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與電子遊戲共舞——對未成年者上網的安全考量(談妮)2015.05.18.

所有的玩具、遊戲、故事、音樂、視頻……都是奠基在某些明顯或隱含的價值觀上。不論是樂高遊戲、芭比娃娃,或是迪斯尼影片,都在傳遞某種信息,能在不知不覺中“教化”出某種標準或習氣。
電子遊戲也是如此,不僅我們要注意網絡安全,留意內容的ESRB評鑑,而且要評估遊戲中的價值觀和趣味導向,到底對我們尚未定型的孩子,會形成什麼影響。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i世代的隱私危機——從詹妮弗勞倫斯的“豔照門”談起

孫博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早上起來看新聞,當紅女星詹妮弗.勞倫斯(Jennifer Shrader Lawrence, 1990-。為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得主。編註)裸照洩露——又一起“豔照門”(photo scandal。編註)! 國內外各路媒體抱著不驚天動地、誓不甘休的氣勢來大幅報導;各類社交網站用戶爭相轉發……更有甚者,將外漏照片打上碼、直接發佈在官方微博上。整個互聯網熱火朝天,好似一群狂熱的人,在享受著一場精神與視覺上的饕餮盛宴。 在這個時代,許多人都在用各種社交媒體來分享自己的生活。雖然,有的人真情流露、 “表裡如一”。但也有的人只展現自己好的一面。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樣很“假”,但我們在網上所展現出來的,確實是我們只想讓別人看到的。而生活中還有一部分,除了最親密的人,是不願也不能和大眾分享的,或只能和上帝分享。 當今科技如此發達,用手機拍照片,可以隨時同步到“雲端”,並與好友分享。用戶當然可以選擇不上傳,但有些默認設置是同步到雲端,所以倘若沒有仔細研究過隱私設置的話,很有可能,你拍過的照片已經在雲端的某處! 《路加福音》12:2說,“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們在暗中所說的,將要在明處被人聽見;在內室附耳所說的,將要在房上被人宣揚。” 想一想,我們以手機拍的照,有可能被駭客從雲端中找出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隱私1.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真人的隱私不被別人偷去;隱私2.0的時代,是保護好自己手機上的隱私不被人偷去;隱私3.0的時代,是保護好在雲端的隱私不被人偷去。 處在這樣一個時代中,我們如何保護自己的隱私呢?我們不是要過原始人的生活,與網絡隔絕,只是要有自我保護意識,不把太過隱私的東西放上網,並且要稍微學習一下自己用的社交網站的隱私設置,把洩露信息的可能性降到最小。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如何保護別人的隱私?“往來傳舌的,洩漏密事,心中誠實的,遮隱事情”(《箴》11:13)。我們至少可以做到不散播關於別人的流言。因為,“火缺了柴就必熄滅;無人傳舌,爭競便止息”。(《箴》26:20) 再回到這次“豔照門”事件,我一向還蠻欣賞詹妮弗.勞倫斯這個演員的。現在,對這樣的事情真是為她感到難過:她其實是受害者,但很多人抱著看笑話的態度來待她;互聯網又將她承受的傷害,無限放大。 一位網站編輯說,他剛一獲得這消息,就立即將打碼圖放上網站,增加了不少網站流量;但後來他又覺得自己成了傷害所喜愛演員的幫兇,而撤下圖片。很多詹妮弗的粉絲也在推特上呼籲,要共同抵制這些照片的流散。 身為i世代的基督徒,我們也應在淨化互聯網的浩大工程中,盡上自己的一份力,好好利用這個平臺,做更大、更美的事。     作者為80後,來自北京。現居西雅圖。電腦專業。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陪著網路慢慢變老

