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有一份愛,為你而來(郭為)2017.08.21

這份來自上帝的愛,是為每一個破碎不堪的靈魂所預備的。在這個遍地是虛假之愛的社會中,這份真愛,算得上奢侈。主耶穌已經發出祂的邀請函:“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每一個願意說“主啊,我是個罪人”的有福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第一鋤——邊疆訪宣之路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陸樺 第一次踏上為期半個月的訪宣之路。 邊疆的福音工作,較其他地方難開展。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使我們不能和他們明講福音,只能以慈惠慢慢建立愛的聯結。長期的民族偏見和敵視,砌築了難以逾越的高牆。尤其是過去了的那個腥風血雨的夏日,多少家庭支離破碎,多少無辜的生命隕落!W族的有些孩子永遠失去了父輩,失去了全家的經濟依靠,失去了未來。有些孩子從此過上孤苦的生活,甚至流落街頭。 這讓本就岌岌可危的民族關係,更陷入仇恨的深淵,彼此認同感越發遙不可及。 這些W族的孩子,就是我們關注的對象。去年的夏令營,我們的弟兄姐妹在美麗天山的腳下,和這群孩子載歌載舞,對他們有了一定的瞭解和認識。今年還是在那裡,更來了許多來自各地的大哥哥、大姐姐,陪著他們一起唱歌、跳舞、做遊戲。還宰了一頭羊。有些孩子已經很久沒吃過肉了。他們幾個月前就盼望這一天,像盼節日一樣的盼望。 我們這次特地為他們帶去了泰迪熊。孩子們用棉花充填泰迪熊,給泰迪熊穿上能區分性別的衣服。X老師長期在邊疆工作,對那裡極有負擔。她告訴所有的家長:“做這個手工的目的,是讓孩子懂得,他們就像這些泰迪熊,媽媽、奶奶含辛茹苦地餵養他們,如同他們一點點地為泰迪熊充填……這讓孩子懂得感恩。同時,家長也能藉此看到孩子一天天長大。” 她又說:“知道你們生活得很艱辛,我們願意在背後默默地支持你們、關懷你們、幫助你們。”聽罷,許多家長與孩子,抱在一起哭了。或許他們身邊,從來沒有人對他們講過這樣的話,或許他們已經習慣了周邊投來的漠視眼光,或許他們很久沒有被重視……  愛,能喚醒麻木;愛,可融化冰封。上帝的愛,讓人彼此間不再敵視、隔閡。 《箴言》3:27說:“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 。”我們希望幫助這些孩子完成學業——教育的落後,造成W族人固步自封的觀念,且易被人利用。希望他們能走出自己民族居住的圈子,到外面完成學業,然後再回到家鄉,造福本族的人民。 要完全打開他們的心,是不容易的。就如同開墾堅硬的土地,當第一鋤下去的時候,可能砸到亂石,火花四濺。然而如果沒有第一鋤,哪來第二鋤、第三鋤……第一鋤,或許我們看不到任何明顯的效果,但總要前赴後繼,不斷開墾下去! 作者從事建築工程行業,現居上海。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獎之下,必有人信?

