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到了時候,種子就會發芽(奇瑞)2020.12.08

神不僅啟示雅各,也藉著應許點破了他內心的恐懼。雅各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他習慣將自己內心的想法隱藏起來,他希望看清別人,卻不願意讓別人看清自己。然而神一語道破雅各那缺乏安全感的內心,使他意識到,原來神看透了他,自己並不是那麼了不起。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絲瓜,和我的終身大事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郝大衛 復活節的早上,在一首詩歌中醒來,卻只記得夢中詩歌的3個字“主的愛,主的愛”。5日由京返滬,一路蒙主奇妙引導,本來沒有臥鋪,卻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車上醒來時,正值朝陽東升,讀到《哥林多後書》1﹕12“……見證我們憑著上帝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過去的路,我雖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聰明,而每一次的結局,你總讓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應許。我們若尋求你,你必使我們尋見;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東,家中幾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時候,我便能讀經、禱告。然而,我內心對上帝並沒有認識,只是有一些懼怕,卻又因自己擁有聖經知識與口才,極其驕傲。 2002 年2月,我16歲,高中二年級,參加了山東某地的中學生冬令營。營會的內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2月18號的晚上,小組的虞老師帶我們,學習青少年如何為自己的婚姻做準備。在一張小小的卡片上,老師讓我們這群男孩子寫下:“我在上帝面前禱告,求上帝預備我的‘她’是……” 當時我很不以為然,覺得:“一群孩子(小組裡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學生)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但我還是順服、按老師的要求寫下了(沒想到後來成為極大的祝福): 真敬畏耶和華(我看到很多家庭,雖然信主,但因為夫妻對上帝的認識、追求有差異,影響了家庭的和睦)。 孝敬父母。 漂亮,賢惠,不婆婆媽媽。 要麼比我強很多,要麼不如我(總之,兩個人之間不要競爭。那個時候並不知道愛裡面沒有爭競,而且上帝對婚姻的要求,乃是愛與順服)。 ……(省略號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們在上帝面前的誓約,“我願意為‘她’,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及落款。 特別值得感恩的是,從那次營會以後,我開始認真讀經,讀屬靈著作。上帝也慢慢讓我嘗到祂的甘甜。   大學不戀愛 大學期間,我雖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總是被當年的誓約所提醒:我要找一個真正認識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為伴侶。她必須從小信主(因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車子、不看電視、不看電影……若非從小信主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像木頭)…… 而且,我決定畢業後回山東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為我預備的“她”,最好是山東人(文化、語言、飲食等相同),必須對上帝的家有負擔,且不會由於虛榮,好在教會出頭露面。 大學4年裡,上帝並沒有讓我談戀愛。我也覺得自己不夠成熟。如果交往一個女友,最後卻發現並不是“她”,那就沒有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身體”了(上帝不斷地提醒我,我的雙手、雙眼,也需要用聖潔、尊貴守著)。 見到別人出雙入對,有時我也很羡慕,但我總是回到上帝面前禱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還是定意尋求你! 記不清什麼時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長,成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認識主。於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車一樣被動的等了,我開始學習靠著主認識自己,不斷更新、長大。   我終身的事 2007年大學畢業後,不斷有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都覺得不合適,因為對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節回家,發現父母的白髮多了(為了供我讀書,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來,我覺得異常軟弱。恰父親在我身邊讀經,見我醒來,很喜樂地讀《以賽 亞書》58﹕11給我聽:“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父親用一種很古老、輕快的調子,教我唱這段經文。母親在廚房邊準備早餐,邊聽收音機裡的講道,題目居然也是此經文,“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愛澆灌! 同一天,我又讀到《詩篇》31﹕15:“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

