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中國移動互聯網大趨勢(禾永)2017.08.08

毫無疑問,現代各樣的科技和智慧(包括人工智慧)可以使這時代日益走向最壞、愚蠢和疑惑的時代;也可以讓這時代成為傳福音的最好時代,使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在家、在外和社群)、任何方式(在線和離線)傳揚恩惠和平的福音成為可能。 […]

No Picture
透視篇

北指的風向標 ──記中國官方首次家庭教會問題專題研討會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南來的風總是攜著暖意與滋潤,那是解凍和返青的先兆。 一、會議實記     2008年11月21至22日,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民族發展研究所(主辦單位),與北京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協辦單位),於北京聯合舉辦家庭教會研討會,主題為“基督教與社會和諧研討會──中國家庭教會問題專題討論”。筆者作為特邀人士,參加了此次會議。        會議的主辦單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是一個政策研究機構。不同於一般的學術研究機構,該中心的主要職能,是實情調查和可行性研究,目的在於輔助政府決策。該中心下屬的民族發展研究所,原名為民族與宗教發展研究所,主要研究少數民族與宗教問題。        協辦單位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是研究宗教政策問題的民間機構,主要關注宗教管理領域,諸如宗教立法以及宗教政策的制定。因此,該所與官方的研究機構和家庭教會,都保持著密切的關係。          此次會議的與會者,來自四個方面:         (1) 官方研究機構的官員:包括民族發展研究所的所長趙曙青,和副所長胡建清。         (2) 官方研究和教育機構的研究人員:包括該領域的著名學者劉澎(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于建嶸(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高師寧 (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李向平(上海大學文學院教授),學者范亞峰(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孫毅(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 授),張守東(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以及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復旦大學等著名大學從事該領域研究的研究生。         (3) 民間研究機構的學者:諸如李凡(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曹志(普世社會科學網主編)。         (4) 六位特邀的家庭教會成員:游冠輝、江登興、劉同蘇(北京),張義南(河南),鄭樂國、顏新恩(溫州)。         研討會的第一場,題為“家庭教會專題報告”,由兩位非基督教學者發言、報告。 第二場則是“回應與評議”,發言者為三位基督教學者。 接下來的各場,採取發言與問答的形式,其主題依次為“農村家庭教會”、“城市家庭教會”、“家庭教會與政府”、“家庭教會與社會”、“家庭教會與法治”。 最後一場,由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發表綜述。 開幕式與閉幕式,都由民族發展研究所的所長致詞。 筆者應邀參加了第二場的評議,並在“家庭教會與政府”一場,作了報告。 在會議之前,在京的與會基督教學者聚會、協商,且為會議禱告;在會議期間,亦每天早晨一同靈修,並為該天的會議禱告。 […]

