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禱告

重症監護的醫生遇到了那最偉大的醫生(漁夫)2017.05.12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7-02-17 17:30:08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12

 

編按:凱瑟琳∙巴特勒(Kathryn L. Butler)是位加護病房的外科手術醫生。她最近選擇不再從事臨床工作,留在家裡以自學的方式教導孩子。同時,她也花部分時間在哈佛大學醫學院教課。這篇文章摘自她的見證。

 

我感覺上帝離棄了我,直到我見到醫學上的神蹟。

我的目光不時地飄過心臟監控器的視頻,病人心跳的間隔逐漸的拉長。也就是說,在他顱內流出的血正在擠壓他大腦的功能。這個病人才22歲。他在睡夢中被入侵的暴徒用棒球棒狠狠的擊打頭部。他的妻子也同時被攻擊,當場死亡。他們四歲的孩子在旁目擊所有的過程。

我對急診室的混亂有種莫名的感覺,我樂於有機會去幫助在絕望中的人。但是,這次,當我將手擺在病人的主靜脈時,我卻難以集中精神。我不能不想到他那才四歲的孩子,這種親眼看到父母被殘酷攻擊的情景,將一輩子烙印在他小小的腦海中。

就在我還在掙扎思考的時候,救護車又送來一個15歲的男孩,他被槍擊正在與死神搏鬥。醫護人員正用心肺急救的方法想要把他挽回。在一時衝動下,我拿起外科手術刀,衝到他那裡,用我顫抖的手打開他的胸膛。當我看到那張開的傷口,子彈正好撕碎了他的心臟大動脈。我們根本無法救回這條生命。

就在我努力的不讓自己的眼淚奪眶而出時,又送進來一個15歲的男孩。又是槍擊事件。這次,槍彈擊中他的頭。

我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想,至少我可以縫補他的傷口,清理他的外傷,讓他的家人能再見一次他們所愛的孩子。我才做到一半,急診室的大門打開了。我抬起頭,看到他的母親走進來。她突然僵在那裡,然後,嚎啕大哭,暈倒在地上。我脫下沾滿了血的手套,急忙走出去,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上帝隔離

第二天早上,當我值完班後,我的腦海裡不停地在質問。為什麼人會對其他人的生命如此地輕蔑。這幾個病人都面對了另外一個人,但是,那個人卻不認為他的生命有任何價值。上帝怎麼能夠允許這樣的邪惡存在?

我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長大。我們遵守一些基督教的傳統。但是,我們從來不讀聖經,也從來沒有一起討論過什麼是福音。對我來說,做基督徒就是做好人。

那天,離開醫院後,我漫無目的的開了好幾個小時車。大概離我家有好幾百英哩路。最後,我將車子停在一座橫跨康奈迪克河的橋上。橋的四面都是山。10月的陽光在水面上將天空照得五彩繽紛。在我的下面,河水反映夕陽,好像光亮的金屬。

我的手緊握著橋上的欄桿,我朝著風,深深的吸口氣。我想感受什麼……卻毫無任何的感覺。我微微的張開口,想要禱告,但是,腦中卻一片空白。

我深深的感覺與上帝隔絕了。我覺得如果上帝曾經存在過,祂現在卻離棄了我。

從那時開始,我成了一個懷疑主義者。懷疑讓我覺得沒有希望。在沒有希望的狀態中,我完全的絕望。我幻想能有個永恆的睡眠,麻木,甚至滅絕。每天自殺的念頭不斷地出現在我的意念中。我幾次衝動地想再回到那個康奈迪克河上的橋那裡,跨過欄桿,跳入河中。但是,因為我愛我的丈夫司考特,所以,我每天還是回到家裡。

過了幾個月,司考特丟了工作。我還在為邪惡的問題掙扎,但是,司考特卻在困境中去教會找答案。他開始讀聖經,竟然接受了耶穌為他的救主。司考特邀請我與他一起去教會。我還在對上帝的失望中。當我最後為了妥協,與他去了教會時,教會裡的唱詩、崇拜儀式,都讓我感覺格格不入。他低頭禱告時,我睜著眼睛,想到的都是教會之外的事情。

又過了一陣子,我從急診室調到加護病房。在我的病人中有一位叫做榮諾。他是個中年人,卻得了心臟病。在心臟病發時,他的腦部因為極度缺氧而受損傷,必須靠人工呼吸器幫助。他可以睜開眼睛,但是,目光中毫無意識。他似乎對四周的環境沒有感覺。神經科醫生都說他不可能恢復。

榮諾的妻女每天在他的床邊禱告,求神蹟。他們無法接受他們所愛的,那位原來熱愛足球,經常歡笑的人,從此不再認識他們。

有天早上,加護病房裡傳出一個有點五音不全的歌聲。我轉頭看,發現榮諾的妻子在他的床邊歌唱。她還將他的手握在懷中。當我走向他們時,她展開了笑臉。“我昨晚不斷地禱告。今天,當我醒來時,我知道一切都要好轉。上帝告訴我,他會復原。”

我不得不羨慕她的信心與盼望。我兩者皆無。然而,她丈夫的症狀報告並沒有顯示一切都要好轉。

接下來的整個星期,她每天都會在床邊唱他們夫婦兩人都喜歡的歌曲。她大聲禱告。她也大聲的祝福所有在旁邊的人。我與同事們都盡量地隱藏我們的憂慮。我們彼此在目光的交流裡感覺,這真是令人傷心的愛情故事。

一天下午,她與女兒對著我大叫。我急忙到他們房間,心想不知要如何與他們對話。她告訴我說:“當我們叫他動動腳趾時,他的腳趾居然動了。”

我傾身過去,到榮諾的耳邊,叫他的名字,然後,我說:“動”。啥也沒動。我告訴她說:“很抱歉。看來,那只是本能的反應。”

她堅持說“不是這樣的。你看我。”她將手擺在他的肩膀,對著他的耳朵大聲喊叫,要他動動腳趾。他果然動了腳趾。

第二天,他轉動了頭,面對他們。然後,會按照指示眨眼。兩個星期後,他醒了過來。再過一個星期,他可以坐到輪椅上。

神經專科醫生起先認為他最好的情況就是,有時眼珠可以跟著活動的目標移動。沒有人預測到他的復原,醫學無法解釋這個現象。

 

承受我們的苦難

我想,我所看到的是個神蹟。但是,我還是在與上帝掙扎中。祂怎能一方面賜給人祝福,而另一方面,又允許苦難?