No Picture
成長篇

綜合考試日

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教會秘書拿著要定稿的每週簡報,問我這星期證道的題目是什麼。不約而同地,我們兩人的目光,集中到牆上的日曆上──禮拜日那天,用綠色記號筆,標著一個大大的“C”。 一         我們這個華人教會,座落在美國東岸新澤西州,周圍有好幾所赫赫著名的大學。其中G大、N大,年年當仁不讓,在名校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幾十年來,這幾所大學秉承一項共同傳統:對學生進行Comprehensive Exam,即“綜合考試”。研究院的學生,除在規定時間內修完全部課程,還必須通過這場綜合考試,才能畢業。         可別輕看這場考試,它涵蓋3年研究生的全部課程,題目刁鑽艱澀,多年來及格率從未超過四成。每個學生最多有兩次機會,若都沒有通過,所修學分全部作廢,研究 院生涯以零分終審判決。而且這兩次機會,註明是lifetime的,意思是,閣下此生只能問鼎兩回,若有失手,對不起,這輩子與本校學位帽無緣了。         眾學生把這個綜合考試稱作“鬼門關”,談之變色。全力準備上一年半載,才敢上考場一搏。若第一次沒通過,第二次更是戰戰兢兢,一身冷汗。因為一旦失利,就意味數年寒窗工夫付之東流。         那種壓力,不是不可怕的。         每年5月和10月的第一個星期是這綜合考試。每次歷時兩天──這兩天,被學生稱作Comprehensive Day,綜合考試日。         5年前我從神學院畢業,到這個教會當見習牧師的時候,正是4月底。接下來的兩個主日,禮拜堂裡人數激增,平常坐不滿的廳堂,要在過道裡加椅子。年輕的面孔,幾乎清一色書卷氣。一眼望過去,到處是閃爍的眼鏡片。人人臉上都是神經繃到極限的緊張焦慮。         牧師證道的主題是“叩門,就給你開門”,講到“應當一無掛慮,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的,必超過你所求所想”,大廳裡鴉雀無聲,人人動容。到牧師呼召:“你願意在此刻決志信主嗎?”齊唰唰舉起的手像小樹林,而後,講壇前跪下一片。         從此我的日曆上,出現了這個醒目的C字,每年兩次。每逢到這幾個主日,我證道的題目不是“主必看顧你”,就是“信的人有福了”。證道中還必有的一句是:“凡 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句經文一道來,台下立刻有人痛哭失聲。信主決志禱告的時候,湧上的人數不過來,我一直舉著的右 手,總得酸痛上兩三天才罷。 二         照說,眼下又一個“C日”來臨,定下證道題目,應該不費躊躇。可是不知為什麼,今天我遲遲不能決定。         門鈴聲打斷我的沉思。        “呦,是建設!你可是稀客,快進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當抽象遇見具體 ── 一個窮“80後”的買房經歷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說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現為:替別人禱告時很有確信,禱告神國大事時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體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著“即或不然”(註)的態度,事先就給天父預備個台階下了。           妻子的禱告就很具體,比如公交車快點來,吃麻辣燙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為然:你的禱告太俗、太靈恩派!我的禱告才是符合聖經的! 當然,我也沒這麼說出口,因為我覺得,要以基督的心為心嘛,妻子這樣禱告是屬靈生命弱小,作為家庭屬靈的頭,我要慢慢引導她,我不能因為這些非原則性的問題,發動“聖戰”,和她爭吵、絆倒她。 做夢的權利還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決定申請“經濟適用房”(政府出資,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編註)。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這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太窮,上大學都是貸款,到了2008年結婚後剛剛還清。另一方面,妻子從結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沒怎麼工作,結婚後,也才斷斷續續工作了幾 個月。            我心想,以我們這點可憐的收入,想在北京買房子(即使是經濟適用房),怎麼可能?不由得心裡愁煩、悲嘆:女人什麼時候才能“屬靈”一點,脫離對物質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沒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們基督徒就要與這個時代的百姓同受苦難啊!            轉眼間,時間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禱告會上,有一句詩歌“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賴天父的力量”很感動我。我不知覺流下淚來,思緒飄得老遠。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不著邊際地想著一句話:“這個社會剝奪了窮人的一切,但他們做夢的權利還是有的吧?” 看房、選房紀略           申請經濟適用房的手續非常複雜,許多“先烈”都因為等待的時間超過兩、三年而飽受折磨。更有許多人,對著繁瑣的手續望而卻步。所以我辦手續其實就是給妻子看的:你看,我該辦的事情都辦了。申請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來的事情,紀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將所有申請手續和證件備齊。我們原想申請經濟適用房,但由於我們前12個月的收入,超過規定額度300多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我們決定不撒 謊,改為申請“限價房”(即:限價格、限面積的商品房,主要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价格高于經濟适用房。編註)。感謝主讓我們誠實。後來才知道,比 我們早一年申請經濟適用房的同事,至今還在等待呢。            2009年4月,發現妻子懷孕了。但按規定,只要孩子沒生出來,居住人口仍然算為兩人,只能申請一居室。住房保障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們的情況,勸說我們放棄這批,明年重新申請,可以申請兩居。但我們實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沒有放棄。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選房。這讓我的同事們大吃一驚。從此,在我們單位掀起了一股申請限價房的風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開始辦理申請手續,但直到年底也沒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現場看房。我們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兩個小區,一個是A房產公司開發的,交通比較便利,也是我們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個檔次的房子,總共只 剩下約200套房子(但選房的人可遠遠不只這個數)。另一個是B房產公司開發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環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聽,小草在歌唱

