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年輕人在微博上幹什麼?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崔衍        中國有四大微博網站,其用戶年齡分佈各不相同。其中新浪微博、騰訊微博的用戶,多集中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搜狐微博、網易微博的用戶,則更多集中於30歲以上的人士。        這是EnfoDesk易觀智庫,最新研究揭示的一個現象。        調查顯示,新浪微博與騰訊微博的用戶,多集中於20-29歲,均占據各自用戶年齡構成的60%左右。而騰訊用戶中,24歲以下的人群占據其整體的40%。        可以說,市場佔有量最大的新浪、騰訊微博,集中了互聯網的年輕族群。        “我們一起去咖啡館,然後各自拿出手機刷微博。”這幾乎成為年輕人約會的常態。他們隨時隨地更新微博,卻幾乎沒有意識到這是上網。 他們在微博上幹什麼?         年輕人生活行為的新趨勢,起源於他們的根本欲求,即“通過與他人的互動效應,來伸張自身”的欲求。不斷實施自我表現行為的人的比例,在90後中,占到了63%,而70後則只有36%。         對於微博,他們的行為主要是“尋找”、“表現”與“傳遞”。         62%的90後認為“即便沒有購買需求,也會廣泛尋找相關資訊”。事實上,他們隨時隨地在尋找感興趣的東西,不需要有目的。        在自我展示上,90後傾向於“用加工的方式表現”,例如52%的90後,會使用圖片編輯軟件加工照片,然後張貼在微博上,人數比例是70後的3倍多。90後愛“曬”,這種“曬”,除了自我形象,還有日常生活。他們渴望展示全部自我,並非只著重於特殊經驗。 90後的微博行為        通過研究90後的微博行為,不難發現有三方面特徵:休閑相關、以年齡群體為中心,以及注重風格。        他們通過娛樂的方式,表達對現實的不滿,導致戲謔與反諷的文化產品的更受關注,如,大V的言論和戲劇性事件。(編註)對于這類文化產品,他們進行選擇性的挪用與團體使用;透過特殊的消費儀式和風格(如解構),傳達禁忌的意義(即,違抗權威)。 文化消費        在此基礎上聚合的群體,是一種流動性的“後現代部落”:偶爾聚合,然後解散。而文化消費,正是後現代部落之歸屬儀式,以表明身份、劃分疆界。有趣的是,“正能量”的話語和真誠的生命,同樣被視為他們所接納的風格之一,卻並非是唯一。        微博的消費活動不再局限於以往知性、感性、體能為主的活動,起而代之的,是個性化、隨性、自我表現。比起“向著理想和憧憬的未來生活藍圖邁進”,當下的年輕人則更享受“通過交流各自的興趣和價值觀來相互影響、豐富彼此的生活內涵,從而不斷發現更多的新生活”。         因此基督徒青少年事工者,不妨這樣考慮:在分享年輕人的興趣愛好及價值觀的同時,要觸發他們提升自我存在價值之力,以及感染和凝聚他人之力,將福音傳遞出去。 本文數據除注明外,均來自“博報堂生活綜研”之調查報告《生活者“動”察2013》。 […]

No Picture
成長篇

與其在別處仰望,不如在這裡並肩 ——神愛喜善談微博服事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喜善口述,彭金鳳整理         身處網絡時代,無論我們是否承認,微博已悄然滲入我們的生活中,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和服事。很多基督徒也玩微博,除了個人消遣,或是作為一種社交工具外,微博更可以是傳福音的“一片園地”。         基督徒應當怎樣經營微博?怎樣把“俗世的場所”,變為“神聖的所在”?怎樣將生活與之平衡?讓我們來聽聽“神愛喜善”,這位草根的基督徒“微博達人”的故事(編註,在2013年7月,已有6萬餘人關注神愛喜善的微博): 始於網絡聊天室和論壇        我於1999年底信主的。        信主後,我跟許多人一樣,對真理十分渴慕,也有很多疑問,但常常不能得到及時的幫助和解決。那時網絡開始盛行,於是我很快加入了網上的基督教論壇和語音室。語音室是一種網絡團契,因著對真理的渴慕,聚集在一起讀經、讚美、禱告、交通,建立起一種真誠、密切的關係。可以說,網絡團契給我提供了另一個培靈的空間。        我也常去讚美、曠野、雅歌等基督教的論壇。