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結局何時來到? ──從解經範例學解經(四之二)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在上文〈參孫的謎語有何奧秘〉裡(見上期),我們從《士師記》14:1-20的三明治結構中,發現參孫的謎語中隱藏的 神學信息。這個信息並不是來自參孫,而是神藉著《士師記》的作者,透過精巧的文學鋪陳,為參孫的謎語賦予獨特的神學意義。在這一期中,我們將繼續以《以西 結書》7:1-27為例,思想作者如何用文學的修辭,傳達豐富的神學信息。 神為何對地說話 神用人的語言說話,啟示的對象應該是人,但卻對地說話。神對地說,“現在你的結局已經臨到,我必使我的怒氣歸於你”(2節)。我們知道神不是真的在對地說 話,而是對住在這地上、悖逆的以色列居民說話(7節)。這裡有一個值得深思的解經原理。原來,神說話也重視修辭(rhetoric)。也就是說,神的話語 可以超越字面的意義(literal meaning),傳達文學性的意義(literary meaning)。 有些人反對聖經中有修辭的觀念,堅持一切經文都應當用字面的意義解釋。反對修辭的理由,是認為修辭性的解釋讓神顯得不誠實,或是暗示神在玩弄文字,誤導那些用單純的信心接受字面意義的人。但從神對地說話的例子,表明聖經中的確有修辭的痕跡。 我們對神的話語有信心,並不需要排除神用文學修辭的方式向我們說話的可能性。相反地,神自由地使用各種文學的修辭,使祂的話語訴諸我們深層的心靈與想像力,激動我們回轉,這是神的智慧。 那麼,從修辭的角度來說,神為何要對地說話呢?第一種可能,這是神表達祂的憤怒的一種方式,顯明以色列對神話語的冷漠,儘管神三番兩次地警戒他們,他們總是不聽,所以神寧願對他們所居住的地說話,直到神對地所宣告的預言實現,“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27節)。 第二種可能,神要宣告的審判,是以這地作為範圍,因為“結局到了地的四境”(2節)。神的怒氣將臨到這地,凡居住在這地上的一切居民,都要在這地上受刑罰,所以神對地說話就是對住在這地上的一切居民說話。 還有第三種可能,神對地說話,為要配合後面罪惡開花的暗喻、收割者的暗喻,建立一個收割季節的文學意象(imagery)。 何謂文學意象? 意象是一種修辭的技巧,藉著一個充滿想像的情境(scenario),牽連許多的暗喻(metaphor),來傳達一個內涵豐富的信息。例如,保羅用人的身 體各部門來比喻基督徒不同的功能與合一(《林前》12:12-31),身體、頭、眼、手各是一個暗喻,而整個以身體為中心的情境是一個文學意象。 又例如,《啟示錄》用婚宴來比喻基督再來時的勝利與歡慶(《啟》19-21章),新娘、賓客、羔羊的邀請與宴席各是一個暗喻,而整個以婚宴為中心的情境是一個文學意象。 照樣,如果我們細膩地推敲《以西結書》7:1-27所有的修辭,我們也會發現一個以地為中心的收割季節(harvesting season)的意象,比喻神要對以色列施行的審判,將會像收割季節時的情境一樣來到。 審判彷彿收割 神對地說,“結局到了”(2節)。也許我們會立刻想到,這是指天地的廢去。但上下文不允許我們做這樣的解釋。神說,“我必使列國中最惡的人來佔據他們的房 屋”(24節)。顯明這段預言並不是指著將來天地廢去說的,而是指著外邦人將攻進以色列,將會擊殺以色列人,然後佔據這地說的。 從修辭的角度來考慮,這裡的“結局”不是指著地要被毀滅,而是指著“收割”說的。地上的莊稼將被收割,也就是指以色列居民將被擊殺;而殘忍的外邦人,也就是收割的人。因為收割這個情境是圍繞著地建立的,所以這個預言要對地發出。 《以西結書》第10節說,“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災已經發出。杖已經開花,驕傲已經發芽。強暴興起,成了罰惡的杖。”這裡的“杖”(希伯來文原意為 “樹幹”或“厚實的樹枝”,有時也有“支派”的意思)成為以色列人的暗喻,因為以色列人居住在這地上,就宛如是栽種在這地上的“植物”。地上的居民正如地 上的植物一樣,是地的一部份。“杖”已經開花,暗喻以色列人的罪惡已經生發滋長到一個高潮,他們的驕傲已經“發芽”。 從修辭的角度來說, 地上居民的罪惡,也是這地的罪惡。所以,神要來在地上收割莊稼,也是神對這地的審判。整個畫面的意象是:“看哪!地上的植物已經開花發芽,你們該知道,收 割的季節就在不遠了!”轉化成神學的信息,意思就是說:“你們的罪惡正在快速滋長,很快就會滿盈,神的毀滅很快就會來到了!” 這樣,神的話語在我們的腦海中產生一個圖畫般的景象,想到收割季節穀物興盛的模樣,又想到收割之後一片毀滅的景象,使我們從心裡為這地的敗壞感到儆醒,為神將要施行的審判感到敬畏(註)。 結局何時來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