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畢德生

回應《為同性伴侶證婚?》一文所引起的爭議(王敏俐)2017.08.04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8.04

 

一些讀者對我近來所寫的一篇關於畢德生的文章《為同性伴侶證婚? ——一場由靈修大師掀起的屬靈風暴》提出寶貴的反饋,給我許多學習的機會。

當初《舉目》的編輯在進行“言與思”欄目邀稿時,提及文章的篇幅約在1000字左右。我個人認為,以1000字來完整陳述一個論述是不太夠的,但是我們可以利用這一個小小的篇幅針對一些時事的議題,做出一些提問與思考。

於是我在此文中以畢德生的議題來思考,引用神學家巴刻的聖經立場作為面對同婚爭議的根基,以基於合乎聖經的婚姻立場(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為前提,讓讀者與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來思考,我們該如何在實踐的過程中面對這個棘手的問題。

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我的目的是要提出問題,開放一個思考的空間,與讀者一起來討論,如何在聖經立場的根基上去服事同婚社群

許多人在畢德生的疏忽發言後與畢德生作出迅速的切割,甚至不再認可他過往在靈修神學上的著作,我個人對這樣的作法持保留態度。一個人的功過是由上帝評判,因一個人事奉的果效或著作,把其捧上天,或者因一個人在釐清爭議之前的一些迷茫,而視對方如毒蛇猛獸,都不是最理想的處理態度。

面對這樣尖銳的議題,我們這個世代的教會正處在一個摸索的過程:該如何持守上帝的真理,又有一顆開放的心陪伴願意回到上帝面前的性向掙扎者?若有主內肢體在這樣的議題上經歷一些辨證的過程,我們該採取討伐的立場、徹底切割、全盤否定,還是對他有一些更有智慧的回應、澄清與勸勉?

面對同婚的議題,我們今日無人可以置身事外,陪伴與關懷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在真理上有任何妥協。若耶穌今日在這裡,我想祂會與正在掙扎的朋友一起同桌吃飯,一同嘆息,一同流淚,直至上帝的真理使他們的內心獲得真實的自由。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為同性伴侶證婚?——一場由靈修大師掀起的屬靈風暴(王敏俐)2017.07.31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近日,靈修大師畢德生接受宗教新聞社(Religion News Service)的Jonathan Merritt採訪,談及同性戀議題時,記者提問:如果今天還在牧養,是否會為教會的同性伴侶主持婚禮?令人意外的是,畢德生給出肯定的答案:“會的”。

畢德生是溫哥華維真神學院靈修神學的榮譽教授,也是馬里蘭州貝艾爾市我王長老教會創會牧師,著有30多本書,其中也包括以當代語言來改寫的《信息本聖經》(Message Bible)。當代靈修大師在同婚議題上的回應,一石激起千層浪,震撼了整個北美的福音派教會。

受訪24小時後,畢德生改變了先前的說法:“澄清一下,我確信聖經中對婚姻的觀點:一男一女。我確信聖經中對所有事情的觀點,”畢德生在《華盛頓郵報》發佈的長篇聲明中表示, “當這位採訪記者提出這個讓人為難的問題時,我當時表示肯定”,“但經過進一步思考和禱告,我想撤銷這一說法。” “這並不是說我不尊重教會,不尊重更大的基督的身體,和歷史中合乎聖經的基督教觀點和婚姻教導。而是說,作為他們的牧師,我仍然愛這樣的情侶,歡迎他們來到我這裏裡其他人也是一樣。”

在同婚的議題上,神學家巴刻在2002年所寫的《我為什麼走了》(Why I Walked)中有相當清晰的論述:

“在我們後基督教、多元信仰、正逐漸改變的西方世界中,古代宗教專家的相對性權柄,現在已經被改頭換面。而有另一個觀點,上帝永不改變話語的絕對權柄,是我們必須學習、信仰和遵從的──這是主流教會一向的觀點,不管世人怎樣想。

“事實上,不同的‘解釋’反映出什麼才是決定性的重點:一方的觀點是,對基督徒來說,聖經的教義和道德教導,一定是具有最終的決定性;而另一方的觀點則恰恰相反。對抱著相反觀點的人來說,最終決定性並非取決於聖經的話語,更確切地說,那是取決於他們頭腦所想出的解釋,意欲讓聖經的教導來配合世人的智慧。”(註)

