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殺

從明星自殺看抑鬱症的困境與出路(羅博學)2017.03.16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羅博學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16

近幾年的文娛界,明星自殺事件不斷發生,且都是因為同一個病因:抑鬱症。如2016年9月,上海籍80後演員喬任梁去世後,他的經紀人左小姐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喬任梁確實是因為嚴重的抑鬱症而選擇自殺”。

2014年,美國導演羅賓·威廉姆斯在家自殺身亡,後經調查,他當時已罹患重度憂鬱症;2011年,中國內地80後青年演員尚於博,在北京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年僅28歲的生命。

傳媒的影響力在此體現出來。本來,尚於博屬於影視界的新秀,很多人對他並不熟悉,甚至他出演的電視版《杜拉拉升職記》,也未曾喚起觀眾多大的熱情。反而是他的死,以及生前零零散散的生活片段,在媒體輿論中依次呈現,成為熱點。

如果說,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導致張國榮、翁美玲、陳琳、崔真實等明星,以自殺訣別世界,那麼,媒體所具有的“黑白”雙重奏的傳播效果,無疑將壓力放大、傳遞給了明星。各大媒體無不利用明星的社會效應,為了各自利益,以或許並不真實的報導吸引讀者。只要翻開報刊雜誌,或瀏覽新聞類門戶網站,鋪天蓋地的都是緋聞、傳聞。

當明星走上一條不歸路後,媒體依然不會低調處理,反而大肆揣摩死因,將傳播壓力轉移到死者的親屬身上!

媒體這麼做,自然是為了迎合大眾的心理需要。說到底,這是現代人的自我認知出了問題。不認識自己的人,也缺乏對他人的尊重,並且生活的內容、生命的格局,都異常狹窄。

“生死在舌頭的權下”(參《箴》18:21),聖經中的這句金科玉律,傳媒當以此為誡言。

尚於博離世後,傳媒唯一體現出來的正面意義,是再次提醒大眾,要對抑鬱症有正確的認識和定位,對抑鬱症群體有實際的幫助和關愛。正如尚於博的哥哥——尚進,含淚所說:“於博用自己的死,喚起人們對抑鬱症的重視。”

 

抑鬱症來襲的年代

 

當下的中國社會,經濟的高速發展與人心的空洞、道德的滑坡、人性的缺失,形成明顯張力,導致諸多悲劇。據相關調查,患精神、心理方面疾病的群體,不斷擴大。這是極需解決的問題。

關於抑鬱症,普遍存在兩個誤解:

第一:許多人認為,抑鬱症只是心理(或精神)感冒,是偶爾的心情不愉快、心理不光明,並不是疾病。

事實是,抑鬱症不僅會給患者帶來心理上的糾結、痛苦,也會帶來生理上的不適,比如徹夜失眠、頭痛、意志無法集中、性欲下降、神情呆滯,失去對生活和工作的樂趣。嚴重者,正如崔永元所說:自殺是抑鬱症患者最感幸福的事。

第二:將抑鬱症和精神分裂症等同。對此,勞振威在《認識精神疾病》一書中說:“應當拓寬對精神領域的認知。廣義的精神層面的疾病,除了眾所周知的‘精神分裂症’以外,還包括焦慮症、情緒病、失控症,以及壓力與身心症。廣義的焦慮症,包含恐慌症、恐懼症、強迫症,以及廣泛性焦慮;情緒病包括抑鬱症和躁狂抑鬱症;失控症則包括偷竊狂、縱火狂、購物狂、病態賭博,以及暴食症。”

在中國,大眾並不很瞭解抑鬱症。甚至連病患的直系親屬,不是戴著有色眼鏡,認為抑鬱症是“精神不正常”,給病患帶來極大的心理痛苦,就是將抑鬱症輕視為“心情鬱悶”。

什麼人易得抑鬱症

 

讓我以親身的體驗,對抑鬱症患者的心理稍作分析,看看什麼樣的人易得抑鬱症。

抑鬱症患者有著最為敏感而複雜的內心。他們有人外表開朗,有人低調甚至略冷漠,但他們常常有良善和活躍的內心。

他們大多性情溫和,略帶藝術家氣質,耽於幻想,不務實際,有理想主義情懷,對精神戀愛有非常高的期待,有時略顯神經質。不過,也有可愛的時候,比如對真愛的追尋,常常因為愛的不可得而倍感痛苦。

從事藝術工作的人,患抑鬱症的比例很高。當然,那些不為溫飽發愁、作品已完全進入市場化運作的藝術家,是不會輕易患此病的。伴隨作品的橫空出世,他們已學會了將抑鬱症轉化為藝術家特有的憂鬱氣質。

有些抑鬱症患者對季節的反應,似乎也非常明顯。夏季時,內心潛藏的熱情如火山爆發;過渡到秋季,整個身心陷入萎靡狀態。“秋風秋雨愁煞人”,秋季再次將抑鬱症患者生命中的陰沉元素,緩緩激發出來。此時,生活中的一點不順心、不如意,摯愛的一句負面的話、上司的一個眼神,都足以令他們陷入憂鬱的藍色風暴,並在負面的情緒漩渦中,產生諸多生理反應。

總之,抑鬱症患者的內心,有著常人不具有的豐富和細膩。他們也許並未意識到自身的獨特性,因為當人處在一個痛苦的過程裡,其自我意識會變得極為脆弱。

 

多一些理解和關愛

 

在這個過程裡,他們需要多一些理解和關愛。如果你愛的人就是憂鬱症患者,請你這樣對待他(或她):

如果他失眠──你不妨為他準備合理的飲食搭配。睡前一小時,喝一杯牛奶,吃一個蘋果,能有效促進睡眠。

如果哭泣──一句話也不說,安靜地陪伴在他身邊,聽著他的眼淚在一個角落發出輕輕的回聲。他渴望在這個喧囂的世界裡,聽見星星的聲音。

如果煩躁──可以將他的臥室,裝扮得格外溫馨。比如淡綠色的窗簾,有著卡通圖案的被套和枕巾。在這個溫馨的寢室裡,再緩緩響起音樂響,古典的,或現代的。

如果他明顯有自殺傾向──此時的你,需要對他的身心狀況極度敏感。一旦有此徵兆,需要作出相應措施,最好時刻陪伴。拿走所有刀具,記得關好窗戶。然後伸出手,告訴他:“不要怕,只要信。”然後陪伴他作一次短途或長途旅行。外出踏青也是不錯的選擇。他會在自然世界中,發現除“我”之外的那些美好存在。

最重要的是,把你的信仰的力量傳給他。你用上帝的愛,去愛落寞的他,這就是在路上了。旅程就是獎賞。

困苦,卻不於崩潰

 

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心理診所,無法帶給人真實的醫治。很多因抑鬱症自殺的成功人士,都有專人的心理醫生。

管窺抑鬱症患者的心靈世界,會發現,抑鬱症不僅是心靈層面的問題,更多的,是生命層面的問題。在我個人的經驗中,抑鬱症患者渴望真實的愛,渴望在這個問題世界裡,更多地發現“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這個意義和價值,不是以工作、金錢、友誼來肯定的,必須是具有超然性。如果他們發現生之無趣,那麼,無論有多麼成功的事業,有多少外在的幸福,他們的心靈都不會為之所動,會斷然拒之千里。

正如神學家奧古斯丁所說:“我心靈中的空洞,若不在上帝那裡得到滿足,便永遠煩躁不安。”

