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持守屬靈生活,認識真我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認識屬靈生命是基督徒成長的里程碑, 持守屬靈生活則是每一位屬上帝的人必須一生之久經歷的過程。        持守這樣一個追求、操練和成長過程的屬靈的生活,才算真正走天路,實際地跟隨耶穌。因為,有了基督的生命,還必須效法基督的生活,最終才可能活出基督的性情。這就像有了父母的生命,還必須在父母的身邊生活,才最終能活出父母的性情一樣。         有一次,我問弟兄姊妹:什麼是生活?大家一時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屬靈生活有點像這個情形:我們每天都在忙生活,但未必很認真地思考過什麼是我們的生活。        生活,基本就是“過日子”。屬靈的生活,就是過屬靈的日子,就是屬靈意義上的衣、食、住、行。        膾炙人口的《詩篇》23篇,之所以為古今中外的聖徒所喜愛,是因為它簡短的6節經文,對基督徒屬靈的日常生活進行了概括性的總結,既是精意,又是秘訣。 認識真我        有人說,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誰死誰活的問題。例如,保羅發出過著名的驚歎︰“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 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上帝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7:24)這段經文以及《羅馬書》第7章和第8章的闡述,是我們認識真我的金 鑰匙。        保羅所表達的,是每一位屬上帝的人都必定經歷的。用通俗易懂的話解讀,就是我們每個人裡面都有3個“我”:一個是被舊我、老我折磨,常常失敗的“我”;一個是因著聖靈重生,靠著基督得勝的“我”;以及,那夾在兩“我”之間,長期被爭奪、天天爭戰的“我”。 在保羅所說的“我”中,時常有3股力量交織拼搏。一個是屬罪、在肉體裡發動的邪惡勢力,一個是因信主耶穌基督而來的屬天的永生生命力,還有一個就是在聖靈的感動下,人盡自己的本分,憑信心作出選擇,並且努力實踐的自由意志——根據聖經,真我具有這樣的三重性。         今天,基督徒常把我們裡面真實的“我”的光景,和新人該有的屬靈生活,都放在了同一個模糊不清、混雜不分的概念中,處理、教導和操練。這可能是導致許多教會的牧養和建造收效甚微的原因之一。        所謂認識真我,就是要在信仰的追求和實踐中,分辨、識別“我”的真實面貌、何去何從,以及追求成長的途徑。而所謂的屬靈生活,就是“我”的信仰實踐、生命更新,以及在成聖得勝的道上“過日子”,好叫我們裡面的新人剛強起來。         簡言之,一個人對真我的認識,是與這個人在屬靈生活上的追求和操練成正比的。多有追求、操練,則多有自我認識,反之亦然。        不同的階段,對真我的成長與發展,又有不同的認識。《羅馬書》第8章讓我們看見,真我在上帝的旨意中成長的3個境界:經歷萬事互相效力的“我”,凡事定意效法基督的“我”,和被上帝稱義且有份于上帝榮耀的“我”。        可以說,《羅馬書》第8章是一面認識真我的屬靈的鏡子,可以照出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面前的真實情況,以及在上帝的旨意中,我們追求、成長的真實旅程。 正常、非常、超常        基督徒的一生,可能會經歷多次正常、非常和超常的屬靈生活交替。正常是指有規律和有果效的,非常是指沒規律和無果效的、或反規律和負果效的,超常是指有特殊的規律和果效的。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彼思態露營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一)         10年來,美國的勞動節(Labor Day),我都是在外度過的,忙於各地的培靈聚會。去年不同,這個日子可以自己安排。教會的徐弟兄於是告訴我,幾個家庭正打算去彼思態(Bisti)露營。 妻子說,我們似乎不可能參加,因為她參與組織的本地姊妹的“遇見神特會”,就在這個週末,且安排了我在開營前禱告。         徐弟兄卻特別發了郵件來,說我應該去,並附上彼思態的美景圖。他說:“有些弟兄會一起去,我們也應該有一個退修。”         我的心動了。因著朋友,我決定再努力一次。結果妻子同意了,姊妹聚會前的禱告也另作了安排。兒子也立刻答應了。        二、三小時的車程,一共5輛車,帶上豐富的食物,全部的相機,落日的期待,我們上路了。 (二)        說是露營,我和兒子是在汽車裡睡了一夜。凌晨4點,我醒著。望著車窗外一彎月牙,鑲在深邃、明淨的星空裡,想起了昨晚獨處原野時所發現的:一大片撒向四面八方的鍺紅色碎石,好像和星空遙相呼應。大地與天空在這裡交匯,沒有任何的視覺扭曲……        我用呼吸來挽留這黎明前的一段孤獨,伸展心靈的際宇。還有一會兒,大家就該起來了。早上又該有很多的忙碌。吃的,喝的,住的,行的,聊的。也許在這不常有的平常節奏中,人們還期待著什麼。         徐弟兄說退修,我想他是有期待的。我也有。我想看大自然和我的無聲密契,我想聽周圍一切對我的真摯傳遞。天漸發白了,我的心開始有一些祈禱。 (三)         有意思的事情,人才會去做;有意義的事情,人才會記得。         數年前,差不多也是我們這些至交親友,一起去露營。那次是很有意思的:中秋節,大象湖,新生,老友。一個個帳篷在一輛輛車的旁邊支起。近水,嫋煙,烤香,童歡。