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接過他手中的火炬(舉目編輯部)2018.01.04

《舉目》編輯部2018.01.04 今天早上,太平洋時間1月4日9時許,王永信牧師安息主懷,榮歸天家,在世享年93歲。 王牧師一生只專注一件事,那就是主的大使命。為此,他從未停下奔跑的腳步。 2009年8月,84歲高齡的王永信牧師,親自主導召開了第一屆網絡宣教論壇,推動新媒體時代的福音運動。之後,他又多次參加網絡宣教論壇,還向網絡宣教士基甸弟兄學習如何開通和使用博客。 基甸說:“王老牧師是我見過的,願意為了傳福音,學習使用新媒體的基督徒當中最年長的一個。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對新技術竟如此有興趣,對傳福音仍然有赤子般的熱情,這對我們這些參與網絡宣教的同工們是何等美好的榜樣,何等大的激勵!” 王牧師有一個心願,要為教會和神學院開設一門“網絡宣教”課程,讓福音傳得更快、更遠、更廣。這個心願在他離世前剛剛完成。由“普世佳音”和[海外校園機構]聯合制作,有十多位牧師和學者參與錄製的網絡宣教課程,將在今年一月推出。 我們把王牧師催生的這門課程獻給主,以此向親愛的屬靈長輩致敬!下面是王牧師為課程所作的序言。重溫他的音容教誨,接過他手中的火炬,朝著大使命的目標奮進! 大使命與網絡宣教 – 王永信牧師 網絡宣教課程序言的文字檔,請見這裡。

事奉篇

中國移動互聯網大趨勢(禾永)2017.08.08

毫無疑問,現代各樣的科技和智慧(包括人工智慧)可以使這時代日益走向最壞、愚蠢和疑惑的時代;也可以讓這時代成為傳福音的最好時代,使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在家、在外和社群)、任何方式(在線和離線)傳揚恩惠和平的福音成為可能。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春乃發生——訪黎廣傳牧師等談“如何推動教會的網絡事工”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個網站上,貼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什麼叫做‘罪’?我憑良心行事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個困擾了無數未信者、慕道友的問題。         回答馬上貼上來了:“也許你認為,我一不偷,二不搶,一生沒有殺過人,更沒有放過火;政府所訂的法律,我從未違犯;憑良心行事為人,我有什麼罪呢?……讓我們先把‘罪’的定義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個網站,有位基督徒在“分類搜索”的“讚美詩歌”欄目下,打入了一個“愛”字,結果不僅找到了“讚美之泉”等音樂網的鏈接,甚至出現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變的愛》專輯,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們會把我遺忘了,但如果你們能從這些詩歌中記得主耶穌基督的愛,我就已很滿足了!”         這位基督徒馬上發email給其他歌迷:原來我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誠信主!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消息啊!         這個網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網”( www.jidutu-wiki.org),一個成立於2008年9月,卻已經幫助了無數人的網站。這網站,是由美國加州灣區硅谷的教會“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為了向有意願開展和推動網絡事工的教會,提供一些經驗,記者採訪了該教會的主任牧師黎廣傳,以及“基督徒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 一、好雨知時節:網絡事工的開始         記者:黎牧師,貴教會是何時、如何開始網絡事工的?         黎牧師:2005年的時候,我們開始建立教會內部的網站。2007年,我們繼而開辦了357培訓網(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為教會培養合格的工人。我們預定的目標是:在這個培訓網上讀完3年“初級課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會中成為合格的小組長;完成5年“中級課程”的,可以成為主日學教師;完成7年“高級課程”的,則可以成為福音工人,能講道,能成為帶職長老……         我覺得如果能完成這樣的培訓,教會在這方面的責任,也算差不多盡到啦。         意外的是,357網一開,有很多我們教會之外的人,也來參加學習,其中有多位大陸的信徒和工人,因為他們嚴重缺乏屬靈資源。         所以,357培訓網像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自己教會圍牆外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網”,我們的異象是:“人人上網傳福音,個個上網得救恩。”         這是教會方面的異象。“百科網”建立的具體過程,現請“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來介紹。         傑瑞:當初我們同工在帶查經的時候,經常要到網上搜尋資料, […]

