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愛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塵埃          把2個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兒所出來,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車場。            幾陣冷風襲來,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在休士頓的第6個冬天了﹗已經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頓這才開始有點冬天的感覺──一點像北京冬天的感覺。 一            我的腦海浮現出2006年的最後一天,北京那場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紛飛,全地都白了,清華園格外美麗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來看我,我們約了清華團契的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園裡拍照。朱自清筆下的荷塘,結了厚厚的一層冰。周圍的雪樹絨花,使整個景緻是那樣聖潔、寧靜。然而,這寧靜很快被孩子們歡快的滑冰聲打破了,冰天雪地裡湧流出生命的溫暖氣息,和躲藏在我心裡的甘甜期冀裡外相映: L今天回國了﹗            事情要從2001年的春天說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著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漣漪,心裡祈盼上主能為我預備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侶,讓我成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們彼此的心門不打開,直到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自從在青年聚會上,聽師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後,我就祈求主讓我成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帶到為神國爭戰的大能勇士俄佗聶面前。            這樣的禱告,伴隨我好多年。無論是荷花綻開的夏日,或是桂花飄香的金秋,或是臘梅爭艷的冬天,我踏過的地方都抹不去這個禱告的痕跡。 二             2003年,我離開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開的日子,從麗都飯店到四德公園那一段路徑,落滿了白色的花瓣,兩邊大樹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頂”,就像是漫步在聖潔的婚禮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約的時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麗,不過,有時候,也會有一點點的急躁和疑惑:“他”怎麼還沒有出現呢?當我動搖的時候,主耶穌就溫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嘗祂的甘甜、榮美的愛,才可能在祂裡面有地上完美的愛情;要先和祂完全聯合,才可能贏得在祂裡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撫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穩地與祂同行。於是,我懇求主幫助我,順服於祂的陶造,成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夠做弟兄最好的幫助者。            大約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個冬日夜晚,我在操場上禱告:求主在大洋彼岸,為我興起一位弟兄﹗這樣禱告有兩個原因:首先,周圍和教會裡的弟兄本來就寥寥無幾,而且這些弟兄要麼已婚、要麼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齡、背景相當的男生都出國了。其次,出國本來就是我努力卻未實現的願望。            我禱告的時候,很有信心,覺得上帝會成全我(L後來告訴我,那個時候他正在辦赴美讀博的手續)。 三            […]

No Picture
成長篇

告別三十歲

陳宇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帶著滿心的憂鬱,帶著對神的怨歎,我很不情願地跨入了三十歲的門檻。我一點也不想讓人知道我的生日,我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無聲無息地度過,不要祝福、不要生日聚會,一切與祝賀有關的,我都不要!           三十歲,對于一個女子來說,她應該有一個溫暖的家,有一個可以靠的肩膀,她應該停止漂泊,找到一個可以停泊的港灣……我多麼盼望自己在三十歲前得到這一切,為此,我在神面前求了一年又一年,但我還是沒能求到我所盼望的。           那個夜晚,我問神:“父啊!你還要孩子等多久?孩子已經等得很累、很疲、很乏!”           許多好心人都不斷地勸我:“你再不找,就越來越困難了。找個人好的,對你好的,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不反對你信仰的,就可以了嘛。為什麼非要找基督徒呢?現在 年輕人誰信啊?你這個條件一設,不是把大多數人都劃出範圍了嗎?”或是:“女人的青春很短暫,更何況你已經進入大齡青年的行列。再不抓緊,一轉眼就三十好幾了!……”          這些話,就充斥著我的心,我被憂愁和軟弱包圍著……一方面我很清楚,我無法和不信的人一起生活,溝通;而另一方面,我又無法靠信心來仰望神!這種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感覺,讓我很是無奈……          我在消極的心態中等候著神。然而,神依然沈默。日子就這麼無聲無息地劃過,沒有任何改變。          但是,我們的神是施憐憫和慈愛的神,祂不會永遠把我們放在孤苦無告的狀態下,祂有祂的時間,祂能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今年五一休假期間,我回到家,遇見了一位已經移民加拿大的姐妹,在她移民赴加前,我們一直在一起聚會。她到我家,與我談起婚姻。當時,我的態度很無奈,她就只問我一句話:“你對你的婚姻,是否有個單純的心志,就是為了榮耀神?”聖靈就藉著這句話,在我心裡作工。          節後我回到工作的城市,當我一個人默想的時候,這句話常常浮到我的面前。我對主說:“主啊,這個問題,我還確實沒有想過。我的心並不單純,我對配偶的選擇標準和世人沒有什麼區別,我仍然有著自己的虛榮心,仍然有著自己的喜好。我並沒有真正完全交託給你,我也沒有真正將主權交給你,我是求你成全我的意思,而不是求你成全你的旨意。”           是的,愛我們的神,實在願意我們這些兒女能聽見祂說話,能遵行祂的旨意,不偏行己路。神有祂自己的時間!就在這段 默想的日子裡,我對著神的禱告也有了改變,我不再問“為什麼”,而是對神說:“主啊,我現在相信你給的就是最適合我的。過去雖然我也求,但我一直害怕你給的,是我自己不喜歡的,我對你沒有真正的信心。          “我現在開始學習把主權交給你,求你讓我放下自己的意思,能看見並聽見你的旨意。一直以來,在道理上我知道要順服,但我並沒有在實際中順服。主啊,我現在願意學習順服!”          當我這樣禱告一段日子以後,我的心也就隨之安息在主的平安裡面了。放下自己的意思,是難受的,是掙扎的,但當你為主放下的時候,主接著帶給你的釋放和安息,卻是無法用言語描述的。          感謝神,也就在五月份,我在“讚美網”上看到署名“恩泉”的一篇文章,是“基督徒婚姻一大誤區”,對我幫助很大!這篇文章寫道:“你要不斷地求神為你預備你的配偶,但是更重要的是在神還沒有給你配偶時預備你自己,多親近神,多與神交通,讓自己的靈命不斷長進。同時,也要去學習各種生活尤其是家庭生活中的技能。這樣,當你將自己完全擺上,並達到適合婚姻的時候,神就會帶領你的良人出現在你的面前了。”          是的,我發現周圍有很多進入婚姻的人,有各樣的困難,婚姻中佈滿烏雲。不幸的婚姻似乎越來越多,甚至在弟兄姐妹中間也有。很多是因為匆匆忙忙進入了婚姻,在此之前,卻沒有好好的預備!          神藉著這些事情,讓我看到,在進入婚姻前,需要好好預備,否則很難面對婚姻中出現的難處,也不知如何與對方共同面對婚姻中許多實際的問題。于是我禱告說: “主啊,你讓孩子看見,自己並沒有預備好,我還不夠資格進入婚姻。主啊,你實在是愛孩子的,你為了讓孩子在進入婚姻後少受傷害,所以你讓孩子在進入婚姻前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值得一等再等

