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受难日,我为主预备坟墓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刘帝杰         编者按:“体验式查经”是设身处地假想自己是圣经中某个人物。这是一个在不断揣摩中,认识福音的活泼方式,并为日后严谨的释经打下趣味的基础。本文即是一个尝试,在细节描述上混合了历史常识与后代认知,再发挥个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稣从天上降临人间,拯救人脱离罪恶。祂的受死与复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礼”是象征基督徒与耶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          根据圣经,有很多人目睹耶稣的死亡与复活。然而,耶稣的埋葬,只有极少数的人近距离接触。其中一位就是来自小城亚利马太的约瑟。          以下的故事,以约瑟为第一人称叙述。内容改编自《马太福音》27:57-61,《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约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随与明明争取         “有亚利马太人约瑟,是耶稣的门徒,只因怕犹太人,就暗暗的作门徒。他来求彼拉多,要把耶稣的身体领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稣的身体领去了。”(《约》19:38)         这是一个幽暗的下午。这个下午,我决定弃暗投明。         跟踪别人可以暗地进行,跟随耶稣却不应如此。这两、三年,我跟随耶稣,作暗中的门徒,实在有点内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见证。想不到今天就是那发生重大改变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终幽暗昏沉。我一直远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罗马兵钉死于十架的主耶稣。祂受鞭伤的身体,一直悬挂在木头上,竟没有人上前认领!我等待、等待、等待,为何那些贴身跟随过主的门徒竟逃弃不顾?为何主的亲属也不敢出现?难道怕受诛连?         在众叛亲离的时刻,我不忍看见祂被漠视,被丢到乱葬岗,再任由鸟啄食。终于,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请领取主的身体。        深知这是一条不归路,从此我的门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记。但只要回报主对我的舍命厚恩,即使日后被罗马政府与犹太公会清算,我也在所不计。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严。         颤惊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祷上帝保护。申请并非完全顺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长证实耶稣已身亡,唯恐耶稣装死,再自称复活。等了好一阵子,终于得到批准,可领取主的身体。     二、为己保留与为主献呈         “约瑟取了身体,用干净细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坟墓里,就是他凿在磐石里的。他又把大石头滚到墓门口,就去了。”(《太》27:59-60)         独挑大梁,绝不容易。幸好有主内朋友,犹太官员尼哥底母的拔刀相助。         说来有趣,尼哥底母如我一般,也是暗暗作门徒。他极其明白我的内心——一面受外间政治压力,一面受内里良心责备。        当我将主的身体搬到家中不久,尼哥底母便到来。他以素常的暗号叩门,我立刻打开大门迎接。“啊,尼哥底母,你家仆人抬的是啥?”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神学故事:约瑟的故事

蔡金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1期 约瑟传奇的一生是旧约精彩故事之一。约瑟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 能对神有信心,敬畏神,坚心忍耐,以致通过神在他生命中的熬炼,达成神在他身上的计划。在全能神的救赎工作中,约瑟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因着后来他在埃 及居高位,拯救雅各全家,使得雅各和他的后裔能够寄居埃及成为大族,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在《创世记》15:13的预言,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必在外地寄居; 并使得亚伯拉罕之约的应许——透过亚伯拉罕的后裔传递神的拯救与祝福的计划,能够逐渐成就。       《诗篇》105篇中见証神坚定与亚伯拉罕所立 的约(8-10节),那里记载神对以色列先祖的眷顾,并特别指出他先打发约瑟被卖到埃及为奴,借由约瑟的受苦,后来使雅各全家能安然渡过长期干旱的年日, 也因他们在埃及地数百年的寄居,被预备成了一族人数超众的群体。这些过程表明了神的救赎与他对自己百姓的细心照料。 约瑟和他的兄弟(《创》37:2-11)        约瑟是雅各(又名以色列)在年老时,由钟爱的妻子拉结所生的孩子(《创》30:22-24),所以特别受到雅各的疼爱。不过雅各未记取曾经发生在他父母身上 的前车之鉴,从前他母亲利百加对他偏爱,致使雅各与哥哥以扫争竞,最后造成雅各与母亲离别(《创》27:1~28:5),现在雅各对约瑟的偏爱,又同样造 成约瑟与雅各分离。        故事一开始,就描述约瑟的一些特质,他是一个忠心顺服父亲的儿子,处在一群不良善的兄弟之中。约瑟和哥哥们一起牧羊,时常将哥哥们的恶行报告给父亲。这里似乎强调约瑟对父亲的忠诚,对比哥哥们的邪恶与不忠。他对哥哥们举止所作出的行动,正反应出他的纯真与正直。          由于约瑟的忠心顺服,甚得雅各的喜爱。雅各为约瑟作了一件彩衣(注1),这象征约瑟比兄弟们居于更优越的地位;由于他是雅各宠爱的孩子,这也意味着雅各有意 拣选约瑟,让他得到大部分的产业,或居于领导的位子。结果可以预期的,他兄弟仇恨约瑟,以致不能与他和气地说话。嫉妒者常会仇恨受宠爱的人,正如该隐和亚 伯的故事,该隐因为神喜悦亚伯,心起嫉妒并攻击亚伯,善恶的冲突因之产生。雅各的家庭中,类似的冲突再次发生。约瑟因为被宠爱,导致兄弟们强烈的仇恨,不 久之后这仇恨情怀,更发展成邪恶的行为。         神用两个梦,确认对约瑟的拣选,并预告约瑟将掌权治理他的全家。约瑟的第一个梦和农耕的情景有 关:他的禾捆起来站着,他兄弟们的禾捆围着他的下拜;这可能表达后来约瑟在埃及获得权柄来管理他的兄长们。他的第二个梦是关乎天上的星象:太阳、月亮、星 星都向他下拜。在古代的文化里,这些天文记号都与统治者和其权力有关。因此,这个梦也象征著约瑟将被高升,超过他的家人。        约瑟的兄长们对 这些梦的回应,乃是嫉妒并越发恨他。兄长们的反应,和约瑟的忠诚顺服相比之下,显明了雅各的拣选是合理的。当然神在此也彰显他有主权拣选人来当领袖。神的拣选常常不是依年纪的次序,这也会使一些不顺从的人产生嫉妒。约瑟的哥哥们不承认神透过他们父亲所作的选择,甚至定意设计杀害他。也许他们都认为自己应该 居于领导地位而产生嫉恨,但这些行动正表明了为何他们没有资格作领袖的原因。 约瑟被卖到埃及(《创》37:12-36)         有 一次,约瑟的兄长们在示剑附近牧羊,约瑟顺从父亲雅各的吩咐,去探望哥哥们是否一切平安。当兄长们还远远看见他时,就心生杀害他的企图,要使他所作的梦不 能实现。长兄流便却想把约瑟交还给父亲,就劝其余的兄弟不要杀死约瑟 […]