No Picture
事奉篇

網絡天地任我傳

夏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2010年4月7日,我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通知我加入亞洲網絡事工IMFA網站。此時距我正式參加網上宣教1年零9個月,時間過得真快!         我在網絡這片天地裡,遇到很多心靈饑渴、迷茫困惑的人。在引導和解答網友的信仰疑問時,我深深感到自己是神的士兵。我這個兵,雖然手無寸鐵,卻有耶穌基督的真理為武器。我的力量也微不足道,但我正努力為神的工程貢獻一份薄力 ! 從天而降的機會         回想08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坐在桌前,打開電子郵箱。教會牧師轉發來一封信,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你也能成為宣教士,就在你家!”        我迫不及待地往下看,原來是澳大利亞的一家宣教機構Here’s Life Australia,需要中英雙語的基督徒網絡輔導員。他們的中文福音網站,每天收到很多華人的郵件。這些人想更多地瞭解耶穌,正在等候人為他們解答心中的疑問。         我的心怦然而動:這正是我可以做的呀!信主10年了,多少次讀到宣教士的蒙召見證和宣教經歷,我都感動得熱淚盈眶、熱血沸騰。可我一直不知從哪兒下手,好幾 次向神禱告:“我知道,不該以自己得到救恩為滿足,而是要把白白得到的救恩傳揚出去……我願意為你做工,可我一步也邁不出去,因為不知道該幹什麼才符合你 的心意!”         今天,這個機會好似從天而降。為什麼不抓住呢?不用走出家門,只要有電腦,就可以觸及遠方一個人的心靈。這不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聖靈在帶領我嗎?         我的心裡一陣溫暖和衝動,真想馬上就報名。可稍一定神兒,腦海裡又有另一個聲音:是不是自己在瞎想呢?雖然平時我也在網上給國內的親人和朋友發一些福音性的 文章,但網上宣教具體是怎麼回事兒?每天事情已經夠多的了,幹嘛還要自找麻煩?網上宣教?我幹得了嗎?能堅持多久?…… 不能再想了!這樣想下去,起初的感動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這件事兒,確實不能只憑一時的熱乎勁兒。我馬上發郵件給牧師、師母,徵求他們的意見。 牧師很快回信了。他說:感謝主,你有宣教的心願!宣教有很多種方法和形式,你可以先加入這種網上的,希望不久能聽到你的見證分享。他並很喜悅地為我寫了推薦信。        我的想法得到肯定後,又再三問自己:願意為神做事嗎?每次回答都是:願意!現在真到了“心動不如行動“的時候了,我馬上申請加入網絡宣教士的行列!       接下來就是填表,寫蒙恩見證,總結靈修過程和團契生活。一套手續辦完後,開始了網上宣教的培訓。培訓手冊詳細說明了網上宣教工作的道德規範、安全章程,以及如何使用事工回應中心與網友聯絡,電腦的技術操作程序、回應規則、條例等等。        培訓手冊說,我們的宣教網站,每天有3千人或決志信主,或將自己的生命再次委身於基督(相當於每30秒,就有一人在瀏覽了網站後表明自己的心志);作為基督 的使者,我們在大使命中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們應認真與每一位網友聯繫,他們都是神所寶貝的;在每次讀信和回信之前,要先端正自己的態度,尋求聖靈的帶 領,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對話,進入BBS──公共論壇》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作為一名網絡論壇的潛水員,讀了《舉目》第18期健新弟兄的〈對話,進入BBS──公共論壇〉一文深有感觸,因此整理了幾點個人關于參與網絡論壇的想法,願與眾“網上基督徒”們分享與探討。       1. 有正確動機:信仰是很嚴謹的話題,也是爭議很多的話題。因此,在網絡論壇中“百家爭鳴”是很普遍的現象。許多人喜歡標新立異,自立門派,導致信息過量,令 讀者(特別是初信主的朋友)常常迷失在眾家之言當中,不知所措。因此,“網上基督徒”首先要明確上網發帖的目的,是在網絡上傳純正的福音,而不是標新立 異、大擺迷魂陣。在這一點上,基督徒一定要常常省查自己的心、服事的動機是否純正。         2. 筆與行一致:就像健新弟兄所說的那樣,在網絡上,大家都帶著面具。隔著屏幕,你可以說的、寫的天花亂墜,條條是道,但是在你的真正生活中,你的真正面目到 底怎樣,卻無人知曉,但卻可能有人關心(更確切地說是好奇)。而基督徒的身分要求我們一定要言行一致,無論是在人前還是在人後。如果言行不一致,你可能幫 助了別人,卻不一定能救你自己;如果在現實生活中自己不嚴格追求敬虔的生活,不去完善自己、對付自己,那麼你在神的事工上是不可能取得真正且長久的成功 的。         3. 有責任心:信仰中很多的問題是沒有明確答案的。因此,“網上基督徒”在發帖時要首先保證自己觀點的可靠性,做到有理有據,以免誤導讀者。切記:不要為發帖 而發帖,不要為了在網上出名而發帖。另外,“網上基督徒”在轉帖時,要確定出處,並且檢查帖子內容的可靠性,以免製造無謂的爭執。        4. 謹防傳社會福音:為了能引起眾多網友的興趣,而選擇討論一些熱門話題,難免會陷入傳社會福音的誤區。基督的救恩是福音的中心,也是基督徒所應傳講的唯一福 音。因此,只要是傳福音,傳基督救恩的福音才是正題,而討論社會問題只是副產品而已。所以,“網上基督徒”在網絡上不應為吸引眾多的跟隨者(或者是響應 者),而捨本逐末,少談救恩福音或是根本不談。如此,定會引起誤解。許多人會誤認為基督教信仰和福音只是解決社會問題的一些大道理而已,和其它宗教所宣揚 的與人為善、淨化社會風氣沒有什麼不同。我相信,只要是傳正確的基督救恩福音,就會有人響應,即使是真的沒有人響應,那又怎麼樣?別忘了,基督徒是在為神 做工,而不是為人。        5. 合理分配時間:在網絡上漫游很消耗時間,不知不覺中幾個小時可能就沒了,這一點網蟲們也都深有体會。作為“網上基督徒”,在網絡上傳福音是好事,消耗時間 是不可避免的,但若因此影響了工作(全職傳道人除外)或家庭生活,我想那一定不是神所喜悅的。因此,合理安排時間,在能力範圍內從事這項事工,才是明智之 舉。切記:在工作中我們同樣可以傳福音、榮耀神;營造一個幸福的家庭,為基督作見證,更是神所希望的。          以上只我個人的幾點看法,如有不當,敬請指正。願更多的基督徒投身于神的事工當中,實現榮耀神,造就自己,有益于人的目的。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No Picture
事奉篇

