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公共行動的剛與柔(董家驊)2016.10.24

我把車停在某家咖啡廳的專屬停車位中,進到咖啡廳內,點了飲料,坐下來一邊享用,一邊閱讀。幾個小時後,我要離開,在停車場卻竟找不到我的車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詢問,最後有路人告訴我,可能是被拖車公司給拖走了。我聯絡上拖車公司。車子的確被他們拖走了。我和他們爭論:我明明停在合法的停車場內,人在店內消費,怎麼會被拖?拖車公司卻指控我說謊,說他們到店裡,詢問該車的車主是誰,沒有人回應…… […]

事奉篇

真理的光譜

光是多與一的聯合。七彩光譜給了我們重要的啟迪,就是三位一體的上帝是多樣性的統一。基督信仰像是帶著包容性的光譜區間——不是固定的某一個點,更不是我們個人堅持的那個點。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辨識真相 --意識型態與事實,哪一個更真實?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幾週前,一個史坦福大學的學生來向我要資料。他的老師要他寫一篇短文,證明某大公司對雇用黑人不夠用心。教授的根據是,此公司前任總裁曾經發表過一段談話,他為自己公司所雇用黑人的人數不夠,而感到關切。這位同學 希望能得到現任總裁對雇用黑人努力不夠的更多證據,以回應教授的要求。          正巧筆者也在該公司服務,因此對該段談話的背景非常清楚。該公司對雇用黑人與女性非常積極,雖然沒有強制的指標,卻是有清楚的期望指標。雇用的表現,甚且會影響一個主管的考績。該公司並有計劃地向黑人大學和黑人學生推行 獎勵辦法,鼓勵他們來申請。前任總裁該段談話的目的就是在表示,儘管如此,公司能夠雇用得到的黑人還是有限,他還是不夠滿意。他並不是在承認自己公司在雇 用黑人上不夠盡力。         該公司現任總裁本身就是女性,對打破所謂“數位鴻溝”(Digital Divide)不遺餘力,不但身体力行,還鼓勵全公司積極參與,縮短貧富差距。         這位史坦福教授所反映的是美國學界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今天學界最流行的是自由主義(主張人權的絕對與神聖,反對任何形式的先驗道德)的意識型態。這種意識 型態的一個立場便是認為,女性、黑人與西班牙語系人是受到壓制的族類。以為以往的課堂過份注重白人男人的作品,古典著作的閱讀應當多讀女性與少數民族的作 品。有些學校的古典閱讀甚至沒有莎士比亞、托爾斯泰,或任何男性作家。         這種意識型態的另一個表現便是認為,黑人人權普遍受到歧視。高科技 公司黑人雇員不足,就證明這些公司歧視黑人。這種看法不但在學院,而且也在社會上流行。傑克森牧師(Rev. Jessie Jackson)的“彩虹陣線”就是典型的代表。他們難道不知道理工學院裏的黑人學生少得可憐嗎?只要有一個畢業生,他就會成為眾公司競相爭取的對象!         用意識型態的立場來抹煞,或扭曲事實(甚至歷史)是人類社會常見的現象,尤其當我們可以方便地找到“罪首”的時候。不論我們具有“前進”,還是“保守”的意識型態,不論面對的問題是環保,是平權,是減稅,是墮胎,是同性戀,是靈恩派的信仰,是基要派,是佛教徒,是政治上的異己,是競爭的對手,讓我們警惕自己 不受非理性的衝動,以“意識型態”加上“客觀了解事實真象”,並基督徒体諒人的愛心,作為我們理性思考的依據。這樣,我們或能免於受偏見和盲目的熱情所迷 惑,使這個世界變得更為合理。 本文原刊于《舉目》第一期,2001年3月

