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乞丐变王子

第三天,我心里很作难。一方面,我想继续照料老乞丐;一方面,我面临着来自别人的压力——我们没有能力承担可能的后果,比如这个人突然死了,他家人要找我们算账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灵命塑造(七):重整自我形像的历程

王志学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5期 自我形象的影响力     有一个人找到一只鹰蛋,就把它放在后院的鸡窝里。小鹰与小鸡们一起破壳而出,跟小鸡们一同长大。那鹰便一直像后院的鸡一样生活,且真自以为是一只鸡。牠在泥地上抓挖,寻觅小虫。牠咯咯啼叫。牠也会拍打着翅膀在空中飞行三数尺。     年复一年,那鹰愈长愈老了。一天,牠抬头看见高高的晴空上,有一只豪迈不凡的大鸟在疾风中优雅庄严地迳自翱翔,偶尔才挥动一下那双强壮的金翼。      地上的老鹰带着敬畏的目光凝神张望。“那是什么?”牠问。      “那是鹰,是万鸟之王。”牠身旁的伙伴说,“牠是属于天空的。而我们却是属于地上的--我们是鸡。”      于是,那地上的鹰就如同一只鸡似地终老一生,因为牠自以为是一只鸡。      --Anthony de Mello     莫铭维(Maxwell Maltz)在Psycho-Cybernetics一书中指出,本世纪在心理学研究上最大的发现,就是有关自我形像的探讨。原来人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在心里形成一幅自我的图像来定义自己,对自己的价值、智力、个性、品格、技能、外貌等,均作出了评价。当自我形像定形后,便不容易改变。我们会根据这幅图像活出自己的人生,面临各种抉择都以此图像为依据,确信只有这样子才能活下去。上面故事里那只地上的老鹰,就是由于根深蒂固的自我形像所造成的限制,终生以鹰的生命过著鸡的生活,没有发挥生命的潜力。 扭曲的自我形象     一般人塑造自我形象的基础,不外乎下列三项:“我是我能做什么”(“I am what I do”)、“我是我拥有什么”(”I am what I own”)和“我是别人怎样看我”(“I am what other peop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