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廣場

向左走,向右走——科學和信仰到底在糾結什麼?(董家驊)2016.03.21

文/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3.21 100多年前,發生在中國的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強調唯有跟隨“賽先生”(science科學),華人才能掙脫帝國主義的侵略,邁向強國之路。自此,許多華人知識份子以科學取代傳統儒家文化,並連帶反對所有的宗教信仰,認為信仰宗教是為迷信。 因此,在華人教會的歷史記憶中,要帶領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信主,首先要解決科學與信仰的難題。 當我剛開始參與北美中國留學生福音事工的時候,有一位熱心的長輩推薦大量關於信仰與科學的書籍和護教資源給我,並說:“要讓當代中國留學生信主,首先要讓他們看到科學的破產以及聖經的超越性。” 然而在我實際牧養學生時,我發現大多數年輕的中國留學生,並不認為需要在科學與信仰中二選一,也不認為科學與信仰是衝突的。 年輕人眼中的科學與信仰 類似的現象,不只在北美的中國留學生當中,也發生在美國的年輕人中。 美國的實踐神學家 Andrew Root 帶著一個研究團隊,透過訪談美國的青年牧者和青少年,發現了幾個耐人尋味的現象。(註1)首先,美國青年牧者普遍相信,科學與信仰之爭是現在進行式。 面對這張力,青年牧者採取三種主要的策略: 1. 正面迎戰 試圖透過各式各樣的護教訓練,使基督徒學生在面對科學對信仰的質疑時,不是一直挨打,而能採取主動的攻勢。 2. 舉白旗投降 這群牧者認為,科學與信仰之戰已經落幕,科學已經勝出,信仰已經戰敗。因此只求幫助學生在信仰中找到個人的人生目的和宗教熱情,以此對抗科學的進擊。 3. 建立中立國 根據  Root 的報告,最多牧者認為,信仰與科學二者不是彼此衝突的,而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在處理兩種不同的問題。因此信仰歸信仰,科學歸科學。信仰是關於事物的終極意義,科學是關於事實,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當研究團隊轉向訪談青少年學生時,發現學生基本上均不認為信仰與科學是對立的。 對大多數的青少年而言,信仰與科學就像是一個豪宅中的兩個房間,同時存在,不會彼此干擾。當他們在信仰的房間時,就放下在課堂上所學的科學理論;當他們在科學的房間時,也會放下在教會中所學到的教義、神學。 雖然大多數的青少年都認為,科學與信仰可以在同一個豪宅中和平共存,但是當他們試著理解豪宅本身的結構和建材時,卻轉向以科學為中心的方式來理解。 基本信念的轉變 Root 的發現和 Charles Taylor 在A Secular Age一書中的論點相互印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