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

文章是怎样编成的?(郑期英)2016.09.23

郑期英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编者心专栏2016.09.23 有位殷勤笔耕的老弟兄,每周都会投来一、两篇稿。基本上,他的来稿我们都会退稿。可是这位老弟兄,却是屡退屡投,编辑跟他沟通了数次,说明他的文风和内容不合适我们的杂志,建议他改投其他杂志,但他仍然不懈怠地投稿。 其实,每份杂志都有它独特的对象和宗旨。以《海外校园》来说,它是以中国背景的学生、学者为对象的福音性刊物;而《举目》则是针对认真的基督徒,讨论生活的方方面面(个人灵命、家庭生活、教会事奉、职场生活等)。我们强调的文风是:有理、有情、有灵。 每一篇在《举目》或《海外校园》刊登的文章,都是经过严谨的编辑过程,平均每篇文章所花的时间,至少20小时以上。请让我慢慢道来: 一、来稿、审稿 每篇来稿我们会先登记,然后由6位编辑审阅。审稿的原则是: 1.是否合乎杂志的宗旨 2.是否合乎主题、内容、及本刊风格 3.可读性(readable)如何 4.注意事项        (1)就事论事,不受面子、人情、名气影响。 (2)内容重于文笔。 (3)注意作者之潜力:有时为鼓励而刊登。 6位编辑批注意见后,最后由主编决定用、退,并决定放在哪份刊物,哪个平台。通常我们会在两周内通知作者审稿结果,对有潜力但遭退稿的作者,会给予改进的建议。 二、编辑   录用的文章会按性质放在不同栏目或刊登月份的文件夹中。一篇文章编辑的过程,我们分成四个部骤:   1.V1格式修改:我们有专门负责的同工将文章中的标点、数字、用字等,按照我们惯用的格式先修改。      2.V2改稿:《海外校园》由各栏目编辑负责;《举目》则由文字编辑改稿。 我们认为改稿是编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编辑多花一点时间,将稿子改得通顺易懂,可以省去读者许多时间。因此,编辑会根据刊物宗旨,公正的立场,以及对读者阅读心态和理解力的深刻了解,对原稿进行尽心尽力的修改。 改稿时有几处地方要注意: (1) 几不改 作者的立场、观点不能改。 原稿的文字风格不能改。 原稿中描述的事实不能改。 (2)几改 改正错字、别字。 删除文中无关紧要的文句。 润饰文字。 改正标点符号。 […]

Uncategorized

《举目》79期——编者的话(谈妮)2016.08.10

节制,是与公义和将来的审判并列的!

此信息是昔日保罗在罗马监狱中,对巡抚腓力斯夫妇的讲道主题。这令他们感到非常恐惧。因为腓力斯既熟悉信耶稣之道,却为了想讨好当时的犹太人,刻意拖延对保罗控告的合法撤销,还希望收到保罗的贿赂。(参《徒》24:22-27)

显然,圣灵的果子节制,不仅是一种表面上的性格、行为,还有其他的内涵。 […]

编者的话

《举目》76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6期。文/谈妮。《举目》76期的主题是谈敬拜。作者中有几位曾是从事音乐专业的牧者,如唐侃、黄奕明、陈逸豪等,还有神学生郭为,以及长期参与敬拜服事的吴蔓玲和王星然。安迪介绍走过磨难羞辱,在百岁高龄仍不懈以音乐和生命敬拜上帝的马革顺。 […]

编者的话

举目73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谈妮 耶稣说,在世上,我们有苦难;但我们可以放心,因为祂已经胜了世界。并且,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将使我们在基督里有平安。我们所拥有的忧愁,也将变为没有人能夺去的喜乐(参《约》16)…… 吴献章以约伯为例,说明上帝的安慰,会胜过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华之惠现身说法,在至亲身陷卡达冤狱的两年间,经历了客西马尼园的挣扎,体会到“尊崇上帝”。陈良在两个特殊儿出世的前后,更新自己的价值观,学习以上帝的眼光评价人,并放下自己的意愿,和上帝更亲近。 吴蔓玲则说明,人若不怕苦难的欺压,就能绽放出美丽的光彩,成为他人的祝福。欢欣提醒,苦难使人谦卑,去思考生命的本源。王倩倩孩子染毒的羞辱,反而成为她从事戒瘾辅导的呼召。陈培德介绍了杨腓力——这位牧者认为,苦难使人重新建立对上帝的信心。 苦难的另一个面貌,是恐惧、是焦虑,如艾溪对《鸟人》的解读;苦难也是昨日之梦,是昔日辉煌的荒凉与战争的残酷,如王星然笔下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但亲历保钓运动的熊璩,却见证跟随主的人,苦难不是走向梦碎,而是更新自我认识。 这时,临风以ISIS为例,说明极端的神学观,足以造成巨大的苦难;邓洁明、谢昉劝我们要转换观念,不可在钱财上成为牧者的“苦难”。 最后,王恺婷因为 “盼望”,因为基督在十架上的爱,虽然心中有诸多困惑不得解,但仍愿意相信,黑夜过后必有天明。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2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 文/谈妮 如果,我们不能颂赞 “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就很难在“上帝的意念不同于我们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于我们的道路”(参《赛》55:8-9)时,做到顺服。 对上帝尚且如此,对人就更难了。怎么办呢? 周学信提醒我们,圣经里的顺服明显不只一种,而且也异于我们来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读;邱清萍则指出,对上帝的爱决定我们是否顺服人,这是顺服的艺术;周传初认为,个人与教会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稣的顺服;陈正华见证,她如何实践“顺服丈夫”;张在孜从文化出发,谈我们如何顺服上帝,“离开父母”,并孝敬父母。 顺服上帝,也体现在我们如何区分同性恋行为与同性恋者(钟德民);在贫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开智);以上帝国度的眼光来服事(高山);从政,却不结党营私(庄祖鲲);以怜悯的心,承担被骗的风险(薛主流)。 顺服上帝,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复活,并盼望祂荣耀的再临(小志),也是因为审判与悔改,不论是现在或未来,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对上帝(刘同苏)。 《举目》72期目录: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载: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PDF档 在线阅读: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在线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