紅紅的篝火,粼粼的湖光。那天的月亮還特別的大,讓人不禁時時抬頭看它。         聊天的內容已經不記得了,但到今天我還能清晰地回憶起那溫馨的氣息,融融的情誼。而今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露營了。有什麼不同呢?         好像,那次是因著自然而去的,卻留下了很深的情懷友誼。這次我是因著人緣而來的,卻感受到了原野對我的無聲召喚。莫大的曠野,土硬如石。所見之處,地上留下的世紀年痕都是凝固的,像雕刻的一樣。不知道那些稀零的草是怎麼活下來的。         在這裡,你感受不到生命的存在;在這裡,你卻會深刻地感受生命。你在曠野中留下任何東西都是沒有意義的。你若期待曠野為你留下什麼,也是無益的。曠野什麼都 沒有,什麼都無需。曠野是沒有身分和期待的。曠野無聞。我問自己,是什麼使得我如此的覺醒,渴望在這無限與瞬時之間期待著呢? (四)         去彼思態的路上,兒子說,坐在我們家的車裡沒什麼意思,陳叔叔的車子裡才有意思。我問為什麼。他說,叔叔家的車子裡有電視和撲克牌,還有小朋友。我問,是不是我們家的車子裡只有爸爸,沒有意思?他想了想,撅嘴望著前方飛馳的公路,沒有回答。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的品格塑造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本文提出的,是華人教會牧養中的一個基本問題:如何看待基督徒的品格塑造?討論將從以下兩個方面進行 (註:文內所提的華人教會,是指海內外所有的華語教會): 第一方面:華人教會品格塑造的現狀        我提出這個問題,原因之一,是我在多個場合,聽到有關基督徒品格的評論。        例如有一次,一位華人牧師在洛杉磯下飛機入境。過關的時候,海關檢察官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這位牧師自信地回答:“我是牧師!”即刻,那位檢察官就回了他一句:“我通常不相信牧師!”        也有非大陸背景的教會領袖對我提及,他們比較擔心大陸基督徒的品格和素質。提出這種擔憂的幾位牧師,都是公認的教會領袖,也都是比較嚴謹的人,並且一向關心大陸基督徒。        我本人是大陸背景,我常觀察、思考以及反省我們大陸信徒的品格塑造問題。        依我的觀察,品格塑造雖然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公共話題,是青少年德育教育的重要內容,但在華人教會裡,卻不常聽到。各教會的講台和教導,以及各種大型特會的 信息安排,都很少把品格作為主題。更沒有聽說過,有什麼教會把“品格塑造”當作牧養大陸群體所面臨的挑戰,並發出警訊來提醒廣大教會。 為何如此,我認為原因有3: 1.不從品格的角度定性         我們通常不願意把信徒的問題,歸結為品格問題。除非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從品格的角度評析。 例如,在教會裡: 當一個肢體出現誠信的問題,我們很可能輕描淡寫地說,他只是說話隨便。 當一位教會的成員不服權柄,我們說,他還是按世界的方式在行事。 當一位弟兄發生了婚外情,我們說他受到了試探。 當一位姊妹長期在背後說人閒話、製造是非,我們說她有嘴唇的問題。 當一位弟兄信主很長時間後仍然惡習不改,我們說他受捆綁 。 ……        從上可見,教會大多數時候,不從品格這個角度來輔導信徒,而把問題當作人的個性或軟弱來討論,繼而從屬靈和內在生命的角度去處理和解決問題。我想原因可能是有顧慮,怕落入論斷,或傷害了當事人。 2. 缺少“師徒傳、幫、帶”         在教會的門徒訓練課程裡,信徒的品格塑造有一個終極目標,即效法基督、成為主的樣式。但是在課程之外,很少有華人教會,對信徒手把手地教導品格,使信徒在具體的生活和事奉中得到操練。 […]

No Picture
事奉篇

屬靈成長道路上的轉折點

祝健       在我們一生屬靈的道路上,神為我們預備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們得以不斷成長。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預備就如聖經,贊美詩,教會,聖徒的見證,禱告蒙垂聽和不蒙應允,大自然,以及我們每天遇見的人和事。但是,也許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輕的基督徒在成長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許多聖徒所走過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這三件事為轉折的。這三件事就是﹕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經歷 神的真實與同在,以及信心。 一、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國青年在海軍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艦隊 在海上執行任務。這位美國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從航空母艦上掉到海裡去了。幸虧當時有人發現,趕緊通知後面的艦艇搜尋打撈,才把他救了上來,免了一死。