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祝福

走出去,擴張帳幕之地(沈靜)2017.10.19

 

沈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0.19

 

上帝賜給我們房子

近幾年,房價節節攀高,對於新組建且經濟獨立的小家庭,買房似乎是天方夜譚。尤其在我辭職帶孩子後,家庭收入減半,買房對我們來說,更加無可企及。

當然,我們並不是非買房不可。在我和先生看來,有房感恩,沒房也感恩。因為我們深知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地上的房子都是暫時的,我們永恒的家在天上。

然而,上帝卻施行奇事,祂讓我們有機會搭上政策房申請的末班車,我們從2013年申請,到2016年底交房,直至如今預備入住,這期間充滿了上帝的恩典!祂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我們也真實經歷到,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所需要的祂就加給我們。

此外,特別感恩的是,在買房這件事上,上帝使我們能夠經濟獨立,無需家人的支助。我們夫妻二人的公積金足以支付首付,且還貸的壓力不大。

3年多的時間,當別人努力拼搏為要擁有一套房子安居時,我雖然放下了工作陪伴孩子,但上帝出人意料地也賜給我們房子。為此,我相信走在祂所喜悅的道路上,祂必看顧到底!

難說再見

但事實上,在離開現居地預備入住這新房時,我經歷了一段抗拒、掙扎的過程。政策房經過一批批輪候之後,能申請到的房子基本都在郊外,有些人本土觀念較強,不願意住到與市區一海相隔的郊外。

這些人中便有我。對於在市區住了10年有余的我,雖然申請到了房子,但我內心卻一直不肯接受遷居郊外的事實,總覺得搬去那是若干年以後的事。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情感上的不捨,我捨不得離開多年的團契友情、鄰居夥伴,以及熟悉的環境。

想到要離開那些在屬靈上陪伴我的推心置腹的姊妹們、一起帶孩子探險玩耍的媽媽們、時常喚我們去家裡用餐的鄰裡們、距離很近的教會、已成規模的教會主日學及經驗豐富的老師……我便很低落。

尤其,我最看重的,是孩子的教育。現居處附近有基督教學校,孩子可以就近接受基督教教育,我也計劃緊接著生養二胎。

基於以上種種考慮,我不想搬家,常常回避這事,而先生卻忙前忙後積極籌備。很長一段時間,關於搬家,我們夫妻二人無法同心同行。

被上帝责备

有一天,上帝使我想起婚禮上我說過的誓言:“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哪裡住宿!”從前的豪言壯語裡,仿佛就是丈夫到非洲宣教我都願意跟隨,但現實是,要遷居郊外我都不肯。

我的內心被上帝責備:如果祂所賜的家在郊外,為何我遲遲不肯過去?為何在搬遷的事上我不能成為丈夫的幫助者?撒拉在還不知道亞伯拉罕要去哪裡時,二話不說便跟隨了。而我呢?信誓旦旦總是那麽簡單,守約卻不容易。

於是我開始在靈性、理性、情感上遊說自己,也反思自己跟隨主的心:我所在意的這一切真的難以割捨嗎?上帝自己不比這一切更重要嗎?孩子一定要在基督教學堂才會敬虔嗎?我所看重的這些所謂教會的優質資源,又與世人所追求的學區房有何不同?

 

 

流奶與蜜之地

先生常常向我描述,新居周圍的環境有多麽便利,我始終不為所動。但直到有一次我實地參觀了,我看見的和我想像的不一樣!上帝所賜的總是超乎人所思所想。

新家周圍的配套令我瞠目結舌:有與上弦場(廈門大學主體育場)可比擬的開放式大操場,孩子可在那奔跑、踢球、騎車;有一個免費的兒童音樂公園,孩子可以在那數星星、聽音樂會;兩個四通八達的公交總站;一個大型農貿市場;兩家醫院;還有孩子出門就能挖沙踏浪的一片海;也有可以讓我偶爾偷懶不煮飯的食堂……