在聖經的世界觀裡,“人”的意義和價值由上帝定義。人是上帝眼中的瞳仁(參《詩》17:8)。人之所以產生諸多痛苦,是因為人與上帝擦肩而過,以致失去以愛為根基的生活藍圖。

聖經非常看重人的心靈處境。主耶穌告訴我們,應當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上帝。聖經並不否認個體應有的情緒反應,比如大衛在《詩篇》中,多次以詩意的語言,敘述自己抑鬱的心靈狀態:“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詩》6:6)但同時,大衛極力讚美與感恩,驚嘆上帝的創造與救贖。大衛一生的藍圖,是多重色彩的交織。

聖經中的諸多人物,並非只是“歷史存在”,他們的心靈經驗,映射出普世人類共有的心靈處境。我們這些走在信仰之旅中的人,雖面臨諸多壓力,依然當尋訪古道,仰望那位創造宇宙、掌管天地的主。

如此,我們雖遭遇困苦,卻不會崩潰;雖有憂鬱情緒,卻不致走向極端。我們的悲苦與愁煩、不安和焦躁,始終面向創造我們的上帝。這位信實的主,會以奇妙的方式,介入我們的心靈世界,使我們獲得超越的能力,在信心和盼望中,完成地上的使命,見證恩典在生命中走過的痕跡。

 

 

作者現居西安。

4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的挑戰(潘柏滔)2016.05.09

文/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5.09

圖1-林延齡攝-236

前言

著名的《科學》雜誌最近報導,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已經達到“疫情”的地步(註1)。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在美國,65歲以上人口的自殺率,每10萬人中約有15人;在中國城市地區,70歲至74的老人自殺率,從1991年至1999年間每10萬人中13.4人,升至2002至2008年每10萬人中的33.8人,增長率幾近3倍。 

在中國農村問題更嚴重,根據中國衛生部疾病監測網路和世衛組織彙編的資料顯示,農村老人自殺率每10萬人中約有47宗。 

香港理工大學的白雪博士認為,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是基於中國傳統家庭的瓦解。

隨著經濟發展和城市化的誘惑,多數青少年紛紛進入中國龐大的城市移民勞動力市場,讓留在農村中的許多老年人,自生自滅。

 

令人心痛的故事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項目主持人,武漢大學社會學系講師劉燕舞,在調研後面對媒體講了幾個令人心痛的故事:(註2)

一個在外打工的兒子請了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兩三天過去後他發現父親還沒有要死的跡象,這個兒子就問父親:“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請了7天假,是把做喪事的時間都算進來的。”老人隨後自殺,兒子趕在一週內辦完喪事,回城繼續打工。

在這一類故事裡,不給老人看病是最普遍的現象。有人給劉燕舞算過這樣一筆賬:假如花3萬元治好病,老人能活10年,一年做農活收入3,000元,治病就是划算的;要是活個七八年,就也不太虧本;但要是治好病也活不了幾年,就不值得去治。

 

美國人有照顧年邁父母的習慣

圖2-SDT-2013-01-30-SG-02-01雖然中國與美國的老年人人口比率相若,但美國人卻有照顧年邁父母的習慣,根據皮尤研究(The Pew Research)調查(註3),發現在40多歲和50多歲的成年美國人中,14%已經在照顧年邁父母或其他老年的家庭成員,近70%的被調查者說,他們“非常可能”(48%)或“有可能”(20%)將來必會這樣做。近兩年差不多20%年齡60歲以上的成人表示,他們已經在照顧老齡化的家庭成員。

美國的老年退休金和健康保險制度比較完善,政府也有資助低收入老年人的房屋計畫,但是若能得到家庭成員的照顧,應該是老年人健全退休生活的一個重要保障。

 

農村老人情況的個案

三門峽市是河南省下屬的一個地方級城市,位於河南省西部,是隴海鐵路上重要的城市。三門峽市是伴隨著黃河第一壩,三門峽水利樞紐的建設而崛起的一座新興城市。它的總人口約226.79萬人,其中農村人口約160.03萬人,60歲以上老人約31.47萬人,占農村總人口的13.88%,可以作為中國農村老人情況的個案。

根據三門峽市農村老人生存狀況調查報告(註4),農村老人存在的主要問題是:

1.農村老人經濟來源少,收入低,生活品質不高,部分60歲以上老人仍靠參加農業生產勞動,維持自己的生活。

2.農村老人文化娛樂方式單一,精神空虛,孤獨感強。

3.農村老人對健康問題不夠重視,醫療條件有限,就醫費用不足的問題突出。

4.留守老人,獨居老人生活缺乏照料,沒有安全感。

5.部分老人因子女不孝而孤苦無依,卻又不願為外人所知。

6.患病殘疾及特殊老人的家庭,獲得社會的救濟有限,生活現狀困難。

這報告指出,造成農村老人生活問題的原因,除了因為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城市化轉型、城市與農村二元發展政策,引致城鄉財富不均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孝道淡化、社會倫理道德下滑的問題。

報告中提出了可能解決農村老人生活問題的方案:一方面改進農村老人的經濟和醫療保障;另方面是儘快轉變思想形態:老人要改變不良的衛生習慣,遠離封建迷信活動,增強體質,轉變養兒防老的觀念;兒女們也應關心照顧留守父母,弘揚敬老、愛老、助老的精神。

政府歡迎社會各界,包括教會的助老善舉。

 

基督徒可以成為農村老人情況的正能量  

圖3-China-house-church

一個2014年的中國統計稱,國內基督教信徒和認同基督教的人數,應在1億到1.5億之間(註5)。

全國主要的基督徒分佈的省份是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浙江、江蘇、陝西、山西、黑龍江、吉林、遼寧、福建等,沿海的基督徒佔總人口的10%—15%之間,北方農村95%以上的宗教信眾為基督徒,基督教在南方農村的發展,因受到傳統民間宗教的影響,發展較為緩慢。

有學者認為,基督教是一種強大的“制度性宗教”,其排他性一方面加強了信徒對教會的認同,另方面增強了跟非基督徒之間的差異,從而提升了教會的內聚力。和非基督徒間的區隔,增強了信徒間的“我們感”,鞏固了相互間的合作和團結。且在教會內部,主張信徒間如兄弟姐妹,友愛如家人,進一步增強了信徒的歸屬感。 

此外,基督教注重發展造就信徒,傳福音被視為信徒的神聖使命,可以榮耀上帝。這些特點,使得基督教在當下中國農村發展異常迅速。 

中國的市場經濟本身包含著一種篩選機制,它往往將一個村莊分化為兩大群體,一部分人能夠較好地適應市場經濟,這些人往往被稱為“能人”;另外一部分人則被市場經濟淘汰,淪為鄉村社會的邊緣人。相對於前者,後者更容易被上帝所恩寵,成為祂的信眾。

另外,隨著近年來大批海內外知識份子的歸主,信徒群眾呈現從“三多”(老年婦女多,有病的多, 無文化的多)到“三增”(男性增多,年輕人增多,知識份子增多)的變化趨勢(註6)。

聖經中說:“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條帶應許的誡命。”(《弗》6:2-3) 耶穌在被釘十字架上之時,尚且將祂在世的母親馬利亞,託付給門徒(參《約》19:26-27)。

具有儒家敬老傳統的中國,正在面對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危機,而崇尚個人自由的美國,卻似乎給老人較大的保障。筆者相信美國開國以來的基督教精神,在照顧老人方面有一定的貢獻。

《天風》雜誌2015年第5期,曾提出下列基督徒家庭和教會關注老人問題的方案(註7):

1. 與父母身處異地的基督徒兒女,即使父母信靠上帝,也應經常與父母通電話,進行感情和思想的交流。

2. 作為基督徒的老人本身,也當體諒兒女的難處,避免因“空巢”而出現心理上的問題,多參與各種活動,使自己生活在愛中。

3. 對於教會來說,對“空巢”老人應倍加關心:首先要掌握本地教會有多少這樣的老人,有多少需要幫助。教會可以多組織信徒進行探訪,代禱,也應多組織老年活動。

 

若教會能夠以這些原則關注尤其是農村的信眾,配合政府延遲老人退休年齡和改善老人福利的保障, 相信農村老人自殺應該不會成為棘手的問題。

 

:

1.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2/6283/283.