司考特鼓勵我讀聖經。我從福音書開始。然後讀《羅馬書》。那些熟悉的字句,因為我打開了心,讓我體認到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上帝的手筆。祂為我們承受的讓我感到窒息。祂親自面對破碎的心。祂也面對邪惡。祂甚至為了我們承受如此的苦難。

《羅馬書》5:6-8節,“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唯有基督在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上帝的愛在這幾節經文中向我們顯明了。因為,祂知道什麼是苦難。祂親身體會了苦難。

在我的絕望中,主為我架設了一個完美的畫架。基督叫拉撒路復活,使其他的人因此相信。祂為自己的榮耀救贖人的苦難——槍傷,悲哀,失業,甚至在橋上的絕望。祂每天像晚霞的色彩繽紛那樣祝福我們;但也在我們每口氣間可能會面對的掙扎中,祝福我們。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隔岸觀火(吳蔓玲)2016.10.17

pic1-trump-clinton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0.17

 

每個月,我們聚一次,12個人就像是個小小的聯合國:有非洲辛巴威移民、英格蘭移民、蘇格蘭移民、烏克蘭裔和馬其頓裔——把她誤為希臘人,會惹她不快的。

當然,還有來自台灣的我們。在我們這些分不清華人歷史的朋友眼中,我們就是華裔。

只要我們這群人中的男士們在場,就格外熱愛討論時事,而美國大選是新近閒聊的熱烈話題之一。

pic2-trump-clinton-1

咱們假投票

說來好笑,我們這些住在加拿大的人,誰也沒有美國投票權,但就愛隔著邊界熱談美國大選,還隨著選情乾著急。而今天,不記得是誰出的餿主意,要大家捏著鼻子忍著痛(因兩個候選人不盡理想)來假投票。

我嘀咕著,若是待會兒選票沒有一邊倒,可能要大亂;沒想到結果居然是10比2,我和另一位姐妹成了眼中釘!

由於多數是六七十歲老人家,要早睡早起,平常大家聊到9點多就要回家了,但這一天,卻是七嘴八舌、欲罷不能……我的耐性快要被磨得穿孔了。

總算散會回到家,卻總覺悵然。想了一下,找到了原因,就是我們花了2個小時談美國選情,但卻連一句話也沒有為美國選情代禱。

pic3-by-tpsdave-new-york-city-81533_1280

為萬人和在位的禱告

那要禱告些什麼呢?我翻到保羅建議為在上掌權禱告的那段經文:“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

細思這段經文,赫然發現自己過去讀這段經文,都是把為萬人懇求和為一切在位的人禱告分開看。

但是,這段經文清楚指出,必須為兩者禱告,我們才能夠過敬虔、聖潔、無需太多誘惑、端正且平靜的日子。其中,為萬民禱告的重要性,高於為一切在位的禱告。

這次的選舉主要考量之一,就是大法官空缺握在下一任總統的手中。墮胎、同性婚姻等議題,可由大法官閉門投票決定。

不由想起多年前加拿大前總理保羅・馬丁(Paul Martin)在施政時,曾表示自己個人反對墮胎,但是基於人民墮胎的亂象,而立了新的墮胎法。(註1)

pic4-paul_martin_2004

這是最好的例子說明,當人民道德走下坡時,儘管執政者的個人理念與聖經相合(保羅・馬丁是天主教徒),但是為了治理人民的亂象,有時會被迫做不合於自己理念的決定。

更何況,民主國家的總理或總統不是君王,是受制於民選代表的決定,而理論上民選代表是基於民意行事。

想到保羅・馬丁前總理的兩難決定,我頭一次意識到,在為一切在位者禱告的同時,也必須要為人心禱告。

地上的政府的責任是以人民的福祉為念,治理並保護百姓;然而,政府往往是觀望民風行事。從而,誰當選下屆總統固然重要,但百姓的心靈脫離虛謊、私我的價值觀,重新回歸合乎聖經的價值觀更是重要。

使徒保羅建議我們為萬人禱告,這萬人不但包括我們居住所在國的同胞,更是全人類。所以,在我們為美國選舉切切代禱時,我們也必須祈求上帝的真理能夠顯揚於萬人當中,世界各國的民風能夠回歸合乎聖經的教導,並且救恩能夠遍及全世界。

 

1. “I am personally against abortion on demand, but I believe it is very clear that there must be legislation brought in that will deal with what is becoming simply a mish-mash of approaches.”–Paul Martin (Halifax Daily News, July 20, 1989)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透視篇

為什麼我眷戀的家留不住我?(亞米)2016.09.23

亞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9.23

%e5%9c%961-by-pezibear-shell-772049_1280-1

“為什麼我眷戀的家留不住我?”這是我在一本書裡看到的。原話是這樣的:

“為什麼我眷戀的家留不住我?一個地方再美麗、再安定,留不住有呼召、有異象的澎湃。”

每讀一遍,都能觸動我的心。過年這幾天,我更深地經歷了這句話的含義。

 

只想遠走高飛

爸媽離婚後,我就不喜歡我家了。小學畢業後,我一個人去大城市讀書,就是為了逃避家。

10年過去了,我的心離我的家好像很遠。我不太想跟我的家人扯上關係。他們過他們的生活,我追求我的人生。反正我是不可能按著家人的期待——找份好工作、嫁個好老公、買車買房、升職加薪、光宗耀祖——活著的。

家裡幾乎沒有我的東西,我全部都搬到學校去了。

過年回到家,看到我那空蕩蕩的房間,再看看妹妹那佈置得很溫馨的房間,突然意識到:原來我心裡一直有這樣的想法——畢業後遠走高飛。

所以,我不會把東西留在家裡,不會管我的房間是否乾淨、整潔,反正以後我都不會回來住了。即使偶爾回來,我也選擇去媽媽那兒。

 

有點眷戀了

這是一年前的想法。過去的這一年,上帝打碎我、拆毀我,又重建我、更新我。我的心態有了很大的改變。

我開始看到我在家裡的角色。我信靠的耶穌是“光明之子”、“和平之君”。我選擇了跟隨祂,就要效法祂,成為家裡的光和鹽,使人和睦,而不是做一個逃兵。

隨著跟上帝的關係越來越近、更深地經歷祂,我對家裡的態度也不一樣了。

以前充滿苦毒和抱怨的心,開始有了一點愛和憐憫。看爸爸的時候,不再是“他不愛我、他不在乎我、他錯了、他傷害了我”,而是“他不認識上帝、他不知道這個世界有一位上帝深愛著他、他不知道上帝可以赦免他一切的過犯、他不知道他所追求的平安就在耶穌基督裡、他不知道在基督裡有永生……”

所有的苦毒怨恨,都在基督的愛和憐憫中消失了。

%e5%9c%962-by-glamazon-picture-763262_1280-1

今年春節,我和妹妹去外公家。

外公家的風景非常美,周圍有山、有水、有竹林。那幾天天氣非常好,陽光燦爛。漫步在田野裡,享受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好幸福啊!所以,我有點眷戀我的家鄉了——它坐落在山區、很偏僻、不富裕,但是很美麗、很舒服。