正如迦勒和約書亞窺探迦南美地,對以色列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 (《民》 14:6-8)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所賜之地必是豐盛之地,因祂知道我們所需。只是,我們常常不以主自己為滿足,不為主而活,而是迷戀於各種外在的形式。

上帝的話語不斷光照我,使我羞愧難當。我的眼光不應定睛於所見之事,而要常常仰望主,明白凡事皆有祂的美意。

擴張帳幕

上帝說:“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後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 (《賽》54:2-3)

誠然,市區的教會資源更豐富,而郊外仍有不少荒涼之地。我們需要走出去,不僅是從上帝那裡領受,也要將所領受的多多地給出去,祂必擴張我們生命的疆界。

想起我曾經參加的一次大學聚會,接待家庭的無私付出,讓我深覺溫暖感動,我那時便默默祈禱:“主啊,以後我的家也要如此!”上帝是信實垂聽禱告的上帝,想必祂存記了我的禱告,也許祂將我們安置在那兒,是在一步步帶領我們。

這回,聽見主的話,我不再堅持自己,我為自己的桀驁不馴悔改,我決定調整步伐,與先生同步,一起為新家設計藍圖。

如今,我們親自設計的書墻、櫥櫃雛形已現,對我們的新家,我內心開始有了期待,竟想早點搬過去呢!我期待我的新家可以成為一個充滿愛的小屋,成為上帝在那地的一個祝福,一道亮光。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墮胎,真的就能一了百了?(如鷹)2017.08.24

 

如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4

 

能否墮胎,針鋒相對

 

最近,我所在的團契針對墮胎問題進行了一次特別討論。談到是否可以墮胎,我們之間出現了針鋒相對的意見。一方認為,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墮胎,即使女性被強奸導致的懷孕;另一方(多半是姐妹)則認為,尊重生命也應該包括尊重女性的生命和選擇。

這次討論引發了我的進一步思考:不管是意外懷孕,還是被強奸而懷孕,這對女性(包括她們的家庭)來說,都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在這種情形下,出於對女性的保護,人們往往會支持墮胎。但,難道了結了這個未出世的小生命,就真能一了百了嗎?難道抹去了這個“不該有”的痕跡,就能保證女性從此過上幸福生活嗎?

 

內疚與自責,如影隨形

 

結束一個小生命,也許會讓女性一輩子活在內疚與自責中。有一天,當你看著別的孩子們在你眼前奔跑玩鬧時,你可能會問:如果我的孩子還活著,如今他會怎樣?這種看著孩子成長的喜悅,對於剛成為母親的我,體會很深。每每看著酣睡中的小嬰兒,我都覺得如此甜美和幸福,這種感覺以往(包括懷孕期間)從未經歷過。

從小,我便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性且冷酷的人。記得中學有一堂生物實驗課:觀察鴿子的心跳,觀察之前,先把鴿子殺死,然後將它的心臟解剖出來。生物老師是位剛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她看著鴿子半天,怎麽都不忍心殺死鴿子。同學們也都出點子,想著怎樣才能讓那隻鴿子少受痛苦盡快死去。

而年少的我,走到實驗桌前,一把抓住鴿子的頭,活生生地把一隻鴿子給捂死了——在場的老師、同學都向我投來“驚嘆的”目光,那時,我還覺得自己挺酷,很是得意。

可是,十幾年過去了,這件事情卻一直在我腦海裡,越想越發覺得,自己的心怎會如此麻木、剛硬,甚至殘忍,我對自己當初的舉動不寒而慄。

面對墮胎,會不會有些人像當初的我一樣,以為自己是個“女漢子”,一時“勇敢”,只是,誰能保證自己在今後的歲月裡,不會生出內疚與後悔?