2. http://m.rensheng2.com/950000/946358.shtml

3.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2013/01/30/caregiving-for-older-family-members/

4. http://fenfangzhongguo.home.news.cn/blog/home.do?aid=219084606&page=detail

5. http://history.sina.com.cn/his/zl/2014-06-06/162692632_2.shtml

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96-777369.html

7. http://www.jdjcm.com/m/view.php?aid=151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神州透視, 言與思, 透視篇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30

文/歡然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初信時不懂得去服事別人,都是接受服事。

媽媽每天晚上與我一起禱告,由於那時我還在病中,她總是禱告說:主啊,你為她鋪床……我心裡有些惶恐,我怎麼配主來鋪床!後來讀經,發現《詩篇》中有相似的禱告(參看《詩篇》41:3),心裡才平安了。

主不僅親自服事我,也感動教會肢體來服事我。記得他們第一次上門探訪,臨到前半小時,媽媽才告訴我,我一聽就大發雷霆,一個人關在自己的房間不肯出來。直到他們來了好一會兒,我才自己出來了。

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跟他們談天,說得最多的就是他們的信仰經歷。每次聽過,我就想,自己也經歷一下上帝的幫助和帶領有多好!教會的禱告會、查經會對我有極大的吸引力,每次參加過後心裡都很平靜釋放,不像平時那麼病態地煩躁不安。

大姐細緻的關懷

接待教會的是離我家不遠的一位大姐。大姐是公務員,對人熱心細緻,每次都鼓勵我多發言,把心裡話說出來,還提前告訴我要討論的經文,讓我事先預備問題和感想。

夏天,我走到她家,她總是安排我坐在空調能吹到的地方。十幾年後,她家搬到更大些的房子裡,離我家遠了,有天我半路上遇大雨,沒帶雨披,就用手機聯繫她,她很快就送來雨披,我這才騎車到了她家聚會。

我1992年信主到現在20多年,期間經歷教會的分分合合,但大姐和我最早接觸的那批基督徒中,有很多現在還堅持為我代禱,雖然我已經沒有與他們在一個教會聚會了。有個與我一直一起聚會的姚阿姨,只要一發現我靈裡軟弱,就馬上悄悄地告訴他們為我禱告。

我生病之初,心裡很自卑,覺得自己不正常,沒有信心,但大姐家4、5歲的兒子不嫌棄我有病,常常跟我玩。後來上了小學做作業有不會的就問我,我只要禱告,都能做出來,連我過去做不出來的智力附加題也不在話下,這給了我對上帝的信心。

在大姐家聽過很多海外和港台來的傳道人的講道,宋尚節牧師的小女兒宋天權出國前也來分享過信息,他們的屬靈經歷對我很有造就。

7046-圖2-7046-By Kymme.R40

阿姨們的榜樣

大姐的媽媽快90歲了,那時家裡還有老母親,她經常叫我們去她家禱告,跟我談她的信仰經歷,她怎麼信的主,怎麼火熱守獨身,怎麼在解放後逼迫中軟弱嫁了人,怎麼賣報養活兩個孩子……

對我幫助最大的,是她對我說基督徒不能自殺,自殺不能進天國,這對我自覺地抵擋自殺的念頭很有好處;她還總是說不要發怨言,要多數算恩典,否則會像以色列人在曠野繞圈一直進不了迦南,我於是常常以此提醒自己,想抱怨時就讚美上帝,多數算恩典。

老阿姨高度近視,戴著玻璃瓶底一樣厚的眼鏡,看聖經時要把書湊近眼睛,她慈愛無比,像我的親奶奶一樣待我。

還有陸阿姨和王阿姨,陸阿姨是老年點教會負責的,有幾次被公安局叫進去過,我很為她擔心,她倒是不在意,照常事奉,只是有一段時間總是覺得有人跟蹤她,讓我們代禱。

王阿姨與我媽媽是同一代人,有一隻手年輕時就被火車軋斷了,在家幹家務只能用一隻手,但不但全幹下來了,還養大了一雙兒女,很了不起。

還有一位在各地往來服事、後來出國遊歷服事的張阿姨,在牢裡待了幾十年,一生未婚未育,一出獄就服事上帝,我最喜歡聽她講道,滿有聖靈來的能力,直搗魔鬼的巢穴。

這些老阿姨都是當年親耳聆聽宋尚節弟兄講道,在恩典院受過造就的,她們很有信心愛心,充滿對上帝國的盼望,雖然都八九十歲了,還是為上帝家盡忠。

面對衝擊

那時常常有消息傳來政府對家庭教會有衝擊行動,有一陣,大姐秘密把教會的書籍轉移到我家,那陣子我們打電話時不能說白話,要用暗語,怕被竊聽。

有幾次大聚會因著消息洩露不得不取消。我媽媽囑咐我說:要是有一天被逼迫,被問起為什麼信耶穌,就說自己有精神分裂症,不信耶穌就好不了。那時我們是秘密做信徒,雖有無奈,但心中有主就有格外的喜樂和平安不斷湧流出來。

我那時很羡慕做聖工,想為主做些什麼,有一次聚會交通,我問怎麼事奉上帝,有弟兄回答,耶穌說:“信上帝所差來的,這就是做上帝的工。(《約》6:29)我於是知道,即使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要我信祂,好好活著就是事奉祂,就是見證!雖然魔鬼一直想讓我去自殺,但上帝總是把我帶到平安的路上,要賜福給我。

獻上自己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聽了《羅馬書》12章1節的講道,我把自己當做活祭獻上了,於是開始學習事奉上帝。

記得第一次叫我帶領詩歌敬拜那次,我很興奮,想起自己以前當班長常常在講台上講話,於是那種記憶又復活了,準備了半天,還寫了“台詞”……卻被告知帶詩歌要帶大家進入用心靈通過音樂向上帝讚美敬拜,不能多說話。

我突然覺得自己什麼也不能,什麼也不會了,只能謙謙卑卑地尋求上帝的帶領,心裡是有點壓力的,站在台上,常常想縮到講台下面去,於是在心裡禱告說:主啊,求你的聖靈來代替我吧!你的工作你來負責。

這樣一禱告了反而心裡沒壓力了。奇妙的是,雖然每次帶詩歌敬拜時,經常沒有與帶禱告的和講道的肢體事先溝通,但選定的詩歌和我的敬拜主題,總是能與他們的主題完美相合,我真實地感到了耶穌的陪伴。