年初二,我們一家人去二叔公家吃飯。我爺爺有4兄弟,所以全部聚在一起有30幾口人,彼此的關係都很好、很和諧。

我爺爺是長子,我爸爸也是長子,我是長女,底下有十幾個弟弟、妹妹,最小的剛出生,都是非常、非常可愛的孩子。看到他們,我就很開心。

那晚,大家在飯桌上討論,要在鄉下老家蓋房子,以後我們這個大家族就可以一起在老家過年,那可熱鬧了。但是,我的心情有點沉重,因為工作原因,很可能接下來幾年,我都沒辦法回家過年。

本來,我是很高興的——終於不用回家過年,可以遠離春節的紛紛擾擾和是是非非了。現在卻有一點傷感。

晚上我坐在床上想:留下來好像也挺不錯的。可以在家鄉找一份好工作,環境又非常舒服,可以很好調養我的身體。

過去這10多年,我都沒能和媽媽一起生活。如今我畢業工作了,終於可以彌補對媽媽的虧欠。爺爺、奶奶年紀很大,他們辛苦了一輩子,一手把我帶大,很想好好地孝敬他們、陪伴他們,直到他們回天家……

這許許多多的眷戀中,最大的是,我可以留在我的母會服事,復興年輕的信徒。

 

是時候打敗了

選擇冒險和突破,對我來說並不是很大的挑戰,但是對很多人來說,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很多時候,人選擇安逸的生活,是因為“大勢所趨”、“環境所迫”、“本性使然”。工作、結婚、生子、買車、買房,這是“生活必要元素”。

我有一位好朋友,前不久結婚,對方是父母眼中的“白馬王子”。得知她結婚的消息,我差一點就哭了。我非常難過,因為她雖然是基督徒,但她的婚姻中,看不到上帝的影子。

是時候結婚了,所以她結婚;是時候買車了,所以買車;是時候買房了,所以買房。好像上帝被“是時候”打敗了,被晾在了一邊。上帝沒有話語權。

%e5%9c%963-by-fengfei1990-suyan-766428_1280-1

不再是我喜歡、我想要……”

我沒有權利去評判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選擇安逸或選擇冒險,都只是很小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是否願意無論在任何環境中,“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這算是第一次,這10幾年來,我第一次有想留下的念頭。我在上帝面前安靜時,我知道,問題的關鍵並不是我留下或不留下,而是我是否要順服上帝的呼召。

服事上帝,是我最大的夢想。這麼多年來從未動搖過。我也是那種喜歡冒險、喜歡挑戰的人。所以,要離開家鄉,對我來說,並不很掙扎。

昨天晚上,我在上帝面前安靜的時候,我看見新的自己——我不再是“我喜歡、我想要”了。曾經,“我想要……”坐上我生命的寶座上:“我想要服事上帝、我想要復興年輕人、我想要……”而現在,“上帝想要……”徹底打敗了“我想要……”

以前想到“我想要……”會熱血沸騰,而現在想到“上帝想要……”不會熱血沸騰,只有平安、滿足和幸福。

 

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

寒假在家這段時間,我有很多時間安靜在上帝面前。無論是敬拜讚美、讀經禱告、看書默想,還是看電影、韓劇,我的心被一種感動牽引著:唯有基督是我一生最珍貴的!就算用整個世界跟我換耶穌,我都不願意。我可以失去所有,但是不能失去耶穌。

詩人讚歎“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詩》63:3)。保羅說:“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

是啊!基督勝過所有的一切,勝過夢想實現,勝過安逸的生活!就算我的“服事夢”實現,但如果我並沒有更加得到基督,就是虛空的虛空。

因為一直被這樣的感動牽引著,有一天晚上,看完一集韓劇,晚上禱告的時候,我哭得稀裡嘩啦——劇裡有個無惡不作的富二代。我好感謝上帝讓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平凡的家庭,更感謝上帝揀選我,把我從這個罪惡汙穢的世界分別為聖出來。

“主啊,你比生命更好!你的使徒保羅用的字眼並不太強烈!其實,你不僅是‘更好’,而且是‘好得太多了’!你比生命好得太多太多,以致於你的使徒會說:‘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失去這世界所能給的一切,而單單與你同在,就有益處!”(約翰.派博《活出熱情》)

為什麼我眷戀的家留不住我?因為,一個地方再美麗、再安定,留不住有呼召、有異象的澎湃……

 

作者現居廣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生活與信仰, 見證

永遠不要叫我的心冷淡(吳蔓玲)2016.08.15

文/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8.15

圖1-by Alexas_Fotos-bullying-959433_1280

近一個多月來,西歐國家接二連三發生暴力攻擊事件。先是6月中旬的奧蘭多同性戀酒吧的槍擊暴行,49死、52傷;一個月後在法國尼斯又發生恐怖襲擊事件,84死、202傷,影片上屍橫遍野,叫人觸目驚心。這兩個案子都是伊斯蘭國的效忠者,一人犯案的。

而其間穿插著,美國警察暴力和人民襲警如打鳥般偷襲,案子一件接著一件。當法國尼斯恐攻事件尚未落幕,土耳其軍事政變未遂,德國在短短一週,發生火車上難民青少年持斧隨意殺人、慕尼黑槍擊事件、敘難民當街持刀砍人、音樂節效忠伊斯蘭國難民自殺襲擊等等。

無獨有偶,美國俄亥俄州又發生夜店槍擊案。其實,這些只是最近歐美的新聞剪影,已經造成社會極大的不安。

面對這些令人觸目驚心的恐怖攻擊事件,我們往往忽略了恐怖攻擊的多數受害人其實是穆斯林,恐攻的主要目標國家,也是穆斯林國家。以去年為例,那些國家包括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而今年連沙烏地阿拉伯、黎巴嫩、孟加拉也入榜。

據統計資料,從2000年到2014年,西方國家恐怖攻擊的死亡人數,不過是穆斯林國家的百分之2.6。就像7月24日又傳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住宅區有自殺客攻擊事件,至少21人死,35人受傷;而月初巴格達才發生的三位自殺客恐攻事件,死亡逾210人,傷者175人。

才過三天(27日)敘利亞發生大規模爆炸攻擊,至少48人死,另有140 人受傷,又是伊斯蘭國幹的。伊斯蘭國才不管你是否是穆斯林,只要你不和他同一派,就是殺、殺、殺。(註)

圖2-by George Ourfalian-AFP-Getty Images-2189-R50

面對這些接二連三的暴力事件,我發現自己先是情緒上受這些暴力新聞牽引,似乎落入那無底哀傷的深淵;同時內心似乎也發出呼聲──不願被恐懼挾持。後來聽多了類似暴力事件,我意識到自己情感上似乎開始規避,就是聽聽新聞,發出幾聲嘆息,不再願意多想。