No Picture
事奉篇

“固執”的老同事

──淺談基督徒擁有真理嗎? 謝文郁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幾年前,我回到北京大學和老同事們一起聚餐。席間,有位老同事明明知道我是基督徒,仍當眾宣稱:最討厭基督徒!半晌,我才緩過來,問理由何在?他回答,因為基督徒都自以為真理在握。我跟他說,基督徒是要傳福音的,但並沒有真理在握。         我的話對他沒有太大的說服力。他依舊堅持:所有基督徒都自以為真理在握。         對此,我一籌莫展。我知道,他一向思維周密,沒有根據的話從來不說。        他厭惡基督徒的態度和情緒,究竟從何而來?我想,這些年基督教在中國廣泛傳播,他因而有不少跟基督徒打交道的機會。他這根深蒂固的印象,恐怕是在和基督徒的交往中留下的。         於是,我的心開始沉重起來:基督徒為什麼給人留下了這樣的印象? “真理”是我們的財產?         基督徒常常在真理問題上很自信,因為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參《約》14:6)既然耶穌是真理,而我們基督徒,自然就從耶穌那裡領受了真理,那麼,我們就是真理的擁有者;我們不擁有真理,誰還能擁有真理?         這實在是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擁有真理”,意味著我們是“真理”的主人,“真理”是我們的財產。主人對財產的支配權是絕對的、隨意的。因此,作為“真理”的主人,我們可以把“真理”給人,當然也可以不給。因此,許多弟兄姐妹當傳福音是在傳真理,從而讓人覺得高高在上。         “我們擁有真理”,還意味著我們是“真”、“假”的判斷者,從而立於不敗之地。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有些弟兄姐妹總堅持自己一定是對的,原因在此。        說“我們擁有真理”,還意味著“真理”缺乏獨立的位格──如果真理擁有自己的位格,我們就無法擁有它;如果我們擁有它,它就不能是位格性的存在。許多弟兄姐妹拒絕真理的位格,便失去了受教的心態。         問題的嚴重性在於,傳福音面對的是不信者。他們有他們的想法。在他們理解基督徒的福音宣講之前,不會認為基督徒所講是真理。有些基督徒為了向這些不信者宣示 自己所擁有的真理,不得不採取了粗暴的做法,即完全否定對方──我們擁有真理,而真理是唯一的,那麼,你就一定沒有真理。如果你堅持自己的錯誤立場,我們 從真理出發,就只能完全否定你。作為真理的擁有者,我們必須向你們這些缺乏真理者的人宣告真理!         我想,我的那位老同事,在和基督徒的交往中,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這種真理宣示,在感受到基督徒的熱情的同時,也感受到了真理擁有者的攻擊。因此,他產生了情緒和想法就不奇怪了。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這種“自信”加“粗暴”的態度,從短期效應上看,可以鼓勵基督徒“同仇敵愾”,向不信者宣戰──在初信者的熱情中,在佈道家充滿感染力的演講中,我們都可以 清楚地感受到。由於這種態度在短期上,對教會發展有明顯的效果,所以,許多牧長甚至認為這是靈命成長的標誌,因而有意識地鼓動和培養這種態度。         然而,不管是從教會管理,還是從福音傳講的角度看,這種“自信”加“粗暴”的危害性都是十分嚴重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熱心的方向——從“康平末世預言”說起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如一        有一個少年人向耶穌求問永生之道。耶穌問他,是否願意變賣一切財富來跟從自己。少年人做不到,因為他產業很多,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參《太》19:16-22)。為信仰放棄自己的全部財富,的確是不容易,但卻有人做到了——雖然,他走錯了方向。         紐約的退休工人羅伯特・菲茨帕特裏克(Robert Fitzpatrick),將自己的畢生積蓄,14萬美元,盡數用來支持康平‧哈羅德(Harold Camping)的“世界末日”廣告,因為他堅信,世界末日將於美國東部時間2011年5月21日下午6點到來。        5 月21日那天,他去了紐約時代廣場,希望在最後還能挽救一些人的靈魂。然而6點過後,世界運作如常。他身邊圍了很多人,嘲笑他,向他連珠炮般發問。他無法 招架,在極度震驚之中,他喃喃地說:“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會毫無動靜。該做的我都做了,而且全是按著聖經。”《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將他的話刊登了出來,還刊登了他緊握聖經的照片。        問題是,聖經上是怎樣寫的呢?在《馬可福音》13:32,耶穌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有父知道。” 菲茨帕特裏克的信念與做法,嚴重偏離了聖經,他的熱心投注在錯誤的方向上。這真是讓人難過。        也許你會說:“這些人是一時頭腦發熱,要不然就是特別傻。我才不會受這種騙呢!”        其實,這些人中,不乏才智之士。而且,他們也不是一時頭腦發熱。自1992年起,美國加州“家庭電台牧師團” (Family Radio ministry)的負責人康平,便宣稱2011年是世界末日。人們有充分的時間思考,並用聖經上的話來檢驗,但很多人仍舊沒有能夠將偏差之處識別出來。        瞭解這些人的偏離過程,有助於我們更好地走信仰之路,免得有一天像他們一樣,偏離聖經真理而不自知。 關鍵錯誤         德州維多利亞浸信會牧師特維爾‧翰馬克(Trevor Hammack),曾在康平家庭廣播電台學校當了4年學生。在康平第一次預言“世界末日將於1994年到來”失敗之後,他開始發現康平在解經方面的偏差。 不久之後,他脫離康平組織。不過,他一直關注康平的教導,並用聖經真理指出其偏差之處。        他認為康平在90年代初的解經,絕非“膚淺”和“隨便”,相反,是很有深度的。然而當康平根據聖經《馬可福音》第4章中耶穌的比喻,發展出一套解經原則之後,他的講道漸漸發生了變化。翰馬克舉了一個例子:“當耶穌上了船,到海那邊去的時候,海就代表了一種寓意,船也有深意在其中,船上的人也是某種意義的象徵……他就是這樣解經的。         “順著這個方向,任何人都可以按著自己的想法來解釋這段聖經。在離開了歷史背景之後,經文成了一種純粹的屬靈上的比喻。這樣一來,他就可以把自己的意思加進去。” […]

