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曠野的呼喚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俗話說“路在腳下”,這話沒錯。但假如方向不對,我們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進死路。           記得十幾年前,有次去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講道。下了飛機,與接機的小弟兄通了電話。但不管怎麼溝通,我們就是沒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講員,哭著回教會,牧師告訴他,你走錯了機場。            聖經談人生,說:“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上帝知道,人走這一條藉著耶穌基督歸向祂的路,會有困難、攔阻、爭戰。所以,祂就在耶穌之前,派了開路先鋒施洗約翰,先“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這個“預備”工作,有4個具體內容:“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窪都要填滿          “山窪”是什麼?是峽谷,是兩山之間的凹地。山窪是幽暗的、潮濕的、隱藏的。施洗約翰講的山窪,指的是人心中隱藏的罪惡——人心中隱藏的罪惡,就是迎見耶穌的最大攔阻。          我們知道,人心中的罪惡常常是隱而未現的,猶如花圃中石頭底下的小蟲,平時看不見,但只要把石頭稍稍掀開,就會驚慌地四處奔逃。聖經說,耶穌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5)。那黑暗,就是人心裡頭的隱而未現的“山窪”。           有許多聽了福音很久卻仍不信的人,他們信仰上最大的掙扎,不在於受不了聖經的說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學的觀點,而是他生命中的“山窪”——那些惡習、那些隱藏的罪惡﹐阻擋了他認識耶穌、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後告訴我,他掙扎了那麼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穌要戴上“緊箍咒”,許多事情做起來不方便。這是真話。也有人告訴我:耶穌說不能離婚,那等我離了婚,再信主……           耶穌說得很明白:“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卻怎麼也長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窪”中隱藏的罪惡給掐死了。           記得我首次要打開家門、接待福音朋友前,聖靈突然提醒我,家裡有不潔之物——10盤從HBO錄下來的電視節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來禱告,隨後就把這些錄像帶扔進了垃圾桶。           不久之後的一個早晨,聖靈再次對我說:“家裡還有不潔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讀中國語言文學專業的,在中國時一直遺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刪節本。到美國後,去唐人街第一想要買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對此書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有興趣,我是對書中露骨的色情描寫有興趣……我隨即悔改。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該萬死?!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羅 3: 23》) “罪的工價乃是死。”(《羅 6: 23上》) 相信接觸過基督教的人,都知道聖經這兩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個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穌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國文化中長大的人聽到這個真理,都難免會覺得: 我不是聖人,當然偶爾會犯一些錯誤,但不致於嚴重到要下地獄。在這種心態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覺得自己不真的那麼需要耶穌。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為說明罪惡的真相與嚴重性。由於這個課題很大,而剛才所引用的話都是出自保羅所寫的《羅馬書》,我們只好為自己設限,只探討《羅馬書》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會的現象           在保羅的的時代,猶太人將全世界的人分為兩大類——猶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猶太人)。因此,保羅在《羅馬書》1:18-32,首先講的外邦人的罪,是指當時整個希臘羅馬社會的罪。這個社會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羅講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麼?保羅在《羅馬書》1:18使用的希臘文,直譯是“不義”,此名詞與1:17所提及的“上帝的義”相反。那“義”又是什麼呢?聖經中“義”的基本字義是盡一己的義務,合乎常規。因此中文和合本將18節這個“不義”譯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國一位神學家以淺白的話表達,說罪就是“不該發生的事”。         “不該發生的事”在具體上,又是那些呢? 保羅在《羅馬書》這段經文中所講的,涵蓋了幾個層面。         根據聖經,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創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羅馬書》1:21也同樣指出,世人最基本的問題是知道有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保羅更說,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點。這是整段經文的重點。         一開始,保羅就特別用了8節經文講這件事,而且跟著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換句話說,根據聖經的教導,我們要談人倫,就必需先講神人之倫。但是,在儒家文化傳統中,由於我們避談神人的關係,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們根本不覺得不敬拜創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許有人會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