小草詩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城市。兩歲時,我的父親就因“右派”身分,死在勞改農場。從此,我就開始經歷家破人亡、凄苦漂泊的人生。         母親“下放”,姐姐“上山下鄉”,哥哥被送給了叔叔和伯伯(不幸的是,他們當時也是“反革命”)。我留守在城裡,寄人籬下。哥哥只念了三年書,姐姐初中沒畢業。後來,母親又改嫁了。         就這樣,我從小飽嘗人間的辛酸,感受到世態的冷漠,心靈脆弱又敏感,常常想到死,不知道這世界為什麼要多一個沒人愛的我。         我12歲時由於營養不良,嚴重貧血。家人不在身邊,自己也不懂得生病了。到母親放春假回來時,看到我臉色不好,帶我到醫院一查,才知道我身上流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由於從小得不到家人的愛和看顧,心裡也就特別渴望人間的愛和溫暖。小時家裡很窮,吃了不少苦,但我知道,人生最大的苦,莫過於沒有愛! 外婆給我的鼓勵         外婆從農村來,看到可憐巴巴的我,便對我說:“出生的窩自己無法選擇,但將來的窩自己可以去造!”這句話就成了我生活的動力,我一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高中畢業時,“文革”還沒結束,沒有大學可上,便被分配到工廠,當了3年紡織女工。高考恢復後,我就邊工作,邊準備參加考試。考了兩年,終於上了大學。         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邊遠山區工作。我又拼命準備考研究生,也是考了兩年後才考上。我從南方到東北去,念了兩年研究生,又獲得出國留學的機會。         記得當時寫信告訴母親,她回信說:“不要異想天開了。我們家一沒有錢,二沒有人在國外,沒有人可以支持、幫助你的。”她不知道,我已拿到了加拿大國家全額獎學金,我的導師甚至連機票都給我預備好了。         那時能出國留學的人非常少,能拿到國外獎學金的人就更少了。在我學校裡,我是唯一的幸運兒!命運好像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可以去創造,去改變!想想自己一 個弱女子,從中國的南方到北方,從世界的東方到西方,為自己開創未來;從一個不起眼的紡織女工,考上研究生,出國深造,成為人上人,真的是很自豪。         然而,生命中沒有關愛,仍是我心靈深處的痛;家庭背景,仍是我心底自卑的源頭。        1986年初,我獨自飛到了加拿大,心想,從此可以為自己開創更幸福、更美好的未來了。         接下來的幾年,我從加國的東部搬到西部,再從西部搬到東部,拿學位,找工作,又戀愛、結婚、生子。1995年.又舉家搬到了美國。1997年,在美國買了很 漂亮的房子。這期間雖然也經歷了風風雨雨,有著數不盡的辛酸苦辣,但終於還是實現了“美國夢”——有了帽子、票子、車子、兒子和房子,總算給自己造了一個 不錯的“窩”。 沒有人瞭解我的苦楚        1988年,我在加拿大看了電影《耶穌傳》,電影很感人,我看到末尾就跟著禱告,接受了耶穌做我生命的主。但那時學習忙,沒有時間和願望多瞭解神。一直到了1993年,我才開始去教會,1997年受洗。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星期六的凝眝

