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主啊,我是誰?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可以這樣來開頭,就好像老人給小時候的我講故事一樣:很久很久以前……        如今當我回憶那個“很久以前”,卻彷彿就在昨天──百年一瞬間,更何況40年、50年,恐怕是眼球剛剛準備運動吧。        就在那個很久以前,某一天我蹲在地上看白菜葉上的一條小蟲子,那時的白菜是長蟲子的。蟲子是一身翠綠,白菜是白中帶綠,那個翠綠的小傢伙在白綠之間一動又一動,好像是個小火車。要是現代人來說,就是微縮景觀了。        那以後沒多久,我就朦朦朧朧地知道了一個道理,白菜就是白菜,蟲子就是蟲子。白菜籽無論怎麼小,它種到地裡,絕對長不出蘿蔔來。而從蟲子的那一堆卵裡,再如何努力,也飛不出金鳳凰、銀孔雀。         文化大革命有個“血統論”口號,叫“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子會打洞”。對於植物、動物來說,道理還是對的:什麼種,就出什麼貨。哲學一點地說,就是:它們的存在,必然要表現它們的本質。反過來說,它們只要存在,就不可能表現出其他的本質。        要是人也這麼簡單多好。有一句罵人的話最難聽了,說你簡直禽獸不如,或者,不如禽獸。除了有點污蔑禽獸之外,這句話還蠻不錯的──別看你人模人樣的,但已經墮落到了非人的地步。那人模人樣,不過是徒有其表,俗語,也就是披了一張人皮。 人不是動物        人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據說高更以此為題,畫了一幅名畫。我沒看過這幅畫的真跡,但那個問題還是挺清楚的──人是什麼?我到底是誰?         當年上大學時,我學的是哲學。人的問題,自然是哲學關心的基本問題。人是什麼呢?有的說人是理性的動物,有的說人是社會的動物,或者,政治動物。又有的說, 人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尼采關注權力意志,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圍繞著“性”轉來轉去,薩特則不斷地說:選擇!選擇!還有高人說,人是文化的動物!但什麼 是文化啊?據說,專家的定義就有幾百個。        結果當然是越研究越不明白,就好像笑話說的那樣,你不說我還明白,你越說我就越糊塗了──我不思考“我是什麼”,我似乎還明白我是人;我越是想,就越連什麼是人都恍惚了。 以“人是理性動物”一說為例,隨便看一看人類歷史,遠的不說,洋的不說,就拿我經歷過的中國歷史來說,文化大革命,8億人民,鬥了10年,你死我活,你死我也活不成,怎麼能相信“人有理性”?        人到底是什麼?我是誰?我讀哲學時至多能肯定一點:人不是動物 !        不僅我這樣認為,連哲學大師們也如是說。孔蒂亞克曰, 我看到自己,我摸到自己。一句話,我感覺到自己,但是我不知道我是什麼。        叔本華更妙。他某日坐在公園內,衣衫襤褸,精神大概也挺鬱悶。這時,一老婦人過來問:你是誰?他自嘲,我真巴不得我知道。        這就是人的尷尬。我們都知道自己是人,卻不知道人是什麼;我們都知道我是我,卻不知道我是什麼。還是蘇格拉底實在──他一生以“認識你自己”為使命,結論卻是一句話:“我所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兩個認識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要把自己當醜八怪 ──我們最大的財寶是什麼?

【《羅馬書》5:1-8釋經講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作者/Dr. David Eckman;譯者/種籽           我所在的機構,受中國高教部心理諮詢研究協會的邀請,到北京培訓大專院校的心理諮詢教師,教他們辨識什麼是健康的價值觀,以及家庭如何塑造價值觀。           我們編寫了大學生健康心理教育的教材,教這些心理教師如何幫助學生,消除不健康價值觀帶來的負面影響。我給這些心理教師講課的時候,偶爾會引用聖經上的話來 說明問題。每當這時,在座的教師中,總會有一兩位基督徒,會心地微笑起來,因為他們知道一個秘密:我們所教導的,是基督徒的價值觀。           上次我在北京講健康心理的時候,我說:你的財寶(treasure)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意思說,你內心看為貴重的價值是什麼,你的心思意念,就會本能地、不住地按照這個價值觀,去回應環境中的各種事情。           在座的心理教師都好像找到了一塊智慧的寶石,認真把這句話記在筆記本上。他們不知道,這不是我的發現!這是2,000年前,耶穌講的最深刻的“心理學”真理──你心裡所確信、所看重的東西,決定你的心境和你的行事為人。 我們的行為,決定他快樂與否?            耶穌說,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天上。不要以為耶穌是在講金錢,或是在講各式東西,他講的是你與天上父神的關係,這個財寶,這才是你應該看重的!你若看《馬太福音》6章中,這段經文的上下文,就知道,這才是耶穌談論的話題。            我牧養教會、教授神學院課程多年,接觸了許多美籍亞裔的信徒,可以說對華人的文化有相當的瞭解。我可以很公道地說,華人的文化是注重群體的文化。在華人中間,表現──或被人看見的表現,對華人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對我們白人來說,個人的成就和表現也是重要的,可是我們不管別人怎麼想。而對華人來說,給別人的印象、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才是最重要的。實際如何,反倒未必那麼重視。           這個價值觀帶到基督信仰中,就產生一個問題──我們是把與天父的關係看作最大的財寶呢,還是把自己的表現看作最大的財寶,想用表現來賄賂神、得他的喜悅?           耶穌說,我們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我們不可能同時事奉兩個主。所以,今天我們必須選擇:什麼是我們的人生焦點,或最大的財寶?           大多數人從來不思考自己的選擇,不思考自己的價值觀。他們的價值觀是文化、家庭背景傳給他們的。這是悲劇。因為神對我們說,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選擇什麼是你的財寶。           你選擇珍惜與神的關係呢?還是選擇用你的表現,來贏得神的喜悅?耶穌說,你無法兩樣都要,因為這兩樣是互相排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