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教宗方濟各被指傳講異端(漁夫)2017.10.27

2017年9月23日,教廷公佈了一份25頁的文件。這份文件上有超過60位天主教傳統保守的聖職人員,神學教授及其他的人簽署。送呈教廷的日子是8月11日。他們指責教宗方濟各在2016年4月所頒發的使徒勸勉文告《愛的喜樂》(Amoris Laetitia)中,允許再婚的天主教徒可以領聖體,是違法教理的異端思想。 […]

教會歷史

伯拉糾(賀宗寧)2017.04.28

伯拉糾(Pelagius)是英格蘭人,生於354年,卒於420或440年。他是一位嚴格的苦行修士,反對預定的觀念,強調人的自由意志與責任。公元380年,他搬到羅馬後,看到羅馬城道德敗壞。他認為社會道德敗壞的原因之一是,奧古斯丁的神學教導過於強調上帝的恩典,而完全忽略人的責任。他開始教導非常嚴格的道德標準,強調人的內在有自然的能力,因而可以靠自己得救。 […]

成長篇

邂逅UU(磐石)2017.03.22

也許UU使人覺得更寬容、更多元、更政治正確,也更迎合當今的潮流,讓那些不喜歡宗教信條但仍在尋求信仰歸屬感的新紀元運動人士,心有所歸,但這個信仰體系,最終無法回答人從哪裡來、往哪裡去、生命意義何在等終極問題。

UU思想從早期教父時代就存在了,但為什麼到了18世紀末,在北美新大陸,特別是新英格蘭地區,找到肥沃的土壤而生根開花、自成一統?在末世或許值得我們更進一步去探討 。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結黨是什麼意思?

吳家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舉目》第10期(2003年5月),以“合而為一”為主題。首篇文章〈我不喜歡XX處來的人〉,其第一句話就是“人罪性的表現之一,就是喜歡結黨,排斥異己”點明結黨的惡性。筆者願就此機會,探討一下結黨一詞的含意。         新約和合本有幾處用到這詞。如《腓》2:2-3“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這段話先是講要合而為一,接著就點明,人結黨便是合而為一的障礙。        結黨一詞的原文是εριθεια(eritheia),英文新國際版譯為Selfish ambition,意為“自私野心”或“個人野心”;《聖經新譯本》和《現代中文譯本》,都譯為“自私自利”,和英文新國際版譯法相似。三本通常用的希臘 文--《英文權威詞典》(註1),都將該詞譯為“個人野心”。         文中的“虛浮的榮耀”一詞,原文則是κενοδοξια(kenodoxia),英文新國際版譯為vainconceit,英國欽定本譯為vainglory,都和三個中文譯本譯法類似。         我們先從文意來看這段經文所講的個人野心和虛浮榮耀。打算結黨的人,先要有個人野心和一定的能力,但也自知靠單槍匹馬還不夠。貪圖虛浮榮耀的人,則不一定有能力,要依靠一個有野心和能力的人來取得榮耀。當這兩種人結合在一起,結黨的條件就成熟了。         塵莫及一旦這個“黨”結成以後,這些貪圖虛浮榮耀的人就出去拉人,這位有個人野心和能力的,就來宣揚和灌輸他的個人信仰。這樣結成的宗教團黨,英文叫cult,意思是有共同信仰的一黨人,或是對一個人或一種思想的崇拜。簡言之,cult就是一種個人崇拜。         基督教兩千年來有過無數的異端(cults)。美國《四大異端》一書的作者,神學家賀耶格馬,為基督教內的異端所下的簡單定義是﹕“具有非正統或偽信仰的少 數派宗教團体”。這種團体的特點是﹕1. 依靠聖經以外的權威;2. 否認唯靠上帝恩典稱義的教義;3. 貶低基督;4. 相信他們自己是唯一得救的團体。(註2)         近年來中國有一東方閃電派,其領袖自稱是基督化身,門下的主將們被稱為“長子”,是“非被造者”(註3)。這裡我們看到一個有個人野心者,和一些貪圖虛浮榮耀的人,聯合結黨的一個典型例子。         這種例子太多。據統計報導,1980年代,在南韓就有四十七位牧者自稱是“再臨之主”或“神”(註4)。美國東部現亦有一個教會,牧者講道常以上帝所托之夢為題材,高喊要“勝過上帝”。他的追隨者被稱為“列國之父,萬國之母”,聽來十分帶勁。         聖經上有時將結黨和異端(εριθεια,heresies)並提。(《加》5:20)便是一例。結黨和異端有密切關係。《林前》11:19,和合本譯為 “你們中間不免有分門結黨的事”,“結黨”一詞的原文就是εριθεια(heresies),是“異端”的意思。和合本將“個人野心”(《腓》2:3) 及“異端”(《林前》11:19)都譯成“結黨”,從字意或語意上來說,都還是十分妥當的。《大使命》季刊2001年2月號蘇穎智牧師有一篇叫〈異端?極 端?邪教?〉的文章,對異端的特點講得十分清楚。簡言之,“異端在教義、信條或絕對真理上有異于聖經教導”,並“高舉個人經歷、特別啟示和個人看法……創 辦人有口才、說服力及魅力,易被聽眾接納為偶像”。你看,原來異端的特點就是個人崇拜! […]

