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美國近來在經濟與國勢上稍顯衰退,但仍然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而美國總統的信仰、倫理、道德、人生觀、世界觀等更直接影響美國及全世界。(編註) 今年美國的選民須在下列兩位候選人中選舉一個為下任總統:         一、民主黨候選人為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Barak Obama),他要競選連任,他數年來支持墮胎合法化,最近公開贊成同性婚姻合法,並於6月15日邀請500位同性戀者在白宮舉行慶祝會(LGBT Pride Month)。         二、共和黨候選人為羅姆尼(Mitt Romney),他是一個摩門教徒。摩門教不相信三位一體真神、不相信耶穌基督的救贖,是徹頭徹尾的“異端”(詳閱《真道手冊》第5章“摩門教”)。         此種情況造成了若干基督徒心中的困惑與不安。在這非此即彼的情況下,基督徒如何選舉?而聖經的教導又是如何? 一、The lesser evil ── “小惡”之人       1.在這兩位極不理想的候選人中,哪一位是較為“小惡”?        2.基督徒是否可以擇其小惡而選之?(世上沒有完全人)。 二、在此兩難情況下,有些基督徒採取“不選”的方式。         但是放棄選舉是否什麼都不必作?我們的公民義務如何? 三、聖經的教訓        1.基督徒應當順服地上的掌權者。“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13: 1- 7)        2.但是當地上掌權者的法令與上帝的旨意有牴觸時,基督徒有責任遵守上帝的旨意,不論付任何代價。正如彼得和眾使徒在逼迫壓力下所作的宣告,“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參《徒》5:29)這是明明白白的反法令(不合上帝旨意的法令)。 四、在此複雜的問題上,人的意見很難作絕對的標準。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二:與其坐而嘆,不如起而行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最近和一些牧長談及美國今年總統大選時,不少人覺得要讓信徒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下作選擇,很是無奈。         其實,選舉總統不同於選聘牧師。我們不應單從“神學正確”(Theological Correct)的角度來看待總統候選人。說穿了,美國總統的選舉是一種政治“妥協的藝術”,是各種族、各群體、各宗教、各階層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決定了 選舉的結果;想要期待一位完全符合福音派信仰立場的總統出現,不太實際。         絕大多數候選人競選期間的政見,執政後會在現實中修正或“被和諧”;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民主體制下,美國總統雖然位高權重,也有重要人事的提名權,但最後決定國家政策和公共議題的(如墮胎、同性戀等),是聯邦及各州的議員和大法官。         與其把希望預存在一位總統身上,不如加勁使力在民意更可以改變的人事上。         如果,有專業見識的基督徒,在各類媒體平台中,大量表達合乎聖經價值觀的優質輿論;如果基督徒的選票人多勢眾,足以影響議員及法官對公共議題的決策;如果基督徒具有18世紀英國克拉朋聯盟(Clapham Sect)的公義能力,世道是可能撥亂反正的。         我盼望,一些福音機構成立智庫(Think Tank),幫助眾教會牧長和信徒,對公共議題作客觀合宜的辨識。各教會的信仰立場中,應附加對公共議題的共識。所有的基督徒父母都“從娃娃抓起”,從小 教導子女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婚姻觀,讓他們在世俗化的狂流中,膽敢與眾不同。我相信這是主耶穌要我們今日積極去作的事,是每個基督徒在公民社會中力挽 狂瀾的可行之道。         編註: 編註: 閱讀此文可同時參考: 談妮,《面對美國大選,咋辦?》http://behold.oc.org/?p=2419。 蘇文峰,《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http://behold.oc.org/?p=2415。 讀者亦可延伸閱讀,參考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於2011年12月出版的英文電子文選《如何選擇一位總統》(暫譯,原書名:How to Pick a President),及《信仰與美國總統》(暫譯,原書名:Faith and the America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小小民的困惑

小小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美國總統大選前,我看到一向不參與政治的中國教會,佈告欄上貼滿了“Vote(投票)”的標語,並一再開座談會,明顯表示支持布希。         我也聽到很多牧師講道或談話中表示,要為布希禱告,支持伊拉克戰爭,反恐戰爭。理由是,因為巴比倫重建的預言將實現,因為基督徒可以進入回教核心地區傳福音,因為回教邪惡,因為布希是個基督徒,每天讀經、禱告。         當然最重要的是,墮胎與同性戀這兩大道德議題。         布希當選連任之後,看到電視上很多基督徒表示:上帝垂聽禱告,上帝站在布希這一邊,布希是捍衛基督教的勇士,是真正基督徒的總統……         只是作為沒有學問的小小民,我是真的非常困擾,心裡充滿疑惑。現將一肚子問題提出?懇請借貴刊之地,就教于長老牧者,屬靈前輩……         第一:布希總統一再指責某些國家邪惡,或說“這是好人與壞人的戰爭”。聖經上不是說:世上沒有一個義人嗎?而且耶穌也說過:除了上帝以外,沒有善的、好的。         第二:有基督教的報紙,在社論中一再表示支持布希的反恐戰爭,支持用武力消滅恐怖份子。聖經中耶穌不是責備那些要求火從天上降下燒滅撒瑪利亞人的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         第三:當布希一再表示是上帝賦予他的神聖使命,是從上帝來的呼召,必要時可以武力散佈自由、民主,從而改變世界。聖經上不是說:只有真理(而不是武力)叫人得以自由嗎?         第四:聖經中看到上帝會藉某個政權、國家、甚至個人,做為審判的工具,如亞述、巴比倫。但作為基督徒,聖經上不是說: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于血氣的,乃 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         第五:伊拉克戰爭有很多爭議之處,在已確定情報錯誤之下,布希從未用謙卑態度承擔責任(因而被他國視為“自大”、“說謊”)。基督徒也一再幫忙掩飾、漠視。在這種情況下強調道德,似乎前後矛盾。聖經上不是說,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條上跌倒,他就是犯了眾條?         第六:主耶穌用犧牲的愛,挽回人的心。請問基督徒是應該活出不同的價值觀、人生觀,以明光照耀的生活見証來影響、感化世人,還是應該用政治影響道德,用法律 約束行為呢?聖經上不是說“律法使人犯罪”嗎?人心不改,要律法有何用?豈不見回教中的偏激分子更加偏激?聖經上不是告訴我們,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 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至于外人有神審判他們?         第七:這是最重要的,布希總統多次表示:基督教與回教信奉同一上帝。請問這是真正的基督徒嗎?如果認為道德不能妥協,信仰倒能妥協嗎?         其實,布希做為世俗政府的總統,站在國家立場、利益來考量政策,同時用傳統宗教觀念達到某些政治目的(雖然有些觀念真的是他的信仰),我都覺得無可厚非。         只是看到所謂福音派基督徒,不能將布希的宗教觀念與聖經真理分別出來,甚至視布希總統為基督徒的表率、榜樣,以他為榮,故而擔憂這樣是否會誤導世人,結果是“論基督徒的信仰,如同論世界上其他宗教信仰一樣”,將其混為一談。         最後還有一事請教諸位長老牧者、屬靈前輩:世俗國家政府的立場、角度、利益,與神國的立場、角度是否有分別?要求基督徒普遍積極參與政治活動,是世俗宗教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