關於上帝對婚姻中一男一女的心意,既然在聖經與神學中的依據如此清晰,為何我們在實際生活與實踐中會產生那麼大的拉扯與爭議?事實上,聖經教導與當代價值文化對立的處境當中,我們觸及每一個由教義延伸至實際應用的生活準則時,常常難以找到一個真理與恩典之間的平衡。這是歷世歷代基督徒必經的掙扎與尋思,回答這些時代處境中的問題之時,彷佛“是”與“不是”都非正解。

在耶穌的時代,摩西律法與羅馬帝國殖民的文化處境之間,彷佛也存在著極大的張力。《約翰福音》中,行淫時被抓的婦人是否該被石頭打死呢?在遵守舊約摩西律法與身處羅馬帝國殖民無法妄自行刑的處境中,若耶穌回答“不應該”,那就是徹底顛覆了舊約中的道德底線;若耶穌回答“應該”,則是公然挑戰了羅馬帝國執政者的權柄。當耶穌回應,無罪的可以先拿石頭打她時,究竟是鴕鳥式的規避了兩股張力之間的衝突,還是顯出了上帝的恩典與智慧?

而在當代,聖經中的婚姻定義與同性婚姻之間的對立,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基督徒無法逃避的難題與挑戰。若我們選擇與同性戀群體徹底切割時,我們失去了服事他們的機會;若我們選擇進入這樣的群體中,是否就代表我們認同他們所呈現出來的意識型態?

不管是畢德生,或是我們,當我們在面對這個界線的取捨時,都很難找著一個適切的平衡。靈修大師畢德生在這個風口浪尖議題上險險的跌了一跤,如果今天換作是我們,是否真有靈巧如蛇的銳利與智慧,來面對與回應?

註:

英文原文(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03/january/6.46.html

翻譯參考(http://mp.weixin.qq.com/s/cQJkkvIrR23-k-kdy22jcQ

 

5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讀後滿溢溫馨——簡介畢德生的《改變生命的54封信》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pic4311       有人形容他身材削瘦、禿頂、滿臉鬍鬚, 像極了修道院的苦行僧,稱他為“凡塵中的曠野修士”。但是,這位靈修大師——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 ,卻以12年的時間,用現代人熟悉的語言,獨立完成了《信息版聖經》翻譯,如今銷售量已超過六百萬本。他還寫了30多本書,與傅士德(Richard Foster)並列為現今北美最具影響力的靈修作家。

牧師中的牧師

        尤金‧畢德生,1932年11月6日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後來隨家人遷居蒙大拿州。當地的湖光山色,孕育出他質樸、真誠的生命。

        1962年,他在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郊區,創建教會,擔任牧師長達29年,直至1991年退休。他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維真學院,擔任靈修神學榮譽教授,直至2006年退休。

        他集牧師、學者、作家、詩人等身分於一身。 所寫的一系列有關牧養的書,使他有“牧師中的牧師”之稱。近幾年,他專心從事“聖經靈修學系列”寫作,預計完成5本,包括《聖經好好吃》。

        畢德生的著作,已有多本翻譯成中文,包括《建造生命的牧養藝術》、《重拾無私的禱告祭壇》、《全備關懷的牧養之道》、《追尋呼召的探索之旅》、《聽主微聲》、《詩情禱語》、《改變生命的54封信》、《與馬同跑》、《天路客的行囊》、《顛覆靈性》等書。

       其中,《改變生命的54封信》一書(註)是他積35年的牧養經驗、20年的寫作經驗,以54封書信的形式,與朋友“阿谷”討論信仰與教會生活。

        這些信件,按照畢德生所討論的主題,分為:屬靈生命,讀經禱告,信仰與成長,教會與服事,大自然之美等5個部分。能使讀者深深體會到,生活中上帝的恩典無所不在。

屬靈生命
   
        畢德生對於什麼是“屬靈”有很獨到的見解。屬靈不是情緒高漲的氣氛或外表的敬虔,屬靈是聖靈所堅定的人,擁有的內在生命實質。他用《約翰壹書》4:8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來測量人的屬靈狀況。