李紅蕾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第一次上網是1997年,那時候剛考取南京大學資訊系統專業的研究生。21歲的我,經常在南大商學院資訊中心的小松林裡出沒。資訊中心的機房很簡單,南邊房間是6台機器,北邊是伺服器區。還沒有開學,我就已經在那裡用windows95系統下的新機器編程了。 遊戲 電腦的新奇,讓我即使處在失戀,日子都如穿透小松林的陽光一樣明亮!我記得自己,穿著白裙子、花裙子、藍毛衣、白襯衫,或淡藍牛仔褲,綁著藍色的絲質髮帶,漂漂亮亮地坐在電腦面前,把自己投入到一個未知而新鮮的世界。 那個時候在網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少。除了編程式之外,人文的東西就是各個BBS流行的文字了。我喜歡看小說,於是下載了很多流行小說,每一部都認真地看,然後傻傻地流淚,為那些真誠的主人公未能成功的愛情惋惜。我想,如果是我,絕不放棄任何讓愛情成功的機會。 我們師兄妹6人一起做課題、一起上網的日子,是最熱鬧的。特別是聯網打遊戲的時候。我們那個時候打“帝國時代”,是戰略型的遊戲。6個人裡只有我一個女生。 我其實沒有那麼感興趣,也開始打是為了能一起玩。作為女生,我只喜歡遊戲裡的蓋房子、造船、打漁。把自己的地盤,慢慢地修建得漂漂亮亮的,讓我最開心。所以,遊戲打到最後要打仗的時候,我就開始哭!因為我不但速度慢,而且鐵定會打敗,讓他們把我辛辛苦苦蓋的漂亮房子全炸了! 升級 windows95的介面,在開學後不久,就升級成了windows98。 我們的計算機房雖然小,也是用client/server的模式構造的。老師和男同學們,整天為了得到伺服器的管理員權利而討論。我聽著,一點興趣都沒有。 能夠讓我感興趣的,是跟生活有關的部分。 學編程的時候,我用Visual Basic編了一個小程式,看著很花哨,色彩很漂亮,其實打開什麼也沒有。我就是想把電腦外面那個世界,搬進電腦裡。男生們笑我技術弱,我也不在意,只是癡癡地想:如果,電腦裡有我喜歡的一切,多麼好! 中大   2000年我去了香港,是互聯網泡沫起伏的時候。 香港中文大學的“新研宿”(新研究生宿舍樓),是每個人一間房子的。突然之間,沒有了在熱鬧的南大校園裡熙熙攘攘的人群,沒有了同學經常一起吃飯、打球、去舞會。一切都是一個人了。 每天上完了課,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我可以無限度地上網。我把能去的地方都去了,把網路上所有能看到的中文小說都看了。還是覺得什麼也沒有找到,很空虛。 我甚至去了色情網站。當時很有名的是亞情網站,有不少人在那裡表演真人秀。說實話,沒有美感。也用QQ找人聊天。人家問我多少歲,我說25。對方是小男生,說:你怎麼這麼老?我就再也沒有聊天的興趣了。 後來在博士班學習電子商務的課程,要做一個小項目。我拿代碼修改,作了一個電子商務賣嬰兒用品的電子商店。那個色彩設計,讓老師非常開心。 再後來,我信了耶穌,歡喜地到網上,到處分享見證,也經常去網上找各種各樣的屬靈書籍和錄音。那正值我最後寫博士論文的階段,生活上和經濟上非常苦,但我到處都能找到福音見證,到處都能聽到福音錄音,到處都能遇到弟兄姐妹。 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不少弟兄姐妹在網上為我禱告。他們的話語,就從網上走到我的心裡。藉著我的分享,主也讓我在網上帶領不少人信主。網路帶給我越來越多的神奇體驗。 相遇 社交網出現後,我不能自禁地在網上不停地寫——為了分享,為了相遇,為了傳福音。從MSN空間到貝殼村,從貝殼村到西西河,再到愛吱聲,這一寫就是7年。終於,將心中所有的憂傷、衝動,還有願望,都寫完了。 再抬頭的時候,我已經老了。我的青春和最美好的年華,有一大部分是在網上。我穿好了衣服,洗好了臉,只是為了在電腦前…… 這些年,我做了很多研究,讀了很多學術文章,都是跟網路社區有關的。我研究人為什麼要上網——各種各樣的上網原因,無關寂寞,無關社交資源,無關人際關係,我們其實只是尋找愛,只是希望無論什麼時候到網上,都能遇到一個人在那裡等著我們,給我們無限的接納和包容,可以傾聽我們所有的故事,在我們痛苦的時候安慰我們,在我們失望的時候鼓勵我們,在我們鬱悶的時候,給我們歡樂。 為了這樣的相遇,這樣的愛,這樣的體驗,我們一次又一次在網路上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現實生活。 有沒有網站,可以把這樣的愛帶給我們?有沒有網站,會像光一樣,照亮我們內心所有的黑暗?在那裡,你會不會遇到祂,替你擔當了所有的過錯,擦去你所有的眼淚,陪你走人生的道路,當你回頭的時候,你能說,祂陪著我一起慢慢變老? 作者在英國Northumbria University從事研究與教學工作。