關于網路傳媒的一點感想

小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且不說“五四”之性質如何評價,其影響確不同凡響。而“五四”作為一場新文化運動又和一份刊物《新青年》分不開。這份刊物初名《青年雜誌》,1915年由陳獨秀創刊于上海。第二卷改名為《新青年》,1916年底遷至北京。陳獨秀被北大校長蔡元培邀請作文科學長。1918年起陳獨秀邀請李大釗、錢玄同等輪流主編《新青年》。接著,錢玄同邀請已在北京抄了多年古碑的周樹人加入。當時的周樹人正處在憤懣、絕望、消沉之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居然被錢玄同說動試著寫了中國現代小說史上第一篇白話文小說《狂人日記》,用筆名發表在1918年五月的《新青年》上,此後竟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筆名就成為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上最有名的筆名,不用說您就猜到了是誰,對,魯迅! 到底是魯迅成全了《新青年》和白話文,還是《新青年》和白話文成就了魯迅?如果沒有《新青年》的話,還有魯迅嗎? 不必論及白話文和古漢語孰優孰劣,白話文更近于那個時代人們的口語,這是事實;也不必提及《新青年》全盤反傳統傾向之問題所在,這份雜誌對專制之批判,對國人之啟蒙,確功不可沒,有目共睹。 可以這樣說,那時的白話文之于古文,《新青年》雜誌之于經傳注疏,就像今日網路語之于書面語,網路傳媒之于文字書籍、廣播影視等傳統傳媒。 有時,媒介的使用很重要,甚至促進了思想和歷史的轉折。 不單單是思想改變了歷史。 而對于自以為擁有真理的人來說,用什麼樣的方式對人說出真理,在哪裡說,由誰說,有時很關鍵。 就像研究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如果抹殺了剛剛使用的印刷術在當時所起的偉大作用,就有點閉目塞聽了。 全世界這麼多人在使用網路,我們最好不必認為文字就一定優于網路。怎樣用最先進、最便捷的工具傳達想要傳達的內容才是最重要的。任由色情、遊戲、花邊、無聊、庸俗等等在網路上大行其道,卻關起門來說自己擁有最偉大的真理,不必使用最方便的工具,“酒香不怕巷子深”,豈不有點太孤芳自賞的味道? 就像那麼多人喜歡看表達了都市人迷惘和失落情懷的幾米漫畫,最好不要一上來就擺出道學家面孔,嘲諷看漫畫者“孩子氣”,要人家提升到自己欣賞抽象文字的高水準趣味。既然認為自己有最棒的東西,那為什麼不遷就一下大家的口味,給最棒的東西穿上最為喜聞樂見的衣服呢?用基督教理念畫漫畫,滿足青少年需要的漫畫家在哪裡?把聖經畫成小畫冊的人才在哪裡?造出聖經網路遊戲的人才在哪裡? 筆者在幾年前曾熱心參與一家大陸基督教網站的工作,幾年下來,覺得在大陸從事網路工作最大的艱難,從外部來說是缺少專業性的基督徒知識份子人才,從內部來說就是教會對網路工作的普遍輕視。筆者所在的網站,幾年下來面臨的最大危機,從外部來說就是缺少專業人才(不單是電腦人才),從內部來說就是觀念上並不重視網路自身的工作。同一個班子,又是上神學課,又是培訓主日學課程,又要牧養教會,又要開書店……很多時候被教會的地面事工牽著走,並不能向獨立性、專業性、機構性方面發展。有時候,整整半個月大家都忙著搞地面培訓去了;甚至網站好幾個月不能更新。如果缺少原創性和更新性,辦網站的意義就不太大了。當然,也並不是在裡邊的人不重視,而是很少有教會重視。網站拿教會的錢就要受教會管,限制了網站的發展。 因此,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從觀念上呼籲教會對網路工作的重視最重要。 記得在一次網路、文字工作會議上,一位資深的基督徒文字工作者說:廣播興起的時候,我們基督教在這塊陣地上輸了;影視興起的時候,我們基督教在這塊陣地上也輸了;現在網路興起了,我們基督教很可能還要輸。 這話語重心長,讓人沉思。 小約翰,1972年生,1997年受洗,曾參與大陸某網站工作數年,現已從此網站辭職。