        至於如何開始屬靈生活,關鍵不在於“我要做什麼”,而是“聖靈在我生命中做了什麼”。信徒的成長或屬靈的塑造,是神在基督裡,藉著聖靈在我們生命裡工作,這 是恩典。是“照你旨意成就在我身上”。每天像孩童一樣,憑信心領受與順服。自己越做越少,讓聖靈越做越多。聖靈會在屬於你的特有環境中,在你心中塑造基督 的生命。

        基督徒的生命,是在家常日子中汨汨而出的。正如救贖的神隱身於馬槽與十架,就在生活的真實情境中,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漸漸成形。

讀經禱告

        畢德生認為聖經最平易近人、最有生命氣息、最能建立群體。當你有順服、禱告的心,神就在你生命的諸般情境中對你說話。

        禱告是我們能做的、包容最廣、範疇最大的行動。禱告不是宣讀購物清單。耶穌教我們的主禱文,是以神的名與神的國開始的。對於相信且跟隨耶穌的人,禱告是生命的中心,涵蓋全部的行事為人。

        禱告不是自己主導,乃是專注於神,是聖靈在你裡面工作,讓耶穌為你禱告。禱告的實際就是耶穌在父神的右邊,長遠活著,為我們祈求(參《來》7:25)。這樣的禱告,使我們與神的關係日漸親密。

         培養禱告習慣,可以從小處著手,以簡短的禱告開始。研讀《詩篇》可以發現:在各種景況中,人都能禱告,隨時與神相遇。如果每天以主禱文禱告,就相當於簡潔、集中地用裡面的六七項祈求,來塑造你的每一天。
        不用擔心禱告太細瑣。禱告越落實在具體生活中越好:散步、煮飯、唱歌、畫畫,都可以是禱告。若每一天,我們都當成是在神聖的空間與時間裡所參與的永恆,就能體會保羅所說的“不住的禱告”。禱告是你活出的生命,你的生命就是你的禱告。

信仰與成長
        以禱告的心,讀神學好書,探索神的屬性與作為、我們受造與被揀選的意義、如何去做神要我們做的工作,以及,學習以神的角度來思考,以神為一切思想的前提。要知道,我們應當關注的是神,而不是我們自己。

        不妨給自己列出10幾本大師的作品,如: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經典著作的《遵主聖範》及《天路歷程》,靈命塑造的《團契生活》,有關罪和魔鬼的《地獄來 鴻》等書,在幾年內反覆閱讀。畢德生在《點.閱》一書中,將多年來幫助自己成長的書籍列出單子,附以簡單介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閱讀。

        畢德生本著“人之初、性本惡”的觀點,談如何面對“當德高望重者失敗時”。他告訴我們,正因為“惡”,我們才要宣揚救恩,而不是出售粉飾太平的“信仰化妝品”。

        至於自己生命中的乾旱與沙漠,是進入迦南地必然的過程。存禱告的心觀察內心,及周遭環境,留意神的靈如何在這些處境中行事。不經過曠野與黑夜,就不算真正跟隨耶穌。

        被神遺棄的感覺,大衛及耶穌都感受過,但卻能引導我們進入寬廣與自由的新天地。因為我們體會到了“盼望”的真實——就像孩子被一雙大手抱起,將其提升到更深、更遠、在神裡面的天地! 

教會與服事
    
        生命的基本抉擇,並不是“要不要相信神”,而是“要敬拜祂,或與祂對抗”。對抗就是聖經所說的“拜偶像”。而敬拜,是信徒在基督的救贖與上帝的聖潔中,重新調整自我,得到整全。

         神呼召罪人悔改,然後滿有耐心、慈悲、恩典地塑造他們。主日崇拜時,人以相信的心聆聽聖經中神的話,敬拜祂的聖名,發出禱告,在聖禮中領受基督,祝福鄰舍,並且等候國度降臨。這是聖靈塑造信徒的聖潔生命。

