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空巢期憂慮:公私兼顧的困難

Dennis McCaa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一、空巢的眼淚       或許是真的年過半百,最近常聽到朋友們談起要面對空巢期,心中充滿憂慮。其中最難面對的,是和配偶單獨相處的日子,一想到就害怕。最小的孩子,過了暑假就要 離開家上大學去,剩下我們作父母親的又要“二次蜜月”,重新作夫妻。好久以來,日子一年一年地過,我們卻越來越說不上什麼話。這下子,不斷逃避的問題,恐 怕必須面對了(不少人甚至心裡盤算著,一旦對孩子們的責任完成了,就要以離婚收場)。         老張算是個典型的例子。在退休歡送會上,他被問到有什麼感想?想起一生的努力,都是為了讓孩子們過得更好,他哭了。         那年,他們夫妻兩人傾畢生積蓄,把兒子送到美國來讀大學。不久,他收到一張謝卡──這是這位終年出差的爸爸,第一次看到兒子的知心話。讀著卡片,作爸爸的感動得大哭。接下來幾年,老張更加賣命地工作,既要為大兒子付高昂的美國學費,也得為小女兒預備。         現在,好不容易捱到退休,眼眶忍不住紅了,有欣慰,有感慨,還擔心要回家面對那位好久沒有相處的另一半。         這樣的“老張”,“恐怕”哪家公司裡都有。大家多少都參加過幾次公司裡的退休餐會吧?席間,少不了要請這位即將榮退的前輩“老張”發表感言。通常這一位“老 張”首先要客套一番,感謝大家多年來的愛護。然後,如果這位“老張”也確實是一位名符其實的“好員工”──那就是說是一位工作格外勤奮的員工,那麼我們肯 定要聽到這麼一段話:        “我特別要謝謝我的妻子和孩子們,因為他們最清楚我為了工作所犧牲的天倫之樂。為了工作的緣故,我經常不在家……”         淚光閃爍在他眼裡。此刻,馳騁商場的硬漢,也露出“新好男人”戀家的溫柔面。每一個有同樣經歷的同事,免不了也要紅了眼圈。這令人不禁嘆息,如果這些年可以公私兩全,不必為了工作犧牲家庭,豈不更理想?         當然,每一個人都能夠理解,老張所做的一切犧牲,都是為了他的家庭:加班到深夜,甚至通宵;無數次的周末開會;那些出不完的差,一個人孤伶伶地住在外地旅館的夜晚,轉不完的電視頻道……就這樣過了一生。         看到沒有,從老張和同事的觀點,犧牲的人是他,失去天倫之樂的人是他。為了工作,也就是為了養家,老張不能參加孩子們的學校活動,幾乎完全錯過孩子們的學 業、課外活動,以及整個成長期。他在家人最需要的時候缺席,不得已地把一切重擔與困難都推給另一半,被迫讓她單獨承擔全部重擔……         現在終于退休了,這下好了,解脫了,一切都可以改變了。         且慢,真的一退休,就能彌補過去,從此全家“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孩子們等不了,都長大了,也都離開家了。         太太呢,夫妻間的性生活不幸福,少說也有十年以上了。兩人之間只有例行公事,如同嚼蠟;從前夫妻倆像是好朋友,如今變得更像生意場上的點頭之交。         而且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兩人的心結沒敞開來談。不談、不談,後來就變成不能談了。既沒心情,也沒時間去解決問題,更不願意浪費時間在對方身上。丈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