傷痕得醫治,痛苦化祝福

 

關於被強奸導致懷孕,我想,其實真正讓受害者及其家庭痛苦的,是那個可怕的記憶。但如果被強奸這個創傷沒有得到徹底的醫治,就算墮胎,當事人也會輕易地被其他相關的人或事勾起回憶,從而繼續活在恐懼、痛苦和羞恥中。所以,如果這個傷痕被正視且得到妥善的醫治,當事人也許會從痛苦中獲得真正的釋放。

在我讀書的小城,我曾親眼見證了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事件。

Josh和Courtney是一對年輕的美國夫婦,他們一同在國際大學生團契中熱心服事,不但在生活上幫助國際學生(比如我),更藉著各種機會將主耶穌介紹給學生們。在我即將畢業離校前的一次聚會上,Josh告訴我:“我和Courtney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

原來,Josh和Courtney結婚多年,卻一直懷不上孩子。後來通過某機構的牽線,他們有機會領養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當時還未出世,親生母親是一個未婚少女。

畢業後,我離開了小城,但一直在Facebook上與這對夫婦保持聯絡。不久之後,我在Facebook上看到他們發孩子出生時的照片:Josh和Courtney陪伴在那個未婚少女旁邊,三個人一起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這之後,我也經常看到Josh和Courtney更新孩子的照片,他們常說很感恩能夠撫養這個孩子,他們也常常帶孩子與他的親生媽媽一起玩,孩子一天一天快樂地成長著。

如今,小孩快5歲了,當初的那個小生命,長成了一個活潑帥氣的小男孩,人見人愛。而孩子的生母在Facebook上,也不只一次提到Josh和Courtney對她生命的影響。她的生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曾經那個打扮怪異、說話輕浮的她,如今變得成熟,充滿喜樂和感恩,這不就是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神蹟嗎?

聖經明確要求我們“不可殺人”(《出》20:13),不可殺無辜的人(《出》23:7),這些命令不只是上帝審判的誡命,也包含著上帝之愛。在祂的愛中,我們所受的傷害,能得到完全的醫治,我們所經歷的的咒詛,有一天也會化為祝福。

 

作者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可敬的您——紀念我的屬靈媽媽(小萱)2016.11.04

pic-1-jenn-richardson

小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1.04

 

我又想起您,我的屬靈媽媽。

 

初遇

第一次見您,是在您家。我坐沙發上,您坐在我對面。我如久旱逢甘霖,一口氣講完所有我想講的、想表達的。

這些想法,我沒有和任何人講過,朋友、家人、老師……唯獨見到您,我覺得安全,安心可靠,我講了心底最深的想法。您和藹地坐在我面前,從不打斷我,只是不斷點頭。這是“理解”,我接收到了。

講完我很釋放。而且,這是第一次,居然有人聽了我的想法後,不批評我的天真、幼稚,反而說,“你的想法很棒!你想成為這樣的一個好人,我有一個辦法。”

您便拿出聖經,開始講《創世記》、耶穌。

我什麼都不明白,但有一點我接收到了:您沒有嫌棄我,您理解我的焦慮,也肯定我的現狀。如果這就叫愛,那我真的感受到了您對我的愛、對我的尊重。

可以說,此生頭一次,我感受到這樣的愛和尊重——這是除了父母以外的單純的愛。

您對我的回應和尊重,使我非常感動。儘管我不明白您講的聖經,儘管我只當作那是中西文化交流,但我很願意和您在一起。您身上所散發的安定、平和的氣息,吸引我不斷走向您。

現在我明白了,那就是上帝的工作,透過您來吸引我。

pic-2-marjorie-bertrand

引領

您自此成為我的好朋友。有什麼困難,我都找您說。

您還介紹了兩位學姐給我,都是和您一樣,對人尊重、又能無條件付出愛的姐妹。她們倆一個讓我信主,一位帶我在學校團契中不斷成長。她們對我都非常信任,並無條件照顧我的感受和需要。她們對我的生命影響至深,至今未泯。