        對於投入扶貧或其他公義活動,畢德生認為,只有從“基督正在成就什麼事”,及“願你的國降臨”這樣的角度來參與,才能為這罪惡的世界,帶來真正的盼望。

        每個信徒都是蒙召全時間服事。工作或家庭就是服事的工場。

        教會的青少年事工,不一定要專業人員,重要的是真誠關心孩子們,花時間培養個人關係,一起煮飯、吃飯,討論好書、議題……在寬容、親切的氣氛中,為他們營建一個尊重與喜樂的家園。

大自然之美
   
       畢德生自述,他在漫漫的雨季中,操練樸實、虛己的心境,讓聖靈充滿。

        他去海邊散步,把自然之美編織成細緻的禱告。

       他從春日的野花與週末的爬山,想到天路上有人相伴的祝福;從山徑殘木上的彩色小鳥,印證心中深知的恩典,因而充滿感恩;飄雪的靜默裡,感受冬日的冰冷如何轉為溫暖的聖誕喜訊……

讀後心語

         讀完這本書,我的心滿溢溫馨。原來天地之間最美好的恩典,就是耶穌基督不僅是救主,也是知心的密友;我隨時都可以信靠、交託,在聖靈幫助下走天路;在敬拜中,我經歷神的塑造,生命更加整全與茁壯!

註:原書名為The Wisdom of Each Other: A Conversation Between Spiritual Friends,徐成德譯。( 台北:校園書房 ,2010年)。

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商學系,美國會計系碩士,擁有專業會計師執照,現居洛杉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成長篇

聆聽大師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xpic3631典範難尋

      近日因著全球溫室效應,南加雨季不但晚到,而且失常。本應如唐詩中所形容,細細霏霏,撲面如雲的“雲雨”,現卻常煞有脾氣的成了疾風驟雨。

       在雨中,我最喜愛春雨,因為春雨予人一股“新”的味道。“新雨”一詞,也常讓人聯想翩翩。在新雨中,草色青青,青松如膏沐,大地一片清澈乾淨。

        若再配上空山,千萬毛尖襯著濕潤青山無聲飄下……,特別讓人覺得空靈、澄靜。我家後山,就曾有過空山新雨的景象。有時,陰雨天色中,天邊還飛著一隻孤獨的黑影,是鷹。那盤旋身影,似勾劃出一些心中不斷兜轉的念頭。

       比如說“風雨如晦”四字。然而,我想的不是天氣,而是這個世代。

       尼采曾宣稱:“上帝死了,所以宇宙一片漆黑。”他亦曾自稱哲學家是“文化的醫生”。但當他這位醫生如此宣判文化時,就好像為文化關上了燈。自那以後,“黑暗”便常成為我們對所生存世代的形容。

       雖然尼采當初批評的,只是針對僵化、社會化的宗教。但在後現代這個世代裡,放眼望去,推翻偶像也擊垮了英雄,取消傳統又遺忘了傳說,價值觀泯滅,人心暗昧,若再沒有可以仰視的神,真真好像掉入一片黑暗深淵。

      因此,尼采說人們只能提著燈籠,到處去尋找上帝。

     基督徒當然知道上帝未死,死的只是世人心中燃燒的那一點火星。但不可否認,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而且愈來愈黑。

      所以,在這沒有英雄也沒有偶像的時代,我們心中是否還有屬靈的典範可以效法?在我們身邊可有“燈籠”可以照亮呢?

      或者,一切真如風中之塵,全飄落入夙昔?

愛的典範

        幸運地,在我生命中曾有和兩個典範相遇的經歷。對我來說,他們不只是燈籠,他們是“火炬”,炯炯燃燒,照亮我生命中許多矇昧的角落。

       這兩位某些方面來說,皆可稱為“大師”。我有幸能親聆教誨,瞻仰風範。他們撼動了我的生命架構,賦予我解讀人生的眼光,也影響我怎麼呈現信仰,怎樣盡力釋放出自己渺小的一點明燭之光。

       一位是已過世的路易師•史密斯(Lewis Smede),倫理學大師,也是我過去富樂神學院的教授。

       初識時,是在課堂上。當時孤陋寡聞,對他已是美國寫“饒恕”主題的權威,以及是《寬恕與忘卻》(Forgive and Forget)這本暢銷書作家的名人身分,一無所知。不帶任何期望地,我來到課室,赫然發現一位白髮紅顏的老頑童,立於教室前面。