小橘燈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年來,不管是海外華人教會,還是中國國內的一些城市的大型教會,都趁著節慶日,舉辦大型的“音樂會”、“有獎競猜”等活動。原因是,閑著沒事來教會的人太少了。但如果有獎品,有免費午餐,有車全程接送,來的人就多很多。 聖誕節,成了各大華人教會比拼的機會:重金打造的抽獎禮物、明星大腕的助陣、豪華低價的營會……甚至以廣告形式登上了報紙! 有些報刊,乾脆騰出一整頁來,專門刊登與宗教有關的資訊。諸如前不久,看到一家華人報紙,在最顯眼的地方,用美圖和顯赫大字印著“xx團契將於xx日,舉辦大型聖誕抽獎晚會!特等獎iPad mini一台、一等獎32寸三星液晶彩電一台、二等獎家用電冰箱兩台、三等獎微波爐三台,外加10名幸運獎。禮品驚喜多多,盡在xx團契!” 好笑的是,在該廣告的下端,刊有佛教慈濟最新的賑災資金捐助公告——慈濟xx會員捐資xx萬披索、慈濟xx自願者趕赴災區重地,進行醫療救助等。這兩大塊內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知當你看到這兩個廣告時,有什麼感受?當一個無神論者看到時,我估計可能會有3種感受:第一,看來宗教還是滿流行的,都登廣告了!第二,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嘛。一個高調慶祝、重金打造聖誕節、一個高調展示自己的慈善捐款,看來都很有錢!第三,對比一下,基督教拿錢給自己人慶祝聖誕,佛教的拿錢辦慈善,看來還是佛教體恤貧苦之人吶! 對此,我作為基督徒,有很深的感觸。聖誕節原本是為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但現今有多少教會,還能真正秉持這個傳統?教會在聖誕節時,人擠人,人貼人。可這些人是為了免費的晚餐,為了重金打造的禮物,還是為了釘十字架的耶穌呢? 抓住人的弱點,再加上新奇百變的手段,的確能吸引人到教會。但來到教會後, 是否有人正確地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呢?如果教會本身,眼光已經從上帝那裡挪開了,信徒已經越來越冷淡,又如何教導新來的人呢? 來到教會,卻看不到耶穌,那麼來的人越多,就越有禍!《馬太福音》23:15,清楚地記載了耶穌責備法利赛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這是痛心的!用物質引人到教會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把人引到教會中,卻看不到那教會的主。 有三樣東西,對很多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第一,太美的東西,比如:天然的景色、天生麗質的面孔;第二,美食;第三,物質享受。總結這3種吸引人的東西,無非是聖經所說的,“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 (《約一》2:16)。 奧古斯丁他老人家早就說過:“在人性當中,有一個很深的地方,是這些東西都填不滿的”。 然而,人還是會努力嘗試,看能否得到短暫的滿足。物質帶來的喜悅是暫時的,像喝鹽水一般,讓你欲罷不能。真正能填滿空虛的人心的,唯有上帝本身。這是我們基督徒,都深知的。 倘若用盡一切辦法,把人拉到教會,卻讓其依舊忍受靈魂的孤獨和無望,那就真如耶穌說的: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太》23:15) 作者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生命為何如此蒼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業富士康(其母公司鴻海精密集團,躋身世界500強),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12連跳”的員工自殺事件。隨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從高空墜落、消逝,那殷紅的鮮血拷問著整個社會: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生命緣何變成難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細數那些一躍而下、驟然逝去的生命,發現他們多為20來歲、風華正茂的青年,甚至還有10幾歲的“90後”!在人生如“早晨8、9點鐘的太陽”、本當絢麗綻放的當兒,他們卻前仆後繼地奔向死亡,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在過往10多年中,筆者服事國內年輕學子時,就已經發現,多年來流行在大學校園中的,竟然是“鬱悶”、“寂寞”、“崩潰”等詞語。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 龐,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們的嘴中不經意間就會蹦出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隻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感覺有些 光亮,但是總找不到出路,最後死在窗台上!”那樣青春的年齡,這樣老氣橫秋、悲觀厭世的話,著實不能不令人震驚! 生命的四大根本問題            困惑著人、讓生命不能綻放出絢麗色彩的原因,是人對生命的4大根本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問題一:我到底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           問題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問題三:我為什麼要活著(生命的意義)?           問題四:我如何才能活著(生命的依託)?           這四大所謂“哲學上的難題”,讓古今中外、古往今來多少哲人、學士,殫精竭慮、傷透腦筋,也催生出無數宗教、哲學理論甚至主義。然而,卻鮮有令人信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答案。           其實,在一個不認識真神的世界中,這4個問題,本就無從尋得答案。因為有限的人類,要解答這些超越人類理性限度的問題,實在是有心無力。對此,咱們孔老夫子 就很誠實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連生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死呢!”)西方的存在主義者乾脆說:“你問這些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於是,人類便活在一個不知生死、沒有意義的“空虛混沌”狀態,“像碎片一樣活著”(《南方週末》對富士康員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願地墮地,在淚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慾望和名利中掙扎、沉浮,在心靈煎熬中獨自舔撫傷口,也在惶恐、無奈中等待死亡。 來自天上的啟示           人類的無助和無奈,在於想抓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其實,我們若能謙卑一點,承認人類有限,承認我們的生命已經被罪污染,而 與本源有了阻隔,然後接受來自天上的啟示和救贖,那麼我們將看見,那4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此的簡單明瞭:“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 祂,直到永遠!阿們。” (《羅》11:36)。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只要像你!

