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除非你想看星星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婷婷不語 除非你想看星星 不然不需要坐在黑暗中 黑暗是必須的 但星星本身一點也不需要黑暗 ──安妮‧狄勒德(Annie Dillard )         這首小詩,勾起我對去年夏天的很多回憶。   如此美麗的夜        露天陽台的對面,是和天空一樣深沉幽藍的Coeur d'Alene湖,有一兩點燈火在閃爍。風吹動樹梢,又從湖面捲過來,涼幽幽的,帶著水氣。        郊外的夜,寧靜得讓人忘記思考,只是那麼自然地就融入周遭的一切,成為其中溫柔的一部分。        我身邊是我信仰上的帶領者,一對美國夫婦:W和G。我們一起在躺椅上,偶爾低語幾句,然後又沉浸在頭頂那片無垠的星空裡。         我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夜。浩瀚無邊的天幕,擁你入懷。那深邃的墨藍,彷彿有一種安定人心的神奇力量,而漫天閃爍的星星卻又帶著歡雀──就像平安和喜樂,從來都是共生而和諧。         那麼多、那麼亮的一片星,離我那麼近,彷彿伸手可及。我的眼睛一刻也不願意離開。此刻,思維不需要,理性不需要,那浮躁的自我也不需要。我的眼裡只有那些閃爍著光芒、令人無比嚮往的星子,和變幻莫測、飄來飄去的雲朵……         突然之間,一個想法冒出來:在這片廣袤的星空背後,地球之外,宇宙之巔,上帝是否也正用祂慈父的眼睛看我?甚或在創世以前,祂早就為我預備了這樣一個夜,為我預備了身邊的人,只等我緩緩赴約?   黑暗是必須的        為了這一片星空,家裡所有的燈都關掉了。屋裡一片漆黑,陽台也是。關燈的一瞬,我的眼睛是那麼不適應,必須摸索著才找到躺椅。可,黑暗是必須的。只有在黑暗裡,才看得見星星的光。        星星不需要黑暗。無論是暗或明,是晴或雨,星星永遠在那裡。可是我們的眼睛,卻會被絢爛的燈光遮蔽,而錯過最美的風景。        黑暗可憎,可我們有時卻需要黑暗。這是不是很滑稽?就像在得意的日子裡,我們容易遺忘上帝。而在困境的痛苦中,我們才會深切呼喚,才會回到天父的懷抱。 […]

No Picture
成長篇

在受傷之處造出晶瑩

維綱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2009年的感恩節,在失業和斷腿之後,我寫過一篇散文詩:        當苦難侵噬我們生命的時候,肉體的痛苦或難以忍受。         我們常問自己:“為什麼讓我受這樣的痛苦?”         當你思想珍珠形成,就不難看出苦難的背後——         每一顆珍珠都來自那負傷的牡蠣,它忍受著砂石的劇痛,在受傷之處造就出晶瑩。        若不是這傷痛,怎麼會孕育出貴重的珍珠?        接納每一個苦境,忍受每一次傷痛。那是生命的功課,那是化妝的祝福。         經歷苦難的人,更會珍惜神家中的溫暖。受過傷痛的人,更體貼他人的痛苦。        當傷痛使你無法忍受,請你仰望十架上流血的耶穌。        祂手上的釘痕和慈愛的雙目,必能助你贏得與死神的搏鬥。         在人們的眼中,金錢是財富,時間是財富。         然而,是否有人想過,這苦難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苦難是測試你勇氣的考官,雖然殘酷,卻讓你知道,你有上帝的呵護。         苦難是衡量你意志的壓力表,有神應許, 必得剛強的筋骨。         苦難是增進友情的紐帶,一人有難,得八方援助。         苦難是機遇,雖處險境,卻能逼你開闢新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