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事業的陷阱

對基督徒而言,世界的需要並不等於上帝的呼召。呼召是從上帝而來,我們需要經常、規律地從“不斷滿足別人的需要”這種勞役中退隱下來,以便能聽見上帝的聲音。 […]

No Picture
透視篇

職場倫理系列之九: 擺脫不如意

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中國人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換句話說,十件事裡,雖然可能有一兩件如意的,但是因為每件事情令人滿意的機率只有十之一二,人生這麼多事情,通通都要讓人滿意,當然機率就幾乎等於零了。          在現實社會裡,要找出一個對人生完全滿意──對自己的工作、收入、老闆滿意;對婚姻狀況、兒女、家庭生活滿意;對房子、車子、社會現象滿意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問題的根源在於我們對事情有一個錯誤的過高期望,我們不明白世界是敗壞的,最終是要被徹底推倒重來的。           對人生的不如意缺乏心理準備,當工作和婚姻的問題交叉出現時,其結果往往就是整天抱怨,一生作個不快樂的人。但是上帝對基督徒卻有一個更高的呼召:要常常喜樂(《腓》4:4;《帖前》5:6)。          這是基督徒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九,我們要談的主題是當我們的人生充滿不如意時,怎樣才能喜樂得起來?本文將針對工作上的不如意,探討基督徒應該如何處理。 逃不是辦法            世界上的人,一般解決不如意的方法就是逃──逃離這個婚姻、這個家庭、這個老闆、這個公司,甚至逃離這個國家,以為換個環境就能解決問題。這是移民不斷湧進美國其中的一個原因。問題是美國的公司、美國的工作是不是就完全沒有問題了呢?           孔子曾說:“道之不行,乘桴浮於海”,翻譯成現代語言,不就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嗎?孔子又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意思是說如果這公司很危險,就應該趕緊離開。          如果我們的雇主是造成股市崩盤的世界級商業醜聞公司,如“安然能源公司”(Enron),或是“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而我們又能洞燭機 先、有先見之明,當然是逃之夭夭、先走為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公司的狀況不是這麼嚴重,而且世界之大,很少有一家公司、有一份工作是“金飯碗”,可 以永遠捧著,而不存在任何風險。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 逃離那惡者           耶穌為我們禱告的時候,他向天父說:“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或作脫離罪惡)。”(《約》17:15)上帝教我們的方法,不是逃離工作、逃離公司,而是逃離那惡者──在我們心中挑撥是非、抵擋上帝、使我們不能活出與世人不一樣生命的撒但。           當我們的激動情緒無法平復;當我們隨從眾人怨聲載道,甚至自以為是地帶頭仗義執言,其實是在興風作浪的時候,我們就陷落在罪惡之中。          人們常常誤將老闆的言行當作是那惡者的詭計,甚至心中暗暗將老闆比做那惡者。其實,更多的時候,撒但工作的地方是我們的心思意念。我們對待工作不如意的捷徑,是對付自己心中不滿意的情緒。 離開負面情緒          這個世界,不如意是常態。我們一早出門,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所聽到的第一句話,就很可能使我感到鬱悶、情緒消沉。當然,別人肯定有一點不好,但是往往是 我把自己的感覺放大了。既然離開世界不可能,離開負面情緒才是解決問題之道。基督徒面對工作上的不如意,該如何離開負面情緒呢? 一、道成為肉身         “什麼樣的工作才有意義?”是一個經常困擾基督徒的問題。當手上的工作不如意的時候,尤其是公司的作風和聖經原則不一致的時候,我們就會想到要辭職。很 多人會逃到教會裡,認為在教會的服事才有永恒價值。殊不知主耶穌的門徒都不是在教會裡工作的;舊約裡神重用的僕人,絕大部分都不是全時間的神職人員。可 見,逃離公司不是聖經教導的原則。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何不休息? ──基督徒的時間管理(Dennis McCann、錢保羅)