        說他“白髮紅顏”一點不為過,一頭銀絲飄揚不馴,酡紅兩頰,笑眼盈盈。而且當他望你,是真正地看到你。師生距離,瞬間蕩然無存。

       至 於老頑童,是因為他永遠帶著笑容,一臉興味,好似人生充滿了令人好奇待發掘之事。講起課來,本是沉重又爭議性高的倫理議題,安樂死、墮胎、同性戀……卻無 權威性教導,只有諄諄笑談。中間有時,還會拿著麥克風跑下臺,眼睛閃著光芒,興奮莫名,口氣中滿是想抓著你,小孩樣的分享他的寶貝。

       但最觸動我的,是他的禱告。當我們一閉眼,開始上課前的例行禱告時,前無所有地,我被觸動了。從未聽過一位男性禱告是如此溫柔,且充滿了憐憫,對這世代,對當下社會,對作學生的我們。

        愛,竟然可以這樣藉禱告來傳達!禱告,居然可以成為愛的一種表達!

       然後他講課,一句句輕聲緩緩吐出,意外地竟全是詩的語言。輕輕風鈴晃,敲響心頭圈圈嫋嫋不絕之音。他教的是倫理,但他談最多的是愛。沒有太多理論準則,只有剖析和分辨。

       一次次,他用愛作解剖刀,帶著我們切破問題表層,一層層探入靈魂的深處,來諒解,來洞察,來饒恕。又強調我們要用心的力量,捍衛什麼是生命中的“對”:勇敢、公義、愛、真誠與饒恕。

        他教我們要作一有洞察力的人,因為我們一生的故事,是用我們對處境的反應所寫成。而我們怎麼反應,又決定於我們的生命經歷和理解。所以洞察,可以幫助我們挖掘生命中的極致,成為我們的生命品質。

       他最喜歡的經文,是《腓力比書》1:9-10,“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或作喜愛那美好的事), 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這裡“分別是非,喜愛美好的事”,原文有“excellent”之意,也就是說生命中所有的精彩絕倫,就在愛裡的洞 察。

       他教我們洞察,有點像剖開一粒柚子。旁人望來無奇,他卻教我們要有特別的眼光,細細分辨哪些是瓤,子,皮和筋絡,什麼是可吃、可棄,什麼又是酸苦中帶甜的幽微部分。

        這是生命中很重要,又很絕妙的一門功夫。可以從亂局中找出路,在困境中釐條理;更可以幫我們出入人心,療傷止痛,再化險為夷。

       但他的特別,在於所有立論,都是從人的傷口和痛處出發。傳遞的是如何先冒險進入人的困境,認同傷口和難處,再點出這一切是來自罪和軟弱,然後才牽著你的手走回十字架。

       我常推薦的《只是道德》一書,便是以如此方式探討硬梆梆的十誡。沒有簡單的可以不可以,粗糙的應該不應該,只有細細進入、剖析各種狀況,帶著同情與諒解,對 墮胎、婚外情、偷竊等等問題,先暴露出隨之而來的所有傷害,再溫和地點出神原本的心意,然後,慢慢帶回十字架下一一檢驗。

       他的語言模式,不把問題用教條說死,但予人對話空間。中間引人願意傾聽的,是他那無盡的世事洞察和生命智慧。而且,每句吐出的話語,聽來都似箴言。語言在他一再琢磨下,有了美,也有了生命。

       那時不知,他給了我一生受用無窮的眼光,看人世看得深,看得透、也看得遠。他也教了我從傷口出發,再帶回十字架的語言方式。我後來行文、上廣播,講道或講座,都是從憐憫出發,在罪中結語。他使我立志,要像他作一名愛的宣教士,散發愛,而非定罪的控訴。

       有一次,曾有機會和他分享我的文字事奉。當時,他望著我笑說:“我不知妳怎麼寫,對我,掙扎很多。寫作,很難啊!”然而,他卻寫出《接納──走出羞愧的陰影》、《抉擇這玩意兒》等14本書,且本本擲地有聲。

       中國人愈是飽學之士,態度愈顯道貌岸然,說話也愈權威不可一世。他是如何做到的?有那麼多本書做後盾,卻滌濾地一臉無字,如此童真?

