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吳凡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所有好的東西, 都要在時間裡熬著, 等它成熟。 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聲嘆息; 只有等到一個對的人, 在對的時間, 才是一生的幸福。 其實,有時候等等也好, 不是為了等   驀然回首的一個他。 等的只是自己, 等一個在時間裡   漸漸成熟的自己。 信主後,覺得等等更好 看不清前路了, 等一個主的指引; 信心不足了, 等一聲主的鼓勵; 愛得筋疲力盡了, 等一份來自主的扶持; 心懷不平了, 等候主施行公義; 疲乏了,困倦了, 等候主讓我重新得力…… 耐心地等等吧, 不僅是等一個在主裡   漸漸成長的新生命, 等的更是那一位 永不令我們失望的 值得我們傾注一生去等候的 上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