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啤啤熊導火線(下) ──認識伊斯蘭

羅惠強 (續上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伊斯蘭信仰內容有五項,信真主獨一、信封印先知、信靈界天使、信天啟真經以及信末日審判,而中國穆斯林則加上信真主前定一項。上期已談過真主獨一、封印先知和靈界天使的內容,本期談談餘下的三項,以及伊斯蘭敬拜的五項功修。 四、信天啟真經           穆斯林相信,安拉先後向人類差派了12萬8千位使者,還從天上降下104本經典,其中十本是由亞當而來,50本由塞特而來,30本由以諾而來,又十本由亞伯拉罕而來。但可惜,這100本經典都已失傳。最後,經摩西傳來了律法書,經大衛傳來了詩篇,經耶穌傳來了福音書。           穆斯林承認,猶太人和基督徒都是有經人(有真主經典的人),理論上與穆斯林最為接近。但可惜,這些人又已經失真了,因為他們不守經典的話,且他們的經典被篡 改過。例如猶太人不守律法,也殺害先知。所以受安拉懲罰,失去了原初的祝福。而基督徒的經典,是尼西亞大會以後才宣告成正典的,他們又在獨一真主之外,創 造了馬利亞和耶穌而成三位神,因此他們是拜偶像者,失去了無誤的真經。            在一片錯誤混亂中,安拉選中了穆罕默德,任他為最後的先知,差派他來印証哪些是真主的話,哪些是失真了的經典。所以摩西的律法書、大衛的詩篇和福音書中,那些與《古蘭經》相同的內容,就是安拉原初的話語;與《古蘭經》有 別的內容,就是被人篡改過的部分,不值得一讀。有些較保守的伊斯蘭國家,乾脆把聖經列為禁書,以免民眾受塗毒!           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所得的天啟真經,稱為《古蘭經》。據說穆氏是目不識丁的文盲,但他是個敬虔的人,常沉思默想永恆的事。有一天當他默想的時候,真主把真經顯示給他看,要他讀出。穆氏說不會讀,天使把他壓倒地上,要他跟著讀……就這樣,安拉開始向穆氏降下他的啟示。           所以,穆氏所受的真經,是與天上的真經完全相同的。他在接受真經的啟示時,沒有自己個人的思想,只是把領受的真經,一字一句地向人講說。聽見的人,也是一字一句地背誦。           後來啟示漸多,他也在麥地那成名,秘書便把所傳的真經錄下來。他的繼承人,又把先後的啟示匯集,而成《古蘭經》。           穆斯林相信《古蘭經》在天上有其正本,是真主原初給人的經典,是最完美、最無人間雜質的經典。所以穆斯林名義上相信摩西的律法書、大衛的詩篇和福音書,但實際上除了《古蘭經》以外,他們是不看重其它經典的。          《古蘭經》是詩歌体裁,而穆氏受啟示時也沒有加上個人的分析,所以,如果在研究經典時,用理性和批判手法去分析《古蘭經》,在穆斯林來說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古蘭經》是不容許人任何的挑戰的。 五、信末日審判           穆斯林相信安拉的賜福是兩世吉慶的,就是說,今世有福祐,來生有福樂。所以,家族強大、事業發展等,也是安拉賜福的明証。而弱小、困難或痛苦等,則証明沒有安拉的賜福。           穆氏在一生中,能在麥地那發展,又奪得麥加,同時向四方擴展,伊斯蘭又在阿拉伯原發地能立足1,500多年,這足以証明伊斯蘭是正教,得到了安拉的賜福。            末日時有安拉的審判。天使在世上的另一項工作,是在人的旁邊記錄人的一切行為。天使為每個人開設兩本記事簿,一本是德行記錄,另一本是惡行記錄。到末日審判時,天使會翻開功過記錄,如果功多於過者,便可以上天堂;如果過犯厚於功德,便要到火獄去受刑。           能否成功踏進天堂,除了看人的功過簿之外,也要看安拉的心情。因為穆斯林相信,安拉有絕對主權,不受到任何事情的約束,包括一切既定的規矩,也包括安拉自己 的承諾。他們認為安拉若忠守承諾,就是畫地自限,這點與絕對自由的主權有矛盾。為這緣故,安拉沒有給人任何永恆救恩承諾,所以審判之日要看安拉的心情。他 […]

