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心

教會領袖切忌在社交網絡犯錯(賀宗寧)2016.08.18

我“跟踪”過一些名牧及名講員,藉此看到他們的分享,也因此從他們那兒學到許多屬靈的知識。

這些名牧常常會分享一些對我有鼓舞的信息。但是,有的時候,他們也會產生一些錯誤。

社交網站給這些領袖一個更為廣泛的平台,讓更多的人能得到他們要傳講的信息。也正因為此,當他們講錯了話,或做錯了事的時候,其產生的影響就更為嚴重與深遠。

以下4點是教會領袖需要注意,更要隨時注意、切忌犯的錯誤。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奇妙的墓碑(鄭期英)2017.07.20

戴繼宗牧師說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偶爾還會冒出幾句台語,因為他當年讀的是台灣的公立小學,奠定了中文說讀寫的根基。海宣是華人宣教機構中,少有的從事跨文化的宣教機構,今年的夏令會是第38屆,因此他這次講道的主題,也圍繞在宣教上。有天晚餐我們正好坐在一起,我就問起了關於發現戴德生的原配瑪莉亞的墓碑一事。 […]

编者心

態度決定高度——是什麼影響基督徒的形象?(談妮)2016.07.06

我去聽一個演講會,有機會與一位溫文儒雅、年齡大約在65-70歲之間的白人男士艾立克聊天。這位老先生不但極富學識教養的氣質,而且態度由內而外,是自然生成、謙遜慈靄的紳士風度。他告訴我,他曾經以宣教士的身份,在日本沖繩島教英文3年。在那裡,他認識了從芝加哥去的志願工南希,兩人因此相戀結婚。 […]

Uncategorized

可以娶她嗎?——一個簡單而複雜的問題(談妮)2015.11.2

E 成長於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敬虔愛主。父親對福音充滿使命感,因此透過職場有許多領人歸主與訓練門徒成功的經驗。母親則長期積極參與教會服事與社區服務。當 E 與同樣敬虔愛主的 S,從教會同工關係轉為男女朋友之後,父母顯然非常不贊同。

女孩,不僅年齡比他大,學位也比他高。

E 的父親冷漠迴避,母親則反覆叮囑他,要多禱告,明白上帝的旨意。E 很困惑地問我:上帝的旨意是什麼? […]

No Picture
编者心

從保時捷看多元消費觀(談妮)2015.07.09

90後的戴最近買了一輛全新的Porsche Cayman GT4(保時捷卡曼GT4),出廠價連稅大約10萬美金。跑車或豪價都不稀奇,但特別的是,他只是一個初出茅廬,來自普通中產階層的上班族!戴的一位好友聳聳肩說,這有什麼關係,反正他生活簡單,為何不能在他財力範圍之內,買一輛他喜歡的車呢?他會因此而漸漸墮入奢侈慾望的誘惑中,而無法自拔嗎?他會改變主意,不久後把車賣了嗎?他會就此打住,覺得偶爾豪放一下也就心滿意足了嗎? […]

Uncategorized

從那隻輕浮的孔雀談起(談妮)2015.03.16

從那隻輕浮的孔雀談起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編者心專欄 早上,往窗外看,見兩隻年輕的孔雀在晨光中散步,像不起眼的母雞般啄食……幾分鐘後出門,才看到一位青年男士正在鄰居家的前院,像扇子般豎起牠華麗尾巴上的羽毛,孤獨地展示著牠的男性魅力。 我盡量步履“輕盈”地奔回家,拿手機,出門,再悄悄地接近….. 這傢伙居然轉個身,給我瞧牠的屁股!只因為那些看來灰不留丟的、年輕的“妹妹們”,都早已走不見影了!牠,雖然意猶未盡、雖然依舊感到不死心,但眺望了一下,最後還是吶吶地收兵,落寞地走了。 對門教有氧舞蹈的鄰居正好回來,看我像傻瓜般地舉著手機杵在矮樹叢中,笑笑道:噢,牠每天清晨在這裡開屏,直到所有的“女孩”(all the girls) 都離開。 呵,去年春天,也有一隻更英俊雄偉,健美高大的孔雀,天天早上在此開屏。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總是有那麼個“虛榮輕浮”份子,企圖“勾引”這些嬌俏活潑,青春洋溢的身影。 惹人厭的孔雀 孔雀雖美,也不見得人人喜歡。 第一,它們叫聲高昂擾人,聽起來很像電影《天外奇蹟》(UP,迪斯尼電影,2009年首映。又稱《飛屋環遊記》/大陸,《衝天救兵》/香港),裡面那隻彩色鮮麗的怪鳥媽媽的叫聲。 第二,它們隨處糞便,其黑色形狀與份量,都像麥當勞賣的霜淇淋(soft ice cream ),而不像一般鳥類家禽的。有天早上,我一打開大門,赫然見門前正中擺著一坨;當時顧不得要趕著去上班,先抓了水管冲乾淨才敢離開。否則天黑回家,或郵差經過,一不留神踩到,可怎麼好? 第三,根據我另一鄰居的控訴,這些孔雀總是將她後院中新種下的花苗踩壞。而且她不知道為何孔雀們總愛在她的後院遊蕩。 有一年春天,我招待一位外地來的同工去看附近的一間老圖書館。當時天已經黑了。在圖書館的旁邊,有幾棵參天大樹。在樹上不斷傳來孔雀的叫聲。 我告訴這位姐妹,孔雀都是住在高樹上的。我有一位朋友,家前方的幾棵大樹上,也住滿了孔雀,以至於樹旁進車庫的車道(drive way)上,總是佈滿了孔雀糞便,讓人無法下腳。 有一回,這位朋友乾脆找了工人將樹葉全修剪了,只剩下主要枝幹(在美國,許多路旁的樹,就算是長在自家的土地上,仍然不准隨便砍伐)。傍晚,住在樹上的孔雀回來了,抬頭看看光禿禿的樹,猶豫一下,決定還是飛上老窩。我的朋友數了數,居然不下50隻!      孔雀是上帝的恩賜 不過,也不是人人都討厭孔雀。在我所住的社區,總不時看到有人以孔雀形象作為住屋的裝飾。開車在路上,遇到孔雀過街,必然停下來禮讓。 這些孔雀,只要人們不過度靠近它們,總是顯得慢悠悠。 有一年春天,我在附近一條僻靜的街上,看到一隻不但尾巴華麗開屏,而且全身羽毛怒張的孔雀,正奮力地對另一隻母雀跳著求偶舞。那天,我就這樣坐在車裡,看了一場十來分鐘原始而充滿激情的免費大秀,彷彿還同時還聽到了咚咚咚咚咚的戰歌。 而我更為高興的,是孔雀與人類,能彼此相安。 孔雀身上華麗的羽毛,給了人類許多藝術創作的靈感,甚至命名羽毛上那種瑰麗的藍色,為“孔雀藍”。中國舞蹈藝術家,雲南籍的楊麗萍(1958-),更是以讓人嘆為觀止的“孔雀舞”而聞名。 只是,孔雀再怎麼美, 人要與它和平共處,就要反覆清掃隨處的糞便、重新種植踩壞的花苗,和忍受24小時都可能突然出現的響亮尖叫聲。 對我而言,住區有孔雀,不但顯出上帝造物之美,也提醒了人類作為管理者的身份——是服事,而非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