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稱義與得榮耀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讀這篇文章的人,必定知道因信稱義是基督教的一個核心信念。基督教的福音信息是叫罪人悔改,信耶穌而得救。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基督徒不僅有時還會做一些一般“罪人”所做的事,甚至會做出他們都不屑做的事。近年美國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一些牧師的醜聞便是鐵証。           至於一般的基督徒,他們往往對罪比一般人敏感,所以只要他們夠坦白,都會承認自己經常犯罪得罪了神。這一來,問題也跟著發生:倘若是這樣,基督教所傳的福音有意義嗎?因信稱義的教導值得堅持嗎?基督徒犯了罪還能得救嗎?            這一類的問題,一直都是基督徒所關心的。            在系統神學中,這種問題涉及的是稱義與成聖的關係。宗教改革後基督教內部曾經為這問題發生過很激烈的爭議,就是加爾文宗和亞米念/衛斯理宗之爭,前者堅持基 督徒因信得救,後者強調基督徒得救後必需成聖。多讀聖經,我們更會發現新約聖經,也就是主後第一世紀的文獻,就已經處理過這種問題。最明顯的可以說是保羅 所寫的《哥林多前後書》。           我們在這篇文章中要談的,便是保羅在這兩封書信中所表達的看法,而我們的標題,則是出自保羅在《羅馬書》第8章30節所說的話:“神……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一、因信稱義──上帝救贖工作的基點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確實在《加拉太書》和《羅馬書》都用了很多的篇幅談論這個主題。           要瞭解因信稱義,我們最好從第一世紀的背景談起。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原是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他們雖然有自己的君王,這些君王的地位卻比中國古代的藩屬還不如。           可是,猶太人對自己的評價卻非常高,他們認為自己才是真神的子民──敬拜獨一真神,遵守神的律法﹗而外邦人,包括他們的統治者,都是“罪人”;提到“外邦人”這個名稱,他們便聯想到“拜偶像,吃血和淫亂”的罪。他們甚至為著這種信仰而鬧過好幾次革命。           當初代的教會中出現外邦基督徒的時候,這也成為一個爭論的焦點(參《徒》15章)。換言之,那時存在著嚴重的宗教意識的衝突,也因而引起政治、種族、道德生活和教會的問題。            保羅在《羅馬書》談因信稱義時,便是針對著猶太人這種強烈的宗教意識,強調猶太人和他們所輕看的外邦人同樣是罪人。保羅認為他們不同之處是:外邦人否認獨一 真神的存在,而且做顛倒是非的事;而猶太人則是知法犯法,口是心非,而且還自高自大。保羅一句很著名的話是:“世人(也就是外邦人和猶太人)都犯了罪,虧 缺了神的榮耀”(《羅》3:23)。因此,全世界的人都面對神的審判,也面臨同樣的結局:死亡﹗保羅的進路,是從最根本的宗教問題著手,處理人與神之間的 問題。            保羅談稱義,要解決的問題就是:世人怎樣才能逃過上帝的審判和審判的結局──死亡?稱義最簡單的定義,就是神判人無罪。           上帝這個判決有二個特點:第一、這個判決不是等到人死後才宣判,而是在信耶穌的時候(參《林前》6:11);第二、人得以被稱為義,全是上帝的恩典,不是依 靠自己的任何條件。在這一點,保羅說了一句令人驚奇的話:“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羅》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