No Picture
成長篇

“耶和華見証人”是基督教的一派麼?

黃彼得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問:常有人來叫門,送小冊子,很有禮貌地問:“你是基督徒麼?我們是研究聖經的,是為耶和華做見証的。”這些人是基督徒麼?     答:我先介紹耶和華見証人這教派的簡史,然後根據聖經的真理與該教派的信仰作一比較。讓讀者明白這手拿聖經,查考聖經的耶和華見証人,是不是基督徒。      這教派的創辦人Charles Taze Russell (1852-1916),是美國賓州匹茲堡城人。其父母是公理會的信徒,小時聽見關於地獄的情形,非常害怕。又看見教會中的派別常有紛爭,令他反感。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教導中,對聖經中的啟示,和基督的再來的教訓,他宣稱已得解答的秘訣。他認為希腊文的paroisis是“臨在”(presence),而不是“來臨”(coming)或“再臨”(return)。所以於1872年,二十歲時,開始宣講:主耶穌將在1874年以肉眼不能看見的靈体再臨。這是因為他受到時代派數字解經法,計算主再來日子的影響所致。     1877年,他邀請當地的牧師們聚會,發表他的主再來的理論,被牧師所拒絕。於是就斷絕與教會來往。二十五歲時,雖未受神學教育,卻自封為牧師、神學教授。      1879年,他二十七歲,出版一份雜誌名為“錫安守望台”(Zion Watchtower)。又名“守望台與基督臨在通報”(The Watchtower and Herald of Christ's Presence)。這雜誌今日以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      1881年他出版《給有思想信徒的糧食》(Food for Thinking Christians)一書共七冊。1886年改名為《千禧年之晨》(Millennial Dawn)。之後又改名為《聖經研究》(Studies in the Scriptures)。第七冊是《啟示錄》和《雅歌書》的註釋。在註釋中他預言1914年是世界的末日。可是這預言落空。1916年,他去世,年六十四歲。      Russell是一位非常善變,善言,注重文字工作,和善於組織的人才。他雖然沒有受過正規神學與大學教育,但他能編“守望台雜誌”和七卷的“聖經研究”,是許多神學博士或大學教授做不到的。1877年他的理論受主流教會牧師拒絕,1878年就創辦雜誌,取名“錫安守望”。1881年創辦“國際聖經研究社”。雖然在1931年,其承繼人將該會定名為“耶和華見証人會”(Jehovah's Witnesses),但在一些地區遭教會的拒絕,就用“國際聖經研究社”,或“守望台”。他去世時,信徒約有十五萬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摩門教與基督教有甚麼區別?

黃彼得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問:多次遇見能講中文的西人。兩人一批,胸前帶有名牌,寫著:“末世聖徒基督教會XXX長老”。聽說這就是摩門教的傳教士。一個朋友說,這是異端邪說。請問摩門教與基督教有甚麼區別?      答:我先介紹摩門教簡史。後列表比較兩者的信仰。      摩門教於1830年4月6日,在美國紐約州的Fayette成立。創立人Joseph Smith(1805-1844)。自稱十四歲時,有二位天使向他啟示,說基督教的各宗派都是墮落的。他又聲稱十八歲時天使Mornoi向他顯現,指示他摩門經的金片,名為“烏陵和土明”。金片是用埃及文、希伯來文、亞述文和亞拉伯文綜合寫成的。他將之譯為英文。(其實他自己并不懂那些中東文字,如何翻譯是個大問題)。二十五歲時,將之出版,名為“摩門經”。     1843年他推行多妻主義。1844年遭伊利諾州州長下令逮捕下監。不久,死在監牢裡。此後該會由木匠Brigham Young領導。因地方群眾反對多妻,及謬講聖經真理,楊氏與門徒就遷至猶他州鹽湖城。1877年楊氏去世,遺下妻子十七人。但多妻主義被其繼任 Wilford Woodruff(1807-1898)於1890年廢止。該教派并于1890年推行“聖洗代替論”,就是摩門教徒可替已死的親屬洗禮,使他們得救。又有 “代替結婚印証論”。就是一對摩門教徒,可以代替已死的夫婦舉行婚禮,使他們死後仍為夫妻。為經費充足,強迫信徒實行十一奉獻,青壯年信徒要二年義務傳摩門教,贏得功勞。 基督教與摩門教基本信仰的比較 基督教                                         摩門教 1. 新舊約聖經為神所啟示,是信仰唯一的基礎。 1. 《摩門經》、《教義與聖約》二書為信仰最高的權威。 2. 神是靈,是獨一的真神(《約》4:23-24; 17:3) 2. 神有與人類接觸的物質身体,有數不清的神祇。相信多神論。 3. 人未出世前不存在。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如何走出“耶和華見証人會”