您的出現,為我打開了一扇大門,通往我尋求已久的信仰,也打開了一個廣闊無比的世界——其偉大和豐富的恩典,我即使每天感恩,都沒辦法數盡。

您對我非常照顧,為我禱告大小事務,也盡力幫我解決困境,在信仰上不斷引領我,幫助我把信仰和生命、生活聯結起來,給我非常多的鼓勵和安慰。這成為了我的榜樣——您怎樣照顧我,我就照著怎樣去照顧和帶領別人。

您一直為我的婚姻禱告。我想,我結婚時,一定要請您來為我祝福。後來,您真的來了!謝謝您!至今,我還保留您在婚禮上給我們祝福的文稿。我時而翻看,看看我有沒有按著您所祝福的,實踐在婚姻裡。

 

別離

婚後不久,收到您的電郵。您生病了,而且比較嚴重。但您說,您看起來還好。如果主要接您走,您也可以接受,您做好了準備。

我不敢想這樣的場面,也不願去想。

您定時報告治療狀況。聽上去很順利,您也很喜樂。然而只有做過類似手術的人才知道,這個過程其實是非常耗體力和精力的。最重要的是,會非常痛苦。

最後一次給您打電話,我莫名其妙地哭了。您卻安慰我說,不要哭,其實沒有那麼嚴重,應該會好的。我信了。

那年春節,我在南方過年,收到學姐的信息,您回了天家。那天是年三十晚上。

我非常驚訝,久久不能接受,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情。我知道您在天家很好,但我想要您繼續留在地上,我想這樣對我會很好。

我習慣了很多事情找您,談戀愛了,找您;分手難過了,找您;吵架了,找您;工作進展不順利了,找您;人際關係出問題了,找您;需要有人幫我拿主意了,找您;擔子太重了,找您……您家的座機號碼,我隨時能背出來。

我多希望這不是事實!

我試著再打這個電話,我希望我撥過去時,您還能像以前一樣,拿起電話說“Hello”,然後我像以前一樣說,“Hi, this is Fei Yan.”然後抱著電話給您講一通。您很耐心地聽完,給出安慰和建議。您這麼有智慧,有耐心,有愛心!

實在不敢相信,我再不能給您打電話了。

SONY DSC

SONY DSC

 

啟航

我想念您。非常、非常想念您!

我希望我的生命中還有您的身影,便暗暗禱告:讓我生一個女兒。然後,給她取您的名字,讓她代替您繼續留在我的生命中。上帝讓我如願。在您去天家一年後,女兒出生,我給她取了您的名字。

這3年沒有您在的日子,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多改變,角色也從職場人士變成全職媽媽。我有時忙到沒法確認自己,但一想到女兒的名字,我就想到您。

我沒能再找到一個如您一樣,可以給我安全、給我任性、讓我自由放鬆成長的長輩。

但我沒有抱怨,我知道,這是我該成長的時候。您在天家很好,我很肯定。更肯定的是,雖然現在不能再見到您,但我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上見。

謝謝您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上帝藉著您給我太多恩典!有一天,我們會再見。

 

作者現居北京。

1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除非你想看星星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婷婷不語

BH63-29-6997.談妮攝DSC_0500.R20除非你想看星星

不然不需要坐在黑暗中

黑暗是必須的

但星星本身一點也不需要黑暗

──安妮‧狄勒德(Annie Dillard )

 

      這首小詩,勾起我對去年夏天的很多回憶。

 

如此美麗的夜

       露天陽台的對面,是和天空一樣深沉幽藍的Coeur d'Alene湖,有一兩點燈火在閃爍。風吹動樹梢,又從湖面捲過來,涼幽幽的,帶著水氣。

       郊外的夜,寧靜得讓人忘記思考,只是那麼自然地就融入周遭的一切,成為其中溫柔的一部分。

       我身邊是我信仰上的帶領者,一對美國夫婦:W和G。我們一起在躺椅上,偶爾低語幾句,然後又沉浸在頭頂那片無垠的星空裡。

        我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夜。浩瀚無邊的天幕,擁你入懷。那深邃的墨藍,彷彿有一種安定人心的神奇力量,而漫天閃爍的星星卻又帶著歡雀──就像平安和喜樂,從來都是共生而和諧。