一開始,是我自己需要得到幫助、解惑,後來也開始解答一些簡單的信仰疑問,還參與一些話題的討論。        從2000年至2008年,這段在論壇和語音室的經歷,令我的生命漸漸更新和成熟。 眼見,心感,力行        參與基督教論壇久了,我漸漸發現,有些信徒經常會為某個話題爭論不休。這樣的辯論本在所難免,可有些辯論的最終結果,是紛爭、惱怒……論壇的網站,因而經常被關閉。我對此深感無奈。        有位朋友提醒我:不如去開自己的博客吧!於是,我在2009年2月開了博客。博客簡單多了,避開了許多不必要的爭論,也避免了被關閉的麻煩,可以專心發博文、傳福音。        2010年2月,又有位姐妹建議我開微博。剛開始我不很在意,一是覺得自己的精力沒那麼充足,二是不太瞭解怎樣“經營”微博。不過轉念一想,上帝給我多少力量,我就做多少事情吧!所以,開了微博,偶爾發幾條,但主要精力還是放在博客上。         到了2010年底,我發現關注我微博的人,竟比博客上的更多、更活躍,而且粉絲來自世界各地。這讓我很驚訝。原來,微博的風景更好,禾場更大。我好像一個人在園子裡撒種許久,卻不經意間發現,已是滿園馨香。又好像一個人旅行,起初路上景色平平,轉了一個路口,眼前豁然是一大片金黃色的麥海,沉甸甸的,等待著收割……真令人鼓舞歡欣!         遠牧師也在2009年8月開了博客,3年多的時間,關注他博客的人數是1萬人左右。2011年3月他又開通了微博,僅2年多的時間,關注者有17萬!可見,相對微博更受大家喜愛。        這時我想,上帝給我的感動是確實的,我要做的,就是花精力,專心來經營微博。 微博為誰而開?        關注我微博的人多了以後,有人就開始有所期待,經常希望我幫忙轉發或分享。比如,有生病的,孩子、家人失蹤的,要準備生產、動手術的,為了生計開網店的,難民營的,家庭破裂的,生活困難需要捐款的,找教會的,等等;求代禱、求安慰、求轉發、求解釋,也不計其數。如果做不到這些要求,就會有評論:“光講愛,沒有行為,什麼基督徒啊?”……        我心裡很為難,因為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也希望大家能更多地轉向上帝,跟上帝建立親密的關係,凡事依靠上帝,凡事向上帝呼求,而不是依靠某個人。        有一次我跟范學德老師交談,他說:“在網上服事,儘量不要去血氣辯論,有理也不要去爭,不要動怒。別人說的有道理,你就聽一下,儘量不要去反駁。網絡上這麼多人,不可能意見統一。你也不可能使全部人都滿意。就算在教會,大家的意見都不可能統一,更何況在網絡上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春乃發生——訪黎廣傳牧師等談“如何推動教會的網絡事工”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個網站上,貼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什麼叫做‘罪’?我憑良心行事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個困擾了無數未信者、慕道友的問題。         回答馬上貼上來了:“也許你認為,我一不偷,二不搶,一生沒有殺過人,更沒有放過火;政府所訂的法律,我從未違犯;憑良心行事為人,我有什麼罪呢?……讓我們先把‘罪’的定義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個網站,有位基督徒在“分類搜索”的“讚美詩歌”欄目下,打入了一個“愛”字,結果不僅找到了“讚美之泉”等音樂網的鏈接,甚至出現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變的愛》專輯,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們會把我遺忘了,但如果你們能從這些詩歌中記得主耶穌基督的愛,我就已很滿足了!”         這位基督徒馬上發email給其他歌迷:原來我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誠信主!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消息啊!         