劉天泉        我於1981年與一批留學生到日本讀書,先後上了大學、碩士和博士的課程,歷時九年,現在日本公司任職,在此已生活了十六年。          我在1989年接受了主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在這之前,我先接觸的是“耶和華見証人Jehovah's Witnesses”。當時我還沒有結婚,我的女友也在日本留學。有一天兩位“耶和華見証人”來訪問她,建議和她一起學聖經。她對宗教沒有任何概念,自然 不想學,可是他們再三誠懇地來請她,女友盛情難卻就答應了,並邀我一起參加他們的學習。          我的父母本是基督徒,由於大陸的特殊環境,他 們沒有告訴我。直至我赴日本前,父親才向我講起,還與我分享基督徒的初步簡單的救恩道理。我很驚訝,不明白為什麼要相信神。我是在唯物論、無神論的教育下 成長的,所以不易接受。到了日本,發現那裡人人幾乎都有宗教信仰,不論信任何宗教,都不會因“迷信”而受到嘲笑。在與父母分離的日子裡,經常接到他們來信 鼓勵我信教。回國探望他倆老時,送給我一本聖經,不斷鼓勵我讀,卻引不起我的興趣。然而我和“耶和華見証人”一起查考聖經後,漸漸產生了一種親切感;同時 為了不辜負父母的期望,並能創造些與他們交流的話題,也是我之所願。          那些“耶和華見証人”的會友,我當時認為是很熱心的基督徒。他們 為了幫助我學習聖經,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時間。他們宣講世界末日要到了,會有個大毀滅,只有相信神的人才會受到保護,進入天堂,而這個天堂就是地上的樂園。 在樂園上將有一個新的王國建立。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幅樂園圖,畫面上的人物和各種動物和平共處,自然和諧,畫得逼真。         他們經常帶來許多小冊子,上面討論人之罪性、有沒有神、上帝是不是三位一体的神等。可是我心底裝不進神,認為他是虛無不存在的。他們還帶我去參觀他們的工廠,裡面有 許多義工。這些人放下自身的利益,投進這艱苦而有意義的工作中,使我頗受感動。經過了與他們一年半的交往、接觸,我開始思考:從科學的角度觀察自然天体, 例如宇宙行星的運行,氣象的千變萬化。這些神秘莫測的現象,冥冥中像有個主宰者,於是神的形象似乎在我心裡漸漸確立了。我進而開始對聖經產生了濃厚的興 趣。當時很想得到一本中文聖經(父親給我的是英文版),日本沒有,後輾轉從香港寄來一本。我讀了之後,發現“耶和華見証人”所講的道與一般基督徒用的聖經 對不上號,很不一致。我向他們質疑,他們解釋聖經譯本有許多種類,只有他們的最正確,是從原文翻譯的。我當時稀里糊塗,分不清真偽。         我兩度回中國,自以為對聖經已很熟悉。與父母討論時,他們發現我講的那套有不少錯誤。父親焦慮地問我是從哪裡學來的,他耐心地按著聖經上的真理向我講解,証 明“耶和華見証人”所宣講的一些觀點,特別是根本性的,如對三位一体的神的看法是不對的。我回到日本,向他們提出問題,他們反說我用的聖經不對,還以: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舉例。他們講析“道”是耶穌,耶穌也是一位神,不過不是全能的神。全能的神是耶和華,就只這一位;還用旁証說明,原文 只有耶和華才用大字体寫GOD,而耶穌卻是小寫体god。他們還常把有關耶穌的經文改造,查考經文時,很少用新約,多半引用舊約;經我体驗和思索後,他們所宣講的內容和聖經所寫的越來越離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