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追記抑鬱歲月(干地)2016.10.14

我的健康急劇地變差,體重下降了10多磅。身體越來越虛弱。冬天裡出門,背著背包,都覺得沉重。有幾次頭重腳輕,差點摔倒在雪地裡。記憶力明顯地下降。出門的時候,總是不記得剛才有沒有鎖門;平時堅持打的羽毛球,也逐漸失去了興趣。實際上,我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興趣。我原本興趣愛好很廣泛,各種體育運動,吹拉彈唱,都很喜歡。可是現在,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

成長篇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文/歡然。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

事奉篇

陰霾過後──教會中自殺的反思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逢生            一個陰沉的2月下午,有人跑來教會告訴王牧師,張弟兄在家中自殺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使王牧師十分震驚。前兩天在主日崇拜,才見到張弟兄坐在往常的位置。散會時,王牧師握手問候他,張弟兄臉上還掛著微笑回答:“還好,老樣子﹗”            他怎麼會自殺了呢?王牧師心裡又悲痛又沉重。             張弟兄參加教會已經有5、6年,每個主日都固定來參加崇拜。由於經營小生意,他每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一年365日不休息。他沒法參加教會其他的聚會,沒有團契、小組生活。教會認識他的人也不多。            王牧師特別關注這位缺乏屬靈支持的弟兄,到他的店裡探訪,把握每次見面的機會關心他。好幾次,他家中出了問題,王牧師除了輔導、代禱,也陪伴他處理事情。            因此,張弟兄視王牧師為好友,把心中的重擔掛慮向王牧師傾訴,甚至將自己不為人知的事告訴王牧師──原來,他一直患有憂鬱症,精神上備受困擾。雖然醫生開了藥給他,但藥物的反應叫他受不了。加上工作的煎熬,他覺得生不如死。            王牧師知道事態嚴重,立刻為他安排了一位專業的弟兄,給他指導與幫助,並決定更多關心他……            沒想到幾個月後,他竟然自尋短見﹗王牧師傷心、難過,心中不停反省:“假如我……會不會阻止他走上不歸路?”他自責,心裡更不禁問上帝:“為什麼會這樣?最近教會中這家生重病,那家鬧婚變。我已經累得喘不過氣了﹗我還能做什麼?”            禱告之後,王牧師振作起來,安慰家屬,幫助辦理後事。他尊重家屬的請求,不將張弟兄的死因公開。然而,張弟兄自殺的消息,還是很快在教會裡傳開。大家雖然不大認識他,仍然為他哀傷。有人反省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他,有人質疑牧者有沒有盡到責任,有人批評教會的牧養系統不夠完備……王牧師聽到這些,真是痛上加痛。  到底是什麼原因?            教會裡發生自殺事件,通常都會引來一大堆問題:他/她為什麼這樣做?誰的過失?這位弟兄/姊妹能上天堂嗎?怎樣預防這樣的事情發生?教會能做什麼?            筆者不是心理學家、不是專業治療師,也不是神學家,只是在教會服事幾十年,願就以上的問題進行一點兒探討。            美國每年有3萬多人自殺身亡,每13.7分鐘就有人結束自己的生命。每年還有將近100萬人試圖自殺。自殺身亡的人比汽車失事死亡的人要多,是青少年死亡的第3號殺手(註1)。自殺者中當然也包括了基督徒。             是什麼原因呢?             聖經也記載了自殺的例子,最廣為人知的是耶穌的門徒猶大,在出賣主之後自殺(參《太》27:3-4)。舊約的參孫,在大袞廟裡為報復非利士人剜他雙眼,與他們同歸於盡(參《士》16:28-30)。以色列第一個王掃羅與非利士人爭戰,受了重傷,為免受敵人的凌辱,自殺身亡 (參《撒上》31:4-5)。還有亞希多弗畏罪自殺 (參《撒下》17:23),以色列王心利見城牆失守,自焚而死 (參《王上》16:18-19)……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生命為何如此蒼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業富士康(其母公司鴻海精密集團,躋身世界500強),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12連跳”的員工自殺事件。隨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從高空墜落、消逝,那殷紅的鮮血拷問著整個社會: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生命緣何變成難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細數那些一躍而下、驟然逝去的生命,發現他們多為20來歲、風華正茂的青年,甚至還有10幾歲的“90後”!在人生如“早晨8、9點鐘的太陽”、本當絢麗綻放的當兒,他們卻前仆後繼地奔向死亡,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在過往10多年中,筆者服事國內年輕學子時,就已經發現,多年來流行在大學校園中的,竟然是“鬱悶”、“寂寞”、“崩潰”等詞語。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 龐,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們的嘴中不經意間就會蹦出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隻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感覺有些 光亮,但是總找不到出路,最後死在窗台上!”那樣青春的年齡,這樣老氣橫秋、悲觀厭世的話,著實不能不令人震驚! 生命的四大根本問題            困惑著人、讓生命不能綻放出絢麗色彩的原因,是人對生命的4大根本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問題一:我到底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           問題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問題三:我為什麼要活著(生命的意義)?           問題四:我如何才能活著(生命的依託)?           這四大所謂“哲學上的難題”,讓古今中外、古往今來多少哲人、學士,殫精竭慮、傷透腦筋,也催生出無數宗教、哲學理論甚至主義。然而,卻鮮有令人信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答案。           其實,在一個不認識真神的世界中,這4個問題,本就無從尋得答案。因為有限的人類,要解答這些超越人類理性限度的問題,實在是有心無力。對此,咱們孔老夫子 就很誠實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連生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死呢!”)西方的存在主義者乾脆說:“你問這些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於是,人類便活在一個不知生死、沒有意義的“空虛混沌”狀態,“像碎片一樣活著”(《南方週末》對富士康員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願地墮地,在淚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慾望和名利中掙扎、沉浮,在心靈煎熬中獨自舔撫傷口,也在惶恐、無奈中等待死亡。 來自天上的啟示           人類的無助和無奈,在於想抓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其實,我們若能謙卑一點,承認人類有限,承認我們的生命已經被罪污染,而 與本源有了阻隔,然後接受來自天上的啟示和救贖,那麼我們將看見,那4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此的簡單明瞭:“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 祂,直到永遠!阿們。” (《羅》11:36)。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筆永遠的債