Dennis McCan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一、沒任何嗜好的人 通常我最怕人家問我閒暇時做什麼消遣。不是因為我沒有喜歡做的事情,而是我沒有時間去做。        幾年前參加高級管理班培訓,學員問卷要我們列出有什麼嗜好,以便按興趣編組。沒想到,最大的一組,是一群不休息、也沒有嗜好的人(Rest-less and Hobby-less People)。        不是我們這些人在工作以外,沒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是問卷要求我們寫出,實際花了多少時間去進行這些嗜好,我們的答案是“零”!         從我們時間分配的真實記錄來看,工作是我們最喜歡做的事情,我們的唯一嗜好就是工作。我們這些人早已超過為五斗米折腰的經濟實力,很多人都擁有華屋美車,因此是自願選擇作工作的奴隸的。其中不乏基督徒,甚至是教會領袖。         舊約聖經不是說,人要“汗流滿面才能糊口”嗎?被人家當作是工作狂(workaholic)有什麼不好呢?不努力哪裡會成功!我們的父母親不是從小就告誡“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嗎!         問題在於我們到底是為誰打工?為什麼忙碌?我們的心看重的是什麼?誰是我們心裡真正的老闆?誰是我們一天時間表的主人?是我們自己、是上帝,還是撒但?        有人說基督徒時間管理的優先順序,應該是把花時間親近上帝排在第一,照顧好自己的健康第二,建立好家庭和人際關係第三,工作第四。我們的真實光景如何?        這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八,上帝呼召我們不要隨波逐流,要我們活在更高的祝福裡面。上帝要求我們要擅長數算我們活在世上的日子,也就是說要管理時間,作時間的主人,不要被時間牽著鼻子走。         這不容易。核心秘訣是我們需要學會讓上帝作我們時間表的主人,捷徑是改變我們的心,知道工作不是今生的全部。上帝交給我們照管的,還有健康、家人、朋友、社 會、文化、國家和名譽──我們的名譽以及上帝的名譽(榮耀)。工作固然重要,上帝要我們認真工作才能糊口,工作是有意義的,也能夠帶給自己和別人祝福。但 是,我們活著不是為了工作,乃是為了榮耀神。不要為了自己的成就感、滿足感,甚至是逃避家庭或人際關係,就把自己賣給了工作。        針對現代人的極端忙碌,我們的建議是:何不休息一下,停下來,走出工作;掉轉頭,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二、靜靜與上帝約會 幾年前我頸椎軟骨突出,經常頭暈手麻。主要是由於工作壓力造成肩膀肌肉長期緊張,再加上整天拿著電話的姿勢,以及盯著電腦銀幕讀郵件的姿勢,造成了肩頸病。 醫生說這是職場上成功人士難以避免的,醫治的方法有3條路可以選擇:         首先,治本的辦法就是換個工作。不過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去做。 第二個方法沒有那麼難,但是也少有人做得到,那就是多運動。通常忙碌的經理們,做運動最多只有兩三個星期的熱度,就不能堅持下去。所以醫生常被問,有沒有什麼藥丸,可以一吞就解決問題,無奈答案是沒有。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打破玉瓶的禱告 --基督徒的工作態度

Dennis McCan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這一篇文章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之七,我們將說明基督徒正確的工作態度,就是對神降服,請上帝作我們工作的真正老闆,具体地把工作帶到神面前,更多地邀請神來參與我們的商場決定。職場上的基督徒能夠獻給耶穌的玉瓶香膏,就是把想要自己作主的決定權獻出來,請神作主。        “懇切禱告,就像一切事都得靠神成就;認真工作,就像一切事都要靠你完成(Pray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God; work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you)。”這是教會關于工作態度常用的一句座右銘,雖然不是直接引用聖經,但也突顯了基督徒在職場上必須要倚靠的武器,首先就是禱告,然後是認真負責。 但是,我們今天通常只專注于下半句,好像一切只要靠自己認真工作,很少邀請神參與。今天基督徒的工作態度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上帝與我們的工作無關,我們太少為工作向神(的名)禱告。         上帝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基督徒被呼召在工作場合示範一個更高的標準,要不同凡俗,不要隨波逐流。別人靠關係、靠行賄,我們如果要不一樣,光靠工作認真是不夠的,還必須要靠降服、順服神的禱告。 一、更多邀請神參與         有人問一位神學院的教授,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對于聖靈能力彰顯的工作,我們應該持什麼態度?他的回答是,“我們對聖靈今天仍然會工作,期望應該高一點!” 他接著說,“往往我們被人邀請去為病人禱告時,若是病情輕的,我們就覺得似乎不需要麻煩天父;若是病重的,我們沒有把握上帝會不會醫治,不太敢大聲疾呼, 怕萬一不靈,會丟了神的臉!”,“結果,最常見的情況是我們小小聲地形式上應付一下。心中對神會奇蹟般地醫治的期望值有多高?事實上的答案是──零!”。 因此,他說我們對神會介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的期望值,應該可以高一點。         最近這幾年,我們在香港和舊金山灣區矽谷,訪談了許多職場上的弟兄姐妹,有作生意的,有從事管理的,也有的是專業技術人員。他們談到許多禱告蒙應允的親身經歷,讓人不由得想起使徒時代。        一位在貿易公司工作的職員,不願意隨波逐流地行賄,迫切禱告後,台灣的商品檢驗官員,竟然無條件地對她公司的出口貨物放行;另一位在大陸,靠著禱告,海關官 員的心被軟化,也無條件地對公司的進口貨物放行;又有一位弟兄,全家人同心在香港禱告,結果原本即將要淹沒他們在內地工廠的洪水,竟然退去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