No Picture
成長篇

可以得到的自由

靈修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今天和先生一起去另一個城市,探訪一對年輕的夫婦。我們一同搭公車,再搭火車。有先生陪伴的路變得很短。和先生一起出門,可以不帶錢包,可以不用自己買車票。他給我買熱咖啡,買零食,幫我揉揉酸疼的胳膊。到站了,幫我叫出租車。        除此之外,當我陪那對年輕人聊天的時候,他還現身說法,開導那位弟兄。同為丈夫,說話格外有共鳴。 18歲才問的問題         夫妻間常常會以簡單的“愛與不愛”來定義彼此的矛盾──我要買一件東西,你不讓我買,你到底愛不愛我?我回家晚一點,你對我發脾氣,你究竟愛不愛我?         其實夫妻之間,這個問題沒有必要問,因為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我確定,他(她)是愛我的。”耶穌說:“……神配合的,人不可以分開。”(《可》10:9)因 為婚姻是神聖的盟約,不愛是不可以的,不愛是不合真理的。“愛與不愛”是你18歲時候的問題,現在最好不要問了,因為,“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 以自由。”(《約》8:32)。         既然你知道一定有愛,為什麼感覺不到愛?那就要問自己,我有沒有將我的愛正確地表達給對方?聖經《雅各 書》1:22-25說,“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因為聽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看見,走後,隨即忘了他的 相貌如何。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並且時常如此,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乃是實在行出來,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         這就是說,我知道我們是夫妻,必定有愛的,那麼我要去行。我知道我回家晚你會牽掛,我就要早點回來;我知道你節省,我就要節制少花錢,而且不感到委屈;我知道你很喜歡逛街購物,就主動陪陪你,還捨得花錢(儘管掏腰包的時候,確實有點心疼)……         這就是行道,是我們常說的捨己,我願意遷就你,願意為你的喜歡而不再堅持自己的不喜歡。願意包容你的小心眼,願意容忍你的壞脾氣。         這對夫妻很可愛,聽了我們的話,一起流淚禱告。他們明白了婚姻中會有傷害,但是主的愛可以醫治任何傷痕。就像有媽媽在身邊的孩子,學走路不怕摔倒。 只要是夫妻,一定有愛         我探訪過一些華人夫妻,我發現幫助基督徒比幫助非基督徒容易得多。因為你若對不信主的夫婦說:“你們的婚姻是神聖的盟約,即使感覺不到愛了,愛仍然是存在的。這是真理。”他們多半對此嗤之以鼻。         可是,不管你信與不信,真理都不會改變。就如一個直角三角形,一定有一個角是90度。你可以強行說它不是90度,但改變不了事實。這跟你相信不相信,是沒有關係的。         只要是夫妻,就一定有愛。你不信嗎?那請你看看那些離婚的“冤家”,深夜夢中哭醒,心痛著想的是誰?恨得越深,越表明的是什麼?         真理使人得自由,沒錯的。當你明白,你對面這個不可愛的人,其實是你的最愛,你是不是更能包容她(他)的不好?當你明白,你生氣的時候恨之入骨的人,其實是你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是不是就不會輕易地說“當初看走了眼”?        說對方一無是處,等於說自己當年是個瞎子。其實不是當年是瞎子,是現在還沒有“得自由”而已。        […]