        2002年,由富樂校訊中得知他已過世,享年81歲。另一位寫苦難出名,以《無語問上帝》等書暢銷出名的作者楊腓力,為此長嘆說:“我的世界──整個世界,在路易師、史密斯離開後,變得更小、更黑了。”

       大師的離去,也使我黯然神傷了好一陣。把校訊中他一大張黑白照片撕下,貼在書桌前。天天與那盈盈笑眼相對,盼能把他的憐憫和愛,不斷地嵌到自己的心版中。

      兩年後取下,因為發現這火炬已燒在心頭,永遠不會磨滅了。

屬靈典範

       另一位影響我至深的大師,是近年來因寫《信息本聖經》(The Message)而名譟一時的尤今•畢德生(Eugene Peterson)。

       此書中文讀者可能尚不熟悉,接觸比較多的,可能是他寫的《追尋呼召的探索之旅》、《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等書。

      但是他流傳最廣的作品,仍是《信息本聖經》。這是一本由希伯來文、希臘文重新解讀,再用現代英文呈現的現代閱讀聖經版本。現已賣出近千萬本了吧?而且,據說小學生也愛讀,拿起,可以一口氣從《創世記》讀到《利未記》。

       他當初寫作的衷旨,是作一個聖經的“翻譯者”。欲把聖經時代的語言,也就是上帝用來創造、救贖,醫治、祝福,審判和掌管的語言,翻譯成現代世界裡,我們說八卦、講故事、指路、交易應酬,甚至和孩子說話時所使用的日常語言。

       他想顛覆大家對聖經望而生畏,不碰不讀的狀況。寫作負擔,是讓聖經成為一本可讀之書,一本不管男女老少,販夫走卒,士農工商,都會願意拿起一讀的故事書。

        這難道不也是所有文字事奉者和藝術工作者,想要呈現的最高境界麼?我們哪位不是聖經的“翻譯者”呢?我們又如何地渴望能用各樣創意來詮釋聖經,把聖經和現代兩個世界牽連起來,使人不覺得需要先跨過文化,飛回歷史,就可讀懂這一本寶書呢?

       此心可歎,可讚,也可效法也!

       此外,他寫的多本書雖是牧養性質,卻點出許多當今教會裡陳舊、落時的諸多現象。他也是一位深具屬靈洞察的大師。

       2007年二月,在加州聖地牙哥全國牧師大會上,終於有機會親睹他的風采。再一次,我為他深厚學養下所呈現出的面貌驚異,只能用兩字來形容:純真。

       當年74歲的他,禿頂、戴著眼鏡,一臉白鬚。人雖不瘦,但因為虛懷若谷,立於那,很給人仙風道骨的感覺。當他一笑起來,五官迸裂,不知怎地,讓我想到國家地理雜誌中拍攝的農夫照片,滿臉溝渠,陽光四溢。

       一開始大會介紹他,說他是大會“sage”,也就是屬靈聖賢之輩,可以為一些想要求問的與會人士提供屬靈指導。他馬上更正說,他非聖賢,他只是一名耶穌的跟隨者。正如路易師•史密斯,聲名沒有把他推上座台,鑲金帶銀顧盼自如。

       因為他的作者身分,使我對他寫作的一面特別注意。一個座談會中,他提到自己一直喜歡寫作,原本想寫小說,但因寫不出好作品,只好寫他平時所作之事,也就是牧會。

       這從自己熟悉的領域著手寫起,恐怕也應是我們所有創作者的借鏡。他一生牧會,那是他在生命中開拓最深、也最精闢的一塊田地。所以他由生命中來提煉創作題材,誰想到會寫出對牧養探討至深,《返璞歸真的牧養藝術》、《建造生命的牧養真諦》等一系列的牧養著作呢?

