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最後的話

【九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羅》1∼8章】 文:Bruce Christian 譯:怡晨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有些事情聖經是很明確的——它不要人增添、加上意見或解釋;它只是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神要我們知道的一些基本事實:            1. 這是神的世界——神創造了世界,無論何時何處,神對世界的每個層面,都具有完全的掌控。           2. 人在被造界佔有一個特殊的地位:我們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住在地上,代表神管理這個世界。          3. 人卻抗拒神的權柄(罪),隨自己的意思來治理世界,破壞了神起初的安排(墮落);因而失去與神——我們生命泉源的聯結(死亡)。           4. 神介入人類歷史,差遣祂的獨生愛子耶穌,代替我們死,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救恩不靠人的努力,唯憑信心接受(福音)。          整本聖經的中心,就是在陳述這些重要的真理,但是,《羅馬書》1到8章大概是把這些真理表達得最簡潔、最合乎邏輯的地方。我們即使花幾個月來研讀,也無法窮 究這個取之不盡的金礦,所以在這20天的課程裡,我們只是提出主要重點,並專注於我們日常生活上的挑戰。讀者不妨利用這個月“剩餘”的11天,自行研讀並 思考《羅馬書》的經文。 第1日 普世的福音 經文:《羅》1:1-7            要點:神藉著祂的愛子耶穌,在人類歷史中果斷地行動。所有的人都必須對耶穌的福音作出回應。因此,神呼召像保羅這樣的人作使徒(apostle,原意是“奉差遣的”)。 說明: · 神將保羅分別出來,要他把福音傳給外邦人(1,5節)。 · 耶穌的福音是舊約應許的應驗(2節)。 · […]

No Picture
成長篇

讓我們續寫動人的故事

克遜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小組在查《羅馬書》,大家饒有興致。不過查了兩次,紛紛說:太難了,都是說道理、講神學。            在聖經中,《羅馬書》有特殊的地位。編排上,在新約書卷中,它緊接在四福音書及《使徒行傳》之後,為書信之首;內容上,除了第16章問安時,涉及到一些人和 事之外,幾乎沒有一點故事性的內容——因其宗旨,乃在闡明福音的本質。不過,使徒保羅講的不僅是道理,從12章開始,也教導相當實際的生命原則,以及基督 徒如何活出信心的生活。            “神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箴》30:5)“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1:37)神透過“講道理”的《羅馬書》,在歷代先賢的身上,譜寫了許多的故事。 路德:內心的煎熬           1505 年7月,礦工的兒子、大學生馬丁.路德,在烈日下獨自走在鄉間的路上。雖然被認為是才智過人的高材生,路德的心中依然時常充滿不安。自他獲得文學碩士學位 之後,父親就用“您”而不是“你”來稱呼他。父親還送給他一本法學大典,希望他有朝一日成為名律師。但到處高聳的教堂尖塔,遊行的修士,瀰漫在空中的晨鐘 晚歌,時時讓路德若有所思。            忽然,四野烏雲密佈,天空瀉下傾盆大雨。一道閃電,劃過穹蒼。不知是受到驚嚇,還是雷擊的力量,路德一下被掀 翻在地。霎那間,他似乎瞥見了人生舞台的終局,惡魔伸手要把他拉到地獄之中。掙扎中,路德倉惶地呼叫:“聖安妮,救我!我願意作修道士。”他這樣呼喚,是 因為在羅馬教會的影響下,鄉間流行對聖徒的崇拜,情急之下,他只能夠呼求“礦工的守護者”,即“聖安妮。            路德的生命從此扭轉,世上少了一個未來的名律師,卻多了一個修士,且最後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神學家,一個被主大大使用的改教先鋒。            路德不顧父親的反對,進入了奧古斯丁修道院。聽完“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的訓喻之後,他開始了凌晨即起、每天7次唱詩禱告的生活。他相信,如羅馬教會所說,將自己完全投入這種苦修的生活,必能進入救贖之路。            沒想到,即便關在平靜的僧院裡,風暴也會再一次來臨。            第一次領彌撒,路德站在聖壇前,念出彌撒文:“永活、真實、永恆的上帝,我們向你獻上一切……”他顫抖了——遇到人間的王子,人尚且會顫慄,我又如何能夠面對上帝,與他交談、舉手向他禱告?我只是塵土,充滿罪惡,與我說話的,卻是永活的、至高至聖的上帝!           想到這裡,恐懼像閃電,再一次擊打路德。沒有別的辦法,他決心全力成聖:施予、節制、博愛、貧窮、順服、禁食、禁慾……他扔掉配給他的毛毯去挨凍;禁食,直到消化系統永久性受損……           但是,這所有一切,都不能使他的心得到平安。他總是覺得無法補贖自己的罪行,以至認罪告解的時候,神甫覺得他簡直沒完沒了——他們無法體會路德內心痛苦的煎熬。 […]

No Picture
成長篇

知難行易

斯聞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在許多基督徒的心目中,《羅馬書》十二章一至二節“將身体獻上當做活祭”這句話,是一種命令,是一項責任,是高不可攀的境界,真能做到的人太少了。為什麼很難?關鍵不在于如何去做,而在于知道為何要做。          若我們按最基本的解經學原則--看上下文,就會發現保羅在十二章第一節用“所以”來勸勉信徒要委身,是因為先有十一章三十三至三十六節“榮耀頌”的結尾:“萬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歸于祂……”這一句話,可說是基督教世界觀的精髓,也是基督徒全然委身的動因。         在希臘文中,“本于”、“倚靠”、“歸于”是三個前置詞:ek、dia、eis,表示神是萬物的源頭、過程、目標。斯托得(John Stott)認為,這句話充分解答了從古至今人類三個最基本的問題:我從哪裡來?我如何存在?我往哪裡去?         若是基督徒能紮紮實實地確知神是誰,也確知人與神的關係,這種以神為中心的世界觀會使他的心意“更新而變化”。“將身体獻上當做活祭”就成為“理所當然”的 事了。世界觀的確立,已將他的人生觀、價值觀改變了。過去那種唯物的、進化的、人本的世界觀已經破除,人生不再以自我為中心,對人不再以功利為目的。因 此,為主而活只是這種新生命的自然流露,水到渠成。         委身,不是知易行難,而是知難行易,綱舉而目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