No Picture
成长篇

旅途的转角处——圣经神学故事 约瑟篇

思宇 本文原刊于《举目》29期          奔走天路,多有起伏波折——多少时候,心中一片迷茫与困惑;多少时 候,旅程所留下的只是一些零散、无意义、苦涩的片段,这似乎就是《创世记》中的约瑟所经历的。然而,无论经历多少憎恨和背叛、诬告和无奈,或是被人忽略和 遗忘,我们都看到使万事互相效力的神,是如何奇妙、无误地带领着约瑟。 憎恨与暴行(《创》37章)           《创世记》第37章,讲述了约瑟早年的事蹟,焦点围绕着约瑟与哥哥们之间的冲突。从约瑟如何向父亲打哥哥们的小报告(37:2);父亲雅各如何偏心,给约瑟做一件彩衣(37:3-4);到约瑟又如何向家人宣布他所作的两个梦(37:5-11)……          这一切的举动,导致哥哥们“恨约瑟”(37:4)、“不与他说和睦的话”(37:4)、“越发恨他”(37:8)、甚至“嫉妒他”(37:11,注1)!哥 哥们最终脱口而出:“看哪,那作梦的来了。来罢,我们把他杀了!”(37:19-20)最后,约瑟被哥哥们以20舍客勒银子的价钱,卖去埃及,开始了奴隶 生涯(37:28)。           “兄弟”或“哥哥”一词,在第37章出现15次之多。这是一大讽刺,因为这一章里并没有看见丝毫的手足之情。最大的 讽刺,是犹大所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如将他卖给以实玛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骨肉。”(37:27)这一句话虽然救了约瑟一命, 但是,既然是“兄弟”和“骨肉”,为何又要把约瑟卖为奴隶呢?无非是除去眼中钉的同时,又免了杀弟之罪,甚至还可以获利,真是一举三得啊。           同样,约瑟的大哥流便悲哀(37:29-30),主要是担心,身为长子,自己如何向父亲交代(37:22)。他表面悲哀,转过身来却硬心地欺骗父亲,使父亲在伤痛中哀哭。          《创世记》第37章,是一幅关系破裂,受伤极深,叫人心酸的家庭图绘。            这章也出人意外地,并没有记载约瑟的感受。约瑟被丢在坑中,心里愁苦、不断哀求的情景,是多年后才从哥哥们口中透露出来的(42:21)。因为从37:18 开始,圣经是从约瑟的哥哥们的角度,描写情节的发展──他们对约瑟的哀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有后来当哥哥们有悔意时,才从他们的口中明白当年的情景。            在这家庭悲剧中,神在哪里?神在做什么?神对约瑟的愁苦,是否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创世记》37章的句号,没有点在雅各哀哭的悲景中。圣经在37:28,36,提到约瑟到了埃及法老的内臣波提乏家中。注意,神那巧匠的手,要在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埃及(注2),开始祂的工作! 诬告与无奈(《创》39章)            约瑟到了埃及之后境遇的起伏(39:1-6,7-20,21-23),都很微妙地与“眼”有关。首先,约瑟在波提乏“眼”前蒙恩(39:4),在主人家中的 地位一步步上升。从被卖为奴(39:1),到在波提乏家中服事(而不是下田)(39:2),再后来取得主人的信任(39:3),成为主人贴身的佣人 (39:4),最后管理主人家一切的事务(39:5)。           接着,主母开始对约瑟“以目送情”(39:7),后来甚至“拉住他的衣裳”,强迫与自己同寝(39:12),不遂后竟变成恶意诬告(39:13-18),把约瑟送进监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