我進一步省思,不想一直落在悲傷的情緒中,也不願被恐懼挾持,但更不想聽多了變得硬心、麻木,覺得事不關己。

我不由得記起耶穌曾針對末日來到前,指出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不法的事增多”不就是當前的寫照嗎?我翻開聖經,讀到耶穌指出了當行之道,就是“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4-13)。

其實,在這裡“忍耐”的希臘原文,是保持、持守的意思。持守什麼呢?從上下文看來,也就是指面對諸般不法的事,要持守信心並保持愛心,不要讓愛心漸漸冷淡。

如何保持愛心呢?這絕對不是要我們一再寬容,抱著置之不理、或眼不見為淨的鴕鳥心態。福音書一再記載了耶穌幾次針對末後的日子警告我們要“謹慎”和“警醒”(《太》24:4、42;25:13;《可》13:5、23、33、35、37;《 路》21:8、34、36),也就是要眼睛張大,看清楚。

然而,擁有事實並不等於擁有正確的分辨力,而正確的分辨力才能叫我們的“謹慎”和“警醒”產生正確的心態和行動。

分辨力是與愛息息相關的。有了愛才能沒有偏見,從上帝的眼光去看。上帝就是愛,而且愛是從上帝而來。這愛不是爛好人的那種任你意行,而是以基督的胸懷去面對。

縱觀歷史,我們可以看到保持愛心,是對付不法之事的最佳利器;反之,會成為不法之事的幫兇。第二次世界大戰前,西方各國和德國教會對希特勒排猶行動的姑息,就是一例。若是各國在稍有迫害苗頭時,就站出來為猶太人仗義直言,德國的軍事行動可能不會那麼快速地佔領西歐各國,更不會發生六百萬猶太人被屠殺的慘事。

圖3-1938年在納粹德國,一棟縱火焚燒的猶太會堂-Burning_Synagoge_Kristallnacht_1938

惡者最愛使用恐懼,威嚇人們做出自利或自保的行動,而人們往往陷入這網羅而不自知。恐懼不只是恐怖分子常使用的技倆,在民主社會也常見它的身影左右民意(尤其選舉時)。

然而,上帝大愛是對付恐懼的最佳利器。在上帝的愛裡沒有懼怕。人有了上帝的愛,就能超越黨派、私我的主張,跨越種族和國家的界線,去關心互不相干、甚至世代為敵的族群;也能有從上頭來的分辨力,不會隨波逐流,人言亦云。

不但如此,也能夠跨越自己的政治主張和理念,去關心且為在上掌權者代禱,不持偏見地為國家、世界的好處代禱。

加拿大去年大選,自由黨拿到國會下議院多數席次,我認識幾位偏保守黨的基督徒,超越了黨派,沒有為政見不同或政府行政缺失而有任何負面的態度。他們仍積極尋求主的心意,為加拿大恆心代禱,為在上執政者祝福和代求(絕對沒有控告式代求)。就像他們過去10年為保守黨主政的總理和各領袖代禱一般。

圖4-by Andrartes-cruz-1092672_1280

上帝的愛是他們的動力和動機,以致他們能夠為自己眼中不可愛、不認同的政治人物祝福代求。

在面對當今世界各樣不法事件時,我們能做什麼呢?警醒,保守自己的心,不要叫我們的心冷淡,常住在上帝的愛中,為自己和世人的平安和救恩代求,仰望主耶穌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5)。

註: http://www.cnn.com/2016/07/24/middleeast/iraq-baghdad-suicide-bombing-isi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我怎麼就信歪了呢?(無忌)2016.03.15

文/無忌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3.15

圖1-by Unsplash-sunset-801933.R40

高一那一年,我得了重病,休學在家。有人給我傳福音,我就信主了。

信主之後,我很快脫離了危險。雖然病沒有完全好,但我心裡有了盼望。

後來,在一位中醫師的調治下,我的身體基本恢復,可以回學校學習了。可那時我已離開學校5年了。

對一個離開學校5年的人來說,回學校和比自己小5、6歲的孩子坐在一起學習,需要勇氣。這時主不僅為我在各方面開路,也給了我這樣的勇氣。

那不是一條平坦的道路。我回學校的頭幾個月,由於不適應環境,我的病好幾次有復發的跡象。感恩的是,僅僅是跡象而已,很快就穩定了。

     你還要不要我?

我的情況雖然穩定下來了,但並未就此一帆風順。我回校讀書一年以後,由於家庭的變故,我開始懷疑我的選擇是否錯誤,對前途更覺茫然。

一天早上,我照例到學校門口的河邊禱告。實在禱告不下去了,我開始質問主:你為什麼總是讓我經歷這樣的難處——不是痛苦,就是挫折!你不是應許與我同在的嗎?可是我現在感受不到你!我好迷茫。請你告訴我,你還要不要我?

圖2-By dustie-file000560103391.R80

沒有任何回應。我就像對空氣講話。

帶著絕望,我從河邊返回學校。就在水泥臺階上一步一步前行的時候,心裡突然好像有一股暖流經過,隨之而來的是非常明確的感動:你是我的孩子!不管你經歷什麼苦難,我會一直與你同在……

經歷到這樣的慈愛而且真實的觸摸,我的心瞬間融化了,再一次恢復了信心和勇氣。

     感受到愛的奇

試煉一次接著一次。高二的一節英語課上,我突然感覺極度沮喪,沒有辦法繼續上課了。

找老師請完假,在回家的路上,我向主禱告:以前父母不管怎麼攔阻我,我都有力量應付。就算他們罵我、污辱我,我也能忍受。可是這次,我已經徹底沒有力量了。如果他們再逼迫我,我就只有放棄了。

當我走進家門的時候,心裡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可是看到我沮喪地回家,父母沒有驚訝。他們問我怎麼了,我說太難過了,我要去看醫生。出乎意料的是,母親那天的反應是那麼的慈祥和關切。她沒有半句埋怨和責備,非常慷慨地給我錢,並囑咐我路上小心。

我晚上回來後,父親和母親一塊為我洗藥罐子,熬中藥。這是多年以來,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相處這麼默契、相愛。我原以為一輩子都感受不到他們的愛了,可是在我最軟弱的時候,他們的愛卻讓我的心被深深地醫治。

我第一次這麼明確地感受到,愛本身就是一種神蹟,帶著醫治之能。

     騎車撞了老人

主掌管萬事。

高三的一個晚上,伸手不見五指。我騎著單車趕回學校,路上撞人了。

被撞的是一位老人,撞得口裡吐出了鮮血。雖然我知道並不嚴重,不過是嘴唇撞破了,我卻面臨一個兩難的決定。不管我是留下來承擔責任,還是跑掉,都要承擔一定的風險。這時,內心突然出現一股非常堅定的力量:留下來,把他送回去。

