以外,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民》11:5-6)        最後,我們在迦南的大門口看到世俗,他們甚至要廢了摩西,打道回埃及。這次他們直接問神:“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使我們倒在刀下呢?我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麼?”(《民》14:3)        我們在聖經的歷史中看到,被神大能的手帶出為奴之地的百姓,卻動不動就說要回埃及、回世界;法老的陰魂不散,常常藉著“世俗”死纏著上帝的百姓,呼喚他們重回埃及、重作奴隸。即使以色列的新生代最後踏進了迦南,他們及後裔仍一路被世界牽著走。         上帝在嘆息:“猶大啊,你神的數目,與你城的數目相等;你為那可恥的巴力所築燒香的壇,也與耶路撒冷街道的數目相等。”(《耶》11:13)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被神所召的先知,一個個在那裡扮演悲劇性的角色,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他們都問“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參《賽》53:1)         神在舊約中,明明地吩咐祂的百姓,“不可再回那條路去”(參《申》17:16)。那條回頭路就是埃及、世界、世俗!聖經中一直強調的“分別為聖”,並非道德上的聖潔問題,而是人對神的歸屬。         可見,今天所謂的“世俗”問題是個“老問題”。只是,當年出埃及的百姓有他們要面對的世俗,今天我們有我們所要面對的世俗。 今日“三化”現象種種         生活休閑化、教會世俗化、偶像多元化,是今天基督徒令人擔憂的景況。 生活休閑化         首先來談談“生活休閒化”。作為牧師,我看到的是:每個主日敬拜,總有為數不少的信徒姍姍來遲(無論牧師提醒過多少次)。每到長週末,或每逢雨、雪天,教會的出席率就很可憐,少了二、三成的人是常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