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不要迷失在“糖衣”中——對於學生福音事工的一點反思

彭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傳福音,是基督徒重要的使命。近年來隨著中國大陸的開放和發展,大批像筆者一樣的留學生,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求學,其中許多過去沒有聽聞過福音的留學生,被帶領歸信基督。        在感恩的同時,我們也看到在學生福音事工當中,逐漸積累了一些迷惑人的傳統,使得福音工作產生了一些方向性的偏差。筆者的經歷委實有限,但是從學生事工經歷和聖經教導中,有些許的領受,願意在此就自己所觀察到的、學生福音事工中的一些誤區,做一點分享。 有效的是藥,不是糖衣        筆者認為,如今在一些教會的學生福音事工,乃至整個福音事工當中,有一個重要問題,非常需要釐清,卻很難釐清,那就是:基督徒在福音事工中的責任,到底為何?       《馬可福音》16章15-16節中,耶穌教導門徒:“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誠然,我們本著愛心,熱切盼望 我們傳福音的對象都能夠歸信主耶穌,與我們同享永生的祝福。然而,主的啟示也是很明確的:基督徒的使命在於傳福音,而被傳的對象最終是否信主,責任並不在 傳福音者。        一個原本不信主的人能夠最終信主,是因為神的大能,以及其本人的回應,並不是傳福音者的“功勞”。同樣,如果被傳福音者始終抵擋、不肯信主,雖然可能與傳福音者在策略上的失誤有一些關係,但是決定性的因素,還是其內心的剛硬。          釐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並不是為了推卸責任。“‘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10:13-14)可見神在福音事工上,給了我們很大的託付。        然而如果我們不能明確自己的責任在哪裡,就不能夠盡好我們的責任。從福音事工的實際情況來看,很多基督徒確實沒有搞清傳福音者的責任和神的工作之間的界線。 既然被傳者是否歸信的責任並不在傳福音者,傳福音者的主要使命就應該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聽到福音,並正確地理解福音”,而不是“如何讓更多的人能夠接受並 相信福音”。但非常不幸的是,很多教會和團契福音工作的核心,恰恰是後者。       不要小看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如果我們福音事工的核心,在於如何使人接受、相信福音,那麼我們難免就會注重傳福音的方式、方法,超過福音的內容。這實際上是本末倒置。       打一個比方來說,在藥粒的表面裹一層糖衣,幫助病人更容易將藥服下,這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有益的。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醫治疾病的是藥,而不是糖衣。同樣,以 合適的語言、措辭、活動形式、切入點等等,來輔助傳遞福音,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們迷失在這些“糖衣”當中,而忽略了信息本身,那就失去了我們傳福音的 初衷。 重心錯置產生的惡果       這種重心錯置在福音事工中的惡果,就是錯誤的福音策略。 我們常常聽到,比較有經驗的同工教導新同工:傳福音的時候要“有智慧”,避免引起對方的“反感”,別把人“嚇跑”。這些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實際的操作 當中,往往會變味。比如為了不引起對方的“反感”,傳福音、作見證的基督徒,往往傾向於傳講比較容易被人接受的信息。對於容易引起抵觸的信息則避而不談, 或者儘量少談、晚談。       很多人傳福音的時候,往往會強調上帝對人的愛、聖經上的良好的道德律,以及信主以後對人物質或靈性上的好處,如禱告 […]