我這樣做了,感覺越來越平安。

可是,麻煩也來了。老人的家人要求去醫院做全面檢查,讓我準備錢;同時還給很多人打電話,讓帶一些人過來。聽到這些,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藉小事故發財,是我們那邊的人最擅長、最愛做的。他們甚至不惜把人搞得傾家蕩產。

我就像一隻被判了死刑的羊羔,等著被宰殺。可奇怪的是,我心裡好像並不懼怕。

沒多久,來了一個很兇的年輕人,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刀疤。因為環境很昏暗,他沒有看清楚我,非常兇惡地對我進行勒索。

可是一聽他的聲音,我就高興了,我知道他是上帝派來救我的“惡人”。原來,他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哥們兒,只是後來混到“道上”去了。結果他一發現是我,就立即幫我把事情擺平了。那位老人一家又不能不給面子,只好自認倒楣。

後來每次想起這件事情,總感覺上帝很幽默。祂讓挖空心思算計人的人,最後卻把自己賠進去。如果他們沒有找人來勒索我,我確實難辭其咎。他們如果找別人來勒索,我也難以脫身。可是他們不偏不倚,把我曾經的哥們兒找來了,那是唯一能幫我的人……

     果然考了第一

SONY DSC

SONY DSC

高考之前,我最好的哥們兒,突然對我說:這次高考,你考不了第一!我也不知道這傢伙是在激勵我,還是在咒詛我。我回了一句:如果我考到了,你怎麼辦呢?

考場上,學子個個肩負著全家人的期盼,和因此而來的緊張、壓力。

我也不例外。第一天的考試,我敗下陣來,那是我有史以來發揮最糟糕的一次。

回到學校,我面無表情。渾渾噩噩地吃完晚飯,躺在床上跟主發怨言:高中這麼艱難,你給我力量走完了。為什麼到了最後一刻,你卻不管我?……

不停的抱怨,並沒有讓我力量復原。可是當我停止了內心的哀傷,打算入睡的那一刻,卻聽到了內心深處來自主的聲音:孩子,你放心吧!是我讓你回校學習的,我也會對你的高考負責……

第二天考試,我發揮出了最好的水準。

等待成績的那一個月,我心裡充滿了平安。後來不出所料,我的成績果然是全校第一名。就這樣,我順利地開始了大學生活。

     把貓踹進湖裡

大學生活和我想像的相去甚遠。我非常失望。每次難受的時候,我會去湖邊禱告。

有一天,我真的很難過,覺得自己在消磨時光,又在給家裡增加了負擔。煩躁、抱怨、悔恨一起湧上來,禱告中充滿了無助和怒氣。

偶然間,我看到一隻貓在湖邊梳理毛髮,就走過去,一腳把它踹進湖裡。它從淺灘上飛快跳上岸,然後逃跑了。我的心裡極度懊惱,因為那是非常寒冷的11月,如果貓不及時上岸,會被凍死。

主啊,為何我的心如此殘暴?自己心裡的痛苦,總是往別人身上發洩?我這麼殘暴的人,哪裡值得你愛?主啊,你真的會赦免我所有的罪嗎?

主馬上回應了我的禱告:孩子,我愛你不是因為你值得愛。我愛你,是因為我在創世以前就選擇了愛你。你的罪,我都赦免!

主的愛,讓我饒恕了自己。主的愛,讓我一下子釋懷。生命中許許多多的事情,讓我感覺委屈,感覺被遺棄,讓我看不見愛,懷疑上帝的愛。然而,經歷過後才明白,上帝讓這一切發生,都是因為愛。如果不去經歷,永遠不會明白。

 

     不明不白的感情

圖4-by terimakasih0-gargoyle-1192112.R20

我一直盼望著:有機會一定要讀神學,好好服事上帝。

大學畢業後,機會終於來了——某個建築非常華麗的教會招同工。我成為了該教會的全職同工,並且免費讀神學。

這個教會非常強調“恩膏和恩賜”,敬拜也很熱烈,大有演唱會的勢頭。進到教會裡的人,總是馬上被教會的氛圍感染。所以教會增長非常快,會友很多。

起初,我沒有覺得這教會有什麼問題,直到有一天,我陷在一段情感的網羅裡……

敬拜隊有一位非常有才華的姊妹,很有“先知”恩賜。她是主要的敬拜帶領者。

在一次禱告會上,這位姊妹為我發了個非常美麗的“預言”(發預言在那個教會非常普遍)。然後,我們開始了一段不明不白的感情。當“感情”嘎然而止的時候,我體會到了什麼叫生不如死!

經過詢問和調查,我發現,這位姊妹和好幾位同工有過這種“感情”,弄得幾位同工痛不欲生,甚至有人險些自殺。

問題是,我知道了真相,可還是痛苦非常,陷在感情的低谷裡,怎麼也走不出來。教會安排同工為我做了幾次“醫治釋放”,可是效果甚微。

有一天,我去參加青少年營會,和另一位教會的牧師談到這件事。他對這樣的事很有經驗,馬上意識到問題出在哪裡。

他問我:“她有沒有對你發過所謂‘預言’?”我說:“有!”他說:“馬上棄絕!”

於是我奉主名,棄絕她所發的“預言”。奇妙的事馬上發生了。我感到有一股讓我傷心、難過的力量出去了。我的情緒馬上恢復了正常,心裡感受到了久違的平安和喜樂。

     哪一樣更重要?

我清醒過來之後,意識到事態嚴重。靈界是個非常危險的領域,千萬不要隨便涉足。因為,身為上帝兒女的我們,一旦接受了魔鬼的謊言,魔鬼就有權柄蒙蔽我們,捆綁我們,除非我們識破,並且棄絕。

同時我也思考,教會的牧者和同工,明知道這位姊妹存在很嚴重的情慾問題,並且一直陷在罪裡,卻依舊使用她帶敬拜,就是因為她有恩賜和才華,可以吸引人來教會。

為了教會的人數增長,放棄聖潔,這還是主的教會嗎?

為什麼這件事重複發生在多個人身上,卻沒有人阻止?所有受傷累累、從網羅裡爬上來的弟兄,為了“愛”,都沒有去指出這位姊妹的問題,沒有讓她悔改,也不去警告其他弟兄、免得他們跌倒。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們已經被培養成了只知道“服從權柄”的機器?他們都是“問心無愧”的好人。然而這樣的“好人”,是對教會有益的嗎?

