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編者的話

《舉目》81期——編者的話(談妮)2017.01.18

OCM-136_Cover161108_副本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及官網2017.01.18

 

耶穌說,雖然,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暴的人企圖把它奪去,但跟隨祂的人,不但要學習外在負祂的軛,內在也要像祂一般溫柔,如此焦躁的心必得安息。(參《太》11:12,29。聖經新譯本)

在人類歷史中,我們看到天國曾在充滿敵對的環境中,不可思議地爆炸式開展;而今,在充滿焦慮、怨懟、狂妄與憤怒的時代中,我們要再次尋思:聖經如何定義溫柔?溫柔“只是”女性的專屬特質嗎?為何溫柔的人必“承受地土”(《太》5:5)?

本期《舉目》特邀小剛王倩倩周小安黃宗儀董家驊,就解經、生命見證與信仰行動等,提出對上述思考的回應。而劉志遠則就教會中的意見分歧,提出聖經如何蘊含溫柔地處理倫理的議題。

溫柔的動機與氣息,其實在福音行動中(安然王星然歐雨虹),在與罪惡的對抗中(馬麗李晉麻雀),在生活的苦難中(干地),在教會議題的探討中(路易磐石),處處可見。

而在改教運動500年後(鄧紹光高蓓明),我們相信效法耶穌的溫柔,仍能使我們(基督教會)蒙受祝福。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舉目》80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11.24

bh80_cover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80期及官網2016.11.24

 

在黑暗、道德淪亡的時代中,《彌迦書》6:8是常常被提起的一節經文。只是,在人類的歷史中,從未存在過真正完全光明的日子。

這也是為何迭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 1895)開首寫的:“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是最光明的季節,也是最黑暗的季節。” 至今仍引人共鳴。

既然我們無法靠自己“行公義,好憐憫”,那麼,顯然出路在於心存謙卑、仰望上帝了。

對於謙卑,周學信指出,謙卑是為世俗所鄙視,卻是耶穌的特質,是在上帝面前唯一合宜的態度。許宏度則直指聖經中的謙卑,異於華人在傳統文化中對謙卑的解讀。王志勇從靈命塑造著手,談《聖本篤準則》中謙卑的 12 個階梯。吳蔓玲列舉當代故事與見證,讓謙卑更為具體。

死亡,原是人類面對永恆、學習謙卑的一大課題。李晉和馬麗以此與三歲半的兒子作對談。益榮則在自然美中謙卑地頌讚上帝。作為校園宣教士的阿Ben,與我們分享他如何謙卑傾聽、贏得年輕學子的經驗。而陳德三、阮惠娟和溫定國更是證明,人若謙卑順服上帝,必能改變自己與多人的生命軌跡。

董家驊則以尼希米為例,說明基督徒建教堂不僅是奉獻金錢,更當要獻上自己。亞伯蘭、王雋、周子文、方激等,更是從不同的角度與生活體驗中,見證如何存謙卑與上帝同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文章是怎樣編成的?(鄭期英)2016.09.23

鄭期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9.23

%e5%9b%be1-ilya-pavlov_%e5%89%af%e6%9c%ac

 

有位殷勤筆耕的老弟兄,每週都會投來一、兩篇稿。基本上,他的來稿我們都會退稿。可是這位老弟兄,卻是屢退屢投,編輯跟他溝通了數次,說明他的文風和內容不合適我們的雜誌,建議他改投其他雜誌,但他仍然不懈怠地投稿。

 

其實,每份雜誌都有它獨特的對象和宗旨。以《海外校園》來說,它是以中國背景的學生、學者為對象的福音性刊物;而《舉目》則是針對認真的基督徒,討論生活的方方面面(個人靈命、家庭生活、教會事奉、職場生活等)。我們強調的文風是:有理、有情、有靈。

 

每一篇在《舉目》或《海外校園》刊登的文章,都是經過嚴謹的編輯過程,平均每篇文章所花的時間,至少20小時以上。請讓我慢慢道來:

 

一、來稿、審稿

每篇來稿我們會先登記,然後由6位編輯審閱。審稿的原則是:

1.是否合乎雜誌的宗旨

2.是否合乎主題、內容、及本刊風格

3.可讀性(readable)如何

4.注意事項

       (1)就事論事,不受面子、人情、名氣影響。

       (2)內容重於文筆。

       (3)注意作者之潛力:有時為鼓勵而刊登。

     6位編輯批注意見後,最後由主編決定用、退,並決定放在哪份刊物,哪個平台。通常我們會在兩週內通知作者審稿結果,對有潛力但遭退稿的作者,會給予改進的建議。

 

二、編輯

  錄用的文章會按性質放在不同欄目或刊登月份的文件夾中。一篇文章編輯的過程,我們分成四個部驟:

