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接受了“不可能之任務” ——網絡教學三年心得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S. C. Lee         我參與網絡教學(或稱遠距教學),緣於第一任愛學網主任李元雄長老的邀請。李長老任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行政副院長時,是我的老師。因師生情誼深厚,即使我畢業多年,李長老也轉換服事工場、離開華神,我們仍有聯絡。         2010年8月,李長老邀請我加入愛學網,擔任遠距教學課程導師。雖然我不熟悉電腦操作,也從未接觸過任何線上教學平臺,唯一熟悉的是課程內容——我道學碩士畢業後,從事過聖經翻譯相關工作,曾接受多年釋經與翻譯訓練。出於對李長老的信任,加上瞭解他在管理學與人才運用上的專業能力,我便大膽接受了這個挑戰。        原定於2011年才正式開始,沒想到提前在2010年9月,就要推廣試用期課程了。於是我摸索著,開始了愛學網第一門遠距教學工作——華神前院長陳濟民博士錄製的釋經學。同時開設的,還有護教學,由另一位導師Wally承擔。 差異大,難度高         之前,我已在台灣牧會21年了。除了教導自己堂會會友,也不間斷地進行海外培訓、宣教,以及台灣其他區會的牧養協助。我並完成道碩、神碩的裝備,專業以新約、神學、原文釋經、神學著作翻譯等為主——這也正是我在愛學網負責的相關課程範疇。         談到[海外校園機構]愛學網的網絡教學,可謂為“不可能之任務”:         第一,非隸屬任何神學院,沒有證書等吸引人的條件,全憑口碑與內涵;第二,這是新創的網路平臺,很多人不認識、也不熟悉如何操作;第三,學員來自海內外各地,不同背景,差異極大,要引導全體學生,難度極高。但是,神學教育一直是我的事奉方向,而李長老所邀請的網絡導師教學工作,正符合我本身的服事範疇。這是我接受此任務的一個原因。         一開始,我著重在輔導學員學習,並提供大量資料,輔助線上課程。然而我慢慢發現,不同時期、不同背景的學員,學習能力有極大差異。因此辨識每個學員的程度,瞭解其學習困難,是必要的。        每當新學期開始,首先要認識該期學員的整體特質,按著學員可以吸收的程度,提供引導、協助,及給予輔助資料。然後,要逐步瞭解各個學員的學習態度,看看有何困難或障礙。如遇到急躁的同學,要引導其靜下來聆聽;如遇到好批判的同學,則引導其學習順服的功課;如遇到理解力較弱的同學,就多舉例說明……   “原來我一直弄錯了!”         不少學員把神學課程當作是過關考試那樣,學習目的只是獲取高分。這就不是神學教育,而是神學測試或知識程度檢驗了。這是危險的!若理論知識與信仰生命分開,就違背愛學網的教學使命了。         對此,我會在討論時旁敲側擊,多方鼓勵學生省思自己的信仰,引導他們從自己及他人的回應中,看出生命的樣式,包括生命與聖經真理不相符之處。在線上同步討論結束時,常有同學驚呼:“原來我一直弄錯了。原來服事不是回報耶穌捨命,而是以新生命活出基督!”“我以為基督徒軟弱是理所當然的,原來是要靠福音勝過啊!”“主啊!赦免我!……”這樣的回應,表示聖經真理已經開始影響其價值觀、進入其生命了。         同時,我也不斷鼓勵學員,面對困境時,應當以天國的價值觀回應,領受福音的生命,而不是因信福音入門,卻憑血氣行事(那就不是基督徒了)。經過2年多的學習,可以明顯看到,學員昔日的種種習性,如:衝動、血氣、愛比較分數、衝口批評、論斷等改變了,開始看重悔改、上帝的心意,有了順服、聆聽的門徒態度。         而且,他們不但自己如此,也這樣去教導自己教會的弟兄姊妹。這就是正面的生命影響,符合神學教育的方向。 一路走來到如今         神學教育是輔助工具,目的是使人認識上帝、認識福音並得救的智慧。神學教育不直接改變人的生命(是聖靈),卻可以指出生命特質中與聖經不相符之處,好叫人知道悔改。神學教育也指出上帝美善的旨意,使我們知道靠福音去成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學神學的目的

吳獻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學神學是為了什麼?如何踏入神學研究的領域?讓我們先從孫中山先生的人生觀,來找尋一點靈感和啟發:“從容乎疆場之上,沉潛於仁義之中,窮理於事物始生之處,研幾於心意初動之時。”         對照聖經來看,我們似乎可以由此釐出學神學的目的──“從容乎教會之上,沉潛於經文之中,窮理於神國始生之處,研幾於末世初動之時。” 一、從容乎教會之上         卜仁納(Emil Brunner)說得對:“神學家的職責是駐守教會廚房門口,遍嚐要端出去的菜,以確保會眾不致中毒。”神學離不開教會,神學研究的目的是為了教會信徒的 好處,神學工作的重點是為了傳遞信仰和宣教。神學研究不是為了拓展神學家的學術空間,以提升他們的知名度;也不是藉著舞文弄墨而譁眾取寵、顛倒是非,好為 自己沽名釣譽;更不能付上傷害教會的代價,假藉神學研究的名目,以寫作換取名利,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就是這類型的書。