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旷野的呼唤

小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俗话说“路在脚下”,这话没错。但假如方向不对,我们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进死路。           记得十几年前,有次去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讲道。下了飞机,与接机的小弟兄通了电话。但不管怎么沟通,我们就是没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讲员,哭着回教会,牧师告诉他,你走错了机场。            圣经谈人生,说:“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11:36)上帝知道,人走这一条借着耶稣基督归向祂的路,会有困难、拦阻、争战。所以,祂就在耶稣之前,派了开路先锋施洗约翰,先“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这个“预备”工作,有4个具体内容:“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弯弯曲曲的地方要改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洼都要填满          “山洼”是什么?是峡谷,是两山之间的凹地。山洼是幽暗的、潮湿的、隐藏的。施洗约翰讲的山洼,指的是人心中隐藏的罪恶——人心中隐藏的罪恶,就是迎见耶稣的最大拦阻。          我们知道,人心中的罪恶常常是隐而未现的,犹如花圃中石头底下的小虫,平时看不见,但只要把石头稍稍掀开,就会惊慌地四处奔逃。圣经说,耶稣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那黑暗,就是人心里头的隐而未现的“山洼”。           有许多听了福音很久却仍不信的人,他们信仰上最大的挣扎,不在于受不了圣经的说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学的观点,而是他生命中的“山洼”——那些恶习、那些隐藏的罪恶﹐阻挡了他认识耶稣、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后告诉我,他挣扎了那么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稣要戴上“紧箍咒”,许多事情做起来不方便。这是真话。也有人告诉我:耶稣说不能离婚,那等我离了婚,再信主……           耶稣说得很明白:“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约》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却怎么也长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洼”中隐藏的罪恶给掐死了。           记得我首次要打开家门、接待福音朋友前,圣灵突然提醒我,家里有不洁之物——10盘从HBO录下来的电视节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来祷告,随后就把这些录像带扔进了垃圾桶。           不久之后的一个早晨,圣灵再次对我说:“家里还有不洁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读中国语言文学专业的,在中国时一直遗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删节本。到美国后,去唐人街第一想要买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对此书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有兴趣,我是对书中露骨的色情描写有兴趣……我随即悔改。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该万死?!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上帝的荣耀 。”(《罗 3: 23》)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 6: 23上》) 相信接触过基督教的人,都知道圣经这两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个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稣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国文化中长大的人听到这个真理,都难免会觉得: 我不是圣人,当然偶尔会犯一些错误,但不致于严重到要下地狱。在这种心态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觉得自己不真的那么需要耶稣。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为说明罪恶的真相与严重性。由于这个课题很大,而刚才所引用的话都是出自保罗所写的《罗马书》,我们只好为自己设限,只探讨《罗马书》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会的现象           在保罗的的时代,犹太人将全世界的人分为两大类——犹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犹太人)。因此,保罗在《罗马书》1:18-32,首先讲的外邦人的罪,是指当时整个希腊罗马社会的罪。这个社会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罗讲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么?保罗在《罗马书》1:18使用的希腊文,直译是“不义”,此名词与1:17所提及的“上帝的义”相反。那“义”又是什么呢?圣经中“义”的基本字义是尽一己的义务,合乎常规。因此中文和合本将18节这个“不义”译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国一位神学家以浅白的话表达,说罪就是“不该发生的事”。         “不该发生的事”在具体上,又是那些呢? 保罗在《罗马书》这段经文中所讲的,涵盖了几个层面。         根据圣经,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创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罗马书》1:21也同样指出,世人最基本的问题是知道有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保罗更说,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点。这是整段经文的重点。         