譚德儀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回眸那黑暗星期六,天使可曾閃現蹤影?           那年,春末之際,我先生即將畢業,國際學生諮詢顧問卻通知他,學校因疏忽,未將他的學生簽證效期延長一年。因此,他畢業後,只剩三個月合法居留期限,可在美國找工作。            得知消息後,我們實覺錯愕。按規定,留學生本應得到一年的工作實習,現在卻不明就理的被剝奪了。            那時正值美國經濟萎靡。畢業前半年,先生已寄發無數求職信函,全都石沉大海。我們又是外國人,沒有任何人脈關係可以依靠。現在再加上只有短短三個月可以用來找工作,可以算得上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黑白電影裡的小牢房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們租了一輛小搬家貨車(U-Hall),後面拖著學生時期購置的一台豐田中古破車,叮叮咚咚、搖搖晃晃地去投奔南加州洛杉磯的舅舅。洛杉磯是商業大城,覓職應該容易些吧?            舅舅一家八口,是越南難民。他賃居的二房一廳,客廳已安頓了另一家四口,二房擠滿了自家人。我們於是在後屋違建的儲藏室裡落了腳,儲藏室的空間正好能塞下一個單人床。            儲物間裡幽暗悶熱,塵埃遍佈。一個50瓦的小燈泡,連著電線,懸盪在屋頂。室內除了一扇門外,還有一個加了鐵條的小窗。夜裡躺在漆黑的小床墊上,側身瞥著小鐵窗,那個場景就像黑白電影裡的小牢房。            那時沒有網路和手機,只能在週日買報紙,翻開求職廣告欄,拿筆把合適的工作項目圈起,再投出求職信函。然後,週一至週五,從九點至五點,就守候在舅舅的電話機一側,盼望著通知面試的美妙鈴聲響起。 只能遠眺到小徑的彎處            我們就這樣守著電話,寸步不離。那個狀況就像自願被軟禁的囚犯。 每日,唯有展讀聖經時,靈魂之窗得以對著神聖的啟示逐步敞開,心思與靈魂的眼目,漸漸被創天設地的上帝的意念牽引。          《傳道書》中陳述,天下萬事都有上帝特定的時間。那麼先生的覓職時間,也是天父老早預定的嗎?為何別人都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求職,我們卻縮水了四分之三?            再往下讀,傳道者提及,上帝為萬事定下了適當的時間──雖然我們並不完全明白他的作為。           當我們以手上有限的時間表,規劃生活的內容、未來的道路、人生的方向時,就如同美國桂冠詩人羅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在詩作《未涉之徑》(The Road Not Taken)中所描繪的一幅景觀:“一個生命的行旅者,就算長久的凝眝,也只能遠眺到林中小徑的彎處。” […]

