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性與前途——校園基督徒面對的衝擊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知微       我所在的教會,80%- 90%的成員,是在校大學生。其餘的,是剛畢業或者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包括我們這些帶領同工,基本上也都是80後。       和其他校園團契有一些不一樣,我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大都來自基督徒家庭,小時候去過教會,上過主日學。也就是出生於基督徒家庭,成長於校園團契,現委身在年輕的教會。       在這樣的教會中,最突出的問題,是群體靈性的生命冷淡,普遍對真理自以為是,或者“頭腦大,身體小”——信仰和實踐中間存在很大差距。會友一面持守宗教生活,比如按時來聚會、參與小組,另外一面,由於信仰根基淺,很難抵抗世俗文化的衝擊,生命出現各種狀況。   衝擊一:婚前性關係        世俗文化對大學生基督徒衝擊最大的,應該是婚戀觀。很多人大學一年級就開始談戀愛,一戀愛就同居。這種風氣在大學校園愈演愈烈,基督徒大學生經受著很大的誘惑和考驗,很多人陷於掙扎中。他們心裡知道,這是上帝不喜悅的,但社會的風氣、媒體的倡導,以及同儕的壓力,使他們很難堅持自己的立場。       當然,也有內在原因。很多弟兄姐妹比較自卑,自我形象差,對愛的渴求強烈。談戀愛只是一個開頭,有了這個開頭,便落入婚前性行為。有些姐妹,並不是自己樂意嘗試婚前性關係,只是很怕失去這段感情,加上缺乏保護自己的意識,被動地陷入了這種狀況。       婚前同居,是教會面臨的另一個頭疼的問題。我們一開始很緊張,到現在已經學會面對,而且提前預防。同工們會花很多時間,和陷於這種罪中的弟兄姐妹協談。教會也通過嚴肅的“懲戒”(主要是停領聖餐),來表明教會對婚前同居的態度。       那些本來就不情願、被動陷於“婚前性關係”的弟兄姐妹,是比較容易挽回的,因為他們內心也充滿了罪的控告,有聖靈的責備。我們會幫助他(她)處理罪疚感,確認基督寶血的赦免功效,鼓勵他(她)離開罪,甚至離開這段關係。       對於主動進入“婚前性關係”的人,通常需要協談很多次,還會糾結、掙扎,又反反復復。到最後,就算眼前這段關係破裂,但從此感情生活容易陷入混亂。       “婚前性關係”越來越普遍了。對大學生而言,因為大環境的改變,“婚前性行為”、“婚前同居”也越來越不是問題。大學生基督徒因而面臨很大的試探。       我們在講道上做了一些調整,重視“真理和恩典”的教導,希望早早在弟兄姐妹心中建造真理,幫助他們從上帝的愛裡找到價值,找到不犯罪的自由,而不是犯罪後亡羊補牢。不過,這些調整已顯得滯後。       除此以外,我們還尋找資源,幫助大學生應對這個問題。比如我們找來老師,從生理的角度開辦講座。90後不喜歡沉悶的課堂,我們就用互動的方式,開展性教育,比如墮胎,比如性病的傳播。我們希望通過這些課程,做一些“預防”的工作。   衝擊二:職場的價值觀       衝擊之二是職場的價值觀。很多大學生基督徒不知道自己該找什麼樣的工作,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有的人讀的專業自己根本不喜歡,整個大學階段缺乏激情,在學業上懈怠。       然而父母對他們的期待很高:進入銀行,當公務員,做老師……他們壓力很大,又對自身缺乏足夠的瞭解,所以對於未來很迷惘。要是你問他們,希望找什麼樣的工作,大部分人答“工資高,有發展空間,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這和非基督徒大學生相比,沒有什麼不同。       他們知道,基督徒應該為榮耀上帝而活,但是很少去思考這背後的意思。這是來自基督徒家庭的孩子比較普遍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已經知道很多真理。另一方面,他們缺乏對上帝的真實經歷,上帝的話語沒有進入他們的生命。知和行的差距很大,這是他們生命中的盲點。 […]

No Picture
透視篇

白領返鄉潮

知微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據近日媒體報導,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一股“白領返鄉潮”正在悄然湧動。           這些一線城市,是無數莘莘學子嚮往的就業之地。他們踏上列車,湧向這些城市,試圖用青春的熱血與激情,開創自己的一方天地。而如今,這些70後、80後,都已到了、或過了而立之年。他們在大城市中,面臨著房子、子女教育、工作壓力、供養父母等問題,不得不考慮返鄉。            大城市一路飆升的房價,讓白領們疲憊至極:“難道我們拼命工作,就為了房子嗎?”很多白領認為,打包回老家,是一個無奈卻現實的選擇。從本質上來說,這是一種被動的選擇。            經濟危機下,大城市的工作機會相應減少,尤其是剛畢業的大學生,要在大城市找到滿意的工作,非常不易。據筆者瞭解,大部分非名牌高校的應屆畢業生,目前在上 海、北京的工作待遇,僅能使他們“立足”而已──薪水的很大一部分用來繳了房租,其它僅夠支付生活開支。這就是所謂的“月光族”。萬一碰上失業或意外,還 要靠父母接濟,做“啃老一族”。有的乾脆向同學、朋友舉債度日,而成了“蟻族”。 可以活得更體面            與其游離在都市的邊緣,過著漂泊無依的生活,寧可選擇逃離大城市,回到故鄉,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些人已在大城市打拼多年,事業、家庭都有穩固的基礎,甚至在大城市擁有房產,也選擇了歸鄉。            筆者的一個朋友就是如此。他去年辭了令人豔羨的工作,賣掉房子,舉家從北京搬回成都。他說:“我在大城市奮鬥幾十年,起早貪黑,承擔巨大的工作壓力,不過就 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面子。如果我繼續在北京待下去,幾十年之後,我可能買得起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車子,但如果我在二、三線城市,卻能很快地擁有好房子、車 子、票子。我為什麼要耗費這麼多年,做本來只需要三、五年的事呢?”            他道出了很多歸鄉者的心聲。在大城市高房價、高消費、高壓力的情形下,白領的優越感、歸屬感、安全感齊齊消褪。中小城市優越的生活質量,成了吸引白領返鄉的重要因素。           這些白領,在大城市或許難以施展拳腳。但一到小城市,熟悉的人際關係圈,加上在大城市練就的承受力,很快就會讓他們嶄露頭角。他們不僅會有穩定的工作,工作 的節奏與壓力也降低不少。加上相對低廉的房價、物價,他們能更快就過上原先夢寐以求的中產階級生活。而且,不做房奴,無疑讓他們覺得活得更體面,更有尊 嚴,生活品質更高。 “鄉”也不是容易返的            中國的一線、二線 城市,與許多小縣城的差別是巨大的。所以,白領返鄉有利於中國的城市化進程。白領返鄉所帶來的人才流動,促進了相對落後城市的發展。但是筆者預計,白領返 鄉不會形成一股真正的、長久的浪潮。選擇歸鄉的白領,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人仍舊選擇留在一線城市奮鬥、買房安家。            為什麼他們不選擇返鄉呢?筆者採訪了幾位在上海艱難度日的外來白領。他們有的回答,是因為感情因素,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選擇了大城市,為了感情只能堅持,“在這裡可以相互取 暖”。有的則說,是因為沒地方去,在家鄉也沒啥過硬的關係,回去也只能找到待遇差的工作,還是“人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