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聖靈乎?人為乎?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饒孝柏           靈恩問題一直困惑著不少信徒,尤其有心追求的。           我們都渴慕被聖靈充滿、服事滿有聖靈的能力。不過在追求時,當分辨,那是在“追求真理”,還是“渴慕現象”?             大衛.鮑森(David Pawson,註1)提到,“慎思明辨”(《林前》14︰29)和“辨別”諸靈(《林前》12︰10)是同一個字。前者是動詞,後者是動名詞,其字根相同,是“judge”,分辨、審判之意。因此,“辨別諸靈”並不排除“理性的分辨”。“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0-21)             什麼是“理性的分辨”?不是根據人的理性,是根據聖經整全的教導。因為,唯獨聖經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聖經有上帝無上的權威。使徒保羅也是“本著聖經”與人辯論(《徒》17︰2)。             為什麼要注意“整全的教導”?因為應用聖經不能斷章取義﹗撒但隨己意採用經文,被主耶穌一一駁回(參《太》 4︰1-11)。解經,尤其對有爭論的問題,必須注意聖經全面的教導。            保羅指出,太高舉方言的教會像“小孩子”(參《林前》14:19-20a);《希伯來書》5:14則勸勉信徒要“長大成人”,能夠“分辨”(參《來》5:14)。“分辨”這個字,正好又與“辨別諸靈”的“辨別”是同一個字。因此我們應當本著聖經,對教會中各種的靈恩現象“慎思明辨”。            以下係筆者寫給幾位以“靈恩為導向”的教會領袖的信件,也供教會中渴慕追求的弟兄姐妹參考(註:標題是後加的)。   致某幾位以“靈恩為導向”的教會領袖 親愛的XX牧師︰            主內平安﹗            瞭解你們多年忠心、捨己、不分晝夜、勞苦地為主擺上,也知道你們的教導非常有力,使人蒙恩,得救的人數天天加給教會。這些都是極正面、非常寶貴的服事。為你們大大地感謝主﹗正因如此,若是你們可以“減掉”一些不是出於聖經的作法,走出一條完全符合聖經的“靈恩路線”,豈不是可以成為全世界教會的表率?            為了寫此信,我切切地禱告,不斷求問上帝﹕我該寫這封信嗎?猶豫了3個禮拜,還是感動不斷,深知應當用愛心大膽地向各位說誠實話。            我盡力謹慎只提“聖經原則”,少提自己的看法,好讓我們一同回到聖經。不是說你們不尊重聖經、不傳講聖經,而是當你們本著聖經傳揚基督時,若能在“靈恩現象”上,也嚴謹地遵循聖經的“明訓”,就完美了。            兄弟曾奉勸理性導向教會“加”些聖經裡許可的“靈恩”,如今又勸你們“減少”些聖經明訓“不支持”的作法。一加,一減,就平衡、成全了上帝的心意了。           你們現在經歷的某些現象,也會帶來成就。但是若聖經不支持,寧可尊重聖經,順服聖經的教導。請試著這麼想﹕誰敢超越聖經的明訓?要有多大的膽量啊﹗其實,大多數人,並沒有故意違背上帝(聖經)的意思,可是對待這類問題確實不夠嚴肅。 一、方言問題             […]

No Picture
成長篇

怎樣被聖靈充滿?(饒孝柏)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饒孝柏        一位姐妹看完拙作《靈恩問題面面觀》(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編註)後,提出3個問題:一、什麼是聖靈充滿?         二、聖靈充滿重要嗎?我們應當求聖靈充滿嗎?         三、怎樣才能被聖靈充滿?         問得好!這也是許多弟兄姐妹的問題,且攸關靈命。看看聖經怎麼說。 一、“充滿”一字的字義及用法         “充滿”﹕:新約希臘文原文編號G4130(編註:此編號是依據James Strong, 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動詞,共用了24次。英譯為fill。 這個詞用於“被聖靈充滿”,有8次:﹕:        《路》1:15(施洗約翰在母腹中)。        《路》1:41(施洗約翰的母親以利沙伯見馬利亞)。        《路》1:67(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說預言)。        《徒》2:4 (門徒五旬節經歷)。 […]

No Picture
事奉篇

聖靈的洗和充滿(黃子嘉)