No Picture
透視篇

家庭教會的公共性與中國政教關係

江登興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尋求公共政策與基督教信仰本質之間的和諧點,過去是,現在是,在可見的將來仍然是家庭教會政教關係問題的最大挑戰。──題記         本文作者從一個家庭教會研究者的角度,試圖闡述家庭教會政教關係的相關問題。由於家庭教會的複雜性,文中對家庭教會特點的歸納只是一種嘗試。文中一些觀點,不能代表家庭教會整体或者某個教會的觀點,而只是研究者個人的一種建設性的論述。 一、引言:信仰的超越性及神聖性         要探討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問題,就需要先對基督教信仰下一個基本的定義。基督徒相信,人的生命是在恩惠中被至高者賦予和救贖的。他與這至高的創造主的關係的總和被稱為信仰。         這種信仰包含兩個層次,一個層次,就是對於信仰對象本身,以及人如何與信仰對象建立關係的認識。這種認識的最根本的部分,成為根基性的教義,它們是基督徒信仰中的基石。         第二個層面,是一個基督教信仰者,需要在個人生活和群体生活中來維繫和實踐自己與信仰對象及其他信仰者的關係,這是信仰的實踐層面,或者說宗教生活的層面。        信仰在一個基督徒的生命中占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他的整個心靈也為了這個信仰而燃燒。一方面,信仰使他作一個好公民,付出愛,寬恕仇敵,忍受患難和困苦。然 而,如果一種宗教制度損害了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義和信仰的實踐,那他出於信仰的神聖性和良心自由的緣故,將難以服從這樣的宗教制度,甚至甘心付出任何代價 去追求一個純潔的信仰。這是清教徒遠航新大陸的原因,也是無數中國基督徒走進家庭教會的原因。 二、家庭教會問題的根源:宗教政策與信仰本質的衝突 1. 家庭教會的本質特徵之一:純潔的教義          自20世紀50、60年代以來,家庭教會在中國遍地開花。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無數的人冒著巨大的風險,成為家庭教會的成員。對於家庭教會的產生,現有的論點多強調外因,包括西方“滲透”、農村經濟文化的落後等,卻忽略了家庭教會問題產生的最深刻信仰內因。          從內因來看,我個人審慎認為,中國家庭教會問題的產生,源於1950年代的宗教政策與基督教信仰本質的衝突。1950年代高度政治化的宗教政策,試圖改造基 督教教義的核心。當時在得到政治有力支持的“三自運動”中,占領導地位的是基督教“新派”領袖,“新派”的信仰否定像原罪、基督代贖的死、復活、因信稱義 這些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此後,基督教的這些基本教義在“三自教會”中被人為淡化和篡改。          由於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把信仰的純潔視為寶貴,甚至超過自己的身家性命。為此,許多基督徒不顧安危,在政治化的“三自”体制之外,尋求和實踐純潔的基督教信仰。由此產生了50餘年來中國家庭教會的許多苦難故事。         然而,這些大地上沉默的群体,他們反對的僅僅是政治化的宗教体制,卻不是反對政府本身。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是遵紀守法的公民,卻為了信仰承受著苦難,又默 默地奉獻和祝福。他們被視為具有高度政治危險性的群体,卻在自己的講台上一再宣講:“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羅》13:1)          他們現在的信念一如50年前的信念:僅僅是為了信仰!          這是家庭教會的第一個本質特徵:純潔的教義。 […]

No Picture
透視篇

淺談家庭教會公開化 ——一個高校生的回應

思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2008年11月21日至22日,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民族發展研究所,與北京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聯合舉辦關於家庭教會的專題研討會,會議主題為“基督教與社會和諧研討會──中國家庭教會問題專題討論”。這是首次由中國官方舉辦的家庭教會研討會。         近幾年,家庭教會在中國的急遽發展,不僅造成社會與學術界的廣泛關注,也引起了中國領導層的高度重視。官方的職能部門(例如宗教局,公安部,新華社)開始著手調查這一現象。許多民間機構,也出現了研究熱潮。上述研討會,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召開。        許多弟兄姊妹關心這次會議對家庭教會的影響。以筆者看來,這次會議並未討論相關的法律與法規,對家庭教會的公開化未必有實質性的影響,但卻可能是家庭教會公開化的一個小小起點。       這個小小起點,也是通過了不少醞釀才達到的。從中國社會科學院在2008年4月,發表了于建嶸教授的《基督教的發展與中國社會穩定──與兩位“基督教家庭教 會”培訓師的對話》一文 ,到10月8日,北大英杰交流中心舉辦了“中國宗教與社會高峰論壇暨第五屆宗教社會科學國際研討會”,再到此次專題討論會,中國家庭教會大有公開化的趨 勢。        雖然,我們應該審慎地估計家庭教會公開化的速度,不能過分樂觀,但我們對此絕不能漠不關心。若不警醒,恐怕浪潮到臨,便“隨流失去”(《來》2:1)。本文即針對家庭教會公開化面臨的問題,以及我們當如何回應,提出個人的回應。 提防世俗力量和思潮        首先,我們應該提防世俗化的力量和現代思潮。        有一個弟兄半開玩笑地跟我說,要拆毀一個教會,不是壓迫這個教會,而是給這個教會錢,使其富有,因為安定和富足往往成為教會發展的障礙。當公開化實現時,教會在這點上必定面臨那惡者的攻擊。教會歷史上這種例子不勝枚舉,早期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後的世俗化,就是一例。         還有現代各種學術思潮的挑戰,如近年火熱的新儒學、歷史上不斷為害教會的自由神學,以及後現代主義思潮等。我們對這些有充分的認識嗎?多年來,我們著重個人 的宗教經歷、福音廣傳、教會增長,而忽略神學思想的發展、護教與對文化的批判與重建(註1),而今,我們該如何回應這些思潮?尤其是,我們如何系統性地進 行批判?我們如何能夠站立得穩,並且發出強有力的回應?又如何避免用宗教術語表達人文主義?如何建設本土化神學?……這些,都是值得教會和基督教學術界深 思的地方。         我們的回應必須主動!不要等到出現屬靈破口,才來補缺。 完善教會制度和体制         第二,教會制度和体制亟需完善。         中國家庭教會現今的發展規模,遠遠超過了三自教會。這裡不談三自教會的体制問題,我們單看家庭教會的歷史發展,經歷了地下傳教、團隊式家庭教會、新興地方教會三個發展階段(註2)。而近年來,由城市白領和知識分子為主体的新型城市教會,成為家庭教會發展的領銜標兵。 新型城市教會的特點是:注重神學基礎,有成文的教會信約或教義,神學立場鮮明;在教會体制上,有成文的章程,形成牧師─長老─同工─會友的体制,而且對教會正式會友,有成文的教會紀律約束,明確表達著教會的價值觀。 不難看到,新型城市教會之所以成為現今教會公開化的領銜力量,在相當程度上得益於其体制。所以,家庭教會公開化,對許多習慣小群聚會的家庭教會,在体制上的發展,提出了挑戰。因為体制的完善,有助教會承受上帝更大的賜福。 預備好承受復興 […]