一开始,保罗就特别用了8节经文讲这件事,而且跟着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换句话说,根据圣经的教导,我们要谈人伦,就必需先讲神人之伦。但是,在儒家文化传统中,由于我们避谈神人的关系,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们根本不觉得不敬拜创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许有人会问: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是我的错!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失去了标准之后          在2013年的中国福音大会上,听著名的新约神学家D. A. Carson讲道。他说,这些年他去过许多美国大学校园传讲福音,发现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两点:耶稣基督是唯一救主与罪。对于后者,现代人认为,罪是相对的。          我大吃一惊——,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许多美国人”竟然认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观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么,我们呢?我们这些来自中华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国人更甚!记得20多年前参加查经班,我第一次听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个都是罪人”,真是气坏了!这简直是羞辱人,胡说八道!我犯了什么罪?怎么成了罪人?瞎扯!          中华文化中,没有基督教意义上的罪的观念。我们说有过、有失、有错、有不足,但这都是就人与法律的关系或道德的关系而言的,而非人与上帝的关系。而这后一点,正是基督教对罪的观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尔凯格尔的话说,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华人不是没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学而》)但是,为何要忠?为何要信?何谓忠,何谓不忠?何谓信,何谓不信?对此,连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说这是忠信,这就是忠信;我说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经堕落了——每一个人都在堕落中,虽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没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堕落。人会在自觉与不自觉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过错;即使看到了,也会用各种理由自我辩护。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后往往就会变成自我辩解与自我原谅。          我上小学的时候,中国正闹腾文化大革命。于是,连自省都没了——自省成了封建主义的破烂货,要大力批判、彻底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从延安时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宝之一。          “自我批评”,又被称为“自我检讨”。根据什么检讨呢?当然是根据伟大领袖的教导、党以及领导的指示!在此隐含的前提是,党和领袖是真理的化身,他们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时候,我也进行过自我批评,一般都是在班级或团支部、党支部的会议上进行的。谁都不能不自我批评,因为这是上级的指示,是布置下来的工作。因此,这所谓的自我批评,其实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进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领导要听到什么话,你就要说什么话,要据此自我批评。          文革结束,毛泽东被请下神坛。就连官方,也说他犯了严重的错误(这是最轻描淡写的说法了)。于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话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评,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证,是2013年底大陆媒体纷纷报导,领导们在生活会上批评与自我批评。估计剧中、剧外的人都不会当真,大家都是在演戏。最后,变成了“表扬与自我表扬”、“吹捧与自我吹捧”! 第一个原生家庭         人都是说谎的,圣经中有这么一个判断。当然这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一直在说谎。而是说,无论何人都说过谎。         最普遍的一个谎言是:“不是我的错!”就是推脱自己的罪责!我之所以做了什么,不是我的错,而是由什么什么引起的、造成的。         当代最流行的一个说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问题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气暴躁,是因为我老爹脾气不好;我自卑,是因为我老妈从小老批评我,等等。这么说吧,我的每一个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错。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落在忿怒之上帝手中的罪人

爱德华滋          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美国伟大的清教徒神学布道家,18世纪美洲属灵“大觉醒”(The Great Awakening)的领导者,曾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落在忿怒之上帝手中的罪人》是爱氏的一篇著名讲道词。据说爱氏讲此布道词时,听众中哀哭之声大 作,证道者不得不要求他们安静,以便继续讲下去。这篇铿锵有声的讲章,二百年来一直在教会历史的长廊中回响,对当今之世尤其震聋发聩,本刊特此辑录。 “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申》32:35)。        这可怕的题目,是为唤醒未悔改的人……那凄惨的世界,那烧着硫磺的火湖,正在你们的脚下展开。那里有着上帝的忿怒熊熊燃烧的火坑;那里有着地狱张开的大口;你是无所凭依,无法站立,你与地狱中间所隔的,只是空气而已!只有上帝的权能与美意才把你维护着。         对此也许你们并未察觉。