No Picture
事奉篇

向尷尬的一代伸出雙手

戚路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2010年新年伊始,第一批“80後”(1980年代出生的人)進入了而立之年。於是一夜間,看似年輕的80後,都感慨起歲月的流逝。            80 後是尷尬的一代,物質的迅速膨脹,凸出心靈深處格外的蒼白和空虛;80後是迷惘的一代,後現代以及種種學說的盛行,肢解了真理,他們於是迷失在形形色色的 理論中;80後是糾結的一代,網路的盛行,英雄和反英雄的情節在網路中被放大,於是進退失據……在70後的輕視和90後的不屑中,80後活在自我裡面。            傳福音是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那麼,面對已成為社會中流砥柱的80後,我們該如何有針對性地傳純正的福音呢?            傳純正的福音,這是極其重要的。不過,這不是本文的重點(如果要講這個問題,恐怕要重新開一篇了),本文想講的重點是“方式”。 一、網路成為橋樑            離不開網路,以網路為獲取和輸送資訊的主要途徑,是80後的特色。網路的盛行,如洪水猛獸——有人稱這是可愛的洪水猛獸,有人卻溺死其中。            網路作家范學德說:“互聯網是上帝送給中國人的最好禮物,它也給宣教大業開闢了新領域——網路宣教。一台電腦在手,不出家門,你就可以成為一個宣教士。”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提醒我們利用網路傳福音。            網路是一個虛擬世界,然而這個虛擬的世界,卻是一個實在的、看得見的禾場。我作為80後的一員,也習慣於在網路上交流。許多匆匆見過一面的朋友,沒有機會暢 談,於是互留網上的聯繫方式。在網上碰到了就聊聊,時間長了,便成了朋友,然後順理成章地傳福音。網路在此,相當於一個橋樑,一端是真理,另一端連著非基 督徒。            大多數的80後,和人交往都很警惕,大概是被騙多了。另外,因為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使得獨生子女就像一場圈地運動,圈起來自己的領土,神聖不可侵犯。所以針對80後,建立關係是首要的。建立關係後,才能暢所欲言。           網上論壇、BBS和博客的互動,是網絡傳福音的另一種形式。言論的交鋒,思想的互動,可以讓大家積極參與討論,然後思考信仰。在這方面小有成就的基督徒,當屬基甸。他的網絡文集《穿越網路的信仰思辨》,瀰漫著思想碰撞的硝煙和信仰的張力,記載了一段段的信仰歷程。           以博客傳福音,對博客的要求就會特別高,要求博客有特色且不失信仰的立場。許多名人基督徒開有博客,例如,在新浪上有一個基督徒的博客圈(耶路撒冷的星光),看的人和寫的人都非常多,對喜歡逛博客的80後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幫助很大。 二、藉著文化影視            很難定義現在的文化,是多元或是後現代。於是在文學上,在影視上,在音樂表現方式上,80後受著強烈的衝擊。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