現在我帶領敬拜之前總是更多地禱告,更多地降服在上帝面前,不求言辭多麼華麗,只求自己能進入與主的同在中,也把會眾帶進這樣的同在中,把自己隱藏在上帝裡面。

後來,我開始帶查經,最初也只能將自己領會的一點拿出來分享,然後就是讓大家討論一下,之後我在網上查到很多有關資料,於是博覽眾家,真是很覺得益處,於是又專門依靠資料,自己不想什麼了。

這樣一段時間,老同工又幫助我學習釋經查經方法,於是開始有點進步了。每次準備查經前其實頭腦裡根本什麼都沒有,一點一點地禱告,才慢慢可以一點一點寫下來,而且越寫越多。居然有了接上活水的感覺。

因此,查經結束時心裡都很興奮,覺得辛苦沒有白費,不由自主地期待著下一次的服事。

小子考驗愛心

再後來又帶小子班,我以為是帶帶小孩子,只要真心愛他們,就能帶好——但這真心有多少,上帝把真相揭示出來了:

第一次帶主日學,孩子中那個沒了父親的胖胖調皮,被我責備哭了,就激動起來要去找媽媽。為了阻止他出門影響聚會,我攬過他來擁進我懷中,但當他眼淚鼻涕快沾上我的衣服時,我心裡有一分猶疑:我這件衣服可是剛買還沒有穿過幾次的啊!

由於受大姐的影響,我申請單位分房時,專門禱告要用來接待上帝,果然分到房子。起初是把自己的房子完全交給教會,自己不管了,後來存了點錢,上帝也讓我裝修起來。照樣接待,但是事情開始多起來了:要做衛生、要跟人溝通……有很多瑣碎事。

7056-圖3-By cohdra-file4951249447384.

最讓我擔心的是,房子裡的新傢俱、新牆面會否弄髒弄破。但我也想好了:弄髒弄破後我可以找人修補,而且找誰都想好了。

不出所料,沒有幾天,小孩子居然把牆壁當作了畫紙,在上面施展繪畫天才。不過還好,感謝主,主給我提示,我自己動手也修補好了。

後來,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一年過去,我準備的修補計劃基本上沒有用上。

清潔除去煩躁

小子班的同工老師都很注意不讓小孩子碰壞東西,還對他們提出很多要求。我是覺得儘量讓他們釋放比較好,所以有時候,也跟老師唱反調。

我是希望大家在我家聚會時能感受到溫暖和享受,於是想給大家一個最好的環境。

正好我們部門來了個新同事,很愛乾淨,地上有一根頭髮她也不舒服。本來很不喜歡她加給人的壓力,覺得她是“潔癖”,礙於面子沒有跟她翻臉,後來被影響居然開始喜歡乾淨了。

教會裡一個幹家政的姚阿姨還手把手教我收拾地板,於是我開始學習做清潔工,趴在地上用抹布一點一點地擦地,一個同工還送來地板清潔液。

這期間,我受到一個“一桶水擦一輛車”的公益廣告的啟發,用兩桶水擦地:一桶專門用來洗髒抹布,加入消毒液,並不斷換水,另一桶放清潔液,抹布乾淨後在這桶裡過一遍。於是體會,打掃衛生也是有學問的。

本來,我一直覺得清潔工的工作不重要也很簡單,從來不注意他們,甚至覺得他們髒;但這之後早起上班時,我開始注意路邊那些更早起的清潔工。

有一個老清潔工負責擦那條路上的電線桿子,他很認真地一直擦到地,還用水沖乾淨地面;還有一個女清潔工,每天一幹完活就坐在一個角落裡,在一個小本子上寫東西,也是非常認真,我真是好奇:她在寫什麼呢?說不定是未來的作家呢!

當然開始難免有煩躁,不喜歡做這些瑣碎的事,覺得浪費時間,後來上帝漸漸拿走煩躁,當我甘心做的時候就有平安和喜樂臨到了。

這些都是上帝對我外在的訓練,上帝更在乎的是我的內裡如何,祂一直在我的內心工作,使我的裡面不斷改變。雖然我只是一個小姊妹,在教會中很不起眼。

當我服事的效果好時,上帝會提醒我不要驕傲,我一驕傲,祂就管教使我不得不認罪回轉;我脾氣不好,有時要發作,上帝會讓我想起摩西盛怒中擊打磐石,最後因此而不能進迦南;我不知不覺中顯露自己、嫉妒同工,上帝馬上會光照我,剝去我的假冒為善,讓我看到自己的本相。

我越服事越是覺得自己的缺乏和無能,上帝的萬有和萬能;越是覺得自己全靠恩典,總是在愛上帝愛人上有虧欠……

幸而一直有耶穌陪伴、帶領著。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為合資企業英文翻譯,畢業于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陰霾過後──教會中自殺的反思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逢生

20120327101329191           一個陰沉的2月下午,有人跑來教會告訴王牧師,張弟兄在家中自殺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使王牧師十分震驚。前兩天在主日崇拜,才見到張弟兄坐在往常的位置。散會時,王牧師握手問候他,張弟兄臉上還掛著微笑回答:“還好,老樣子﹗”

           他怎麼會自殺了呢?王牧師心裡又悲痛又沉重。

            張弟兄參加教會已經有5、6年,每個主日都固定來參加崇拜。由於經營小生意,他每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一年365日不休息。他沒法參加教會其他的聚會,沒有團契、小組生活。教會認識他的人也不多。

           王牧師特別關注這位缺乏屬靈支持的弟兄,到他的店裡探訪,把握每次見面的機會關心他。好幾次,他家中出了問題,王牧師除了輔導、代禱,也陪伴他處理事情。

           因此,張弟兄視王牧師為好友,把心中的重擔掛慮向王牧師傾訴,甚至將自己不為人知的事告訴王牧師──原來,他一直患有憂鬱症,精神上備受困擾。雖然醫生開了藥給他,但藥物的反應叫他受不了。加上工作的煎熬,他覺得生不如死。

           王牧師知道事態嚴重,立刻為他安排了一位專業的弟兄,給他指導與幫助,並決定更多關心他……

           沒想到幾個月後,他竟然自尋短見﹗王牧師傷心、難過,心中不停反省:“假如我……會不會阻止他走上不歸路?”他自責,心裡更不禁問上帝:“為什麼會這樣?最近教會中這家生重病,那家鬧婚變。我已經累得喘不過氣了﹗我還能做什麼?”

           禱告之後,王牧師振作起來,安慰家屬,幫助辦理後事。他尊重家屬的請求,不將張弟兄的死因公開。然而,張弟兄自殺的消息,還是很快在教會裡傳開。大家雖然不大認識他,仍然為他哀傷。有人反省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他,有人質疑牧者有沒有盡到責任,有人批評教會的牧養系統不夠完備……王牧師聽到這些,真是痛上加痛。

 到底是什麼原因?

           教會裡發生自殺事件,通常都會引來一大堆問題:他/她為什麼這樣做?誰的過失?這位弟兄/姊妹能上天堂嗎?怎樣預防這樣的事情發生?教會能做什麼?

           筆者不是心理學家、不是專業治療師,也不是神學家,只是在教會服事幾十年,願就以上的問題進行一點兒探討。

           美國每年有3萬多人自殺身亡,每13.7分鐘就有人結束自己的生命。每年還有將近100萬人試圖自殺。自殺身亡的人比汽車失事死亡的人要多,是青少年死亡的第3號殺手(註1)。自殺者中當然也包括了基督徒。

            是什麼原因呢?