這個網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網”( www.jidutu-wiki.org),一個成立於2008年9月,卻已經幫助了無數人的網站。這網站,是由美國加州灣區硅谷的教會“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為了向有意願開展和推動網絡事工的教會,提供一些經驗,記者採訪了該教會的主任牧師黎廣傳,以及“基督徒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 一、好雨知時節:網絡事工的開始         記者:黎牧師,貴教會是何時、如何開始網絡事工的?         黎牧師:2005年的時候,我們開始建立教會內部的網站。2007年,我們繼而開辦了357培訓網(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為教會培養合格的工人。我們預定的目標是:在這個培訓網上讀完3年“初級課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會中成為合格的小組長;完成5年“中級課程”的,可以成為主日學教師;完成7年“高級課程”的,則可以成為福音工人,能講道,能成為帶職長老……         我覺得如果能完成這樣的培訓,教會在這方面的責任,也算差不多盡到啦。         意外的是,357網一開,有很多我們教會之外的人,也來參加學習,其中有多位大陸的信徒和工人,因為他們嚴重缺乏屬靈資源。         所以,357培訓網像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自己教會圍牆外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網”,我們的異象是:“人人上網傳福音,個個上網得救恩。”         這是教會方面的異象。“百科網”建立的具體過程,現請“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來介紹。         傑瑞:當初我們同工在帶查經的時候,經常要到網上搜尋資料, […]

No Picture
透視篇

無畏進入“最夯”的世界

無畏進入“最夯”的世界 蔡子欽        網路是現在最熱門的話題,華人教會界網路事工也正在萌芽。盼望您讀完拙作後,不是得到“別人在做,我也要跟著潮流搞一個”的結論,而是跟筆者一起重新思考網路事工,願意在浩瀚網路世界中“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而非重蹈“神的道怎麼 能透過那個黑黑的盒子傳出來呢?”(見下文)之覆轍。 人類的文明史上,有不少劃時代的發明,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例如電燈的發明,動搖了人類原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式的生活型態; 18世紀中葉,瓦特改良蒸汽機後,從前依賴人力與手工完成的工作被機械化生產取代,人類邁向了嶄新的時代…… 電腦和網路,是現代又一大發明,而且這個發明給人類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革——它衍生出來的新東西,之多,之快,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正在經歷歷史事件的人,常常無法為正在發生的事件下註腳,唯有在回顧時才能“蓋棺定論”。我們對待網絡也是如此。網絡對人類到底有何影響?對教會傳福音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助力,抑或反而是阻力?……我也沒有答案!但我們可以放慢腳步,去理出一條脈絡來。 新科技的迷思 網路的發展一日千里,已成為一門新“顯學”。從收發email,到使用搜索引擎,現代人無論老少都越來越離不開網路。它已經從冷冰冰的科技,進入到普羅大眾的生活。然而,人們,特別是基督徒,對網路仍然充滿了迷思。 迷思一:網路充滿不好的東西 面對環境的改變,有人抱有積極的態度,如“充滿希望”、 “處處是機會”等;也有些人不安、不習慣、擔心失控。記得高齡90歲的王永信牧師,在第一屆的網路宣教論壇上,提起一段往事: “我是北京人,11歲時,在宋尚節博士的奮興會上得救。