No Picture
事奉篇

啤啤熊導火線(上) ──認識伊斯蘭

        在穆斯林眼中,穆罕默德是安拉所差遣的最完美、又最接近安拉的人,所以他完美的形象和地位,絕對不能醜化。 羅惠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去年(2007)11月30日,星期五中午時分,蘇丹的喀土穆(Khartoum)街頭人頭攢動,人們手拿棍棒和劍,邊走邊喊,要求政府把吉布斯(Gillian Gibbons)處死。           吉布斯是何許人?她犯了什麼彌天大罪,引至萬人上街抗議,要把她處死?           原來吉布斯來自英國,54歲,在蘇丹一所基督教機構開辦的小學任教。她在教授七、八歲的小朋友生物課時,為提高學生的閱讀趣味,帶來可愛的布偶啤啤熊(編註:baby bear,即小熊),並建議小朋友為啤啤熊起名字。           小孩子們興高采烈,有的提議用穆罕默德(Muhammad)、有的建議哈桑(Hassan)、有的提議阿杜拉(Abdullah)等,這些都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員的名字,也是在伊斯蘭世界常見的名字。因為提議“穆罕默德”這個名字的學生最多,所以啤啤熊就以穆罕默德命名。           面對這麼可愛的小布熊,小朋友的閱讀興趣大增。他們每天輪流帶小布熊回家,為它寫日記,完成了一本又一本的《小布熊手劄》。            這樣的教學方式,非常活潑、有效。但沒想到的是,這觸犯了伊斯蘭世界的天條。結果穆斯林兒童的家長(一說是校內的穆斯林老師),看見孩子們所寫的穆罕默德小 布熊生活日記,不但沒有欣賞,反而大發雷霆,覺得吉布斯老師是醜化他們的先知穆罕默德,所以到教育部去投訴。結果吉布斯老師被捕,小布熊日記被檢方作為呈 堂証物,起訴罪名是褻瀆先知穆罕默德。據蘇丹當地的律法,這罪名最高可判處笞刑40鞭,以及一年的監禁。            消息傳出,震驚世界。英國首相派特使,向蘇丹總統求情。            自蘇丹的達爾富達種族殺戮事件後,蘇丹與英、美交惡。近年雙方關係有解凍跡象,蘇丹總統自然不希望因小布熊事件而弄壞關係。但蘇丹的穆斯林團体則認為,這是 醜化先知穆罕默德,對伊斯蘭教來說,是奇恥大辱。所以在週五主麻(伊斯蘭在週五的敬拜聚會稱為主麻)聚會後,萬人上街遊行,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嚴懲褻瀆 穆罕默德的人。有的人更聲稱要追殺吉布斯。蘇丹政府因此派人嚴密保護吉布斯的生命安全。           經英國首相和蘇丹總統的協助,蘇丹法庭對吉布斯女士輕判,由被捕日算起,判入獄兩週,刑滿後遞解出境。           後吉布斯女士平安返回老家,對協助她平安回國的各方人士深表謝意,也對她所犯的錯誤引起的社會麻煩和混亂表示歉意。她的致歉聲明傳出後,蘇丹的穆斯林都表示接受,也覺得她的錯誤只屬天真和無知,而不算是對伊斯蘭的冒犯。            當然在這些憤怒群眾和社會行動背後,有不少政治原因,例如蘇丹與英、美長期交惡,小布熊事件成了蘇丹的穆斯林向英國顯示怒氣的機會。但這事件的主因,仍是伊斯蘭的信仰。因此,我們應藉此對穆罕默德和伊斯蘭信仰,有多一點認識。 簡介           伊斯蘭是西元七世紀時,在阿拉伯沙漠興起的宗教。穆罕默德聲稱,這是人類起源時,安拉所指示人類的宗教,其先知和敬拜活動可追溯至亞當和亞伯拉罕。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從南韓人質事件說起