No Picture
成長篇

領悟,在寂聊中(心漁)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在來到北美之前,日子總是排著滿滿的節目,似乎閒下來就是浪費生命。上班之外,不是兼家教賺外快,就是上課學些新鮮的玩意。晚上徜徉在書海中,就又過了一天。         說來慚愧,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當初為甚麼要出國。曾遲疑是否該出國讀書,老爸說:“先申請學校看看再說,等申請到了再決定。”想想有道理,于是忙著考托福、GRE、申請學校。等申請到學校,正考慮去與不去,老爸又開口了:“既然申請到,為何不讀呢?早去早回!”這話聽起來還真有道理。于是,硬著頭皮,跟著人潮出了國。         剛出國時,最難適應的不是語言文化,而是晚上八點以後,那份難耐的寂靜和睡前無書可入夢。手上唯一非專業的中文書籍是聖經。老實說,當初出國時帶著聖經,只是圖一份心安罷了。我必須承認自己當時的信仰,還是停留在偶而會為未讀聖經良心不安,想起來就盡天國公民責任的程度。雖然對所讀的經文偶有所感,但是基本上沒什麼樂趣可言。聖經不就是一堆以色列人的歷史和勵志良言嘛﹗偶而看看,對靈魂有益!         然而,那份難耐的寂靜和睡前無書可入夢,為我帶來終生最大的福氣。我開始閱讀手邊的聖經,心裡燃起陳封已久的渴慕,並且愈燒愈旺,心裡愈來愈無法滿足于自己的“信仰”。于是有一天,我做了個禱告,沒想到那竟是改變我一生的禱告。我求主讓聖經不再是歷史故事或是勵志良言,讓聖經成為活的一本書,讓我要經歷神。          這個禱告引領我的生命進入一個全新的境地。沒幾天,就發現神的話語是活潑有生命的。早上讀的經文,尤其有些在心中徘徊不去的經文,往往當天或隔一兩天就有事情發生,幫助我更認識這句經文的涵義。聖經不再是幾千年前的歷史,而是神今日對我說的話。有些時候,讀到的經文教導我遇到某些狀況時,該怎樣照著神的心意行。而那一兩天果真就碰到類似情況,那句經文就浮現腦海。我照著神的話去做了,于是,對那句經文有更深刻的体會。        有時候生活中遇見難題或選擇時,在禱告中求問。結果,在每日讀經禱告中神用祂的話語引導我走當行之路。聖經對我不再是知識,而似乎是禱告得回應的途徑。         有些時候,經文是預先賜下來的應許。讓我遭難時不會不知所措,而能抓住祂的應許往前走,最後經歷到祂的信實。         有些時候,經文領我更認識祂的屬性。祂是有位格的,主動要與我建立關係;祂全知,所以祂了解我的憂傷與疑惑;祂是全能,祂能在每件事情上幫助我;祂全愛,祂無條件愛我,包括我不可愛的一面,所以我不用為了要祂愛我而費力做工討好祂;祂信實,祂永遠信守對我的應許……“祂”不再是白紙黑字,也不是高不可攀,而 是我生命的中心。         有些時候,經文領我更認識自己,幫助我突破自己生命的瓶頸,改變我自我扭曲的形像。神的話語是煉淨的,是清潔的,並且有莫大的能力!         有些時候,經文是安慰的言語。當我受冤枉、受傷害、哀傷時,安慰我。幫助我選擇饒恕,去愛與被愛!         有些時候,經文是為了身旁弟兄姐妹的需要賜下的。早上讀的話語深印在腦海中,結果當天下午或隔天,就有弟兄姐妹來找我,訴說自己的困難。而那節經文就是他所需要的話語。          讀經也有冷淡的時候,但是我有個絕招,就是禱告。求神來吸引我,熱愛祂、親近祂。每回一做這樣的禱告,祂就信實地回應。我現在已經不等到低潮時再求神吸引,我平時就常常求神吸引我,讓祂的愛成為我讀經的動力!          讀經成為經歷神的良機,就漸漸與神建立了一份愛的關係。我知道有許多人也有相同的体驗。          雖然搞不清楚自己當初為甚麼要出國,但是我確定這是神在我身上美好的計劃。祂以慈繩愛索牽引我來到北美,讓我在寂寥中領悟到自己生命的虛空,起了追求的心。然後,祂按著自己所應許的“叩門就給開門”,領我認識祂。認識祂是我今生最大的祝福,並且更認識祂是我今生的目標。 作者現居加拿大渥太華。

No Picture
成長篇

快樂清潔工(陳正德)

