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說書進入民間

古事今說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我是1991年在美國紐約,領受說書恩賜的。之後3年,我根據四福音書,在美國把耶穌的生平錄製成了說書。 國內首說         十年後,我回到國內,認識了當地一位國際學校的校長。我無意中跟他提到了我以前說書的事兒。他一下子來了興趣,問我能不能為學校的中文老師說一段兒。我一口 就答應下來,隨即就被邀請參加他們的聖誕晚會。我找出了當年錄製的《耶穌傳》錄音帶。年頭太久,包裝已經破損了,但當年的感動,卻隨著聲音保存至今。        聖誕晚會我要說的自然是耶穌降生。於是我在原稿的基礎上,重新查經後改寫。晚會上我就為他們說了約20分鐘的耶穌降生。這是我在國內說的第一場書,所以我自 己也很興奮。說完後,大家掌聲鼓勵,校長走過來抱著我的肩膀說:“幹得好啊!我觀察了一下大家,他們都聽得聚精會神!但願這是你今後說書的開始。” 登臺講課         不久後,校長對我說:“你一個人說不行啊,你要教別人說啊!我們學校的總部,對中文老師有龐大的培訓計劃,為此還設立了一個培訓中心,你要不要去試試?”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他說的不無道理啊,我一個人說書,能說給幾個人聽呢?最後我們商定,先在學校裡,為現有的中文老師教一次課試試看。         我的恩賜在於寫和說,教別人說我還真沒幹過,所以特別好好預備了一下。那天登臺授課,學生也就5個人。為大家介紹了說書的歷史之後,我給大家輔導了一段《撒但三試耶穌》。學生們聽得高興啊!        到了最後一次課的時候,我和學生把教室佈置成一間茶館兒,學校的全體教職員工,作了我們的聽眾。         第一個上臺的學生,用黑板擦當驚堂木,往講臺上“啪”的一拍,開始了她的說講,說完了再往臺面上摔一回黑板擦。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陣式,不禁哈哈大笑。          那天居然每個學生說的都是《撒但三試耶穌》,都好好剖析了一下撒旦的內心,也就是數落了一下撒但。         沒過多久,我又開了第二班。有位老師很高興地報名參加。我問她,為什麼這麼高興啊?她說上次茶館式的表演課上,傳出的笑聲很大,她就來聽了。         因為她在一所盲人學校,義務輔導盲童,平時常給孩子們講故事聽,所以她學了《撒但三試耶穌》後,就講給了那些瞎眼的孩子聽。我追問她孩子們喜歡聽嗎?她說,喜歡,都高興著呢,哈哈大笑。        於是我跟著這位老師,去盲人學校看望盲童。        當知道我是教那個故事的老師的時候,他們高興得為我鼓掌。因為是平生第一次見到盲人孩子,我內心很激動。有一位15歲的男孩子問我,能不能跟我學說書,我說可以啊。我告訴他,歷史上的說書人都是靠耳朵聽,用心記,然後動嘴去說的。看得見、看不見,不那麼重要。         後來我到了總部,說書培訓讓全國各地方來的老師,用自己的家鄉話,練習說講聖經故事。 這樣的機會不錯,但是一年也只有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