No Picture
成長篇

侄子

沈逸珊           侄子Ben,年逾而立,一直以乖張自許、叛逆自命、失喪自得、墮落自喜,竟於上個月痛改前非,過起了禱告靈修、聚會向主的生活。所有看著他出生、長大,也被他整得昏頭轉向,卻未停止為他禱告的家人,因此再一次經歷主奇妙的恩典與權能。           多年以來,為了不聽訓,Ben大半時候躲著他的大姑(我的姐姐)和小姑(我)。然而偶爾興起,他也會給兩個姑姑打電話,除了報告近況,多半是找了一些信仰的難題,示威、“踢館” 來的。           我不比姐姐謙沖寬容、溫柔節制。許多時候,Ben和我在使性互嗆、負氣對槓中,草草掛了電話。和他結束通話之後,我總是在主前深深自責——自己讀經不求甚 解,無法有條不紊地為他釋疑解惑。另一方面,我也切切求告主:“主啊!求你垂憐,求你伸手吧!除了你,我們真是無能為力。”           耶穌本就是要拯救世上罪人,他果然親手釋放了Ben的捆綁,解答了Ben的疑惑,親自召喚浪子回頭。Ben不由自主地回到主前,不但認罪悔過,領受恩典,並且真心信靠,潛心追求。           Ben決志,最得安慰的,當然就是他年近90的奶奶了。奶奶常年不斷地為Ben禱告。Ben是她從小帶大的長孫,在Ben偏行己路的年歲中,奶奶憑著信心,向主求憐憫:“主啊!求你把Ben當成99隻羊之外的那第100隻迷路的羊吧!求你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吧!”            信實的主,應允了奶奶的祈求。 電話新內容            自此,Ben來電話,不再挑釁。他會因為靈修有所領悟,歡喜快樂地打電話來分享;會因為讀經時有疑問,謙卑、渴慕地打電話來請教;或是因為生活中遭遇的事件印證了主耶穌的權能與恩典,感恩、順服地打電話來見證……            有一次,我們談到主耶穌道成肉身,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在電話另一端語不成聲,斷斷續續,好不容易才說完:“小姑,我每次一想到這裡,我真的忍不住、受不了。我真的沒有辦法相信,連像我這樣悖逆的人,也能得到他的愛。他的愛,怎能如此……”           又有一次,他打來電話,和我分享:“小姑,我讀《羅馬書》第1章,讀到毛骨悚然。”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他回道:“如果不是神的啟示,保羅怎麼可能在近兩千年前,把我過去的所作所為都寫得清清楚楚呢?”他讀給我聽:           “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 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 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1:28-32)           還有一次,Ben經歷著屬靈的爭戰、老我的掙扎。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說:“我知道,這段時日的爭戰,是主耶穌讓我去對付我過去的罪。他同時讓我瞭解,若不倚靠他,我自己是何等的軟弱與脆弱。” 我也曾如此           Ben 在每一通電話裡,都提到“陽光小組”的弟兄姐妹,多麼密切地和他交通互動,多麼積極地為他提供幫助。我相信,這個充滿愛,充滿活力,又能確實關懷他的團 契、教會,正是主耶穌為他預備的屬靈的家。回顧過去多年,兩個姑姑使了多少勁、費了多少心,想方設法,要讓Ben去教會聚會,卻毫無效果。現在的這個“陽 […]