No Picture
透視篇

守望中國城市教會的未來

路百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從使徒時代至今,福音經過羅馬帝國、歐洲大陸、美洲、非洲,直到現在的韓國和中國,神一波一波地興起福音的浪潮,使一個個民族歸向神。         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很多國家在經歷了屬靈的大復興之後,卻漸漸離棄神,例如歐美,教會開始僵化,福音的純潔性正在漸漸喪失。         當全世界基督徒將期待的眼光,定睛在新興的韓國教會的時候,一些深具屬靈洞察力的韓國牧者,卻已發現韓國教會的各樣問題,並警醒禱告。         如今,中國教會雖然還沒有迎來最激動人心的屬靈大復興,但中國教會各樣的問題卻已浮出水面。如果不及早注意,用禱告與委身來堵住破口,恐怕也會走上令人心痛之路! 一、中國城市教會面臨的試煉 (一)世俗化的誘惑          《雅各書》警告我們: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4:4)。當強調中國教會要逐漸介入到世俗層面,發揮光和鹽的功效之時,要極其警惕一個危險──世俗化。         中國人向來很能處貧窮,卻不會處富足;很能處卑賤,卻不會處尊貴。無論在經濟、政治、文化領域,中國教會都會面對新的試探和陷阱: 1. 經濟         中國教會,尤其是農村的家庭教會,一直處於比較貧窮的狀態。信徒與教會領袖也都過著簡樸的生活,沒有受到太多的金錢的誘惑。         然而,近年來,因國內經濟起飛和海外資助等多種原因,教會掌握的錢財越來越多——我相信,在即將來臨的福音大復興浪潮中,神會使前所未有的財富湧入教會,通過教會來供應福音事工、慈善、培訓、供應牧者、幫補信徒、文化事工以及海外宣教等領域。         在我們為此感恩的同時,千萬提防金錢的腐蝕力!         如果福音對象覺得,信耶穌、加入教會,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教會對此又沒有正確的引導,將他們的信心建造在真理的根基之上,那麼,福音的純潔性會喪失,這無疑是巨大的災難。         如果信徒發現,成為教會的領袖、牧養教會,是一個不錯的“營生兒”,是發家致富的捷徑,那麼教會很快就會敗壞,教會領袖與牧者的神聖職分,也會受到玷污。         如果教會領袖被金錢引動,心中起了貪慾與野心,在接受奉獻,尤其是接受海內外資助上不警醒,不謹慎,不清潔,那將使整個教會陷入到泥沼之中。而教會看重金錢,亦可導致教會內部分等級、嫌貧愛富、以“貌”取人。 2. 政治         中國的教會長期處於強大的政治壓力之下,然而這未必不是幸事。雖然幾十年前,很多基督徒難以理解:神為何安排一個無神論的政府掌權?然而如今看來,這樣一個 政府,是神賜給中國教會的特殊禮物。藉著這些壓力,神如同熬煉金子和銀子一樣熬煉中國教會,煉去一切渣滓,煉就純淨、剛強、堅韌的信心。在這樣大風大浪中 […]