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今天,在檢查電子信箱時,看到了一封郵件,內容讓我驚呆了。Paul Rossi 自殺了!           信是他姐姐發來的,告訴我,Paul因為無法忍受長期的抑鬱症和關節的疼痛,在他父母家中的地下室,開槍打死了自己。            瞬間的震驚之後,我陷入了痛苦的回憶與懊悔之中。            Paul是我以前研究生班的同學。我們經常在一起上課,每次課間,我們都聊上幾句。在我眼裡,他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美國人了。但是,時間久了,慢慢地,我對他有了更多的瞭解。           他是一個很自卑的人。快40歲了,還是單身一人。他30多歲才本科畢業,在公司中只是一名小職員。他其實非常渴望有個家庭,只是因為自身條件的局限,少有人願意嫁給他。           他多次詢問我,能否給他介紹一個中國女孩。我含糊答應了,但考慮到他的具體情況,為了自己的面子,所以一直沒有什麼實際行動。現在,我為此深感懊悔。            這是我欠他的一筆債。因為,作為一個基督徒,我沒有給予他應有的愛心與適當的幫助。我人性醜惡的一面阻擋了我,使我從未試著去幫助他,連一個機會也沒有給他。           他是個很孤單的人。記得每次上課,他都是背著兩個大包匆匆地趕來。一個包裡裝著上課用的材料,另外一個包裡裝著他每天一成不變的食物──麵包和牛奶。             課後,他總是找個僻靜的地方,一個人靜靜地吃他的晚餐,然後回家。他獨自住在華盛頓特區。幾乎沒有聽他提到任何朋友,只知道他經常回到賓州的父母那裡。            他很孤獨,然而他很渴望有朋友。我們一起去參觀過博物館,但他很少說話,只是默默地跟著我們走。覺得和他在一起太無聊,以後索性也就不約他了。因為我缺少 愛,沒有足夠的包容和耐心,導致我失去了成為他知心朋友的機會,失去了為他分擔愁苦的機會。我是個多麼自私、小氣的人啊!           儘管從一般人的角度來說,我對Paul的死沒有任何責任,但從一個基督徒的角度來說,我應負很大的責任。神給我們的使命,是拯救那些在地上迷失的羊,帶他們認識神,讓神 成為他們的生活的力量和保護,讓神成為他們隨時的幫助。神把Paul放在我的生活當中,讓我們相識,成為同學、朋友,並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提示我Paul 的需要。可是我卻視而不見,我的老我使我忘記了神對我的恩典……            懊悔之餘,我也猛然警醒。其實,死亡離我們並不遙遠,生與死只是一念之差。當人心中沒有依靠,並且不知道生活的希望何在的時候,人心的敗壞,肉體的軟弱,會使人在墮落與死亡的邊緣徘徊,最終無力抗衡,而落入深淵。 […]

