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神的自我形象

【三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約翰福音》3-6章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這個世界花了2,000多年的時間,想要認識耶穌。人們寫了無數的書卷、拍出無數的電影,試圖去解釋(或更多的是要“破解”)這位人類史上的謎樣人物。丹. 布朗所著的《達文西密碼》即為其一。當然,這些都不令人感到驚訝。即使耶穌還在世上、還在那些應該比其他人更能認出他,在那些對他真實的身分已經有明確證 據的人群當中時,絕大多數的人依然拒絕信他。            在這個月要研讀的4章《約翰福音》中,我們將直搗這個問題的核心。耶穌對自己作了什麼宣告? 當我們查看這些宣告時,必須確認我們所得出的結論。若這些宣告是真的,那麼,否認這些宣告(正如多數與耶穌同時期的人所做的,以及諸如丹.布朗這類人鼓勵 我們去做的),就是完全否認父神所預備的彌賽亞。這些行為的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不過,更重要的是,倘若耶穌的宣告不是真的,若耶穌就像其他人,只是個結婚生子的平凡人,那麼我們就該忽視他所有的教導,因為這些教導是出自一個精神錯亂的人,或者更糟的是,出自一個極力佈下殘酷騙局的人。耶穌若不是騙人的瘋子,就是基督;再沒有其他的可能。           當你從神的話語中聆聽耶穌所說的,請仔細地思考。我們至少可以看見,耶穌不可能僅僅是個先知、智者或好老師。若你所得出的結論是:耶穌不是道成肉身的神子,那麼問問自己,一個騙子/狂人如何能在人類的歷史中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以致世上無人能及! 第1日 一個全新的開始 經文:《約》3:1-10            要點:耶穌與尼哥底母的對話清楚地顯明,在我們天然(屬肉體)的狀態中,作為亞當的後裔,我們永遠無法瞭解福音。重生是必須的! 說明: ‧ 四本福音書中,唯有《約翰福音》提到了尼哥底母。藉由譴責兌換銀錢之人,耶穌已惹怒了猶太的當權者(2:13-20)。尼哥底母不像他的法利賽同伴(參 7:50),他意識到,耶穌所行的神蹟有重大的意義,是不容忽視的,於是想更進一步探問耶穌;但由於懼怕那些敵對同伴的批評,他知道自己必須在夜晚秘訪耶 穌。 ‧ 耶穌很清楚猶太拉比在屬靈上的徹底瞎眼(參2:25),因此他開門見山,直指問題的核心:尼哥底母的信仰框架,完全無法與真正的福音調和;如此天壤之別的思維模式使他必須從頭就將此福音視為全新的開始。 ‧ 尼哥底母“天然的”回應(4和9節)果真證實了耶穌的觀點。 ‧ 得救所需的“重生”,只能藉著聖靈的工作,從人心裡開始“出生”的過程,以致從罪的統治中得“潔淨”(參《結》36:25以下)。(5-8節) 默想……並禱告: 我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重生?(參《羅》8:15-16)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親口之呼喚(下) ──試論《約翰福音》的婦女角色

吳瑩宜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馬大與馬利亞(《約》11:1-44,12:1-8)          在描述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的這段經文中,約翰沒有以拉撒路為故事的焦點,倒是以身為姐姐的馬大以及馬利亞為經文的重心。拉撒路是她們的兄弟(《約》 11:2)。這段經文貫穿于馬大,馬利亞,以及耶穌的對話中。作者不但要帶出耶穌就是復活,就是生命的主題,更要顯出兩姊妹在信仰過程中的表白。          在《約翰福音》第十一章中,馬大是積極而且主動的對話者,而馬利亞則是安靜的被動者,就是見了耶穌說出的話,也與馬大的類似(《約》11:21,32)。兩 姐妹的信心在此時是不完全的,因為她們只相信末日的復活。在這不完全的信心中,馬大回應耶穌是復活、是生命的宣言,認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         馬大的認信,與當日在該撒利亞腓立比境內的彼得一樣。R.E.Brown 認為,因為對基督的認信,馬大取代了彼得在這方面的地位。R.E.Brown的結論是:”如果有些基督徒群体認為彼得是基督的認信者,也是遇見復活主的的 第一位,那麼約翰的基督信仰群体,則認為馬大是基督的認信者,而抹大拉的馬利亞,則是遇見復活主的第一位。”(註2)          馬大認信耶穌為基督的寶貴,乃在于她的認信並不建基于拉撒路復活的神蹟上,她的認信純粹是針對耶穌宣言的回應。          在這兩段經文中,馬大與馬利亞互相輝映,由她們所言所行,顯示出對耶穌基督的愛以及信心。          在拉撒路復活的事件中,馬大的認信突顯。在《約翰福音》第十二章逾越節前的筵席中,馬利亞用香膏抹耶穌,又帶出另一種高峰。馬利亞對耶穌的愛與感恩,是不可 以金錢計算的。因著拉撒路的復活,馬利亞拿著一斤極貴的香膏,在筵席中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的頭髮去擦。馬利亞不但願意付上極高的代價,並且以謙卑的態度 表達對主的感恩。她豐富的情感,流露在約翰的描述中。          