            聖經也記載了自殺的例子,最廣為人知的是耶穌的門徒猶大,在出賣主之後自殺(參《太》27:3-4)。舊約的參孫,在大袞廟裡為報復非利士人剜他雙眼,與他們同歸於盡(參《士》16:28-30)。以色列第一個王掃羅與非利士人爭戰,受了重傷,為免受敵人的凌辱,自殺身亡 (參《撒上》31:4-5)。還有亞希多弗畏罪自殺 (參《撒下》17:23),以色列王心利見城牆失守,自焚而死 (參《王上》16:18-19)……

           這些例子,大多是為了逃避某些令人難以忍受的情況──有的是要逃避懲罰。也有的是藉此自罰……聖經雖然記述這些事件,但一點兒沒有默許、鼓勵的意思。

           當然,自殺還有很多其他動機。專家告訴我們:有人用自殺來懲罰他人;有人是為了得到別人的重視,獲取他人的注意;有人想藉死亡,與已故摯愛親人重聚;有人患上絕症或慢性病,不想成為家人的負累;也有人因久病,或承受不了重重打擊,而厭世……

          在眾多自殺因素裡,精神疾病因素高達1/3,其中以憂鬱症最為普遍(註2)。其實自殺背後的因素往往不是單一的,而是涉及多種原因:健康、心理、藥物、環境、人際關係、家族遺傳等等。

           我們也不能忽略屬靈的因素。聖經記載,魔鬼把耶穌帶到殿頂,慫恿祂跳下去。耶穌拒絕了這個試探(參《太》4:5-7)。我們從中可知,魔鬼的確會毀壞人的生命。

          還有很多時候,輕生的真正原因,可能永遠不為人知。

又是誰的過失?

           在追問原因之餘,很多人喜歡問這是誰的過失?

            自殺帶給家屬,甚至周圍的人(倘若死者是基督徒,教會就是他/她的延伸家庭)難以承擔的愧疚、羞恥與困窘。尤其華人以羞恥為本(shame based)的文化,更是如此。

           教會也不例外,甚至更加嚴重﹗因為教會是愛的團體,弟兄姊妹理當彼此看守、照顧,所以發生自殺事件,死者的家屬、朋友、教會,都難免愧疚、自責。又因為困窘,很難坦然面對,於是最好盡快把事情掩下,免得尷尬。

           其實,面對愧疚與虧欠感,我們要撫心自問:這是出於聖靈嗎?我們是照上帝的意思憂愁,還是依從世俗憂愁?

           前者生出屬靈反省,使人有盼望、有勇氣面對問題,分辨出什麼才是自己該負的責任。上帝的兒女在上帝豐盛的憐憫中,以謙卑反思、反省,承認過失,會帶來生命的成長(參《林後》7:10-11)。

           相反,依從世俗憂愁,是完全以自我作出發點,關注的是自己的得失。人會以防禦技巧去應付,其中最常用的,就是找人來怪罪,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讓自己好過一點。然而找替罪羊,並不能帶來真正的平安。

           真正的平安是從基督的救贖而來,“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4-5)無論是憂患、痛苦、怨懟、內疚、羞愧,都可以帶到主面前,讓祂擔當、背負,因為祂知道我們承擔不了。

12580178272680自殺的人可以上天堂嗎?

           每當有基督徒自殺,一定有人問:“這人可以上天堂嗎?”聖經沒有直接討論這個問題,但是“十誡”很清楚地說“不可殺人”(《出》20:13)。只有創造我們的上帝,才有權決定我們生命的年日。所以,自殺觸犯上帝的旨意。

           中世紀教會認為,自殺者臨終沒機會為謀殺自己的罪求赦免,所以不得救。這個觀點並非牢不可破,因為基督徒不見得知道自己所犯的每一項罪。舉個例子:我們受根深蒂固的世俗文化影響,很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某些行為是錯的,自然無法為其認罪。然而,感謝主,祂給我們的赦免,不受限於我們對罪的瞭解,“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23:34)

            一個人得救與否,關鍵在這個人生前是否心裡相信、口裡承認主(參《羅》10:9),生命有否與上帝建立了恆常的關係,是否以討上帝喜悅為人生大前提。不錯,自殺行為不討上帝喜悅,與信仰不符合,卻非不可赦免的罪。有人說,自殺能反映出人的靈性情況,這人可能沒有得救。我們只能說:人是有限的,無法掌握全貌,正如前面所說,沒有人可以確定自殺背後的原因和當時的情況。唯有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上帝最清楚。所以,我們不能扮演上帝,判斷一個自殺的人是否得救。判定一個人永恆去處的,是上帝。

教會可以做什麼?

           教會不是最高法院,不能判定人和他的永恆歸宿。那麼,教會可以做什麼、提供什麼幫助?有什麼限制與困難?

           相信每個健康的教會,都會認真地實行“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林前》12:26)的教導。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信徒,都願意把受的苦告訴教會所有人。單從公開的代禱事項就可以知道,來來去去不外乎身體疾病、裁員失業、親人病逝、交通意外等“可以曝光”的苦難。至於憂鬱症、婚姻觸礁、兒女有嚴重的問題、財務困難、毒癮、賭癮等,絕對是“家醜不外揚”﹗

           有這些“難以啟齒”困難的人,常常選擇默默受苦,以至孤立無援。等到事態嚴重之時,才給牧者知道,往往為期已晚,耽誤了處理問題的時機,也錯過了上帝要透過眾肢體賜給這人的援助。可歎今日不少的信徒,就這樣戴著“我還好”的面具,報喜不報憂,不肯承認自己有問題,也不信任弟兄姊妹能接納自己的問題、提供所需的幫助。

            要改變這樣的風氣並不容易。約翰·貝克在《謝絕完美人士》(John Burke, No Perfect People Allowed, Zondervan, 2005)中說,教會應該建立“照我本相”的文化,使得人來教會時,不必戴面具,而是誠實地帶著問題來,被接納、被幫助、逐漸改變。在這種教會文化裡,人不只告訴別人“我胃痛、頭痛”,也可以坦然承認自己有憂鬱症、躁鬱症,需要大家代禱與扶持。

          “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林前》12:26),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意思:不能只靠牧者與少數教會領袖照顧有嚴重情緒問題的肢體,乃是訓練弟兄姊妹一起守護。比方說,讓弟兄姐妹瞭解自殺的信號,以及如何幫助有自殺傾向的人,該說哪些話,不該做哪些事,並熟悉社會上的相關資源。

           教會愈多弟兄姊妹學習幫助別人,肢體間就愈能夠彼此相顧。幫助有自我毀滅危險的人,是勞心勞力、非常艱鉅的工作。非不得已,不要單槍匹馬。要讓受過訓練的肢體組成團隊,輪班禱告,接力陪伴關懷。這樣一來,不單實行起來較容易,對當事人來說,被一群愛心天使包圍,更容易感受到人間有愛。在幽暗中這一點點的光,能鼓勵其活下去﹗

 

            張弟兄自殺多年之後,一個星期四下午,王牧師接到同工Tony的電話,轉達新朋友Peter謝謝教會幾個星期來對他的關心,並向大家道別,希望來生再見。

           王牧師一聽,立刻同Tony到Peter工作地點找人。結果人找不到,只好告訴他老闆幫忙救人﹗

           城市這麼大,去哪裡找人?王牧師與Tony不知如何是好,兩個人站在路邊禱告,求上帝阻止Peter自殺。

           Peter第一次來教會,就將心中的煩惱向大家傾訴。原來,他因酗酒駕駛,闖了不少禍,不久要出庭,心中充滿憂懼。王牧師特別安排幾個弟兄照顧他。Peter深受感動……想不到他現在要自殺﹗

