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靈魂的蓖麻

陳貞吟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船起錨,揚帆,準備出海了。站在甲板上,面對藍天碧海,他的心已先馳至遠方:或者在那裡,可以開始另一段人生之旅。          多日來夢魘般的奔波已成過去,他徐徐舒出一口氣。疲憊重重地襲來,他蹣跚地下到艙房去。         迷糊夢境裡有人急切的喚他,兼且撼天震地似的搖他。待他醒透,發現劇烈晃動的,乃是整個船身。原來平靜的洋面,此刻已是濁浪滔天。他馬上明白,那位創造旱地滄海的神,雖然容他在陸路暢行無礙,其實早已在水域等候著他(《約拿書》)。 認同約拿的心境         初讀聖經裡約拿的故事,我對約拿很不諒解。身為先知,卻玩忽職守;明知神的召令,膽敢背身而去;缺乏憐憫,還毫無愧色地辯解。         我也不明白神為何堅持要這樣的人去傳達他的信息。他應該選擇像耶利米那樣,“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耶》9:1),心中常懷憂傷的先知。或 者差遣像以賽亞那樣,即使感嘆“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賽》53:1)“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但聽到神回答:“直到城邑荒 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賽》6:11),就仍然忠心職守的僕人。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我逐漸能認同約拿的心境。因為類似“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拿》1:2)的挑戰,在我與他人的相處中一再出現。         碰到壓榨下屬利益的上司,不同心合作卻愛居功的同事,枉顧學生課業重擔的教授,藐視師尊無心向學的學生,稍不順遂就暴怒的配偶,屢勸不改依舊任性頂撞的兒女,挑隙尋錯的親家,往來傳舌的鄰舍……        然而,在這些負面、對立的人際關係裡,神的話語卻清晰臨到:“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約》15:12)        這命令簡直像是要我們全力擁抱一叢最堅硬的荊棘,我們自然本能地跳起來,轉身逃開。        不願正視自己缺乏愛心與耐心,我們反而湧發出自義性的怨懟:“因對方的不是,才引發我的不滿。挪去這個人,換個環境,我一定能勝任你的託付。”         神啊!只要不用去“尼尼微”,任憑哪裡,我都聽你使喚。於是我們也有了約拿那種到“他施”去重新立灶安營的打算。 環境催逼而屈從          神喚出暴風、疾雨,安排一條“大魚”把約拿吞入了腹中。於是約拿順服了。我們呢,同樣也是因被困在不見大光的幽暗裡,才開始學習從心底向神呼求。         但是因外在環境的催逼而有的屈從,並不等於內在全然的信服。外面的使命在執行時,裡面的自我,依舊與神的主權抗爭著。         正如神要降災的信息,一日之間使尼尼微全城驚動,悔罪哀禱上達天庭。然而天使為人的悔改而歡唱之際,神的眼目並未輕忽那悄然立在城東一角的約拿──“耶和華 啊,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拿》4:2),但是,這些作惡的尼尼微人是該受懲罰的。他們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