No Picture
成長篇

火熱的真理

文:Bruce Christian 譯:怡晨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迫於人類社會中寬容主義的壓力,今日的教會為了要受 人歡迎,往往不願意放膽傳講主耶穌的宣稱。由於這些宣稱完全超越了屬血氣之人(天然的人)的思維模式,從耶穌的時代以來,世人一直以相同的方式作出回應。 他們會認為這是很荒謬的,例如,相信耶穌是神以人的樣式來到世上;每個人最終永恆的命運取決於他如何回應耶穌的宣告;如果你不信耶穌,即使你為人誠實,一 生端正,也不算數。教會今天需要重拾宣教的熱忱,和耶穌(以及教會在過往的歷史中所作的)一樣去宣講真理。比起其他三部福音書,使徒約翰更強烈地表達了耶 穌獨斷的、尖銳的、冒犯人的這個層面的事工。因為耶穌明白,不能靠理性的論證來說服天然的人進入天國的思維——他們必須被重生。耶穌知道天父託付給他的話 語和事工,會讓他不受歡迎、失去民眾的支持、最終甚至會賠上他自己的性命。           我們是否也在乎人數的多寡?在乎被接納的程度?在乎能不能滿足 人們感覺上的需求(尤其是想要受人呵護、被人取悅、或自我感覺良好這一類的需求)?或不想被人貼上宗教狂熱者或者古怪這一類的標籤呢? 我們真的為那些不信者、他們未來在永恆裡的處境而擔憂嗎?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要為挑戰人們(包括教會裡的一般會眾)的宗教感性情結,而付上代價呢?           當耶穌宣講真理時,有許多人會感到不自在——但其他的人卻相信了。 第一日:十字架的道路 經文:《約》7:1-13            要點:耶穌身旁有些好意卻蒙昧的親朋好友們曾對他施壓,要他避開十字架的道路(他所受的試煉,請參《路》4:1-13)。今天,他的教會也面臨同樣的壓力。 說明: • 在猶太領袖的教唆鼓動下,耶穌毫不懷疑他會在耶路撒冷受難——他知道這正是他來到世上的目的(參《可》10:33-34)。但在何時受難,是相當重要的(1,6-9節)。 • 耶穌的兄弟代表的是“天然”的人的想法:名望和成功是他們的優先考慮,高度曝光和行銷則是捷徑(3-4節)。很不幸的,今日的教會也經常採用世俗非信徒的方式(參第5節)想要吸引人,卻完全忽略了十字架的意義(參第7節)。 • “上去”過住棚節有兩種方式:按律法要求所有猶太人的方式,正式地參與(參《出》23:17);或是非正式地悄悄跟著,人到場,但不參加活動。耶穌決定這回不和他的弟兄一同公開前往,而是毫不張揚地暗地裡去(10節)。 • 許多猶太百姓仍然猜測耶穌可能是從神而來的,但是猶太領袖們卻已經做好了決定(11-13節)。 默想……並禱告: • 對今天的教會來說,6-7節暗示了什麼? 第二日:律法主義者氣瘋了 經文:《約》7:1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