           整個下午,王牧師動員幾個關心過Peter的弟兄,不停打他的手機與他聯絡。Peter與弟兄一一道別,就是不肯透露所在地。最後王牧師只好報警,希望警方能找到他。

          上帝垂聽禱告,Peter雖然試圖自殺,卻沒有成功,後來進了精神病院,住了兩個禮拜。弟兄們探望他、鼓勵他。他後來的路雖然曲折,但因為嚐過無條件的愛,心中有希望,仍然一步一步走了下來。

            每一次過年的時候,王牧師收到Peter的問候,心裡都得到很大安慰。他感謝上帝保守了這個生命,感謝上帝多年前那個刻骨銘心的痛苦經驗,帶來了自己與教會的成長。

註:

1. 資料來源:American Found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

2. Bill Blackburn,《啊﹗自殺?﹗》,孫宇斌譯(台北:宇宙光,2002)。

編註:讀者可上網查詢美國各州與其他40多個國家的自殺熱線:http://www.suicidehotlines.com/

作者現在美國牧會。

2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生命為何如此蒼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xpic8725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業富士康(其母公司鴻海精密集團,躋身世界500強),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12連跳”的員工自殺事件。隨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從高空墜落、消逝,那殷紅的鮮血拷問著整個社會: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生命緣何變成難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細數那些一躍而下、驟然逝去的生命,發現他們多為20來歲、風華正茂的青年,甚至還有10幾歲的“90後”!在人生如“早晨8、9點鐘的太陽”、本當絢麗綻放的當兒,他們卻前仆後繼地奔向死亡,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在過往10多年中,筆者服事國內年輕學子時,就已經發現,多年來流行在大學校園中的,竟然是“鬱悶”、“寂寞”、“崩潰”等詞語。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 龐,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們的嘴中不經意間就會蹦出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隻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感覺有些 光亮,但是總找不到出路,最後死在窗台上!”那樣青春的年齡,這樣老氣橫秋、悲觀厭世的話,著實不能不令人震驚!

生命的四大根本問題

           困惑著人、讓生命不能綻放出絢麗色彩的原因,是人對生命的4大根本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問題一:我到底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
          問題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問題三:我為什麼要活著(生命的意義)?
          問題四:我如何才能活著(生命的依託)?

          這四大所謂“哲學上的難題”,讓古今中外、古往今來多少哲人、學士,殫精竭慮、傷透腦筋,也催生出無數宗教、哲學理論甚至主義。然而,卻鮮有令人信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答案。

          其實,在一個不認識真神的世界中,這4個問題,本就無從尋得答案。因為有限的人類,要解答這些超越人類理性限度的問題,實在是有心無力。對此,咱們孔老夫子 就很誠實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連生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死呢!”)西方的存在主義者乾脆說:“你問這些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於是,人類便活在一個不知生死、沒有意義的“空虛混沌”狀態,“像碎片一樣活著”(《南方週末》對富士康員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願地墮地,在淚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慾望和名利中掙扎、沉浮,在心靈煎熬中獨自舔撫傷口,也在惶恐、無奈中等待死亡。

來自天上的啟示

          人類的無助和無奈,在於想抓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其實,我們若能謙卑一點,承認人類有限,承認我們的生命已經被罪污染,而 與本源有了阻隔,然後接受來自天上的啟示和救贖,那麼我們將看見,那4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此的簡單明瞭:“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 祂,直到永遠!阿們。” (《羅》11:36)。

           聖經只用了一節經文,就為這4個問題,提供了簡單而又清楚明瞭的答案,那就是:

           生命的來源——本於神,生命的指向——歸於神,生命的依託——倚靠神,生命的意義——榮耀神!

           也就是說,所有的答案,都歸於一個大寫的字:神!神創造了我們的生命,也創造了宇宙萬物,祂是一切的創造者和掌管者;祂又是萬有(當然包括人類)的依託和承載,因為“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徒》17:28)。
          生命的指向和歸宿,當然也在神那裡:永生(與神永遠在一起),或者永死(與神永遠分離);而人活著,若是無法榮耀神,活出神的形象和樣式(道德屬性)、完成神託付人的責任(工作屬性)、滿足神造人時的期待(團契屬性或關係屬性),便會覺得人生乏味、虛空!

我們的心遲早破碎

          人總以為隨著現代化的發展,特別是步入“後現代”後,道德會越來越不重要,人會越來越“跟著感覺走”,會在越來越多元的價值觀前,最終拋棄所謂的“良心”判 斷。但事實是,內在的良心不斷提醒著我們:我們與動物有著本質的區別;我們的道德屬性源自造我們的神,源自祂的形象和樣式,諸如“仁愛”、“和平”、“良 善”、“公義”、“聖潔”等等。

           當人困在物慾橫流、爾虞我詐的環境中,當人為了金錢、利益可以不擇手段時,那種失去道德支撐的生 命,是會隨時飄散、崩潰的。下從富士康的員工,上至剛剛爆發“學歷門” 事件的原“微軟”中國區總裁唐駿等,當人放棄了道德和價值理想,一味在滾滾紅塵中載浮載沉、追求現實成功時,生命的沉淪乃至崩潰,其實是早晚的事情。

           工作是為了什麼?為了能夠活下去?為了養家?或者是為了有朝一日成為老闆,可以吃香喝辣?媒體形容富士康的員工,“每個人每天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一樣 的工作服,一樣的工作”,“機械式的在流水線上幹著重複的工作”,“感覺自已成了機器的一部分,裡面的人已經死了”……

           不認識神的人,根 本不理解,何謂人真正的“工作屬性”。神創造我們時,也將“看守、管理、維護”大自然及其他受造物的責任,託付給了我們人類——祂最獨特的所造物。人類本 當在工作中獲得喜樂和滿足,因為我們藉著神賜的智慧和才能,不斷地在工作中發覺著上帝的奇妙,發現上帝的無窮大能,不斷讚美上帝創造的智慧和心意,將榮耀 歸給祂,誠如《詩篇》所讚嘆的“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19:1)。

           然而,當我們認為自己不過是生產流水線旁一顆 可有可無的螺絲釘,當我們只是在無奈地被老闆剝削生命價值,又或者,我們工作只是為了賺夠錢,有一天也成為老闆、好去剝削別人(今日的世界正是如此教育和 薰陶著我們),那麼我們的心終有一天會因為失望、失落,或者過度疲乏而破碎……

鮮血呼喚的思索

           一位“臥底”富士康近一個月的記者,這樣描述員工之間的關係:“在每平方公里聚集了約15萬人的狹小空間裡,人與人之間卻幾乎沒有任何聯繫,像碎片一樣地活 著。”“人之間幾乎很少交流,彼此的稱呼,幾乎都是用綽號或一個代號。”因此,當富士康工會在跳樓事件後開展心理輔導,要求工人說出自己室友的名字,能說 全的,便獎勵 1,000元,最終獲獎的,竟然寥寥無幾,絕大多數人答不出或答不全一共才5、6個室友的名字來!