我在王明道牧師的教會聚會。當我們教會增長到400人時,王明道牧師講道就很吃力,需要用喊的。夏天北京天氣很熱,王牧師講道之後滿頭大汗。 “……執事會為了裝擴音器有一些討論。有人不同意,理由是:神的道怎麼能透過那個黑黑的盒子傳出來呢? “等教會增加到500人以後,又討論幾次,才勉強通過,買了個擴音器。” 這個例子,對於現代習慣了話筒跟擴音器的人而言,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然而這正反映了人面對新興事物的不安或遲疑。一次又一次的討論開會,不是單純為了接受或反對,擁抱或抗拒,也許還牽涉到更深層的神學辯論。我們現在不也是如此嗎? 迷思二:網路是搞技術者的事情 教會牧者普遍不熟悉互聯網,所以對於網路事工的戰略價值不夠了解、不易認同。許多教會多是被動地使用網路。 舉個例子說,教會的網站多是由懂技術的弟兄姊妹主導,告訴牧者怎麼用;網站的設計,多從工程師的角度來規劃。做好一個網站後,網站上就不再有活動了。懂網路技術的,不太懂教會的牧養和管理;懂教會的,卻不太懂網路,導致教會的網絡事工沒有策略性的指導。 更有人認為,網路事工雖然有流量可供參考,但實際效果難以衡量。所以網路事工在教會的宣教年會或宣教預算中,常常不受重視。 迷思三:有決心就能實現理想 筆者在網路事工的領域事奉多年,常常聽到弟兄姊妹有這樣的抱負和理想: “基督徒已經在電視媒體這一塊失守了,現在網路上充斥色情、暴力等主不喜悅的東西。我們要去把這陣地搶回來。” “中國有4億網民!我要蓋一網站,向中國人傳福音!” “我要建造基督教界的 YouTube﹗” 網路的確可以做很多事,但不幸的是,我看到的基督徒網站,無論是面向慕道朋友的,或是造就基督徒的,多是少數人孤軍奮戰,一兩個人兼顧全網站的設計、維護。能夠守成就很不容易了,哪還能奢求營運、推廣? 這樣的網站,沒有團隊在後面支持,沒有足夠的資源,結果就是:網站流量一加增,或是網友來信如雪花飄來,網站就不能滿足需求,最後只能黯然地將網站關閉。實為可惜! 再思網路的本質 地鐵網不僅是鐵軌與車站而已,連接的是一個地點與另一個地點;電話網不僅是交換機與電纜而已,而是能把電話兩端的人連繫在一起。回顧新約時代,使徒保羅在巡迴佈道的旅途中,除了親自到各個城市中與弟兄姊妹見面外,也使用書信,用神的愛將彼此連結起來。 現代“最夯”(the hottest,最熱門)的網路世界,更是一種連結。成功的例子有:Google 的搜索引擎,能快速地將“找答案的人”,與“答案”連結在一起;eBay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超越網路文明

──“國際互聯網對我們生活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一)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國際互聯網(World Wide Web,萬維網)已經大量普及,它是今版的古希臘市中心廣場,是民主、交易、新聞、社交、學習、文化、政治等行為的社會廣場。不但如此,它更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態度、甚至思維方式。         今年四月底,《海外校園》雜誌社在加州的矽谷舉辦了一次小型的座談會。出席的有用萬維網作醫學研究的阮建如醫生,服務軟体界的區謙遜先生,惠普實驗室作電腦 系統研究的張崢博士,和筆者熊璩(惠普實驗室研究員,參與大學合作計劃)。我們一同就網絡對個人生活和信仰的衝擊交換了意見。以下便是該座談會的記錄整理。 一.學習(包括e-學習)方面          熊:據統計,單單美國,今天上網的人口已經超過59%,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左右(註1)。萬維網對個人最大的功用,大約就是幫助吸收新知。萬維網是我們今天學習、找資料不可缺少的工具。         阮: 受萬維網影響最大的業界,都是對資訊的需求較強的。其中前五名是:財經服務界、娛樂界、醫療界、e-學習,和政府部門。單以醫療界來說,今天已經有十萬個 網站。AOL(American on Line)的顧客中,每天就有兩百萬人上網查詢醫學資料。有時病人對新藥的知識可能超過醫生,就是在網上得來的知識。因著萬維網,病人與病人也可以在交談室溝通,增加對疾病的認識。         今天幾乎所有的雜誌都在網上可以讀到,網上可以吸收的知識遠超過我們吸收的能力。