        那麼多、那麼亮的一片星,離我那麼近,彷彿伸手可及。我的眼睛一刻也不願意離開。此刻,思維不需要,理性不需要,那浮躁的自我也不需要。我的眼裡只有那些閃爍著光芒、令人無比嚮往的星子,和變幻莫測、飄來飄去的雲朵……

        突然之間,一個想法冒出來:在這片廣袤的星空背後,地球之外,宇宙之巔,上帝是否也正用祂慈父的眼睛看我?甚或在創世以前,祂早就為我預備了這樣一個夜,為我預備了身邊的人,只等我緩緩赴約?

 

黑暗是必須的

       為了這一片星空,家裡所有的燈都關掉了。屋裡一片漆黑,陽台也是。關燈的一瞬,我的眼睛是那麼不適應,必須摸索著才找到躺椅。可,黑暗是必須的。只有在黑暗裡,才看得見星星的光。

       星星不需要黑暗。無論是暗或明,是晴或雨,星星永遠在那裡。可是我們的眼睛,卻會被絢爛的燈光遮蔽,而錯過最美的風景。

       黑暗可憎,可我們有時卻需要黑暗。這是不是很滑稽?就像在得意的日子裡,我們容易遺忘上帝。而在困境的痛苦中,我們才會深切呼喚,才會回到天父的懷抱。

       我常想,愛我們的上帝,怎麼忍心將苦難和挫折加到我們身上?至少,這些苦難是祂默許的吧!我於是懷疑、抱怨、背離。

       可是上帝真的不愛我嗎?祂連祂的獨生子都賜予我,赦免我的罪,給我重新和祂建立關係的機會,能擁有永恆的生命。祂,又怎會不愛我?

       回想種種,每當我在華美的燈光下洋洋自得的時候,也是我將上帝遺忘的時候。我禱告,可是卻漸漸忘了怎麼去依靠祂。我祈求,也只不過是藉祂的名披上聖潔的外衣,為了滿足自己深層的慾望。

       我想上帝站在我這一邊,努力為自己添法碼,證明自己是對的,卻不知道我應該站在祂那一邊,因為祂才是公正、仁慈、永恆、真理。我已經忙碌得忘記怎麼去禱告、怎麼去尋求祂的引導──或者,我聽見了祂溫柔的指引,卻自欺欺人,選擇忽視。終於,祂對我“咆哮”,用強烈的方式引起我的注意,免我行差踏錯。

 

那閃爍的星光

       主啊,你對孩子的愛多深!我不再抱怨,因為我突然明白了你透露給我的奧秘。這奧秘的意義,遠勝過那些微不足道的 “快樂”。在這奧秘裡是平安,是喜樂,是你存在的證明。我所謂的“得到”或者“失去”,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是否在你的懷裡,如同孩子在父親懷裡;是否將所有的焦慮、擔憂、徬徨都交給了你。

       人生裡的每一場相遇,都絕不是偶然,而是你完美的、在我出生以前就有的計劃,哪怕是痛苦,也是你給我的祝福,讓我去反思、去修復、去增進我和你的關係。對於我來說,有什麼是比這更重要的祝福?

       就像,就像孩子的眼睛容易被遮蔽,只有藉助暫時的黑暗,才能看見星星的光。你要給我的,不是黑暗,而是那閃爍的星光。你要給我的,也是提醒我,永遠不要忘了仰望天上。就像G說的:Don’t lose vertical focus.

       想到這裡,突然就釋然了。我一直想得到上帝的祝福(或者說,想得到我想要的),卻害怕困難和黑暗。這雖是人之常情,可我不應該只一味“求神拜佛”式地索取。上帝是真神,祂給予我的,一定超過這個世界上的一切。

       如果沒有這一晚的黑暗,我就不會看見那麼美麗的星空。如果不經歷挫折,我永遠就是長不大的嬰孩。上帝讓萬事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這“萬事”的奧秘,就在這裡!!