黃子嘉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許多人都認為,論到聖靈有關的題目,最困難的是“聖靈的洗”,而最重要的則是 “聖靈充滿”。基督徒都需要親身經歷“聖靈的洗”與“聖靈充滿”。然而什麼才是聖經所論的正確含義呢?信徒是在什麼時候及怎樣的情況下,才會領受聖靈的這 些恩典呢?很可惜,兩千年來的教會歷史,竟常出現為此“靈恩”相互爭吵、彼此攻擊,甚至“老死不相往來”,誠然只讓“親者痛,仇者快”。但願眾信徒都以聖 經為基礎,順從在聖靈默感下的聖經教訓,以求明白這重要的真理。           首先要說明,除了在五旬節那天“聖靈的洗”與“聖靈充滿”是同時發生之外(參《徒》1:5,2:1-4),其餘經文皆分別二者為不同之事件。“聖靈的洗”是一次過之經歷,而“聖靈充滿”則是一生之久常常要經歷的。 聖靈的洗            全部聖經只用七次“聖靈的洗”這詞句。其中五次皆預指五旬節的聖靈降臨(《太》3:11;《可》1:8;《路》3:16;《約》1:33;《徒》1:5。前 四次是施洗約翰的預言,第五次是主耶穌的預告),第六次指聖靈降在哥尼流一家人的身上,使他們重生得救(《徒》10:44-48,11:14-17)。最 後一次乃保羅論到所有哥林多的信徒,全都“一次過”地領受了“聖靈的洗”,致使他們成為基督的身体(《林前》12:13)。另外還有二處經文論到“受聖 靈”(《徒》2:38,19:2,很可能就是“聖靈的洗”),也當一同研討。這其中最值得思考的問題如下:            一、聖靈重生與聖靈的洗是一件事(即靈生等於靈洗)呢?或是兩件事(即先靈生後靈洗)呢?(有關聖靈重生之意義,詳見《21世紀基督徒裝備100課》第1課。)            二、“靈洗”是否定然伴隨著特殊的現象?如:說方言、說預言、見異象、仆倒、蹦跳、大笑、大哭、吼叫、神醫等。           三、聖靈的洗與聖靈充滿有何關聯呢?           第一個問題的正確答案,是“聖靈重生”即等於“聖靈的洗”。但有兩個特殊的例外。一是,五旬節受聖靈洗的門徒,可能是已經先被聖靈重生的信徒(《徒》 2:1);另一是,撒瑪利亞的信徒,在受洗歸主之後,經使徒按手才“受聖靈”(《徒》8:4-17,雖未用“聖靈的洗”這詞句,但“聖靈降臨”及“受聖 靈”之用法應指此而言;另參《徒》10:44、47)。至於為何有此二特例,則容後再述。而其他各處之經文皆支持“靈生”既是“靈洗”。            首先,主後30年,由五旬節當天悔改信主的三千門徒來看,他們都是聽了福音,被聖靈感動而覺扎心,以至悔改認罪、信主受洗、並且領受了所賜的聖靈(《徒》 2:37-41)。經文雖未明言,但應該就是受“聖靈的洗”。在他們的經歷中,“靈生”就是“靈洗”,二者同時發生,並且沒有說方言或說預言等的特別表 現。           其次,約在主後38年,當該撒利亞的哥尼流一家人正聽福音時,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叫他們悔改信主並得救;以後彼得對此加以說明,那就是受了“聖靈的洗”(《徒》11:15-18)。這情況同樣是靈生等於靈洗,而且二者同時發生,並且有說方言和稱頌神為大的表現。           第三,大約主後52年,以弗所城裡有12位只知道約翰洗禮的門徒,聆聽保羅傳講信靠主耶穌之道而受洗歸主,當時就有聖靈降在他們身上(《徒》19:1-7)。若這可稱為“聖靈的洗”,則又是靈生等於靈洗,也是同時發生,並且有說方言及預言之特別表現。            最後,約在主後55年,保羅由以弗所寫信給哥林多教會,說明了“聖靈洗”的基本神學含義,那就是“成了一個身体”,並強調所有哥林多教會的信徒,不分是猶太 […]