  1.V1格式修改:我們有專門負責的同工將文章中的標點、數字、用字等,按照我們慣用的格式先修改。

     2.V2改稿:《海外校園》由各欄目編輯負責;《舉目》則由文字編輯改稿。

    我們認為改稿是編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編輯多花一點時間,將稿子改得通順易懂,可以省去讀者許多時間。因此,編輯會根據刊物宗旨,公正的立場,以及對讀者閱讀心態和理解力的深刻瞭解,對原稿進行盡心盡力的修改。

改稿時有幾處地方要注意:

(1) 幾不改

  1. 作者的立場、觀點不能改。
  2. 原稿的文字風格不能改。
  3. 原稿中描述的事實不能改。

 (2)幾改

  1. 改正錯字、別字。
  2. 刪除文中無關緊要的文句。
  3. 潤飾文字。
  4. 改正標點符號。
  5. 核對人地名、數位、以及所引用的詞句、資料。
  6. 如果需要,改寫文章的標題、文章的開頭及結尾。
  7. 分段、加小標題、劃出引句,等等。

  (3)改稿時特別注意的地方:

  1. 是文章的整體性。有任何文句段落,影響了文章的整體美感,即使其本身有精彩之處,也要處理掉。
  2. 原稿中如果有部分文意不明,或讀者不易理解之處,如果不能求得正確的意義加以修改、使其意思明確,寧可刪除。
  3. 原稿中如有個別神學、政治觀點與本刊立場不符、或易引發爭議,要和作者商議修改。許多時候,一篇文章要和作者來來往往好幾回。
  4. 改稿時要有特別的敏感度,刪除任何會冒犯、觸犯讀者之處。

3.V3再改:《海外校園》各欄編輯改過的稿,再由資深的文字編輯再修改;《舉目》則由執編再過目。

4.V4最後把關:所有文章最後再經主編審閱,看看是否有聖經或神學上的問題,也會將遺漏未改的錯字改正。

 

三、刊登或發文

1.經過四個步驟編輯過的文章,會配上圖在《海外校園》微信和《舉目》官網上發表。發表前負責的同工會讓眾編輯先預覽、提供意見,最後由福音部長拍板發佈。

2.經選入紙刊的文章,還會經過執編、專業校對及主編的最後校對,才印刷出刊。

 

雖然[海外校園機構]的出版品,都是經過嚴謹地編輯過程,然而我們仍偶爾會有疏漏之處。感謝一些認真的讀者指正,讓我們可以精益求精,更上一層樓。

 

盼望藉著這樣的說明,讓讀者能明白,我們的文章是怎樣編成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编者心

《舉目》79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8.10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

BH79_cover

節制,是與公義和將來的審判並列的!

此信息是昔日保羅在羅馬監獄中,對巡撫腓力斯夫婦的講道主題。這令他們感到非常恐懼。因為腓力斯既熟悉信耶穌之道,卻為了想討好當時的猶太人,刻意拖延對保羅控告的合法撤銷,還希望收到保羅的賄賂。(參《徒》24:22-27)

顯然,聖靈的果子節制,不僅是一種表面上的性格、行為,還有其他的內涵。

黃奕明匡正節制不是虛擬的理想,不是意志上的自我克制,而是安靜順服的果子;唐侃經驗節制是與私慾的搏鬥,在經歷失敗與痛苦後使靈命與品性漸臻成熟;新民用許多實例來說明,節制是在盼望裡的適可而止。

新羽現身說法,談他在與上帝重建父子關係之後,能逐漸突破情慾、憂鬱,甚至飢餓感的困擾;馬睿欣用婚姻裡常見的點滴,讓我們看見節制是愛的方式的提升。

節制其實在基督徒的生活中隨處可見,讓我們願意為了愛而不隨性而為。如,興政提醒我們要提高跨文化的興趣與動力;方鎮明提出該勇敢面對教會的失德;董家驊介紹彼得是以忍耐來參與公共事務;提醒信徒唯有放下自己、彼此合作,才能共贏。

節制,也在於對天父的全然信任,不讓抱怨或憂慮控制自己,如艷陽更是在經歷婚姻的徹底失望後,反而更以上帝為中心,從生活中的界限衝突,摸索發展出自己的生活界限,正是陳培德所介紹經典好書的實際案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舉目》78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5.11

文/談

本文原刊於《舉目》78期。

BH78_cover

公元前600年左右,先知耶利米面對當時國際政治的詭譎多變,不但猶大國災禍迫在眉睫,而且他個人的處境也極為艱難,但他竟然體會到“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耶》29:11)

將近3,000年過去了,雖然今天有更多的戰禍憤怒,但耶和華向我們所懷的,依舊是“賜平安的意念”。

本期《舉目》陳濟民指出,在聖經中平安、和好與和睦,都是和平的同義詞。盧潔香見證面對蠻橫之人,要不以惡報惡,與人和睦。衛約翰則回應,如何面對在教會內的不和睦?鄧紹光說明上帝的和平非等同普世價值。安然面對嫌隙,實踐饒恕,彼此和好。