        60歲由牧會退休後,因受一位編者之邀,他便把建立在一生講道與解經的積累,花12年功夫寫出那本著名的《信息本聖經》。現今。他已有了“牧者中的牧者”稱譽。

        他的經驗,讓我想到作家王鼎鈞曾提出“業餘散文”一詞,主張現代散文已不再是文學家的專業,所有史學家、醫生、建築師、社會學家等,都可在業餘之時一展身 手,寫出出色的散文。這“業餘散文”也可視為“專業性散文”,寫自己的本行本業,用專業修養來洞察人生,是寫作中的另闢蹊徑。

       不同於路易師、史密斯,凡事從傷口出發,畢德生說他的寫作,是從探問開始。通常作者有兩種,一是有話要說(Something to say),一是有問題要學(Something to learn),畢德生屬於後者。

       他窮一生想探問的是,到底什麼是牧師?由這一問題出發,不斷探索神的真正心意,成為他所有作品的主要脈絡。

       波赫士說:“懷疑,是最大的恩寵”。沒有錯,因為懷疑,因為探問,我們才有哲學家、科學家、學者、作者和藝術工作者的產生。

       也可說畢德生最大的恩寵,便在於他雖牧會,但並不甘於只是牧會,他會懷疑。懷疑牧會的意義,懷疑約定俗成的牧會方式,更不滿於神學院技術性、實用性的傳授。他要一次又一次回到聖經,回到上帝面前,重複不斷地問:什麼是牧師?

      寫完牧養系列,又發表《信息本聖經》,70多歲的他仍探索不懈。因此,他又開始他的靈修神學系列三大鉅作:《上萬處的基督劇》(尚無中譯)、《吃下此書》(尚無中譯)、《耶穌之路》(英文版本已於2007 年四月出版)。

      但他最啟發人的,是全心全意地要讓世人瞭解:聖經不只是本真理,還是一本可以讓我們切實在生活中活出來(livable)的現實!他說聖經時代,新約原本是街頭語言,全靠口傳。語言生動,傳遞則並非為了學術研究或著書立說,完全是為了讓人能一句、一句地活出來。

       信仰中的道成肉身,沒有比這更具体、更徹底地實現了。所以也許我們也應該問,我們相信麼?相信聖經每一句話都可以在生活中体現?

        這裡問的不是使命,不是服事,問的是我們的信心,我們的生命!

        畢德生用他一生在推廣這一觀念:聖經是可以活出來的!他用的方式是“翻譯”聖經。我們有為者,亦若是啊!

結語

        風雨如晦,空中卻仍有鷹的盤旋。聆聽大師,分享大師,是因為燈要點燃,放在燈台上,然後,我們彼此照亮。

       反之,也可說這個世代,也許並不缺少燈,甚至火炬,少的是真正的聆聽,是真誠的分享。這不也是生命的一種“翻譯”?願以此文拋磚引玉。

註:《信息本聖經》若有興趣一讀,我建議讀英文本。通常脫離熟悉語言和版本,讀來常會有新意和不同亮光。是很好的靈修讀本。

作者是自由作家,現住美國洛杉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測量別人的成長

a8773912b31bb0511bbca039377adab44aede003畢德生

     成為基督徒之後卻不成長,是有可能的。有成長停止或怠惰的例子,也有成長扭曲或悖謬的情形。我雖然可以仔細地注視一個人,說:“他沒在成長。”但我卻不知道他裡面是怎麼回事。可能暗中有些事情我從來沒察覺,或有些掙扎沒有說出來,或有些榮 美我無法看出來。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受到一些影響力的支配,我們無法了解這些影響力是如何產生的。

      我想,一個人可以說:“我已改變心意了,我不要成長了。”然後就固執地從信心生活中脫離了。但基本上我個人確信,不管一個人在他人眼中的靈命如何,聖靈從未放棄在那人身上動工。

     成長有常見的幾種型態,我們必須知道這些型態,但不可把別人硬推進某種模式中,因這傷害很大。我們沒有權力為他人設下成長階段的標準。我們強迫別人成為某種 型態是很殘忍的,並且實際上會壓抑成長,因為他們的個別性被剝奪了。小孩的成長進度有所不同,基督徒亦然。我們有些人學東西可能比別人時間長。基督徒團体的任務不是去測量、去論斷基督徒的成長,而是去關心。如此一來才能鼓勵成長、刺激成長、產生成長。