No Picture
成長篇

像水充滿洋海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某次聚餐時,與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聊天。他是教會的執事。我順口問他,最近與神的關係怎樣﹖他 回答,很糟糕,很乾。我又問,那你的靈修生活怎樣﹖他馬上回答,非常好,我天天讀經,並且讀經常有亮光。這段對話逗留在我腦中,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大 惑不解:若是有良好靈修生活,與神的關係怎麼會枯乾呢﹖這兩者到底該如何聯繫﹖ 從希伯來人的觀念看“知道”         (know)一詞,或許能讓我們一窺堂奧。《聖經原文串珠註解》指出,“知道”這個字在舊約出現944次,多半譯為“認識”。在希伯來人的觀念裡,人的整 体雖可分為心、靈、意念,但彼此又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希伯來的“知道”,不僅牽涉意念(人的頭腦認知),而且涉及全人。         有時候,“心”被視為認知的器官,比如詩人說:“我心要想通達的道理。”(《詩》49:3),就是一例──順附一提,聖經用“知道”一詞,來描述夫妻“同房”的關係(《創》4:1;《撒上》1:19;《太》1:25)。可見在神心意中,夫妻關係是一種心連心的認知。         在這個定義之下,學習聖經、認識耶和華的知識,會為人帶來生命的大改變。         還記得某個清晨起床,我興高采烈地拿著聖經,到自己平日靈修的地方。我一路走,一路等不及地對主說:“你今天要給我什麼亮光?”我會這樣興奮,是因為已連續好一陣子,讀經很有收穫。不但經文每每躍出字面,還會與其它書卷,相互呼應。         這時,心靈感受到聖靈微小的聲音:“你要的不是亮光,而是我的同在。”我茅塞頓開。單是亮光(對聖經的知識),不能真正滿足我的心。惟有祂的同在,可以成為改變我生命的動力。          聽過巴比‧康納(Bobby Conner)的見証。大約二三十年前,他在美南浸信會牧會。他們的教會雖然小,但很蒙福,受洗人數超過當地大教會。然而,康納牧師意識到,自己缺少聖經中“聖靈充滿”的体驗。於是,他開始了尋求。         他首先去找自己的好友羅傑斯,一位聖經教師。羅傑斯對他說:“你需要有人為你按手祈禱!”康納回答:“那就請你立即為我按手禱告。”於是,羅傑斯為他祈禱。但是,什麼也沒發生。         接下來,康納去神學院求助。他找到某神學院神學方面的領袖人物為他代禱。當他敘述自己心靈的追求時,他引用了《馬可福音》16章16-18節,“信而受洗的 必然得救……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但那位神學院領袖回答:“據我看,應該從聖經刪去這幾節經文。”他只好失望地回家。         之後,他想,何不去五旬節教會看看﹖五旬節教會該知道怎麼得到聖靈充滿!於是,他到當地的五旬節教會去。當他向牧師說明來意時,那位牧師突然往後倒,而其他會友尖叫、跳來跳去。他跑去躲在鋼琴椅子下祈禱,主告訴他:“這不是我!”         回到家,他心裡極其難過。他已經想盡辦法了,但毫無所獲。他只好禱告。當他呼求主名時,有一節經文出現在他的心裡,那就是《路加福音》11章13節:“你們 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於是,他開口向主求。立即,聖靈從上澆灌下來。         “聖靈充滿後,更愛慕神的話語,並且對神的話語有美好的洞見。神的話語洋溢著生命,如同一封情書滋潤著生命。”康納牧師如此形容。         這是康納牧師的經歷,我想他並沒有暗示神學院的教導都有問題,也不是指五旬節教會有問題,而是鼓勵大家,要以求真的態度面對神的話語,聖靈是開啟人認識神的關鍵。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靈充滿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聖靈充滿絕對是事實,而且可以經驗,但這是引起爭論的題目,各人有各樣的解釋。其實 最簡單的辦法,是根據聖經,我們總不能不信聖經記載吧?而完全根據個人經驗(不是所有的人只有同一種經驗),照傳統講法也不完全準確。作者在此不在辯論, 因為辯論很少有結果的,但本篇既在討論根據統計解釋聖經,不妨以聖靈充滿的全部記載來看看。          1.新約中有“聖靈充滿”字樣的經節至少十三處,《路加福音》提及三次(1:15、67,4:1),《使徒行傳》九次(2:4,4:8、31,6:3,7:55,9:17,11:24,13:9、52),《以弗所書》中提了一次(5:18)。          2.《路加福音》的三次記載是在五旬節聖靈降臨之前,可另加討論。後面十次是在聖靈降臨之後,與今日時代相同,所以後面記載對我們更為重要。          3.十三次記載多數在《使徒行傳》,超過三分之二,《使徒行傳》是本論“聖靈充滿”的書。          4.《使徒行傳》是一本論主的工人的書,也是一本論最早教會基督徒的書。因此凡是信徒、傳道者、教會都不可忽視書中的“聖靈充滿”的經驗。          5.聖靈充滿是不是一定在祈禱的時候?         一般說來,人以為一定是的,事實上在九次記錄中只有一次明文說是在禱告之後(4:31)。其中另有二次可能是在禱告之時(2:4,9:17);有時被聖靈充 滿是正在講道時候(4:8),滿有能力;有時面對為主殉道,非常勇敢,又能為敵人禱告(7:55);或行奇蹟之前(13:9)。          6.