No Picture
透視篇

5.12地震反思:中國近代社會轉型的分水嶺

若岩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將近四分鐘的里氏8.0級地震,使許多村鎮夷為平地,失蹤、死 亡人數超過八萬。震中北川,瞬間成為一座死亡之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近距離地直面死亡,渺小的個人與巨大的國家,同樣感到無力。走訪了四川多個災 區,與許多骨肉同胞交談後,感觸良多。簡單談幾點宏觀的感覺。 直面生死的拷問           許多災區的人明講,過去一心想掙錢,在經歷過如同世界末日的天崩地裂後,他們的人生觀變了,想得開了。過去為了一兩塊錢與人爭吵,現在可以為了做義工花時間、 奉獻金錢,賠人、賠錢、賠力。更有司機擔任志願者,陪我們跑災區;有的出租司機聽說我們是外來的志願者,更主動提議免車費。人們也開始彼此珍惜,愛說感 恩,常常聽到川人對外來的志願者道聲“謝謝”。           地震讓人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觀與價值觀。透過網路,第一手的相片與視頻,在第一時間內衝擊著人們的感官,與災區骨肉同患難。          如果1989年的事件是為中國當時的意識形態劃下了休止符,5.12地震則是為更深層的全民心靈重塑,開啟了契機。紅遍大江南北,講論《論語》做人道理的于 丹,在面對大限生死時,在電視上的言論,除了真情淚水,可說是蒼白無力的。一時間,人們只能用宗教信仰辭彙來描述自己的感受:溫總理坦言,地震讓所有的人 都經歷了一次“心靈的洗禮”;三聯週刊文章,對“心靈的拷問”;林強《真相比榮譽更珍貴》,強調“悲憫的情懷”;電視上不斷播放的“信念就是力量,信念支 援你我生命”。如果89事件導致大量文化精英理想的破滅,開始心靈的流浪,四川之震則是靈魂之震,使億萬中國人開始直面生死的拷問。           這一切都暗示著一場追尋心靈家園的大幕即將拉開──現在才剛剛開始。未來10~15年必將是各種宗教信仰逐鹿中原的時刻,之後,中國的宗教人口比例就會定型。 中央政府新形象           中央政府快速有力的反應,樹立了嶄新的親民形象,川內、川外,海內、海外,一片讚譽之聲。雖然大多數川民對四川官吏仍有惡感,但每每提到溫總理與中央政府時,卻是真心感恩。           從某種角度講,5.12為中央政府洗刷了因89事件而來的道德罪孽,成為其贖罪之日。此次抗震救災,為中央政府積累了極大的政治資本與人文資源,勢必大大增 強其執政的自信心與執行力,為進一步政治体制改革、構建和諧社會提供基礎。在局部與短時間內,可能出現因此而來的濫用權力;但從長遠與基本面來看,政府的 整体行為與上世紀相比,已經受社會極大約束,局部、暫時的衝擊,只能起到洗牌的效果。 地方濫權受遏制            與中央政府的迅速反應相呼應,全國媒体更加相對透明、獨立地對震情進行跟蹤報導,並在一定程度上與地方政府的利益形成對峙,產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新聞媒 体在力量與利益格局上的重分配。中央與地方政府相互依賴又有張力的微妙關係所形成的定式,在這次救災過程中被打亂,中央政府以鐵腕的指揮與反應深獲民心。 如此發展下去,地方政府的腐敗,將受到中央親民政策與媒体監督的雙重打擊,加上民心所向,有可能更多遏制地方的濫權。 民間力量大覺醒           除了中央政府與軍隊的快速反應,民間力量的展示參與是本次救災的一大亮點。如果沒有民間力量的參與(志願者、企業、NGO),單憑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淺談中國教會中的一些問題

Gian-hung Li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Mature faith should not be built upon the basis of miracles, but upon attention to God’s word. No matter what problems arise, there is then an authoritative answer.          The rap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