這種絆倒人的人,在短暫的世上或許得勢得利,但在永恆裡卻要經受不能解除的苦楚(見《太》18:6)。 二、沉潛於經文之中         范泰爾(C. Van Til)精準地指出:“神學家的工作就是按照上帝的思想來思想(to think God's thoughts after Him)。”而上帝的心意,就是關於祂國度的救贖計畫,乃完全記載在聖經。聖經才是上帝給人的啟示(次經、偽經等,如《猶大福音》……都不是上帝的啟示, 兩約間文獻、教父作品、教會的傳統、猶太傳統等或有其參考價值,但是絕對無法比擬聖經的權威)。        聖經是真理的根源,神學的中心就在聖經,而非人間的哲學理論、政治理想、科學印證;人類的理性不過是辨識真理的工具。沒有“沉潛於經文之中”所產生的神學著作,尤其是教義性著作,往往會“以人當作上帝”,取代了“上帝成為人”。         沒有以聖經為惟一根基的神學,還可以荒謬、迷惑到將“上帝”讀為“世人的完美投射(God is the projection of human perfection)”(費爾巴哈,L. Feuerbach的觀點);或天主教神學家拉納(Karl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二:談與行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引言        “福音派運動的過去與未來”座談會的記錄,經《舉目》主筆轉來邀約筆者對此文作一回應。筆者欣然答應,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與教會的生活,教導,信仰,前途有著息息相關的意義與作用。         華人教會在信仰的路程上雖也走了漫長的一段路,但要與西方教會兩千年歷史來比較或抗衡實在是自不量力,也是不公平的。華人教會兩百年的歷史中,所傳的信息大 多是“信耶穌,得永生”。這並不是說華人教會的前途黯淡;其實我們已在這短程的歷史中,看見華人教會在信仰與神學的大趨勢中,向前邁步。         福音派運動也是一個神學運動,在華人教會中產生的影響力並不明顯,華人教會一向都是跟在西方教會的後面,能給福音派對華人教會作一整全的定位也不是易事。相 反的,基要派在華人教會卻留下深遠的影響,從座談者的言論中也可感覺到。在整個的信仰轉變和神學省思的過程中,華人教會也有她的一段辛酸史。 反神學        華人教會的反神學思潮,並非全源於基要派的“不注重學術與理性思考”,也是現實環境因素使然。舉例來說:中國人一向崇拜皇帝,對當權者百依百順,只要是皇上 說的,就是聖旨,豈敢不聽,不順,不效法?而基督徒也相仿。在中國教會歷史中有幾位被神重用的神僕,幾乎都是沒有讀過神學的。如宋尚節,王明道,倪柝聲 等。當華人信徒看到這些沒有讀神學的人都被神大大使用,而讀了神學的人,有名的(等於被神重用),出色的在哪裏?六十年代在臺灣反神學的浪潮特高,理由就 是不讀神學反被神用,讀了神學失去靈力。所以,當時的質疑就是﹕“為什麼要讀神學?”當然倪氏的子弟反神學是基於對神學的誤解,以為凡是知識都是人的東 西,不屬靈。這與聖經的教導有直接的抵觸。彼得與保羅都是屬靈的偉人,他們竭盡所能,引人認識神,也不在認識神的知識上讓步。彼得說:“你們卻要在我們主 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彼後》3:18)保羅說:“使我認識耶穌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腓》3:10)。華人也常用“知識是 叫人自高自大,唯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來反對理性,知識、思考的尋求。保羅與彼得雖然教育背景不同,但他們都不是反智,反理的人。華人教會 在六十年代以前反神學是沒有聖經根據的。 讀神學         七一年在臺灣成立了中華福音神學院,七五年在香港成立了中國神學研究院,以徵收大學畢業生為號召,以提高神學教育的水平,因而喚起了華人教會對神學的重視和另眼相待。其實在這兩所學校成立之前,港臺都有大學畢業生讀神學院,只是沒有造成風氣。         七十年代以後,華人信徒留學北美的人數有增無減,拿到博士學位的人也大有人在。筆者在六十年代在香港讀神學,教授中沒有一位是有博士學位的,只有院長是榮譽 博士。而如今,沒有博士學位,就很難躋身於於神學院的教授群。這是華人教會可賀可喜的好現象。相對來說,從事教牧事工的牧者,擁有博士學位的人數愈來愈 多。當然,博士學位本身並不能使教會成長,生命才能使生命成長。但至少教牧學者不再是“無知的小民”,不知天下大事的守舊派。          西方的神學家幾乎都是牧者,至少也做過幾年牧師;而華人教會今天的現象是教神學的,所謂“教牧師”的,大部分沒有牧養過教會,有的甚至是從牧會中“溜”掉的。今天常 聽到一些人抱怨在教會“吃不飽”,牧師的餵養不夠,但許多有知識,有學問,能言善道的學者又不牧養教會,誠為可惜。        “學而優則仕”是古時讀書人的心志。今天的神學飽學之士豈不應“仕”永生神的教會嗎? 談神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