使徒們都被聖靈充滿嗎?          是的(2:4,9:17)。彼得、約翰和保羅都有這經歷,所以工人都應當重視此事。但門徒也被充滿(2:1,3:52),不單單是使徒們。         7.是否信主後很久才有這種更深經歷?         不一定。掃羅歸主後就被聖靈充滿(9:17)。彼西底安提阿的基督徒信主後“滿心喜樂,又被聖靈充滿”(13:52)。該撒利亞城的外邦人受聖靈澆灌,仍未受洗,當然這是很特殊的(10:44-48)。很稀奇的,照記載屬靈的經歷往往不像我們所想的次序。         8.被聖靈充滿是一生一次嗎?一次為永遠保證嗎?         不是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例如:彼得的經歷,二章4節是第一次,四章8節是第二次,四章31節是第三次;保羅的經歷也是一次又一次的(9:17,13:9)。一次經歷不可自傲,更是不可自恃,總要像保羅抱這樣的態度:“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         9.聖靈充滿是否一定說方言?         這素來是引起爭辯的大問題。在九次《使徒行傳》有“聖靈充滿”字樣的經節中,只有第二章4節提及“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這是別國的土話——鄉談(2:8),人家聽得懂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次聖靈充滿的經歷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十年掙扎         看到我們這一代的信徒,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渴慕聖靈充滿,心裡真是充滿了感謝。但感謝之際也隱隱有些擔憂。         “聖靈充滿”這一名詞,無論在神學定義上,還是在具体經歷上,都是現今基督教中最有爭議的概念之一,有人也進一步將其區分為聖靈充滿,聖靈澆灌,聖靈內住,聖 靈開啟,等等。每一位神學家、解經家、傳道人,可能都有自己的解釋。好在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信徒”,沒有資格定義何為“聖靈充滿”。但我想借用“聖 靈充滿”這一名詞,來講述我個人的一次真實的經歷,以作為眾多個人經歷的見証之一。         我來到美國後在福音派教會信主,畢業後又到福音派教會帶職事奉。在我家開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團契,也領了一些朋友歸主。但不久,我就開始對自己的屬靈生命不滿足。          我當時的狀況是,頭腦中屬靈知識很多,覺得自己很“深刻”,但就是在生命中活不出來,在事奉上軟弱無力。我懷疑自問,這活水江河的屬天生命,怎麼到我這裡竟變成幾乎枯乾的小水灘?         於是,我在各宗各派中尋找,在各屬靈領袖中間比較,在基督教的教會歷史和傳記人物中揣摩。那段時間,追求得很辛苦,也常常懷疑、迷惑、論斷等等,但外表還是強裝“屬靈”。這樣的屬靈掙扎,大概持續了近十年。 追而不得         後來我參加了一間美國人教會。這是一間發展很快的教會,根據我當時的認識,是比較注重靈恩的教會。開始時我很謹慎,但很快就被那種敬拜的氣氛所感動。         我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信主的經歷也很理性,信主後的追求也很理性。這在我信主後所寫的一些文章中也能反映出來。《海外校園》主編蘇文峰牧師常說我的文章“有靈,有理,但缺乏情”。實際上這也正是我當時的屬靈狀況。         信主後我很少感動流淚,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個沒有感情成分的硬梆梆的理論。但去了這間教會之後,無論當時如何自我控制,幾乎每場敬拜都感動流淚,以致後來每星期天去教會都不忘帶兩件東西--聖經和紙巾。         其實當時在敬拜過程中,並沒有看到什麼奇特的場面,幾乎也沒有聽到什麼方言,也沒有聲嘶力竭的狂呼亂叫,只感覺到人似乎被提到了天上。沒有任何的身体動作, 我只是站在那裡靜靜地、止不住地流淚、感恩、懺悔……這樣的狀況又持續了近五年,感覺上好像這信仰已從頭腦中漸入了心靈,對信仰有了一種“感覺”。         人往往容易走極端。於是我開始“追求”聖靈充滿。我請一些有屬靈恩賜的名牧為我按手禱告,也追求方言,追求一種超自然的感覺。回想起來,當時我心裡並不是追求能力和恩賜,只是惟恐自己沒有真正得救,特別想追求那種很多人都見証過的“痛不欲生”的悔改經歷。         當時我認為,一個有心事奉主的人,不能沒有聖靈充滿的經歷,而聖靈充滿應該是感覺得到的。我所認識的一些非常理性的弟兄,就先後得到了這種經歷。我於是去讀 了不少這方面的書,操練了不同的追求方式,安靜的或劇烈的都有。結果是越追越急,越急越沒有(至今我仍沒有得到倒地、大笑或說方言的經歷)。 小屋奇事         幾年下來,追得也很累了,同時又在一同追求的個別姐妹身上,發現了一些反常的現象,其屬靈的追求與生命也有脫節。所以,我就開始逐漸放鬆了那種追求。         終於有一天,我幾乎完全放棄了對聖靈充滿的追求。各宗各派的教導已弄得我暈頭轉向,身体和心靈實在很疲倦。我是從事醫學工作的,知道人的生理極限,於是拿了一個星期的休假,在外面找了一間沒有干擾的小屋子,什麼都不追求,只想讀讀聖經,身心靈有一個修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