你们暂时得免于下地狱,便以为并不见得是由于上帝的手,而是由于别的什么东西……其实,这些东西都算不得什么;若是上帝收回祂的手,它们就是一层薄薄的空气而已,并不能扶持你们不跌倒。         你们的罪恶使你们沉重如铅,向地狱下垂;上帝一旦放手,你们就立刻下沉,迅速坠入无底的深渊;你们所靠身体的健康,自己的智虑,上好的谋略,以及所有自己 的义,都不能扶持你们不下地狱,正如蛛网不能抗拒滚下的磐石一般。若不是因为上帝至上的旨意,地球不会托着你们一刻,因你们对世界是一重担;万物都因你们 而叹息;万物都不愿伏在你们败坏的捆绑之下;太阳不愿给你们光辉去犯罪事奉魔鬼;地土也不乐意效力来满足你们的情欲;世界也不愿作你们表演恶行的舞台;当 你们浪费一生去事奉上帝的仇敌,连空气也不愿让你们呼吸来维持生命。上帝所造的万物,都是善的,是为人事奉上帝而造的,它们不愿辅助别的目的,它们一旦被 人滥用,违反它们的本性与目的,就呻吟叹息。若不是上帝权能之手使世界在指望中顺服,它就要将你们吐出。如今有上帝忿怒的黑云,浮在你们的头上,充满了暴 风和迅雷;若不是因为上帝伸手约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们的头上。上帝权能的旨意暂时止住这狂风,不然,它会猛烈袭来。如是,你们的沉沦就如旋风临到,你们 就好像夏天打稻场上的糠一般。上帝的忿怒好像洪水,暂为堤坝堵住;洪水继续增长,逐渐高涨,直到最后堤溃。堤防一旦崩溃,洪水被堵住了越久,奔流也就越 急。固然上帝对你们的恶行,到如今尚未施行审判,上帝报复的洪流尚被堵住;但同时你们的罪孽不断增加,你们每日继续积蓄更多的忿怒;洪水继续增高,越加凶 猛。除上帝的善意外,再没有什么来堵住那不愿意被堵塞的奔放洪流。只要上帝把手从水闸收回,洪流就会立刻飞奔;上帝如洪流一般凶猛的忿怒,将以不可想像的 暴怒,向前直冲,以无穷尽的权能,临到你们身上。即使你们的能力万倍于现在所有,甚至万倍于地狱中最凶猛最强暴的恶魔,也无法抵挡或忍受上帝的忿怒。        上帝忿怒之弓已拉紧了,矢已在弦上,公义已将矢对准你们的心门。没有别的,只有上帝的旨意,而且只有那对你们不受任何应许或责任所约束的忿怒之上帝的旨 意,才暂时不让弦上的矢,来饮你们的血。所以你们凡未被圣灵的大能将心灵大大改变的人,你们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从罪中的死活过来而进入崭新生命和亮光的 人,都落在忿怒的上帝手中。虽然你们在许多的事上改变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热忱,又在你们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这些都算不得什 么;只有上帝的美意,才能叫你们此刻不为永远的沉沦所吞灭。或者你们当前不相信所听的道理,但不久你们就要完全相信。那些原来与你们处于同样情况的人,已 经晓得了,因为他们正说著平安稳妥的时候,毁灭就忽然临到了他们,是他们所未曾预料的。如今他们看见,他们以前赖以得平安和稳妥的东西,都无非是稀薄的空 气和空虚的影子。        那将你们悬在地狱火坑上如将一个蜘蛛或其它可憎的虫子悬在烈火上的上帝,恼怒你们,被你们大大地激怒了。祂对你们发怒,如同火烧一样。祂看你们值不得什 么,只配丢在火中。祂的眼睛太圣洁了,不愿看你们。你们在上帝的眼中,比最可恨的毒蛇在我们的眼中,还要可憎万倍。你们触犯了上帝,比极顽强的叛徒触犯他 的君王,多过无穷倍。然而,那每一瞬刻使你们不至坠入火中的,乃是上帝的手。你们昨夜未下地狱,你们闭目入睡后,还再在世上醒来,都不是因着别的缘故。你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一生之久的功课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这篇文章迟迟没有下笔,我甚至问自己,当初为什么答应写这篇文章啊?“顺服基督”为什么难写,原因很简单,我自己没有真正做到。尽管外表上,别人对我评价还可以,甚至夸过我,但我清楚地知道,在我内心中,存在着、隐藏着许多叛逆的东西。         一个时常不顺服基督的人,有什么资格告诉别人要顺从基督?怎么想,我都不得不承认,我没有任何资格。也许,有一点还勉强可取,就是我再一次反问自己,为什么会不顺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信耶稣之前,我就看到了:顺服耶稣,这是跟随耶稣的前提,也是基督徒的标志。如果你不听从耶稣基督的命令,你怎么可能跟随祂呢?         我在教会中也看到,有些基督徒尽管嘴上说得很好听,但实际上做的,往往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在其生命中,不大容易看出耶稣基督。于是我想,我要是信耶稣,我一定顺服耶稣的命令,让人看得出我是基督徒。        记得那是1995年1 月9日的晚上,我一个人在书房中读潘霍华英文版的的《门徒的代价》。他在书中说(大意):“唯有相信的人才是顺从的;并且,也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唯有 信仰包含顺从时,才是真正的信仰。信仰中绝对不能没有顺从。并且,唯有在顺从的行动中,信仰才成为信仰。”        读完这段话后,我很兴奋,哦,这就是我寻找的信仰,我就要这样去信。后来在《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这本书中,我记下了当时的默想:         “主啊,尽管我现在还没在灵和真理中深刻地体认你,但是,从今晚起,我的心开始顺从你。我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你。你使我明白了,相信你和顺从你、相信你和跟 从你,是绝对不可分开的。相信你是信仰的起点,这是而且仅仅是逻辑上的起点。在时间的范畴中,在历史的顺序中,在实际生活中,相信你和敬畏你、顺从你,相 信你与爱、跟从你,是不分先后,同时发生的。主啊,求你赐我信心,一颗敬畏你、爱你、顺从你的新心。” 从那个晚上到现在,17年过去了,扪心自问,我有否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并跟随基督了呢?是一直顺从,在每一个问题上都顺从,完全顺从吗?我必须诚实地说,没有。我是有时顺从,有时不顺从。         以为一信耶稣,就会完全顺服祂,这是把灵性生命的问题大大简单化了。 说到底是“罪”。        造成自己时而不顺服基督的根源在哪里,说到底就是一个字:罪。         那些背离了圣经的自由派们,早就把基督信仰中的“罪”作为过时的观念抛弃了。然而,尽管抛弃了罪的观念,面对现实世界,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不是充满了爱,而是充满了罪。        对于有些基督徒来说,罪则变成了一句套话,我们承认世人都犯了罪,也承认我是罪人,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成为认罪者,一个悔改的基督徒。         我们不能泛泛地说罪、认罪,而是必须意识到那些造成自己叛逆耶稣基督的具体的罪,到底是什么?换句话来说,尽管世人都犯了罪,但是每个人犯下的罪却不尽相同,就好像某甲贪财,某乙贪权,某丙丁贪色、贪名,等等。        举个例子,保罗说过,贪财为万恶之源。但在某一个人身上,贪财并不是他跟随耶稣的主要障碍,而是贪权。最可怕的是,贪权往往不像贪财、贪色、贪名表现得那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