透視篇

正視中國人的自殺問題:基督徒的社會責任

徐理強、李統銓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問題嚴重嗎?       根據2002年北京回龍觀醫院精神科醫師費立鵬(Michael Phillips)的研(注1),1995-1999年,中國每年的自殺率是23/100,000(美國的自殺率是15/100,000)。此估計雖比 WHO在1998年的估計(32.9/100,000)為低,卻跟中國衛生部1993年的估計22.2/100,000相近。         中國官方宣佈,自殺乃是全國精神健康的大問題之一,估計每年有287,000中國人自殺(註2。WHO估計全世界每年有一百萬人自殺)。費立鵬的資料也表明,以中國大陸的死亡原因而言,自殺是第五位,次於腦血管疾病、支氣管炎和慢性肺氣腫、肝癌與肺炎。         中國自殺的人口模式(demographic pattern)跟外國不一樣。在外國,男人自殺比婦女多,城市人比農村人多,老年人比年輕人多。但是根據費立鵬的統計,在中國,婦女自殺比男人多 25%,農村人自殺率是城市人的三倍,年輕人自殺率比老人高。自殺,是農村婦女死亡的第四大原因,農村男人的第八大原因,城市婦女的第12大原因,城市男人的第14大原因。           在中國大陸以外,香港的自殺率,從1997的12.1/100,000,增加到2003的18.6/100,000(註3),這50%的增幅是相當驚人的。香港的老年人,自殺率特別高,75歲以上是50/100,000(註4)。           在台灣,2003年的自殺率是12.45/100,000(註5),比1999年的10.36/100,000有所增加。特別是,在有些台灣原住民中,自殺 率是很高的(46.3/100,000)(註6)。1999年台灣大地震之後,災民中自殺率比一般民眾升高了1.46倍(註5)。         總而言之,自殺是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也是一個嚴重的精神健康問題。 自殺的原因           目前研究自殺原因,是用心理解剖(psychological autopsy)的方法。根據費立鵬的研究(註7),中國人自殺有八個主要原因或誘因。         從大到小,這八個誘因是:情緒抑鬱,過去曾經自殺未遂,死前遭受很大的壓力,生活條件惡劣,長期有心理壓力,死前二天以內與別人有很大的矛盾,親人有自殺的行為,朋友或同事有自殺的行為。         據統計,自殺身亡的人,至少都有二個或二個以上誘因。         根據香港大學的研究,香港人自殺有六個主要原因(同註3),依大到小排列是:精神障礙,過去曾經自殺未遂,失業找不到工作,負債累累,單身沒有結婚,缺乏人際關係支持。         該研究指出,86%自殺的人,有可診斷出的精神障礙。不過,即使沒有精神障礙,失業、負債累累、單身沒有結婚、缺乏人際關係支持等,還是可以引起自殺。至於 香港的自殺率,從1997年的12.1/100,000,飆升到2003年的18.6/100,000,專家認為,與那段時期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有關。         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台灣漢族人和原住民自殺的原因相同(註8)。從大到小,這五個原因是:憂鬱症,遭遇損失(包括失去親人,健康,財富,自尊,期盼),親人有自殺行為,個性乖僻,酗酒。 […]

時代廣場

從張國榮之死談起 ——基督徒可以自殺嗎?