我只要像你! 方周        有一位老師叫Sandra,她讀了一篇文章,得知在某個國家,有一個學校,急需她這個專業的老師。Sandra一直盼望到外國傳播福音,因此,她申請了那個職位。        Sandra到那個學校的第一天,就與校長見了面,校長說願意和她簽兩年的合同。當她拿起筆來填表的時候,校長又說:“在你簽字之前,我要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你信什麼教?”她回答:“我是重生的基督徒。”         他說:“我們這兒沒有基督徒。只要你在學校,就請你不要提任何和基督有關的事。”她回答:“謝謝你讓我知道你的要求。如果這是你們學校的政策的話,那麼我不能簽這個合同。我今天就回國。”        校長一下子楞住了。然而她決心已下,不願意接受挾制。校長懇求她再考慮一下,隔天再給他一個答覆。        她答應了。那天晚上,在旅館,她禱告了大半夜,求神向她的心說話。她這樣跟神說:“主啊,我花了一大筆錢到這兒來,目的是見証你的救恩。現在,我沒法做這個見証了。”         她覺得她的心都碎了。主卻對她說:“以前你在自己的國家,用語言傳福音;現在在這個國家,你要讓我的生命通過你的生活而發出光來。活出福音的代價,比口頭傳講福音的代價更大。記得,我來是要服事人,而不是受人服事。做他們的僕人,向他們做出福音的榜樣來!”          第二天早上,Sandra回到校長那裡,簽了一紙合同。          Sandra自願當了全校“差生”的教師。這些孩子本來個個出名地懶惰、沒教養、不愛學習。然而,她的愛,使得這些孩子由最壞的學生,一點點變成了最好的。           Sandra的本事傳遍了學校,越來越多的家長請她家訪並輔導孩子。她成了深受全校師生和家長喜愛的老師。          當兩年合同期滿的時候,Sandra去見校長,為她有機會在學校工作兩年而表示感謝,並且要回“保存”在他那兒的護照(這是當地政府的要求),因為明天她就要回國了。           出乎意料,校長竟然拒絕把護照還給她。原因嘛,家長們舉行了一次特別會議,要求校長不要將護照歸還給Sandra,藉此強行留下Sandra(儘管這是違反慣例的)。           Sandra對校長說:“我保証六個月後一定回來。但是現在我必須回去,探望我的家人。”           她這樣保証了,校長也就將護照還給了她。她接著大膽地向校長請求:“既然這是我在學校的最後一天了,你是否准許我講講我的耶穌呢?”           “噢!你講一整天都行!”            她興奮極了,跑回住處,放下課本,拿起聖經,回到學校。            那一整天,她從《創世記》一直講到《啟示錄》,毫無阻攔地佈道。           […]

No Picture
事奉篇

縮水的福音

陳英元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很多人認為,只要一個人口裡承認耶穌基督為救主,他就可以得救。以耶穌基督為生命的主宰,則是 可有可無,和得救無關,不妨以後再說。有人甚至認為,基督徒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只要“得救”就好,生活可以我行我素,事奉則是額外的;到了第二階段 才要努力事奉,為的是“得獎賞”。        也就是說,一個人得救與否,完全取決於他是不是做了決志禱告、受浸禮,而不在於他的生活是否反映出悔罪、付代價跟隨主的信心。甚至,他以後若是離開了教會,也會因為做過決志禱告,那一時的感動,就保証了永恆的生命。         這個觀念,會導致人在傳福音時,先傳好聽的,比如“平安喜樂”、“主對你一生有美好的計劃”等,換來一個決志禱告。至於跟隨主需要付代價,則要等到對方信心成長以後,再告訴對方。         這完全扭曲了主的福音,把主的福音變成“免費的福音”、“先進門再說的福音”。         難怪很多人進入教會後,發現自己“被騙了”:“怎麼和剛開始講的不一樣?”“什麼?每個星期都要聚會?”“還要十一奉獻?”甚至因此不願意在信仰路上走下去。         這種福音觀,還導致教會中許多人認為,反正自己已經得救,可以稱為“信徒”了,沒有必要再付出代價去當“門徒”了。教會裡常常是20%的人服事80%的人,因為80%的人始終沒有進入“第二階段”,而且還理直氣壯。         這是“縮水的福音”!持這種福音觀的人,只記得 “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卻忘記“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4-17),忘記“主”不 僅僅是一個稱謂而已——當人稱耶穌為“主”的時候,是要接受耶穌基督對自己完全的掌管和主權的!          接受“縮水的福音”來教會的人,多數變成“坐”禮拜的基督徒——信主時不清楚要走的是窄路,信後也不談信仰的實踐。難怪許多教會無法成為神的見証人,反倒頹喪、軟弱,淪為社會的“邊緣價值”群体。 何謂跟隨         聖經中主耶穌說“跟隨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路加福音》9:57-62,講到三個要跟隨主,卻被主拒絕的例子:          有一個人對主說:“你無論往哪裡去,我要跟從你。”主的回答卻是:“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指出那人不清楚前面的道路是艱苦的,隨意說要跟隨。主拒絕他!          另一個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主回答他:“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那人找藉口,下不了決心,主拒絕他!         還有一個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主回答他:“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留戀、躊躇,主也拒絕他。         這三個人都是帶著某種程度的“信心”來到主面前的,但都被主拒絕。         主耶穌用了許多比喻,說明跟隨他進神的國,是什麼樣的過程。這個過程往往包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