 

作者是武漢的一名碩士研究生。

1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在受傷之處造出晶瑩

維綱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受傷之處      在2009年的感恩節,在失業和斷腿之後,我寫過一篇散文詩:

       當苦難侵噬我們生命的時候,肉體的痛苦或難以忍受。

        我們常問自己:“為什麼讓我受這樣的痛苦?”

        當你思想珍珠形成,就不難看出苦難的背後——

        每一顆珍珠都來自那負傷的牡蠣,它忍受著砂石的劇痛,在受傷之處造就出晶瑩。

       若不是這傷痛,怎麼會孕育出貴重的珍珠?

       接納每一個苦境,忍受每一次傷痛。那是生命的功課,那是化妝的祝福。

        經歷苦難的人,更會珍惜神家中的溫暖。受過傷痛的人,更體貼他人的痛苦。

       當傷痛使你無法忍受,請你仰望十架上流血的耶穌。

       祂手上的釘痕和慈愛的雙目,必能助你贏得與死神的搏鬥。

        在人們的眼中,金錢是財富,時間是財富。

        然而,是否有人想過,這苦難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苦難是測試你勇氣的考官,雖然殘酷,卻讓你知道,你有上帝的呵護。

        苦難是衡量你意志的壓力表,有神應許, 必得剛強的筋骨。

        苦難是增進友情的紐帶,一人有難,得八方援助。

        苦難是機遇,雖處險境,卻能逼你開闢新路。

        在這感恩的季節裡,讓我們把讚美獻給慈愛的天父。

        感謝祂將烏雲化為甘美的雨露,將苦難化為愛的祝福!

失業和斷腿之後

        說起我的失業和斷腿兩大打擊,那是2009年初,美國“裁員”滾滾的時候。我所負責的部門也裁掉了。一夜之間,我從高級主管變成失業人員。

       人言“禍不單行”﹐2月底,又在冰雪中意外跌斷了左腿膝蓋骨。在病床上,我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面試機會,都失去了。一系列的挫折和痛苦迎面壓來﹐苦悶、壓抑、病痛、焦慮、孤獨, 折磨著我。

        就在這樣的苦難來臨的時候,上帝的愛透過教會的弟兄姐妹傳到我的身邊。

       在我斷腿的第2天,教會的弟兄們就趕來我家,將臨時小床安置好,並送來了圈式拐杖、雲南白藥等急救物品。楊弟兄夫婦送來餃子、包子和煲好的湯。在華弟兄夫婦的組織下,教會兩個小組的弟兄姐妹,組成每週7天的探視,為我送飯、送菜,關懷入微。

       大雪中,王弟兄送我到醫院,完成了膝蓋骨手術,後來多次送我去復診。馮姐妹和李弟兄主動在週末接送我的女兒。退了休的李長老,更是日復一日地接送我作復健理療。

        我手術後的第一週﹐由於夾板緊固﹐血脈不暢﹐我的左腿浮腫,脹大了一倍﹐夜間常痛醒。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不是止痛藥,而是耶穌在十字架上被羅馬兵士釘入手心的畫面,顯示在我的腦海中,使我戰勝腫痛、度過難關。

       在李弟兄的足部按摩、田弟兄的電針灸和中藥的幫助下,我的腿腫得到了緩解。

       曠日持久的病床生活是十分難熬的,特別是骨折療養,每天孤獨一人,在寂寞中度日。李弟兄送來張乃千牧師的讀經DVD和劉牧師的講道CD,楊弟兄送來多套連續劇,張長老夫婦、劉傳道常來探訪,教會弟兄姐妹每日一家前來關懷探視,都使我倍感溫暖。

       園子裡的草長高了,唐弟兄主動承擔了剪草的工作。他還幫助我買糧、買菜。看到我頭髮長了,嚴弟兄夫婦趕來為我理髮。看到我的傷腿有淤血,弟兄們就在下班後來幫我按摩洗腳。真是感人至深!教會的慈惠部,也寄來了慰問函和支票。

        感謝神的豐盛恩典!感謝教會的弟兄姐妹對我的無私援助!正如在陪護我的黃老先生所說:“你們教會的弟兄姐妹真有愛心,他們這麼純樸,這樣無微不至地來幫助人,這是我從未見過的。”

多麼精確的時間!