天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你聽到過這樣的爭論嗎?          “我的好朋友三個星期以前結婚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我期盼擁有她的那種安全感,我期望預備好的那個人會出現,我也願意相信神會在合適的時間把適合我的人帶到我的生活中,但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應當看到結婚有結婚的煩惱,你單身是神的恩典,你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親近神,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參與服事……不要太挑剔,要降低標準,好好禱告,神會為你預備的……”。           “瞎扯什麼結婚有結婚的煩惱,你們不都選擇了‘煩惱’嗎?幫助別人?我最需要幫助了!你們回家有說有笑,我只能面對四堵牆。你知道那種感覺嗎?你能理解那種失落、多餘、孤獨、不完全的感覺嗎?……我都禱告五年了,怎麼還是一個人?” 失落了的体恤          已記不清楚有多少次進入這樣的場景,有多少次刺痛那已傷痕累累的心。但很久以來,我無法忘記那一張張委屈受傷害的臉。我無法再面對那種掙扎,面對那種渴望從神那裡得到答案的焦灼,那種在群体壓力下的失落,那種因寄居異國而加重的孤獨,那種在“我怎麼了”的追問中對沉默上帝的困惑。         有一天,當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婚姻的呵護下已擁有近十年有人疼惜的奢華時,我發現,我早已不配教訓別人,我早已失落了体恤的心。但我發現,看似沉默的上帝並沒有睡覺,祂還是讓我明白了我無法明白的事情。 戀愛不息的人          記得六年以前和苗秀君剛認識的時候,幾乎每一次聚集,無論在什麼場合,她都要重複她的名言“我是生活中不能沒有愛的人”,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她渴望愛情,她喜愛《簡愛》中的簡愛,喜歡《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當所有的人用審視精神病的目光看著她不知所措時,她會以“生命不息,戀愛不止”的激情,用英文再重申一遍“I can’t live without love”。         你可以想像,大學讀中文,做過記者,又發表過小小說的秀君,絕不只是說說而已,她會很大方把自己介紹給陌生的人,對自己是單身也從不隱瞞。因她常常有驚人之舉,我們聚會中也常常有不速之客的到訪。還有更絕的一招兒是,秀君常常會預言要在某年,某月,某日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但那一天從未被她言中過。 糊塗了的原則          兩年前的一天,一個痴情的男人向她求婚了,她突然變得裹足不前。接受訂婚戒指的日期從復活節推到聖誕節,又從聖誕節推到情人節,結果以結束男女朋友的關係而告終。她的理由是:“我不要和一個不信的人結婚。”我們當時都糊塗了,既然如此,為什麼當時和不信的人談戀愛呢?         她的問答是“話說回來,不應該和不信的人結婚原則上是對的,但現實是,去哪兒找信主的呢?暫時不信主沒關係,只要他不反對就行了,以後慢慢會信的。”或是“說實在的,天底下要找一個死心塌地的人也不容易,更何況自己又不是十八,找個過日子的人就行了。”          我們有過無數次的討論,她的理由是:“我沒有單身的恩賜,我是經過禱告才和他交往的。”我教訓她的觀點是:“你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是基督徒,你當初就不應該和人家談,既然談了,就要承擔後果……”她掉淚了,我也發誓不再為她的事兒著急上火了。 前所未有的壯舉           以後的每個星期,我們仍在團契見面。雖然像以前一樣,愛情是秀君永恆的話題,但我對於多變的她一直持觀望態度。但是,她比以前安靜了許多,也不再預言嫁期。快兩年了,居然沒有談過戀愛。這對一般人來講很正常,但對秀君來講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壯舉。她分享到,當她看到聖經中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世記》2:24)時,她便在上帝面前開始了一個全新的禱告,求神為她預備一位共同領受生命之恩的人。          她從此渴慕豐盛的生命。近兩年來,幾乎每一個長週末都用來參加靈修的聚會,她說要更加注重建立與神的關係,要學習建立與人的和諧,以及與自己的平衡;不自卑,不自傲,使自己在知識和愛心上能有長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