No Picture
事奉篇

網絡:無邊無際的未得之地

燃燒的海水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怎樣在城市展開       當普世教會都陷入低潮時,中國的教會增長,在西方教會界成為一振奮人心的消息。         然而,身在中國,我們卻可以感受到,中國的教會正處在一個宣教的低潮中。據說,在農村真正在傳福音的人非常少。一位老弟兄提到:在經歷了前些年的復興後,中國教會增長得不如從前了,因為我們現在有點自滿。         隨著農村復興的逐漸消退,以及中國城市化進程的推進,顯然,今後城市將成為今後中國福音的主要禾場。         然而,城市的福音怎麼開展,是我們要面對的一個重要挑戰。以往二十餘年農村的復興中,有一個有利因素,就是農村的社會控制相對弱一些,比較有利于福音的傳播。         但是中國的城市卻不是這樣的。據說,上海等城市裝的探頭,達到數千萬個。在北京,我在一則新聞報道中看到,市長王岐山到一個區的交通指揮控制中心視察,通過 控制中心的屏幕,看到一座天橋上有人在散發小廣告。這個信息馬上通知給城管部門,城管人員隨即出現在天橋上,將這個散發小廣告的人帶走。以此類推,在這裡 散發福音單張的人,將面臨相同的命運。         隨著中國對城市控制的加強,進行公開宣教活動的空間將越來越少。        面對廣大的城市人口,我們縱使像保羅在雅典時那樣“為道迫切”,我們卻難有機會,像保羅當年那樣對著眾人大聲疾呼。 我們怎樣完成城市福音的使命呢? 面對互聯網我們顯得遲鈍           感謝上帝,有另外一道門為我們打開了,就是互聯網。        《哈巴谷書》中宣告說:“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哈》2:14)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種傳播工具,可以像互聯網一樣,更加迅速讓這個宣告成為現實。        “主要在世上施行祂的話,叫祂的話快快地完結,速速地成就”,我們相信上帝掌管世界的歷史,並且相信歷史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為了主耶穌福音的傳播。         當馬丁‧路德興起時,上帝預備了印刷術,同樣,這一次的互聯網的興起,是為了將福音傳播直到地極。每一次傳播技術的革新,都會為福音的拓展,打開一個新局面。這一次互聯網的興起也將這樣。         從1990年代末期,互聯網大範圍進入中國人的生活以來,中國知識份子已經很好地利用這一次的機會,使自由思想得到極大的傳播,以致今天自由思想在網絡上,幾成不可收拾之勢。但是,這五年的時間,基督徒應對互聯網的挑戰時,顯得略有遲鈍。 無邊無際的未得之地         如今,互聯網正在成為中國人獲取信息最重要的渠道。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透露,截止到2004年6月30日,中國網民已經達到8700萬。這些網民中,三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