以上短文摘自《信仰實踐手冊》,校園書房出版社。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長大成人

畢德生
  

77094b36acaf2edd7ddde4bb8c1001e9390193b0不容忽視
  
     當有人悔改信主,我們理所當然會很興奮。但這種喜悅卻不能免除我們對初信者靈命成長過程的忽視及冷淡。因為成長涵蓋許多事物--好多細節、好多時間、好多規律、好多耐心--所以我們常常忘掉了成長,而 把注意力放在可以趕緊把握的事情上:信主。傳福音卻把靈性成長忽略了,但是生小孩並不是一種職業,當父母才是。生小孩當然簡單,但若忽視把初信的嬰孩帶領 為成人的這段漫長複雜的過程,就是忽視了聖經中絕大部分的教導了。
成長的經文
  
      聖經中有關成長和長大的經文,俯拾皆是。譬如在《路加福音》中就有關於耶穌和約翰成長的經文:約翰“漸漸長大,心靈強健。”(1:80),耶穌“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齊增長。”(2:52)。成長這個詞是記述約翰和耶穌公開事奉前的最後一詞。這名最偉大的先知和這位獨一的彌賽亞都成長到他們事奉所需的樣式了。
  
      使徒保羅在力勸眾人完全活在聖靈中時,也常常提到有關成長的話語。當我們在信心上成熟長大時,他說:“我們不再作小孩子……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弗》4:14~15)“因你們的信心格外增長”(《帖後》1:3),這是他對帖撒羅尼迦教會的讚賞。
  
      彼得勸信徒“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彼後》3:18)。和初生的嬰兒比較時,他說:“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彼前》2:2)
  
       在幾個有關天國的比喻中,成長是最基本的隱喻。最富戲劇性的成長隱喻是在《約翰福音》的中段(12:24),耶穌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 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成長是《約翰福音》的中心思想--使神在基督裡所做的一切都成熟,也使我們生命中所有的部分和耶穌生命中的每一部分聯 合成一整体。約翰把他的福音分成兩個相等的部分,而在第十二章二十四節中的成長比喻就是使兩部分合而為一的關鍵。

成長之痛
  
      當我們成長時,神要在我們身上動工的是我們的本性。但這並不意味成長是沒有痛苦的。成長帶來我們心志、情感、身体上的改變,在這階段我們常會感到痛苦,因我 們不習慣這樣伸展自己。但這疼痛應不致於使我們驚訝--因為當我們開始做任何一項新運動時,我們的肌肉都會疼痛。運動員開始訓練時,老早就知道肌肉會酸痛 的。委身基督及順服祂的命令都會伸展我們原來的身量,這樣做的確會痛。但這種痛和因為受折磨或處罰的痛不同。成長的痛是我們不會後悔的痛。這種痛苦會帶來 健全,而不是疾病或神經失控。

不易察覺
  
      有許多的成長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的。屬靈的成長和生物的成長很類似。我們看 不到成長發生的過程,只能看到它已經發生了--而最接近的人往往也是最察覺不到的人。的確,有些事情可幫助、提昇我們和別人的成長,但最真實的成長發生在 一個神秘的層次,遠超過我們能觀察或控制的範疇。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很重要,但沒有一件是決定性的。基督徒的成長是聖靈的工作,是祂提供我們成長的方向和 形式。基督徒團体只能站在一旁敬畏地觀看一切的變化,雖然,他們常常像父母一樣抱怨成長帶來的混亂及不便。

共同敬拜
  
      想注意靈命成長而又不想因自我反省變成神經兮兮的,只有靠參加共同敬拜才能達成。健全的屬靈成長需要他人同在--弟兄姊妹、牧者、教師。自傲及與世隔絕的私人生命無法成長。兩三個人奉主的名聚集在一起可讓彼此頭腦清醒。
  
      神給我們不同的方法來成長:禱告和讀經、沉靜和獨處、受苦和服事。但最大、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共同敬拜。靈命的成長無法在隔絕的狀況中發生。這不是基督徒和神 之間的私事,在敬拜中,我們來到愛我們的神面前,也來到神所愛的他人面前。和其它任何時間相比,在敬拜中,我們更向神的行動及弟兄姊妹的需要開啟,這兩者 皆需要我們長大、滿有基督的身量。敬虔的敬拜對於成長中的基督徒,正如食物和住所之於孩童一樣。所以,敬拜是靈命成長的陽光和空氣。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