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幸福其實很簡單

陳思伊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抱著出生才2個月的兒子,那細細的小卷毛,閃亮的大眼睛,可愛極了。我知道上帝要我跟先生做好上帝的管家,好好愛孩子,教養他,給他家庭的溫暖。            我2歲時父母就離異了。對於家庭的溫暖,我沒有體會過是什麼滋味。親友都很關心我,同情、可憐我這麼個孩子。撫養我的奶奶非常關注我的學習。我在小學、中學,不是大隊長,就是團支書。同學們羡慕我手臂上的3條杠,我卻羡慕他們放學時,有爸爸、媽媽一起來接。             我家裡的條件不差。姑媽很早就在美國定居了,所以我常常有美國的名牌衣服穿。可我外表雖然華麗,內心卻像一片掉落的樹葉,飄飄蕩蕩,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 記得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孽債》,我一聽到主題曲“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就潸然淚下。我是多麼渴望有一個由爸爸、媽媽和我共同組成的家庭! 偷偷流眼淚            姑媽在美國,爺爺、奶奶也常去探親,所以家人一直灌輸我去美國留學的思想。一向是乖乖女的我,在2008年大學畢業後,放下了戀愛7年的男朋友,毅然出了國。           我在美國的生活,應該說很幸福。別的留學生都是一個人奮鬥,而我住在姑媽家,有家人,有車,有好衣服,幾乎每個星期都有龍蝦、牛排吃。家人用一切方法,從物質上為我建立幸福生活。            然而我總在獨處時,偷偷流淚。我想念男朋友。他沒錢出國,也不願意放下剛剛開始的工作,借一大筆錢出國讀書。同時,我的家人又希望我在美國找一個美國籍的對象結婚,留在美國。在這種的矛盾中,我痛苦不堪。            2006 年我在中國時,就已經受洗。到了美國,同學自然就介紹我去教會。有意思的是,受洗時我根本不懂“人的罪”、“耶穌的救恩”等,只是希望自己將來能在教堂舉 行婚禮,如同電影裡的那樣。我聽人說,只有受過洗的,才能在教堂結婚,於是我跑去教堂報了名,似懂非懂地上了幾節課。牧師問要不要受洗時,我第一個舉手, 就這麼“洗”了。            我真正經歷上帝,是在美國。 那麼大差別            第一學期的研究生學習結束,我的3門課都得了“A”。我申請了獎學金。暑假裡,我也在餐館拼命打工,因為我不想總是靠別人,我想靠自己。            快開學前,學校突然通知我,因為金融危機,我的獎學金取消了。再加上當天正要去打工的時候,因為生理周期,肚子疼得直打滾,我突然大哭起來,再也不顧是否被人看見,把所有的心煩、對男朋友的思念都哭了出來。在痛哭中,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回中國吧!”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對奶奶說:“我要回中國!”立即就被家人責罵了一通。             那天是星期五,晚上有聚會,我是帶著眼淚開車去的。唱讚美詩時,我忍不住又哭了起來。詩歌結束後,弟兄姊妹問我:“怎麼了?”我把我怎樣思念男友,家人反對我回去,以及我的痛苦,統統說了出來。             雖然家人都反對我回去,弟兄姊妹卻支持我。他們說,上帝是要人喜樂的,可我來到美國這麼長時間裡,他們總是看到我腫腫的眼睛,沒有見過我的笑容。             有個連名字我都不知道的姊妹,拉著我的手對我說:“我們一起來禱告好嗎?”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陪我一起禱告。禱告的內容,跟我過去一個人禱告的完全不一樣。我常常自己禱告:“上帝啊,你讓我男朋友快點賺到錢吧,這樣他就能來美國了,我的家人就允許我嫁給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