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要上教会?

周学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杨腓力在其著作《恩典多奇异》(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提到,有人鼓励一名妓女向教会寻求协助,但她回答:“教会!干嘛去那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糟了,教会只会让我觉得更糟糕。”(注1)         关于教会,这里有几个非常基本的问题:参与教会是基督徒的义务吗?教会的正式“礼拜”在基督徒个人生命中有何意义?是否有其他的管道可替代教会,满足信徒灵性与肢体生活的需求? 总归一句:为什么要上教会? 两种羊的抱怨         上述问题是出自两类群体的抱怨。          第一类是感到没有被喂饱的羊(underfed),其灵命和肢体生活的需求,未得满足。这些基督徒一周接着一周,满怀着希望和期待到教会作礼拜,却总是带着挫败和愤怒离去。这也许是源自对虚幻的“整全共同体”的失望,以为荣耀的教会可以提供全然的温暖和满足。          另一群体,则是吃得太饱的羊。他们也许不多见,但他们的诉求却引发有趣的神学难题。类似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位基督徒教授平日积极向学生和同事们做见证、读属灵书籍,委身于小组、查经、祷告会……他完全融入基督徒群体的生活和使命。星期天,他却对作礼拜,感到意兴阑珊。虽然,他知道自己将会在教会听到一场精采的讲道,遇到热情的弟兄姐妹,但问题仍在:为什么要上教会?有必要吗?上教会真是基督徒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吗? 不堪一击的期望          针对这两种抱怨,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 编注)曾谈到,我们带给教会的期望、我们对教会的期望,以及我们的期望与现实相遇时,是如何地不堪一击。除非我们先领悟到圣餐桌是摆在教会前方的十字架下──是给需要恩典和医治、并愿意成为门徒的人,否则我们无法理解什么是教会。          人因期待无法被满足而拒绝去教会,是不明白教会是什么:教会存在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无法满足上帝对我们的期望。再者,若因期待无法被满足而拒上教会,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创造另一个教会,也就是偶像崇拜!          若非我们先了解教会是一群异地同途的罪人团契,我们无法明白教会可以成为什么、和做什么。 认识教会的起点          教会中会出现紧张关系,是因为没有两个基督徒是可以完全观点一致的,这种相异正是我们正确认识教会的起点。          教会不是彼此附和或彼此相像的一群人,而是一群意见相左且完全不同的人。当我们要求教会要像我(或我们)、要同意我的异象,甚至因此离开去另建立新的教会时,往往不过是再走上一条老路:始于一群意见相同的人,再变得因为意见相左而分离。          潘霍华在《团契生活》中提出一个重要论点:基督徒团契是“借着”(through)耶稣基督,也“在”(in)耶稣基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