在這個教會,十字架淡出了講臺——為了教會人數和奉獻金額的增長,教會放棄傳講十字架,取而代之的,是講“順服就蒙福”、“奉獻就發財”;跟隨主耶穌可以醫治所有疾病;破除“貧窮的咒詛”就可以領受“財富的恩膏”……

聖潔和才華,哪一樣更重要?生命和恩賜,哪一樣更重要?今生的輝煌和永恆的榮耀,哪一樣更重要?…… 我不禁如此問。

 

     提出辭職的時候

圖5-by Deutsch-jesus-673074.40

以前,我覺得教會的教導雖然有點偏向世界,但畢竟還是有益的。這時才發現,那些教導都攔阻我認識主。因為我的生命需要的,不是肉體的醫治和今世的富足,而是與主一同受苦,通過經歷十字架的破碎和生命的對付,在有限的時空裡,和主建立永恆的關係。

讀《啟示錄》18章的時候,4-8節的經文突然讓我感覺非常扎心。我感受到內心有一股強烈的力量,要我離開所在的教會。

這時主也開路了。祂為我在深圳找到一個在真理上,以傳講十字架為主的小教會,讓我去省察、對付自己的生命。同時,祂也為我在那邊預備了一份工作。

當我向教會提出辭職的時候,心裡雖然存在著對同工們的不捨,但更充滿了難以表述的盼望和喜樂。 我知道,主要把更豐盛、更活潑的生命賜給我,儘管可能是藉著我的肉體所不喜悅的苦難和破碎。

     不管浪到哪裡

回想這些年,起初信主的時候,我領受了非常純正的真理。那時,主總是給我力量勝過試探,主也懷抱著我經歷各樣的試煉。走過的高山和低谷,都有主豐盛的恩典和憐憫。

可是當我離開十字架的真理,眼睛注重表面的華麗,耳朵喜聽誇讚時,我漸漸地變成了屬靈的瞎子,看不到主的心意,也聽不到主的聲音。

危險總是發生在人偏離真理時,發生在那世人都喜歡的假道上。這正如主所說,那條道是大的,找到的人也多(參《太》7:13。編註)。如果沒有主特別的恩典和憐憫,我也許再也回不到真理之道上了!

當我來到深圳那個小小的家庭教會,沒有光鮮亮麗的講臺,也沒有一呼百應的敬拜,更沒有各種各樣誘人的“恩膏”。只有牧者諄諄的教導,只有依靠十字架的恩典,釘死各樣的私慾,靠著聖靈的能力,活出聖經的真理,走上一條破碎自我、讓主掌權之路。

就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教會裡面,我無比真實地經歷到了主的愛。隨著肉體生命的裂開,主的愛就像生命的泉水一樣流過。每一次靠主的恩典勝過環境之後,我總能體會到擁抱十字架的喜樂和滿足。

我曾經厭煩十字架的教導,感覺既僵硬又無情,最終卻徹底體會到了十字架管教和磨練的可貴。

感謝天父,祂總在等待浪子回家。不管是不信的浪子,還是像我這樣信歪了的浪子,也不管浪到哪裡,只要回家來,天父總不責備。天父的愛,就在浪子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作者主修法律和心理學,為心理咨詢師。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生活與信仰, 見證

尊崇上帝——當女兒夫婦身陷卡達監獄時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華之惠

BH73-04-7857-圖1-Matt and Grace Huang Family.2012.102012年7月,在送女兒Grace和她的3個孩子去機場的路上,我轉過頭,對旁邊坐著的親家母說:“從前的人在親人遠行的時候,恐怕總是會想:‘這一去,不知道還有沒有見面的一天?’哪會像我們這樣有說有笑,因為期待著明年他們就能回來度假啊!”

當時,他們是飛往亞洲西南部的阿拉伯國家卡達(Qatar),與已經受聘在那裡工作一個月的女婿Matt相聚。

不測風雲——被控謀殺

沒想到,6個月以後,Matt和Grace領養的女兒,8歲半的Gloria突然去世。這讓我們差一點兒再見不到我們的兒孫了。

事情是這樣的:女兒、女婿有3個經過合法的手續,從非洲領養來的孩子。其中,Gloria有嚴重的飲食失調症。2013年1月,Gloria在臥房裡休克。送到醫院,Gloria已經沒有氣息。

卡達警方懷疑女兒、女婿販賣人口,立刻把他們收押。另外兩個孩子也被送進當地的孤兒院。

在法庭上,檢察官說:“死去的孩子是黑色皮膚,她的父母是淺色皮膚。想要領養孩子的人,肯定會選擇長得好看的孩子。Gloria卻很醜。”

雖然檢方證人,就是驗屍的醫生親口說,Gloria並非餓死,但法庭仍然繼續以謀殺罪名監禁了他們。

女兒、女婿被監禁後,我臨危授命,次日即登上飛往卡達的班機,希望把兩個莫名其妙被送到孤兒院的外孫領出來。

出發前,我照著平時讀經的進度,翻到《詩篇》46篇。第10節說: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

上帝這話,伴著我走過了將近兩年的風暴,讓我經歷了從祂而來滿滿的祝福。

在挫折和眼淚裡

一開始,我們雖然驚惶,卻不覺得特別嚴重,總以為這是一場誤會,只要我一到卡達,兩個外孫就能夠回家;只要所有的文件呈上,女兒和女婿就能夠出獄。

可是,當地孤兒院不但沒有把監護權交給我,甚至沒有實踐諾言,讓我隨時探訪外孫。僅僅允許一週不超過3次、每次不超過一個半小時的相聚。

而女兒、女婿的各種文件和證據遞交上去後,更石沉大海。不是被擱置一旁,就是“沒有收到”。叫人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

就在這個時候,上帝派基督徒幫助我們。加上我們的親家,組成了完美的團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我的角色,就是照顧兩個外孫。

2013年5月,卡達政府終於把兩個外孫的撫養權交還我們家。我就和他們住在一個屋簷底下,專心照顧他們。

很多人對我說:“你帶大了自己的3個孩子,又多年在兒童中間服事上帝。現在帶兩個外孫,肯定輕而易舉。”我自己也以為,這個工作,我應該勝任!

可是,我很快發現,領養的孩子和自己生的孩子大不相同。這兩個孩子,從小穿梭在親人、朋友、鄰居、孤兒院之間,照顧他們的人不斷更換,所以他們不知不覺地學會了隨時提高警覺、保護自己。

他們不信任任何人,習慣了要控制每一件和他們有關的事情。生活上一些小小的變動,也能讓他們焦慮不安。

再加上,他們近4個多月在孤兒院半放任的生活,要改變他們的習慣,塑造他們的品格,規律他們的作息,讓他們放棄自己不恰當的意願,當然是充滿了挑戰。他們的反抗,也是可以想像的,因為他們不信任我嘛!