我們真正地做到了“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         在進入藥廠工作之前,我曾經在醫學院教過十幾年書。在這e-世代中,我們也要了解“e-學習”,或作“遠程學習”(distance learning)的特色。首先,e-學習重要的不是要怎樣教,而是要怎樣學,這是很重要的範例轉換(paradigm shift),因為是學生處於了主導的地位。不能再採取喂奶的教學方式。學生至終要能夠主動在網上收集、消化資料,獲取知識,成為獨立作業的學習者。          張:從e-學習的角度來看,尤其就兒童的學習環境而言,我感覺它還是有些基本的限制。這不只是知識傳授的問題,還有例如雙向交互溝通的限制,人與人之間交往能力的建立,等等方面。除非真實性和現場性大幅進步,否則“虛擬教室”難以在現在普及。 二.社交、娛樂          區:在萬維網上社交(包括交談室、立時對話和電郵)已經是今天不可缺少的。尤其青少年,他們50-70% 的社交都是在網上。平均一個晚上,每個青少年可以跟七到八個人對話。有次我進到我上大學的兒子的房間,他同時與十八個人對話,開了十八個視窗!         張:利用萬維網社交或娛樂,應當是一種附加,而不是一種替代。無論社交或娛樂都有人與人交往的雙向性和直接接觸性。沒有任何方式的溝通,可以代替雙目對視、個性相激和當面交涉,這都是人類群体生活必須具備的技能。當人們都變成“e-人”時,人類社會的問題就大了!          區:對青少年而言,對他們最有影響力的是音樂。因為網上下載普遍,他們可以接觸到各樣的音樂。網上音樂是MTV的延伸。音樂的拍子、強烈暗示性的詞句,對青少年的行為和心態有幾乎催眠性的影響。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反應要快

──“國際互聯網對商業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二)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海外校園》雜誌社四月舉辦的座談會(見本期<超越網路文明>),也談及了國際互聯網(萬維網)的起源,對工商業的衝擊,以及對基督徒傳福音步調的衝擊。 一.國際互聯網的誕生         熊: 從國際互聯網的起源,我們可以看到兩個不爭的事實:一是美國國防需要對整個工業界,特別是高科技界,影響之深;二是與文字相比,圖像與多媒体更易被讀者吸收。         早在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美國國防部就在計劃在核子戰爭中,保持電腦寬頻網路的通訊能力,成立了ARPA網路。到了1973年,“以太網” (Ethernet)的發明,奠定了異質電腦間溝通的基礎。當時網路最大的非軍事(在大學和政府機關)用途,就是電郵和文件的傳送。到了80年代末、90 年代初期,才有了“在線”(online)服務,Prodigy, CompuServe, 和AOL等相繼出現。只是它們都是採用各自的專用軟体。         一位在日內瓦的研究機構CERN工作的英國研究者,在1989到1993年間建立了一個簡陋的“瀏覽器”(browser)。接著,伊利諾大學超級電腦應用 中心(NCSA)的學生,給瀏覽器加上了圖形和多媒体系統的功能,並將整個軟体(稱作Mosaic)用在通俗的服務器上(視窗系統、UNIX系統、蘋果系 統),這就是萬維網第一代的瀏覽器,也就是Netscape的前身。         張:當年我正在伊大唸書,親眼看到Mosaic的發展。因為當時電腦網絡已經相當普遍,我並未覺得Mosaic是什麼技術上的大突破,所以沒有預期到它會引起這樣大的變革。         熊:可見得對消費者而言,簡單易用是很重要的。當年“鼠標器”(mouse)的發明,蘋果公司於1983年推出極便於使用的MacIntosh個人電腦系統,改變了消費者對電腦的態度,是個人電腦開始普及的主因。 二.商業         熊: 萬維網不但引進了所謂e-商業,它對今天一般商業的作業方式也帶來了基本的變革。         區: 今天萬維網的使用已經非常普遍。根據我以前服務公司的資料,2000年4月的統計數據稱,全美國經常使用萬維網的人口是七千六百萬,另外加上圖書館、學校 等等,全美萬維網的使用者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根據1998-1999年的資料,萬維網使用的年成長率是30%。今天幾乎沒有公司是沒有網站的,沒有網站 幾乎就等於不存在,沒有身分。         阮:我曾經在一家行銷公司P&G(Proctor &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天涯咫尺 --中文網路與福音