       手術後,我常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床上。這與我過去10幾年的早出晚歸、忙碌不堪,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透過百葉窗,我仰望藍天白雲,溫暖的陽光照在臉上、身 上,《詩篇》中神的話響在耳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 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23﹕4-6)

       神讓我停下來休息,必有祂的美意。苦難不僅能磨煉人的意志,也能讓人體會上帝的愛。
        對於一個膝蓋骨折病人,最痛的莫過於“彎腿復健”(如在老虎凳上重刑一般),復健師要配合病人,將一條已經僵直的腿(0度),彎到正常人的樣子(140 度),每增加1度,都要增加膝蓋內的淤血和已撕開結痂的傷口,真是撕筋裂骨的痛。經過60天咬緊牙關的療傷和復建,我終於可以放下拐杖行走﹐並能爬上汽車開車了。 當我第一次自己開車到北波B組參加聚會時,弟兄姐妹們真是為我歡欣,我們一同將感恩獻給神。

       當時,我申請工作亦屢戰屢敗。往往一個職位,就有上百人申請。可我明白,神是仁慈的,祂知道什麼對我是好的。如果在我在傷腿沒有康復前,就去投入繁重的工作中,則我多半會就此 停止理療,再也沒有機會達到正常人的140度的彎曲標準了。神要我徹底治癒後,才去工作。

       於是,我一方面積極理療,另一方面申請多種工作種類,且每份申請都認真對待。神讓我在冷酷的就業市場,有樂觀且感恩的心,越挫越勇。這是神給我的最佳財富。

       在我的傷腿彎曲到138度的那一週,4個公司的面試同時來了。在傷腿正好彎曲到140度的那一週,我收到了2個公司的聘函。我真為神的精確時間表而感慨,家人和朋友也不約而同地讚嘆神。是的,上帝是仁慈、信實的,祂讓我經過苦難的磨煉,變得更堅強,更懂得感恩,更信靠祂。

       回想這段難忘的經歷,我也永遠不會忘記當我身處苦境時幫助我的人。他們耐心的照料,溫暖的話語,真誠的鼓勵,使我深深體會到了神家中的溫暖。

       我的新工作,是在一家大公司中,負責創建立技術研究開發團隊,在紐約及亞特蘭大建立兩個信息數據中心。在一次艱苦競標中,我和同事分享了我的經歷,鼓勵大家勇敢地去面對明天,並關心和幫助周圍有需要的人。我知道神把我放在這個工作崗位,是要我為祂作見證。

       2010年9月30日,是一個難忘的日子。那一天﹐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我們不但已用盡了全部經費,而且也是美國聯邦政府年度項目經費審批的最後期限。之前,連續競標的6個大項目,5個都失敗了,負責營銷的幾位副總,也都已紛紛逃離……

      上 午9點鐘,公司執行副總裁來電:我們在23家大公司的激烈競爭中險勝,“競標成功了﹗” 作為標書的作者之一﹐我的第一句話是“感謝讚美主﹗”,祂使我們這條曬乾了的“鹹魚”活了過來,翻了身﹗這一競標的成功,使我部今後5年的運行,有 了保障。包括我們精心設計的2個信息中心和一個技術研究開發團隊。這是神豐盛的恩典﹗

        苦難使人感悟到神的信實和慈愛。無論環境多麼惡劣,只要你信靠神,神必會在最佳的時機,解救你於危難之中。在這感恩的季節裡,讓我們把感恩與讚美獻給神﹗

作者保留版權,請勿轉載。

作者於1998年信主﹐現住美國,曾獲博士學位,現任系統開發總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