在無數的挫折和眼淚裡,我漸漸地看見,上帝是用這兩個外孫來祝福我,教導我信靠祂。

當我告訴外孫:“相信我,照我的話去做”、“別擔心!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時候,上帝也同樣對我說:“要休息!相信我,把事情交給我!”哦!原來我在上帝的面前,也是一個被領養、得著兒女的名分、進入上帝家中的孩子(註)。

我之所以煩躁、失望,正是因為我不放心把小船的舵交給主。我樣樣事情都要問:“為什麼?”卻不知道我這個小小的頭腦,怎麼能夠明白這許許多多、錯綜複雜的環節呢?

上帝已經預備了一位愛主的弟兄,來領導我們整個團隊。他考慮每一個步驟,清楚每一個發展。難道以我有限的知識,能夠作出比他更好的決定嗎?我擔心,有什麼用?我發愁,於事何補?

BH73-04-7857-圖2-by David Robison — with John Lo(the Senior Pastor of Epicentre Church in Pasadena, CA) at Los Angeles City Hall.宽690

何況,我們有一位至大、至能、至可畏,並且守約、施慈愛的上帝。祂“也不打盹,也不睡覺”(《詩》121:4)。難道我信不過祂的應許:祂要保護祂兒女,“從今時直到永遠”(《詩》121:8)嗎 ?

難道祂說“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詩》34:10),是謊言嗎?不!“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8:31)

我從前不是滿懷激情地唱過:

“道路不憑我擇,生涯非由我定。我竟何人可擅自定途程?主將為我定奪,深信必無差錯,或行或止,悉聽主命!”

“主!我餘剩的小杯,求你隨意傾注。或是喜樂或傷悲,求你隨意作主。一切痛苦都甘甜,若知是你意思;一切享受成可厭,若非你所恩賜。”

難道困難來的時候,對主的委身就走了調、離了譜嗎?

當我放棄了“想要知道更多、想要出主意、想要掌控”,當我停下腳步、“休息”、全心信靠上帝的時候,我就有了從上頭來的平安。

“耶和華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詩》131:1-2)

四處碰壁的日子

上帝教導我信靠祂的時候,也讓我更深地認識了祂。

事發10個月以後,辯方的證人才有機會上庭作證。法官終於做出交保獲釋、等候宣判的決定。

然而2014年3月,Matt和Grace在沒有裁決(no verdict)的情況下,被判有期徒刑3年,罰款卡幣1萬5千元。數星期之後,他們才得知,他們的罪名從“謀殺”改成了“危害兒童”。

6月,上訴法庭同時受理檢辯雙方的上訴要求。4個月後,驗屍醫生應檢方要求,再一次出庭,證詞卻和初審大不相同,說Gloria的身體裡沒有食物、沒有尿液。

辯方手中有美國病理醫生在Gloria運送回來後作的驗屍報告,證明Gloria的器官並沒有經過任何測試。然而法官拒絕了辯方律師的交叉質詢,檢察官更堅持謀殺罪……

在這段黯淡無光、四處碰壁的日子,處處有上帝奇妙的作為。

祂曉得我的信心軟弱,就藉著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告訴我,祂是“上帝”,“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33:9)!祂“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祂鋪張穹蒼如幔子,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祂使君王歸於無有,使地上的審判官歸於虛空。”(《賽》40:22-23)

隨手捻個例子:那一年的母親節,不知道什麼緣故,女監的獄卒不許任何人探監,也不准訪客送禮物給囚犯。就在女囚犯們垂頭歎氣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獄卒竟然把一位教會姐妹送去的一大桶冰淇淋,交到Grace的手上。所有的女犯都在驚歎裡,分享了上帝所賜的歡喜。

Grace說:“媽媽,上帝說‘可以’,沒有人能說‘不可以’!上帝說‘不可以’,也沒有人能說‘可以’!”

是的!每一個司法程序、每一次審訊、每一個決定,都在上帝的手裡。因為主權在上帝,祂從來沒有失控。在檢察官無理的控訴裡,上帝掌權!在法官不公義的判決裡,上帝掌權!想到祂是上帝,我們心裡就有了力量。

BH73-04-7857-圖3-Matt & Grace giving interviews after being declared INNOCENT outside the Court of Appeals in Doha, Qatar (Photo Daniel Chin)宽690

當然,在困難當中,也最容易懷疑上帝的愛。我不明白,為什麼上帝讓她的兒女遭受不白之冤?可是上帝叫我想起:“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17:23)

上帝愛我,就像祂愛主耶穌一樣。上帝怎麼愛耶穌呢?祂不是差耶穌到地上來,一生貧困、勞苦,最後死在十字架上嗎?那麼,祂要我走十字架的道路,不正是因為祂愛我嗎?基督徒受苦本來就是命定的,是上帝愛我們,要操練我們成為天國的人才啊!

我兒子在這兩年裡,為姐姐、姐夫奔波,承受的壓力是過重的,忍受的誤會和指責是莫須有的。可是他說:“困難於我是有益的!”

John Mac Authur牧師也說過:“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最深的痛苦,因為上帝沒有給祂任何的恩典。可是在我們受苦的時候,上帝有足夠的恩典為我們預備。”

主耶穌孤單地走上各各他,上帝卻為我們預備了數不清的弟兄姊妹,伴我們一路同行——其中一大半是我們從來不認識,將來恐怕也不會知道的。這是何等的祝福和恩典!這是額外的愛!

每當我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我就會落在自憐的泥沼裡,不能自拔。可是什麼時候我轉眼仰望上帝,什麼時候我就有平安。我必須定意不從自己的眼光來看風浪,專心思想我所信的是怎麼樣一位上帝:祂是愛我、為我捨己的阿爸天父,祂是昔在、今在、永在,國度、權柄、榮耀都在於祂的全能者!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7-19)

什麼是“尊崇上帝”?

等候上訴法庭判決的日子,是一段最黑暗的路。所有的消息都是壞消息。然而上帝一次又一次地把祂的話放在我的眼前、印在我的腦海裡:“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

案子開始的時候,我不只一次地對上帝說:“天父啊!求你不要讓任何人得到榮耀!只要你得到完全的榮耀!”然而,在一切努力都白費的時候,我開始質疑和懷疑上帝的愛。

最終,我反省:到底什麼是上帝的榮耀?怎麼樣才是讓上帝在外邦中、在遍地被尊崇呢?難道Matt和Grace被釋放,就是上帝被尊崇?除此以外,上帝就不能得榮耀嗎?當他們兩個在獄中的時候,他們用生命活出了基督,為上帝作了美好的見證,這不是尊崇上帝嗎?