基甸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突破時空        網路福音網站、論壇在中國飛速增多的同時, 在海外的華人基督徒當中,網路福音的優點和重要性,也越來越受到注意。華人教會和福音機構紛紛上網建立網站、網頁,除了福音性質的網站和基督教信仰的綜合 性網站以外,神學資源、基督徒靈修、福音廣播、基督徒書刊、音像等等方面的網站,也越來越多。2000年秋天,剛剛製作完畢《神州》電視系列片的遠志明弟 兄,在網上與廣大網友見面,介紹《神州》並現場回答網友提出的關於基督教信仰的問題。最近,一些大陸背景的基督徒學者、作家、“文化人”(如夏維東、謝選 駿等),也投筆從“網”,進入網路世界。         隨著上網的華人基督徒的不斷增加,通過網路尋求屬靈和資源等方面幫助的基督徒網友也越來越多。尤 其是在中國的基督徒網友,基督信仰方面的資源相對缺乏,因此網路自然成為尋求幫助,以及與其他基督徒交往的重要工具。海外“網上基督徒”的公開郵箱裡面, 收到來自大陸城市和鄉鎮的電子郵件越來越多,一些福音機構和刊物等也常常通過網路,關懷、幫助中國的弟兄姐妹(請見本文所列名單及網址)。         基督徒的網路事工不僅有護教性、福音性的內容,還同時有跟進、關懷、培訓、分享等等服事性質的工作,而這類服事性的事工,在今天正顯出越來越大的需求。好在 從中文網的早期開始,就已經有一些有預見性和使命感的機構及基督徒團体,默默無聞地從事這樣的工作。筆者熟悉的“網路基督使團”(CCIM)就是其中一 個。         網路基督使團成立於1994年(前身為“華人基督教資源中心”(CCRC)),是為中國和大陸背景的海外知識分子網路使用者,提供福 音資源和服事的網上機構。除了有內容豐富的網頁。其資料庫亦頗具規模,其中的“基督徒網路文帖存檔”,收集了大量從ACT以來網上發表的文帖和關於基督教 信仰的討論、論爭,題材廣泛,分類清楚,並有優越的檢索、查詢功能,已經在網上被廣泛利用。         該使團亦從成立開始,就與《海外校園》、《生命季刊》等深具影響力的中文信仰刊物合作,協助上網。如今,世界每一個角落的人,都能夠看到這些雜誌的電子版。該使團亦在技術上大力協助其它基督教機構,例如合作開設通過網路(加上電話)授課、修課的神學課程。 最新挑戰         科技的發展使我們能以互聯網路,將訊息快捷地傳遍天下,也為將福音傳到地極提供了新的工具。“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他的量帶通遍天下, 他的言語傳到地極。”(《詩篇》19:1,4)當然,網路技術也能被撒但利用,擄掠人心靈,敵擋上帝,攻擊基督信仰。然而作為工具的網本身並非邪惡,有使 命感的基督徒應該善用這一新的工具。         中國知識分子大多是非基督徒,而在現今的中文網路上面,知識分子無所不談,有熱烈的思想交流,正如使 徒保羅時代的亞略巴古和推喇奴學房(《使徒行傳》17、19章)。具有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的基督徒,若想影響現代中國知識分子,就必須進入網路空間的言論 廣場,用上帝的永生之道,將思想文化上的堅固營壘“一概攻破”,將知識分子的“心意奪回”(《哥林多後書》10:5)面對中國知識分子心靈的呼求和真理的 追尋,基督徒更應該“以溫柔敬畏的心”,述說我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彼得前書》3:15)。         歷史已經跨進廿一世紀,中國城鄉各地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網路化,全中國的大學都將連上網路,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網路使用國。中文網路上的福音和事工,其前面的道路也必將更富挑戰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