           是不是現代的人已經習慣了“獨來獨往”、習慣了“寂寞孤獨”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否則就不會有這麼多輕生者了。“人們需要對工作和生活的壓力進行傾訴和分擔,但在富士康卻沒有。”富士康中國總部行政經理李金明如是說。

           法國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艾彌爾•涂爾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在他的巨著《自殺論》中談到,個體的社會關係越孤立,越疏離,便越容易產生自殺行為。他下結論:“集體(或者團契)的力量,是最能遏制自殺的手段之一。”

          筆者認為,正是因為創造我們的三一神有著團契屬性,祂也將這樣的屬性賜給了人類,並藉著聖愛將之表露無疑,所以人類的內心深處才有這樣的需要。人類的群體性、群居性,以及對愛和被愛的需要、渴求,無不彰顯著我們裡面從神而來的“團契屬性”(或關係屬性),及其心靈渴求。

           在高舉個人、彰顯“個性”、唯我獨尊、自我中心的世俗潮流中,人們不要神、隔斷了與神的團契關係,自然很難再想像和擁有健康、正常的人際團契的關係。雖則我們可以高喊“和諧”、“相愛”,但事實總是與口號南轅北轍,讓這些口號變成一廂情願的美好願望。
           希望富士康這些跳樓者用年輕的生命和鮮血寫下的悲哀和絕望,也就是無神世界中的悲哀和絕望,能啟發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去認真思考生命的根本問題,以及我們當如何活下去……

作者為《播種者國際宣教協會》中國事工部主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一筆永遠的債

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xiarisc_192b           今天,在檢查電子信箱時,看到了一封郵件,內容讓我驚呆了。Paul Rossi 自殺了!

          信是他姐姐發來的,告訴我,Paul因為無法忍受長期的抑鬱症和關節的疼痛,在他父母家中的地下室,開槍打死了自己。

           瞬間的震驚之後,我陷入了痛苦的回憶與懊悔之中。

           Paul是我以前研究生班的同學。我們經常在一起上課,每次課間,我們都聊上幾句。在我眼裡,他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美國人了。但是,時間久了,慢慢地,我對他有了更多的瞭解。

          他是一個很自卑的人。快40歲了,還是單身一人。他30多歲才本科畢業,在公司中只是一名小職員。他其實非常渴望有個家庭,只是因為自身條件的局限,少有人願意嫁給他。

          他多次詢問我,能否給他介紹一個中國女孩。我含糊答應了,但考慮到他的具體情況,為了自己的面子,所以一直沒有什麼實際行動。現在,我為此深感懊悔。

           這是我欠他的一筆債。因為,作為一個基督徒,我沒有給予他應有的愛心與適當的幫助。我人性醜惡的一面阻擋了我,使我從未試著去幫助他,連一個機會也沒有給他。

          他是個很孤單的人。記得每次上課,他都是背著兩個大包匆匆地趕來。一個包裡裝著上課用的材料,另外一個包裡裝著他每天一成不變的食物──麵包和牛奶。

            課後,他總是找個僻靜的地方,一個人靜靜地吃他的晚餐,然後回家。他獨自住在華盛頓特區。幾乎沒有聽他提到任何朋友,只知道他經常回到賓州的父母那裡。

           他很孤獨,然而他很渴望有朋友。我們一起去參觀過博物館,但他很少說話,只是默默地跟著我們走。覺得和他在一起太無聊,以後索性也就不約他了。因為我缺少 愛,沒有足夠的包容和耐心,導致我失去了成為他知心朋友的機會,失去了為他分擔愁苦的機會。我是個多麼自私、小氣的人啊!

          儘管從一般人的角度來說,我對Paul的死沒有任何責任,但從一個基督徒的角度來說,我應負很大的責任。神給我們的使命,是拯救那些在地上迷失的羊,帶他們認識神,讓神 成為他們的生活的力量和保護,讓神成為他們隨時的幫助。神把Paul放在我的生活當中,讓我們相識,成為同學、朋友,並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提示我Paul 的需要。可是我卻視而不見,我的老我使我忘記了神對我的恩典……
           懊悔之餘,我也猛然警醒。其實,死亡離我們並不遙遠,生與死只是一念之差。當人心中沒有依靠,並且不知道生活的希望何在的時候,人心的敗壞,肉體的軟弱,會使人在墮落與死亡的邊緣徘徊,最終無力抗衡,而落入深淵。

          周圍有多少這樣的苦難人生啊!我們基督徒怎能無動於衷?我們怎能不大聲宣揚:有這樣一位神,祂慈愛、公義,祂降世為人,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祂是我們的庇護所,祂是我們力量的源泉。只要我們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其餘的,祂自然會加給我們。只要我們信靠祂,人生就不再是痛苦旅途,而是走向天國的 幸福之旅!

          願我們不要忘記神給我們基督徒的使命,當有一天我們回到天家,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對神說:在地上,我沒有債!那該是多麼喜樂啊!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住在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正視中國人的自殺問題:基督徒的社會責任

徐理強、李統銓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u=3355508961,112815087&fm=24&gp=0問題嚴重嗎?

      根據2002年北京回龍觀醫院精神科醫師費立鵬(Michael Phillips)的研(注1),1995-1999年,中國每年的自殺率是23/100,000(美國的自殺率是15/100,000)。此估計雖比 WHO在1998年的估計(32.9/100,000)為低,卻跟中國衛生部1993年的估計22.2/100,000相近。

        中國官方宣佈,自殺乃是全國精神健康的大問題之一,估計每年有287,000中國人自殺(註2。WHO估計全世界每年有一百萬人自殺)。費立鵬的資料也表明,以中國大陸的死亡原因而言,自殺是第五位,次於腦血管疾病、支氣管炎和慢性肺氣腫、肝癌與肺炎。

        中國自殺的人口模式(demographic pattern)跟外國不一樣。在外國,男人自殺比婦女多,城市人比農村人多,老年人比年輕人多。但是根據費立鵬的統計,在中國,婦女自殺比男人多 25%,農村人自殺率是城市人的三倍,年輕人自殺率比老人高。自殺,是農村婦女死亡的第四大原因,農村男人的第八大原因,城市婦女的第12大原因,城市男人的第14大原因。

          在中國大陸以外,香港的自殺率,從1997的12.1/100,000,增加到2003的18.6/100,000(註3),這50%的增幅是相當驚人的。香港的老年人,自殺率特別高,75歲以上是50/100,000(註4)。

          在台灣,2003年的自殺率是12.45/100,000(註5),比1999年的10.36/100,000有所增加。特別是,在有些台灣原住民中,自殺 率是很高的(46.3/100,000)(註6)。1999年台灣大地震之後,災民中自殺率比一般民眾升高了1.46倍(註5)。

        總而言之,自殺是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也是一個嚴重的精神健康問題。

自殺的原因

          目前研究自殺原因,是用心理解剖(psychological autopsy)的方法。根據費立鵬的研究(註7),中國人自殺有八個主要原因或誘因。

        從大到小,這八個誘因是:情緒抑鬱,過去曾經自殺未遂,死前遭受很大的壓力,生活條件惡劣,長期有心理壓力,死前二天以內與別人有很大的矛盾,親人有自殺的行為,朋友或同事有自殺的行為。