羅達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張國榮之死        今年四月,香港名藝人張國榮,跳樓自殺。眾人震驚之餘,都不大明白,為何這位萬千寵愛在一身的超級偶像,年僅四十六歲,就選擇結束自己生命?            在思考張國榮為何自殺之餘,我們有沒有留意到,其實現代社會中,“自殺”已經是無日無之,除了一些名人的自殺,還有點新聞價值之外,一般人自殺,已再不是甚 麼大新聞了。幾年前,香港有一個小學生,上課時給老師發現,偷看不大健康的書籍,於是老師責罵了他一下,他就毅然從校舍的高層,跳下來自殺死了。家長和老 師驚愕之餘,不知為何會弄到如此田地呢!            根據最近香港防止自殺協會的一項調查,香港去年共有一千零二十五人自殺身亡。其中失業者約佔五成。自殺者中,男性六成七,主婦佔一成,反映了失業和家庭壓力是自殺的主因。自殺年齡介乎二十歲至五十歲,而自殺方式中,跳樓佔四成三,密室燒炭佔二成四,吊頸佔二成三。          而香港童軍總會,最近也做了一項有關青少年自殺傾向的調查。超過七成的被訪的青少年認為,同齡人自殺的情況非常普遍。其中接近三成人,聲稱自己有過自殺念 頭。這反映了青少年自殺的問題,確實非常嚴重。而青少年想去自殺的原因,超過四成是因為他們面對逆境的能力不足,父母終日為糊口奔波,沒有時間照顧他們。          究竟為什麼會想到自殺呢?真的到這種地步了嗎?很多專家都給出了不同的自殺原因,例如生活遇到困難解決不了,久病厭世,情緒低落,畏罪,羞恥,嫉妒,恐懼,為情所困,生無可戀等等。而自殺的方式,在一般的情況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取易不取難”。 不可扮演神          有些人贊成自殺,因為認為每一個人有死的權利,死亡是人生最後的一步,人類應有自決的權利。如果讓心靈或肉体的痛苦,殘忍折磨生命,倒不如選擇自殺死去!既然我們有生存之權利,為甚麼我們沒有選擇死亡的權利呢?          但一般人相信,自殺不是惟一解決人生困難的方法,更不是好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政府,雖然現在不再視自殺是犯法行為,但大多視自殺為不當的行為,有些更認為自殺基本上有違人性和道德,所以各國政府都反對國民自殺。足見自殺行為,普遍得不到認同。          我們基督徒的立場是反對自殺的,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掌管生命,對生命擁有主權。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而生命有神聖的一面。聖經十誡裡面,有不可殺人的誡命,明令“不可殺人”,相信也包括不應該殺死自己。          聖經多處經文也提到,人類是上帝所創造的,無人有權掌管生命;上帝才是掌管生死的神。提及賜生命的是耶和華,收取生命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耶和 華使人死,也使人活,只有上帝才有權利把生命取去(《申》32:39);按著定命,人人都會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如此看來,自殺死最大的 基本錯誤,就是擅取神掌管人類生命的主權,想扮演神的角色! 求死的先知          聖經記載了很多人物,都曾經想過自殺,亦有一些自殺身亡的例子。例如有一位先知,他也想過自殺,但自殺不成功,還給上帝教訓一頓,他就是先知約拿。話說上帝吩咐約拿去尼尼微城,帶領尼尼微的人悔改。但 當約拿接到命令之後,心中不快,如果帶領敵國的人民悔改,就無疑與自己國家為敵。於是他就違命,坐船往西班牙去,逃避上帝的差遣。          上帝就令風浪大作,船隻翻沉在即,於是水手們都求自己的的神,惟獨約拿在船艙睡覺。水手弄醒了他,著他也一同求告神。約拿心知是自己闖出來的禍,水手們又抽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