No Picture
透視篇

廿一世紀中國福音事工的挑戰

大信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主對我說﹕“人子啊,你要發預言,向風發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結》37:9-10         幾百年前,一位西方宣教士站在澳門,曾向古老的中華大地發出悲憤的吶喊﹕“岩石啊,岩石啊!何時你才能裂開?”眺望神州茫茫土地上,無數枯乾的靈魂在發出求救的呼聲,他希望飛奔入枯骨當中發預言,宣講神生命的信息!可惜,直到他離開世界,都未能踏進這一片他所渴想的土地半步……          中國曾是一塊頑固的岩石,一塊不能裂開的岩石,但是幾百年後的今天,我們看見神以衪的權能打開了這一“岩石”的大門!福音不但傳入中國,宣揚在神州大地上,而且還在這一片土地上扎根、生長、開花、結果了!教會在中國已經深深扎下了根,沒有任何的力量和權勢可以消滅他,“陰間的權柄也不能勝過他”(《太》16:18)。          尤其是在廿世紀這百年的歷史裡,中國教會在苦難中經歷了火煉的洗禮,從襁褓中的嬰孩逐漸成長,經歷諸般試煉考驗,成為準備有大作為的青年。廿世紀的血淚,將成為廿一世紀中國教會復興發展的種子,使中國教會在未來承擔在普世教會中當肩負的責任。 一、火煉洗禮的廿世紀           過去的一百年,對五千年中華民族的歷史而言,是不平凡的一百年,而對中國教會來說,更是不平凡的一百年。 1. 五十年的戰亂與試煉         本世紀初,延續了兩千多年的帝國封建体制,被一位傑出的基督徒政治家--孫中山所帶領的辛亥革命所推翻。但革命的果實,不久就被“復辟帝制”的袁世凱所踐踏。接著的幾十年,中國飽經戰亂的蹂躪。護國戰爭、軍閥混戰、國共內戰、以及艱辛的八年抗戰,使中國飽嘗了戰爭的苦楚。直至一九五零年,全面性的戰爭才告結束。          中國教會在戰亂當中飽經試煉。一九零零年義和團運動,使中國教會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逼迫。當時全國有西方傳教士近二千人,信徒約十一萬二千多人,而在義和團運動中,傳教士就殉道二百四十一人,中國信徒殉道則達二萬三千多人。中國教會是以這眾多殉道者的血為里程碑進入廿世紀的。在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二九年,在知識界興起“非基督教運動”,又使中國教會過早接受了一次思想領域的圍剿。其後的種種戰亂,使中國教會與中華民族一起飽經蹂躪。但五十年的戰亂,並沒有使中國教會消散,反而增長為近一百萬的信眾,並藉著本色化運動,使福音終於在中國本土上深深扎下了根。 2. 三十年的運動與逼迫         新政權成立後的三十年,以毛澤東為首的共產主義者,將共產主義理論在中國試驗的結果,引發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土地改革、鳴放運動、“反右派”鬥爭、大躍進、人民公社,以至達到高潮的文化大革命,這些運動一次又一次打擊了人生存的尊嚴,中華民族的人格也在這一次次運動中被扭曲了。         中國教會在新政權下,開始經歷長時期的壓制與逼迫。每一次的運動對教會都是嚴重的衝擊。在全民範圍裡興起的這一系列運動,使中國教會在被迫中選擇了“地下教會信仰”的路線。在苦難與逼迫的道路上,中國教會更貼近了走十架道路的基督,也經歷了神奇妙的保守與聖靈能力的恩膏。“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賽》42:3),這正是中國教會的寫照。中國教會在苦難中,成為“火煉過的精金,高壓過的寶石”,見證了榮耀的主勝過十架苦難、從死裏復活的能力!三十年的逼迫使中國教會增長了二十多倍,從一百萬增長為二千多萬。 3. 二十年的開放與復興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鄧小平復出,並開始推行改革開放的政策。改革開放政策引來了各個方面的復甦:首先在經濟領域,藉著“農業生產承包責任制”的推行,使農民先富了起來,而“個体戶”等私營企業經濟的許可,又使市場經濟的活力被釋放出來;在教育領域,恢復“高考制”,重建大學教育機制,使得青年人重獲發展成長的機會,知識份子再一次被社會所尊重和肯定;在文化領域,也漸漸脫離“一片紅”的情境,開始呈現多樣化、欣欣向榮的局面(尤其是85至88年,以及97年之後至今)。          中國教會在這個時期也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在相對寬鬆了的政治環境下,巡迴佈道事工經歷極大發展,八十年代起,復興的浪潮開始從溫州、河南,遍及到安徽、山東、江蘇、浙江等地,九十年代又以東北為首的北方省份發生福音的復興。這樣,進入廿世紀末的時候,東半個中國福音傳播的局面基本上打開了。九十年代又一個復興的領域,出現在中國知識份子階層中。89年之後,在知識界掀起了罕見的“基督教熱”,並在全國各大專院校裡,湧現出無數的查經班及學生團契。另外,在北美的中國留學生中,也掀起了歸主的浪潮,而且在其中神不斷興起獻身者。          中國教會陪伴著中華民族在廿世紀經歷了不平凡的百年,那麼在即將到來的廿一世紀又將會如何呢? 二、充滿挑戰的廿一世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