幾年前,當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禮上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多年的監獄牧師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覺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禮特別的美麗。       另外一位從前在美國海軍服役的軍人,是我在科羅拉多州的朋友。年輕的時候他是一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從鬧市返回艦艇,正走到海邊的時候,突然 被海邊黃昏壯觀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個普通的日子,一個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卻遇見了永恆。當時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來,發自內心地向神禱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後,他開始參加艦長帶領的每周查經聚會。後來他成了美國導航會(Navigator)最早的發起人之一,領人歸信耶穌。       兩位不同的青年,兩種不同的人生經歷,可是卻似乎暗示著同樣一個屬靈的規律﹕他們從前裡面的虛空不但使他們悔改信主,更是使他們在屬靈的道路上執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為牧師和領袖。難怪一位弟兄說﹕“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看見自己裡面的虛空。”耶穌說﹕虛空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 5章4節,意譯,借指人裡面一貧如洗的一個方面)。虛空就導致了一無反顧的追求,並屬靈道路上的成長。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虛空,也是 導致我不斷追求和成長的原因之一。虛空就是無聊,就是根本的無意義。我在下農村的四年裡,深深体會到了生命中的虛空和生活裡的無聊。很長一段時間裡我每天 都要抽兩包煙,幾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時間就是打牌,不停地編說無聊的話。雖然,這種生活看起來隱藏著一些內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為人並 不為當時周圍的朋友看為古怪或可憐。在我感覺裡面虛空的時候,其實是我外面被人看為是有路的時候。那時候,我的籃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過不少代表隊,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時候,有一年被選入長沙市代表隊。在七十年代的中國,有特長的人很多時候是有機會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個年代發現了自己的虛空。       信主以後,真理和生命的意義進到了我的心裡,與以前虛空的生活成了強烈的對照,因為虛空的生活裡充滿了虛假和罪,而那種虛假和罪又加重你裡面的虛空。屬靈的道路是艱難的,曾經我也畏懼和退縮。可是,每次當我軟弱動搖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難道我還要回到從前虛空的光景裡去嗎?而每次我這樣問自己的時候,心裡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決然的意念,要勝過艱難,繼續往前追求。因為虛空的生命一無所有,虛空的生活一無所獲。       作為基督徒在那時候的艱難,是外面不容易走屬地的路,裡面不容易走屬天的路。然而裡面極度的虛空,使得我熱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難的是,在當時不容易找到屬靈的環境、帶領和同 伴。屬靈的水流在那時似乎是隱藏著的。所以,我不得不單獨地去尋求神。那時,我已經上了大學。每天清晨四點鐘我醒來後,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禱告。我不知道怎 樣禱告,更讀不懂聖經,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堅信一點,神救了我們,不是要和我們捉迷藏,而是要我們認識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尋求祂的面,直到我讀明白一點祂的話,裡面得見一點祂的光。那時,我常常在珞珈山的東湖邊默想神的話,也與其他大學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隱秘的交通。回想起來,這種由虛空導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屬靈道路上成長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對於現在年輕一代的基督徒,我們要問﹕在永恆的面前,我們有沒有發現自己 裡面的虛空或赤貧呢?有的時候,我們也許一次一次地認罪,卻又一次一次地隱藏罪中之樂。我們要問﹕我們需要再一次地認罪,還是真正看見這一切(包括認罪) 是如此的顯出我們的虛空和赤貧,以至於我們應當毅然決然地離開自己的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