反觀,加略人猶大卻以濟貧為藉口批評馬利亞。而由耶穌對馬利亞的辯護,可以知道,馬利亞獻香膏,除了表示感恩之外,她似乎對耶穌”時候”的來到,有某種屬靈程度上的了解,于是開始了為耶穌安葬的膏抹(而到了尼哥底母以及約瑟的手中,才完成了膏抹的儀式)。          馬利亞對耶穌謙卑的服事,成了耶穌以身作則,謙卑為門徒洗腳的前影。馬利亞以香膏抹耶穌的行動,是耶穌為門徒洗腳,樹立彼此謙卑服事榜樣的具体實現。          在馬大與耶穌的互動中,我們看見耶穌願意將自己是復活、是生命的深奧真理,向婦女信徒啟示。在耶穌的心意中,婦女也是深奧真理啟示的對象。她們不但有權明白 信仰的真理,她們也有極大的屬靈能力,對耶穌的啟示作出正確的信仰回應。她們與耶穌的門徒一樣,是耶穌基督真實的跟隨者。在耶穌為馬利亞的辯護中,更可以 看出耶穌對婦女愛祂心意的接受與讚賞。 抹大拉的馬利亞(《約》20:十1-18)          在這段經文中,約翰以抹大拉的馬利 亞,彼得,以及耶穌所愛的門徒三個人物,交織成一篇主復活的見証。抹大拉的馬利亞不但在耶穌受死時,陪伴在十字架的旁邊,她更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就來到 耶穌的墳墓前。當她發現墳墓已空時,她急忙通知彼得以及耶穌所愛的門徒。兩位門徒快跑到墳墓,仔細調查一番之後,相信馬利亞所說的耶穌被挪去了,就回去自 己的住處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親口之呼喚(上) ──試論《約翰福音》的婦女角色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對人物的描述非常仔細豐富。他的筆下有各色各樣的人物。他們具有不同的社會地位,不同的教育水準,不同的性別,不同的種族,不同的立場,不同的需要,甚至不同的性格等。約翰透過耶穌與這些 人物的互動,帶出耶穌基督愛世人的心腸,也帶出人對耶穌的拒絕或接受。          《約翰福音》一書,普遍呈現對婦女角色正面性的看法,表明在耶穌基 督的信仰上,不會因性別而有不同的地位。在耶穌基督裡,男女是平等的。由約翰對男與女的對照描述,例如尼哥底母與撒瑪利亞的婦人,伯大尼馬利亞與賣耶穌的 猶大,抹大拉馬利亞與彼得及約翰等,可以看見約翰在信仰的屬靈生命層面,給予婦女的積極肯定。          在女性地位顯然比男性地位低的時代中,《約翰福音》對婦女信徒的重視與肯定,對後代教會和社會具有深遠的歷史影響。           本文將從《約翰福音》中有關婦女的經文,耶穌基督和婦女的互動,觀察約翰如何了解耶穌的心意,在當時的新信仰群体中,為婦女信徒定位。如此可以使今日的信徒,更明白耶穌基督在信仰上,對女性的肯定,以及教會各樣服事中的託付。 耶穌的母親(《約》2:1-12,《約》19:25-27)           在迦拿水變酒的婚宴上,耶穌稱祂的母親為“婦人”。婦人代表對一個女性中性的稱呼。耶穌如此稱呼祂的母親,乃是要表明祂是神的兒子。當祂開始在地上的事工時,祂展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啟示一個本質上全然改變的信仰,給世人一個不再被傳統與律法轄制而充滿恩典與真理的生命。          祂不再受管于地上肉身的母親,祂以父神為父,取代了有血肉關係的母親。祂對母親說:“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祂不再按自己和母親的意思行, 乃是按那差祂來者的意思行。當耶穌將水變為酒時,祂的身份也從馬利亞的兒子轉變為神的兒子(註)。這個身份本質改變的宣告是必然的,因為耶穌已開始邁向祂 來到世上的使命。           耶穌的母親沒有斥責耶穌,她接受耶穌在關係上與她的分離,在耶穌面前,她的身份是與其他的門徒一樣。但也因她對耶穌的信心,她吩咐僕人照耶穌所說的去行。因為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顯出了耶穌的榮耀,門徒就信祂了。           在即將成立的新信仰群体中,成員聯繫的關係不再是肉身家庭的關係,而是與耶穌基督聯結為一体的屬靈新家庭。           約翰在《約翰福音》中只以“耶穌的母親”稱呼馬利亞,可見約翰強調耶穌與母親的關係。在約翰的眼中,她是耶穌的肉身母親,她每次的出現都提醒了讀者,她因與 耶穌的關係而存在。反之,耶穌每次以“婦人”稱呼自己的母親,在迦拿的婚宴上如此,在十字架上還是如此。可見耶穌強調與馬利亞肉身關係不再的心意。以神的 兒子來到世上為世人捨己,是耶穌要帶出來的信息。           約翰藉著“耶穌的母親”與“婦人”二詞的交替運用,顯出兩者之間關係的轉變。當耶穌在十 字架上將母親交給所愛的門徒時,所愛的門徒成為一家之主,負起照顧耶穌的母親以及其他信徒的責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託付,不但確定了所愛門徒的權威,更為 祂的母親在新的屬靈家庭中,建立了重要的地位。          自《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耶穌的母親,從耶穌開始地上的事工,到最後十字架上高峰結束, 都出現在耶穌的旁邊,可見約翰對耶穌母親角色的重視。她雖因父神的旨意,必須割捨與兒子的肉身關係,卻因著順服,成為神家庭中重要的一員。因著她的信心, 她成為了一個蒙神大恩的女子,也為後代信徒留下了一個觸動心弦的榜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