Grace用有限的資源,把她小小的囚室,有時打扮成美麗的花園,訴說上帝的美麗;有時用復活作主題,傳揚主奇妙的能力;有時貼滿孩子的照片,讓人瞭解領養的愛。

BH73-04-7857-圖4-Matt and Grace walking into Hamad Airport with US Ambassador Dana Smith 宽690

她歡歡喜喜地過每一天。她對上帝的感恩、讚美,隨著她的腳步充滿了監獄的走廊。這不就是尊崇上帝嗎?如果上帝要征召他們在獄中事奉祂、榮耀祂,我是誰,竟可以對上帝說“不”嗎?

再想到分散在全世界各個角落裡、持續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姐妹——有年幼的孩子,有年近百歲的長者,有滿腹經書的知識分子,有沒文化的市井小民,有黑皮膚、白皮膚、黃皮膚、棕皮膚的……這是何等的愛!

沒想到,竟有超過18萬人,聯名向美國政府和卡達的政府陳情。更有無數人捐錢支持Matt和Grace。

人想要活活拆散這個家庭,上帝卻讓這個由領養的兒女所組成的大家庭,呈現在世人眼前。主耶穌親口告訴我們:“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這不是上帝的榮耀嗎?

我經歷了客西馬尼園裡的掙扎,體會到“尊崇上帝”,就是願上帝的旨意成就。

2014年11月3日,卡達的法官宣判:“清白無辜(innocent),立刻開釋,准許離境”。並且當庭大大表揚Matt和Grace,說他們是一對稱職的父母,可以回家和分開22個月的孩子們團聚。

BH73-04-7857-圖5 宽690

2014年12月,在全世界慶祝上帝獨生愛子降臨人世的季節裡,上帝用祂奇妙的作為,把我的兒女帶回到我的身邊。這是額外的恩典,滿溢的祝福!祂知道我們的軟弱,所以把我們“逼”到十字架的路上,好把祂豐盛的祝福傾倒下來! (編註)

註:在英文聖經,《羅》8:15,《加》4:5,《弗》1:5等,都說到我們被領養,以致得了上帝兒子的名分。

編註:相關報導,見《馬太(matt)和葛莉絲(Grace)終獲無罪釋放,回到美國!(裴重生編譯)2014.12.05》,《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http://behold.oc.org/?p=25277    

作者與夫婿金培基牧師事奉於甘霖媒體資訊(G Media Resources,http://www.media4j.com/index.asp),並從事基督教教育師資培訓。

3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見證

義軒的天上窗戶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BH72-22-7203-by hotblack-file7181334521100 宽370文/麥子

下班回家,天氣很熱,於是和老婆商量,晚飯後抓緊時間去湖邊游泳。

兒子義軒聽了很開心。最近為他添置了整套游泳設備,他正在興頭上。

可以去啦

吃完飯,發現天氣不太理想,雲越來越厚,也越來越陰沉,肯定要下雨了。於是就和老婆商量,取消外出。可義軒早早準備好,就等著出門了。一聽我們說不去了,吵著、鬧著,不依不饒的。

他媽媽被纏得沒辦法,就順口說了一句:除非你向天父禱告不要下雨,我們才能出去。義軒聽了,真的跑到自己的小屋去了。

我聽到他簡單而直接地向天父禱告,大意是:求天父不要下雨,讓我們可以去湖邊游泳。末了加上一句:“你是聽禱告的上帝,阿們!”然後跑出來又纏著媽媽說:“我禱告過了,可以去啦!”

媽媽問:“你怎麼禱告的呀?”

義軒說:“我就是跪到地上向天父禱告呀!”

我和老婆聽他這樣講,都不忍傷害他的信心。雖然看著外面越來越陰暗的雲層,心中實在打鼓,還是咬了牙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被淋嘛!

媽媽又問義軒:“你相信天父不會下雨嗎?”義軒使勁點點頭。

於是我們全家收拾東西,直奔湖邊。望著車行前方黑灰的雲團,我不由地對老婆感嘆道:“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小窗戶

Relax MGD©到了湖邊一看,游泳的人簡直少得和沒有一樣。我們還在試水溫,義軒早已經無比快活地撲騰上了。

在偌大的湖面上來回游了2圈後,天空已經開始打閃,並伴隨著隆隆的雷聲。然而奇妙的是,四周的雲雖然越來越陰暗,湖面上空卻始終是一圈淡白色的雲層,甚至還有一小塊透著藍色。當四圍的雲層不斷變換形態,並封鎖了整個天空時,頭頂的這一片天,卻好像被撐住了一樣,始終露著那塊淡淡的藍色。

我把義軒叫過來,對他指著頭頂的天空說:“天父聽你的禱告,為你在天上開了一個小窗戶,讓你可以在這裡游泳。什麼時候這個小窗戶關上了,就是天父對我們說:‘該回家啦,要下雨了!’”義軒半懂不懂地點點頭,又去撲騰了。

我靜靜地仰面浮在湖面上,看著天上的“窗戶”想著義軒的禱告,不禁感慨小孩子的信心真的好簡單!他不去想“可能”、“機率”,也不被“預報”、“科學規律”束縛,只是單純地跪下禱告,然後就全然開心了。難怪耶穌說:“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

風雨要來,黑雲壓境,但是在這厚重的雲層中,上帝開了一個小洞!這位偉大的上帝,樂意成就一個小小孩子的禱告,多麼奇妙啊!

窮開心

我們說好,以天上的小藍窗作為印證,什麼時候“窗戶”關上,我們就立刻上岸回家。於是一家3口放心地撲騰上了,仿佛整個湖都成了自家的游泳池。

終於,天上的小藍窗開始慢慢縮小,再一抬頭,已經變得很小了。於是我們立刻上岸,擦乾、換衣服、收拾好東西。

還沒離開湖邊,已經狂風大作。剛才還是透明、平靜的湖面,瞬間變成了和天空一樣可怕的暗黑色,並捲起層層波浪。剛才在遠處又低又黑的雲層,挾裹著狂風和閃電,飛速地壓過來。

我們一路小跑加喊叫地鑽進車裡,都哈哈地笑著,自詡經歷了一場刺激而驚險的奇遇。車開出去不過3分鐘,雨點開始滴下來,越滴越大,終究變成一場狂風暴雨,我們坐在車裡卻窮開心著。

Christmas angel簡單一些

回到家,我把義軒叫到面前:“你一定要記住今天,因為天父聽了你的禱告,特別為你開了個小窗戶,讓你可以游泳。而且窗戶一關上,就是要我們回家,所以我們一點都沒有淋到。”

或許今天的經歷,在義軒小小的心中會漸漸淡去,更有可能,清晰地留在他記憶中,成為他信心的支撐。

學著像小孩子一樣,可以讓自己的心更簡單一些,我們的信心和膽量也就會更大一些,我們體會到的喜樂和恩典也會更多一些。想想那些心思沉重、思慮“縝密”、翻來覆去想問題的人,一生的道路何其苦啊!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太》17:20)

作者來自中國。留學德國;目前定居萊比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