陳正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從教師到雜工         在我們朋友當中,有人或稱我陳弟兄,或呼我陳伯父,也有人叫我陳老師。其實,現在的我,只是一間食品公司的普通員工——一名職位卑微的清潔工。“老師”只是我從前在上海的工作。如今,有些知道我過去的經歷的同事,見我成天樂呵呵地忙碌著,很不理解我何以這般開心、甘願。那麼,我的喜樂究竟從何而來?一言以蔽之:從神而來!         與許多自中國移民來的朋友一樣,五年前,我剛踏上加拿大這片美麗土地,就遭遇到工作難找的困境:原本駕輕就熟的教師專業,因我不具備英語、粵語能力,而無法尋求到職位。那三十幾年積累的教學資歷,連同一厚疊證書、獎狀,全都臥在櫥櫃裡不見天日。         總算一線生機,朋友可憐我的徬徨,把一份每日僅三個小時的“洗碗”雜工讓給我做。別無選擇,我從此踏上了在餐館打工之路。可就這種無奈、屈就的工作也做不長:要麼餐館歇業,老闆“炒”自己,也同時“炒掉”了我;要麼我的教書生涯所練就的精雕細琢,並不適合老闆既省人工、又多賺錢的需要……尋尋覓覓卻茫然無 緒,出路在哪裡呢?         主內弟兄姐妹及時關心我、開導我,使我懂得到天父面前祈求,相信神既然揀選我、恩召我來到可以親近祂、敬拜祂、歸向祂的土地,也必然按祂的旨意安排我。         感謝主的憐憫,應許我的禱告,把一個機會賜給了我——以“替工”的身份進入食品公司,頂替一位不慎而燙傷的老員工。雖然生手替熟手,既緊張又繁忙,心理壓力也大,但我覺得充實,正規,真希望長此做下去。         然而,替工只是替工,一個月後,工傷的阿伯回來上班了,經理自然婉言辭退我:“明天,你不用來了。”聽了他的話,我的心口如同煲滾著一鍋粥。感謝主,賜我應對的心力。我對經理說:“什麼工作我都願做。我一定加倍努力……”         感謝主,賜予經理仁慈愛心,接受了我的哀哀求告及旦旦信誓,留用了我。我知道,是神垂聽了我的默禱,是聖靈運行大力,使我得到這份工作。今天,回顧五年來在公司倍受上下員工諸般的關心、照顧,以至於有安居樂業的日子,實始於天父的慈愛。 斯文掃地之後          由一名“替工”轉成未有特定工作、固定位置的“試用工”,我心中既有暫時保住了飯碗的僥倖,卻也有“斯文掃地”的失落感。但我牢記自己向天父的默禱,以及向經理所做的“什麼工作我都願做並且加倍努力”的承諾,心甘情願地當起了一名清潔工。         我之所以能夠心甘情願,一掃心中隱藏的一絲無奈,則要感謝靈命主糧——聖經,所賦予我的活力。聖經記述了主耶穌基督,從尊貴、榮耀的天庭寶座紆降人世,降生 於伯利恆小城的馬槽,受盡屈辱,被慘釘十字架,為世上的罪人作挽回祭。祂最後的禱告,更是順服神的典範。順服神,是蒙恩得救、作神無瑕疵的兒女的首要。         聖經上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 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哥林多前書》 1:26-28)         五年來,我的心路歷程,正見證了這段經文:當我在上海,“捧著鐵飯碗、吃著大鍋飯”時,我拒不認識神;當我站在唯物主義講台,以“科技”的名義向少年兒童展示繽紛世界時,我竭力否定神的存在。正是這自以為有知識、有能力、有尊嚴、有社會地位的“有”,使我悖逆、淪為“迷失 的羔羊”。         只有把我放置在這樣的境地——語言上是文盲,我工作既無經驗又無才幹。身体方面算是年老力弱……成為經文所喻指“無有的”,我才得到救恩、明白真理,有聖靈的同在,有平安、喜樂。         聖經《羅馬書》第九章,以神的話語通過淺顯的比喻曉諭我:世人都是神塑造的器皿,無論是貴重抑或是卑賤的,都為神所用。《詩篇》145:17更頌讚說:“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