羅惠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阿富汗綁架案       2007年阿富汗時間的7月19日下午,23名南韓教會派出的義務醫療人員,乘坐一輛租用的公共汽車,從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前往南部重鎮坎大哈,途中被塔利班綁架。消息傳出,舉世震驚。          其實阿富汗塔利班分子綁架人的事件不時傳出,今年以來,分別有記者、司機、醫務人員、士兵、排雷工作者、外國遊客甚或當地居民等被綁架。本次南韓盆唐泉水教會派出的義工醫療隊一行22人,以及一名導遊,全部被綁架,是阿富汗有史以來綁架人數最多的一次。         塔利班分子以人質的生命,作為換取被阿富汗政府拘捕的塔利班成員的籌碼。但阿富汗政府強硬地表示,不再接受交換人質的條件。故塔利班分子先後殺害兩名南韓人質,更揚言要繼續殺死手上所有的人質。         直到筆者截稿為止,除了兩名生病的女人質獲釋外,塔利班既沒有承諾不再傷害人質,也沒有讓身体不適的人質得到適當的醫療和藥物。人質生命的安危使人擔心!(註) 誰該負起責任         人質救援事件經過三個星期還未落定,世界各地的關心者,從愛心的憂慮,漸漸轉向理性的省思,許多人問道:這次悲劇可否避免?誰要負責任?         由於這次人質是一所南韓教會派出的醫療隊,該教會自然成了眾矢之的。許多人批評他們欠缺危機意識,才會派這些義工團体(他們稱之為短宣),到這些高危地區去作服務工作。又有人表示,伊斯蘭與基督教世界一向不和,南韓教會太急進的差人前去,屬於對生命不負責任,云云。         相信南韓教會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團体,面對這不幸事件、人質家屬的查詢和社會大眾的言論,會有深入的省思。不過筆者認為,這次挾持人質事件,塔利班分子從未表示與南韓人質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動有關。         事實證明,這次事件徹頭徹尾是一宗恐怖活動,與人質屬何種國籍、何種宗教、進行何種工作,完全無關──就是穆斯林,在阿富汗也有被塔利班分子挾持、作為人質交換戰俘的可能(所以很多比較溫和的穆斯林,都不承認那些人是真的穆斯林)。 特別小心之處         由於塔利班分子打著伊斯蘭神學士的旗號,引致很多人不禁問,伊斯蘭究竟是什麼?也有不少基督徒問,到底為什麼,伊斯蘭教與基督教之間產生這麼多的仇恨和成見?         其實伊斯蘭世界興起時,正值崇尚基督教的拜占廷帝國衰落之際。所以在中東以至歐洲的歷史中,伊斯蘭與基督教之間充滿了兵戎相見的場面,不僅釀成了仇恨,也形成了許多牢不可破的觀念。因此,當我們進入伊斯蘭世界分享信仰時,確實有不少細節需要特別小心。 宣教士         今天很多基督教會都努力遵行耶穌所頒佈的大使命,派出工人到創啟地區去傳福音。被教會差出的人總被稱為宣教士。但很多人不知道,在西方世界完全正面的“宣教 士”一詞,在伊斯蘭世界卻是完全負面的字眼,因為他們以為,“宣教”這一詞,是表示以美國為首的基督教國家派人進到他們當中,進行顛覆破壞的政治活動。所 以“宣教士”一詞,就等同間諜,或是美國的走狗!         筆者認為,如果能用一個可減少誤會的名詞(如“福音工作者”之類)來代替“宣教士”,也許會有好處。         為什麼伊斯蘭世界硬要把單純的宗教活動,與複雜的政治混為一談呢?政教不是應該分離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