和平,是每位基督徒生命中的必然經歷。黃奕明與上帝和好的結果,是讓主為他圓夢。周巨貓在失業拮据的懼怕和焦慮中,再度因基督的接納而獲平安。符鏑的謙卑使他與妻子和好,並將不信主的妻子帶到上帝面前……

為了記念2017年的宗教改革500週年,高蓓明分享了路德對死亡的領悟:在死亡中,人們能經歷真正的和平,就是被生命接納,因為我們的罪孽被饒恕了。

BH78_index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舉目77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1.19

本文原刊於《舉目》77期。

文/談妮

BH77_cover

誠信的主教導我們,面對生活中的不公義,不是憤怒,也不是縮在理想世界中,而是要堅持原則,“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詩》37:3)

到底什麼是誠信呢?方鎮明特別指出,誠信的獨特性,是在於思考的特質;呂居與張洵都點出,唯有透過對上帝的認識、敬拜與委身,我們才能補足源自文化傳承中對誠信的欠缺。簡志敏更現身說法,見證其在職場上經歷對誠信的挑戰。

近兩、三年屢屢發生的恐怖事件,使得為主殉道不再是遙遠的“故事”,而是發生在“自家門口”的震撼,此刻董家驊與我們探討可否說謊以自保?

有人誤以為,誠信僅僅是“商業企業的美德”,卻忽略誠信之所以是教會——基督的身體所不可缺的標記(參http://behold.oc.org/?p=28875),正是因為基督的本質就是誠信。

在《舉目》77期中,不論是透過基督信仰思考生活的呂宜霑、曾劭愷、區曼玲及愛正;以各種形式參與宣教的思溫格、趙晨星、傑瑞或何正中;關懷下一代之信仰傳承的約書亞、劉志遠和蕭靜馥;或幫助我們回顧聖經史實教訓的吳世芳,他們之所為,都是因為上帝是誠信的。

願我們都成為上帝誠信的見證。

BH77_index

4 Comments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舉目》76期——編者的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6期。

文/談妮

BH76_cover《舉目》76期的主題是談敬拜。作者中有幾位曾是從事音樂專業的牧者,如唐侃、黃奕明、陳逸豪等,還有神學生郭為,以及長期參與敬拜服事的吳蔓玲和王星然。安迪介紹走過磨難羞辱,在百歲高齡仍不懈以音樂和生命敬拜上帝的馬革順。

周學信的《“一種時間的浪費”——論敬拜》,由於紙刊篇幅無法放入文末大量的註釋,因此先行上網,沒想到立刻引起熱烈的迴響:

  • 敬拜不是一種人可以從音樂獲得好的感覺而已,敬拜更不是只為了得到上帝祝福或恩典的一種方式;敬拜是將人帶到上帝的贖罪祭上,透過耶穌以及人的悔改再次釋放上帝的救恩,帶回生命更新的過程。(@Michael Lo
  • 看過好幾遍,好棒的文章……與其討論作者的論點,不如思考在讀的過程中,所激發出對你自己的反思和對你的影響,核心是你要如何改變?……問題的癥結點是,你自己如何與上帝一同“生活”,你如何影響你的福音對象,也能活在上帝同在的榮耀中……敬拜不只是表達,更是形塑。(@Joseph Liu
  • 極為深刻的省思,再一次對準上帝。(@Stephen Wang)
  • 切中現代教會的敬拜讚美問題。但有多少願意去深思呢?(@Shih-Yen Tsai)
  • 好棒的敬拜觀,祂是永存的主,我們是受邀的參與者。我們一生的目的是敬拜主!(@陳曉寅)
  • 敬拜是上帝對我們一生的呼召!值得參考!(@詹文仁)
  • 人們合理化人自己的娱樂慾望並没有做好,才有今日所見的神學病態;還有,人們以為能倣擬就會带來好敬拜。其實,倣擬造出許多次级的人與人、教會與教會之間互相抄襲比賽甚至暴力充斥的次文化。謝謝學信的文章。(@Tet Lim N. Yee)

……

文章能如此帶動讀者的思考與即時互動,是紙刊所無法達到的。

因此,2016年,為了能更及時有效地服事讀者,配合[海外校園機構]“從紙媒到新媒體”的大方向,我們將投注更多精力在《舉目》新媒體的經營上,讓讀者網路傳媒能讀到更多好文章,讓好文章不再受紙刊篇幅及期數的限制而積壓、延遲發表;同時將紙刊從雙月刊改為季刊,使紙刊成為《舉目》文章的精華版。減少兩期,可以減少一些印費和郵寄費,對《舉目》緊張的財務或有助益。

一旦脫離傳統紙媒“細嚼慢嚥”式的組稿,文章上網在時間上更具緊迫性,在選圖、文字、信息的優美和精準度上,也更具挑戰性。

因此,需要您特別的代禱,也盼您在奉獻上肯定我們為應對現今世代所做的努力。詳情見雜誌56頁,或上網http://behold.oc.org/?page_id=9591。請註明《舉目》。

BH76_index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