        據統計,自殺身亡的人,至少都有二個或二個以上誘因。

        根據香港大學的研究,香港人自殺有六個主要原因(同註3),依大到小排列是:精神障礙,過去曾經自殺未遂,失業找不到工作,負債累累,單身沒有結婚,缺乏人際關係支持。

        該研究指出,86%自殺的人,有可診斷出的精神障礙。不過,即使沒有精神障礙,失業、負債累累、單身沒有結婚、缺乏人際關係支持等,還是可以引起自殺。至於 香港的自殺率,從1997年的12.1/100,000,飆升到2003年的18.6/100,000,專家認為,與那段時期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有關。

        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台灣漢族人和原住民自殺的原因相同(註8)。從大到小,這五個原因是:憂鬱症,遭遇損失(包括失去親人,健康,財富,自尊,期盼),親人有自殺行為,個性乖僻,酗酒。

        青年人與老年人自殺,還有一個特殊原因,就是對人生絕望(註4,9,10)。這跟人在青年期和老年期,對生命的意義和價值特別敏感有關。一般精神科學者對價 值觀和人生觀的研究不是很有興趣,但是,有些研究資料提出,感覺生命失去意義,也是構成20-59歲人自殺的一個誘因。相反,肯定生命意義的人,則比較不 容易發生自殺(註11)。

        不容否認,有些自殺是具有模仿性的。例如在香港,2003年4月,一個著名的男歌星跳樓自殺。接下來的幾個月,25-39歲男人的自殺率突然飆升,而且多半是跳樓的(註12)。

        在台灣,2005年4月,一個男電視明星上吊自殺。新聞傳媒對這事件的大量報導,增加了憂鬱症病人自殺的念頭和自殺未遂的案例(註14)。

        大眾傳媒對自殺事件的大肆渲染,以及那些便捷的自殺方法,譬如中國農民吃農藥或老鼠藥,香港和台灣人跳樓,美國人輕而易舉弄到手槍(註15),這些因素都可以提高自殺率。
        總而言之,自殺的原因,在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是相似的。自殺是精神障礙(特別是抑鬱)加上生活環境因素所引起的。誘因越多,自殺的可能性越大。目前很多專家認為,自殺有大腦介質功能紊亂的因素(註16)。

如何去預防

        自殺的預防,在中國尚無詳細的研究資料。
在西方,例如在西德紐倫堡(Nuremberg),從四個層面進行的一項自殺預防運動,已推行了兩年,証明是有效的(註17)。其結果,自殺和自殺未遂案例各降低了20%。

        這四個層面是:(1) 訓練家庭醫師察覺病人的抑鬱情緒和自殺傾向,並提供幫助。(2)全面提高社會群体對憂鬱症的瞭解。(3) 與服務社會群体的工作者(如教師,牧師,大眾傳播)合作,使他們能及時鼓勵那些抑鬱、有自殺傾向的人尋找幫助。(4) 在社區中舉辦自助小組(self-help groups),幫助抑鬱或自殺未遂的人。

        簡而言之,這運動從提高了社會對憂鬱症和自殺誘因的瞭解,然後提供治療和幫助。
然而,推行整個計劃,需要良好的社會基礎架構(social infrastructure)來配合。這是中國社會目前不足的。

傳統的利弊

        自殺的原因之一,是缺乏人際關係支持。中國傳統文化注重家庭關係,注重親情,這些特徵可以預防自殺。可是在社會轉型的時候,這種文化特徵可能消失。

        中國人非常注重兒女教育,可是,如果只注重學習,而忽略幫助他們建立健全的人際關係、人生價值觀、自我身分與成就感,一旦遭遇失意或挫折,就可能一蹶不振。

        自殺預防措施強調透明,自我開放,自我瞭解,把自己的感受及時和別人分享,接受幫助。但一般中國人並不注重這些。人們常把話埋在心裡,不談自己的感覺,特別 不談自己有抑鬱,不喜歡別人知道自己心裡想什麼,不相信精神心理治療,等等。在這樣的社會生活中,預防自殺是很難奏效的。

        此外,中國傳統文化重男輕女,重父母子女關係而輕夫妻關係(妻子可以換,父母不能換),也是造成農村婦女自殺率很高的原因。由於文化觀念習慣很難改變,加上農藥和鼠藥很容易弄到,使得預防農村婦女自殺尤其不容易。

我們的責任

        我們基督徒應該作光作鹽,逐漸改變社會文化。筆者建議從以下三方面入手:

        1. 積極參與社會關懷,服務社區,建設良好的社會基礎架構。

        很多基督徒當工程師,但是,如果我們要建立社會基礎架構,就需要更多基督徒成為社會工作者、心理輔導者、精神科醫師、教師、教授、社會科學家、大眾傳播者 等。自殺不單是個人或家庭問題,更是社會文化和社會架構的問題。正如前面所述,大眾傳媒對自殺事件的大肆渲染,以及那些便捷的自殺方法,都可增加自殺率。 那麼,基督徒如果能夠有效地改變這些狀況,或許可以幫助降低自殺率。

        2. 更多學習抑鬱症和精神障礙方面的知識,並瞭解現代社會科學與精神科學的發展。

        神是真理的神,我們基督徒對知識和學問,應該是開放而不是拒絕。近年來腦神經科學的迅速發展,對基督徒有很大的挑戰。只可惜這方面的基督徒人才太少。

        3. 信仰生活化。

        用自己行為作榜樣,在教會中鼓勵弟兄姐妹之間敞開心扉,開放透明,彼此關懷,互相扶持。

        要注意特別關愛那些處境困難的肢体,尤其是老年人和青年人。基督徒強調生命的意義,肯定生命的價值,這對絕望的人有相當正面的作用。而且,建立合乎聖經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可以幫助人度過種種逆境和危難,從而戰勝自己,走出人生旅途中死蔭的幽谷。

註:
1. Phillips et al. Lancet, 2002, 359, 835-40. Michael Phillips,中文名費立鵬,現兼任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精神衛生處顧問、國際自殺預防協會中國代表等職。
2. 華然:人民網《大地 》2003年 第八期文章引述中國衛生部統計數字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1/9347/866496.html
3. Chen et al. 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06, 36, 815-25
4. Chiu et al. Acta Psychiatrica Scand, 2004, 109, 299-305
5. Chou et al. International J Epidemiology, 2003, 32, 1007-14
6. Cheng. Arch General Psychiatry, 1995, 52, 594-603
7. Phillips et al. Lancet, 2002, 360, 1728-36
8. Cheng et al. Brit J Psychiatry, 2000, 177, 360-65
9. Stewart et al. Social Science Medicine, 2006, 63, 296-306
10. Tsoh et al. Am J Geriatric Psychiatry, 2005, 13, 562-71
11. Liu et al. 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06, 36, 1759-67
12. Yip et al. J Affective Disorders, 2006, 93, 245-52
13. Chan et al. Brit J Psychiatry, 2005, 186, 67-73
14. Cheng et al. J Affective Disorders, 2007, article in press.
15. Lin & Lu. J Clinical Psychiatry, 2006, 67, 1074-9
16. Voracek. Perceptual Motor Skills, 2006, 103, 543-50
17. Ulrich et al. 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06, 36, 1225-33.

徐理強醫師:香港大學醫學博士,英國皇家精神科學院院士,美國Tufts大學醫學院精神科教授。
李統銓博士:畢業於福建醫科大學醫學系,美國明尼蘇達大學藥理學博士,Cubist製藥公司資深科學家,並兼任福建醫科大學客座教授和臨床藥理研究所副所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神州透視, 透視篇